謝暖兒看着午在門前的琪琪和依依拿着刁鑽的題問著新郎和伴郎。自己卻只是莫不作聲的笑着。

眼睛無神的朝伴郎團望去。忽然「怎麼是他」!

彷彿偶然,被望的人也彷彿感覺到了謝暖兒的視線,也朝這邊望來。忽然對視的兩人的眼中都閃現出濃濃的驚訝。

謝暖兒看着穿着一身貼身的伴郎西裝,笑的十分溫潤的言溯。站在新郎旁邊和其他伴郎中。內心的驚訝絲毫沒有減弱。「他怎麼會在著,他不是去C城去出差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但還沒有等謝暖兒把這些問題想完,琪琪幾人就要把新郎伴郎放進來了。用她們的話說就是「伴郎團的顏值都太高,有那時間堵門,還不如多花點時間看帥哥。」

最後,新郎進入新娘的房間,言溯也來到了謝暖兒的身邊。

「沒想到在這裏見到你。」言溯充滿了溫潤的語氣道。

「我也沒想到你竟然認識石清遠,言經」謝暖兒說道。

「嗯,他是我大學同學。關係還算不錯,他要結婚,便把我邀請來作他的伴郎。」

是嗎,那還真是有緣啊!「我是新娘的朋友。也被邀請來當下伴娘。」

言溯溫潤的看着謝暖兒。眼底閃出一抹笑意。

世上哪有那麼多碰巧的事。要不是聽說她來參加這個婚禮。他也不會扔下手中的工作。忙從外地趕回來。

看着謝暖兒一身潔白的伴娘禮服。言溯不免有些驚艷。還沒想開口。便被一陣手機鈴聲打斷。

看着謝暖兒從容的接了電話。言溯才恢復上之前的神色。

掛了電話。

謝暖兒抬頭向言溯望去。開口說道:「李欣打來電話,讓我們趕快過去。車隊都快出發了。」

「那我們就趕快過去吧!」

大門外

石清遠看着言溯以及身邊的女孩匆匆趕來。心裏不免有些詫異。

在他們的大學誰不知道。計算機和工商管理的雙學位天才言溯是個不近女色的「怪物」。今天這是怎麼回事了。沒有多想。石清遠對着言溯和謝暖兒說道:「快上車吧!就差你們這一對了。其他的都在車裏呢!你們到第五輛車吧!」

「等一下。你的意思是伴娘和伴郎是一對一對組合的。」到現在謝暖兒才反應過來。

言溯笑着點了點頭「要不然我們剛進屋我就朝你身邊去呢!」

謝暖兒尷尬的笑了笑「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們走吧!」

經過這個小插曲,謝暖兒和言溯也很快到了酒店。

新郎和新娘挽着手慢慢走進大門,伴娘和伴郎在其後跟着。

舉行過結婚儀式。謝暖兒和琪琪她們陪着李欣到三摟房間去換敬酒服。

「暖兒!你會不會喝酒啊!安琪琪問道。

「還可以吧!怎麼了嗎?」謝暖兒笑着說道。

「一會新娘和新郎要敬酒。那些賓客肯定會灌新娘和新郎酒。新郎我們不考慮。但我們伴娘是要幫新娘擋酒的。暖兒你也不用逞強。一會擋酒,你也不要在前面。」

謝暖兒笑了笑。:「沒事,能擋則擋。我酒量還是可以喝幾杯的。」

我是頂着鍋蓋來的。要砸就砸吧!。 果然有一大包東西靜靜地躺在那裏。

「怎麼能這麼對待我的大寶貝!」

林一看着潮濕髒亂的床底,忍不住說道。

想着等下再找小舞算賬的想法。

林一輕輕的把它拉了出來。生怕是粗糙的地面刮傷了它。

林一把它鄭重的抱起來。也不管它是不是髒了,直接放到了床上,。

看着包裹住它的單子,已經變的褶皺不堪。林一就忍不住的想到它究竟遭受了多少苦難。

「沒事的,我回來了,由我來疼愛你。」

林一小心翼翼的解開包裹。

隨着包裹的解開,滿滿一袋如同小山似的零件一垮塌了下台。

林一看着一個個黑光發亮的物件,再次不忍的稱讚道唐昊的打鐵手藝。

隨後在林一的知識庫存之下,他把一個個零件從中找出來,然後每一個都用了乾淨的毛巾,擦拭了一遍,然後全都排列好放到床上。

隨着最後一個零件擦拭結束。王聖已然是到了旁邊,隨後便是唐三。

在之後,便是一下聲刺耳的尖叫聲。

「林一,這麼髒的東西你怎麼能放在床上呢。」

小舞指著ak47的零件,可謂是氣的發抖。

林一剛想組裝,被這麼一聲直接打斷了思路。

隨後他站起來,隨手拿起一個零件,然後用自己的衣服在上面擦拭。

拿開之後,衣服之上則是沒有半點污垢。

隨後林一指了指床邊已經黑不溜秋的毛巾說的道,「這裏的每個零件我都擦乾淨了的。」

小舞見林一狀,直接閉上了嘴。但是那雙手環抱胸口並抬着頭看向另外一處的傲嬌表情證明着她,並不服氣。

林一搖了搖頭,不在理她。

隨後拿出一個小板凳,就這樣坐在了床邊。

只見林一閉上眼睛,想着ak的拼裝過程,同時手指微動。

「林一在幹嘛呢?」

王聖看着他的奇怪舉動不禁好奇的問了一下。

不過唐三瞬間示意他不要說話,「可能是這個東西太過於複雜,所以林一哥在想該從哪裏下手。總之不要再打擾他了。」

聽着唐三小心翼翼的回答,王聖也是立馬閉上了嘴。

約為十幾息后。

林一猛的睜開眼睛。ak47的拼裝過程就浮現在了他的腦海,如同個平面圖一般。

隨後林一的雙手奇快,只見他拿起一個個零件,就這樣在他手上,不斷的翻動,手指也像是起舞了一般。

而且有了魂環之後,林一能感覺自己的力氣和反應速度都提升了不少。

所以如此複雜的槍械,林一也只是用了和拼裝左輪差不多的時間,甚至是還要快著。

隨着林一深吸一口氣,在重重的吐出來。

一把嶄新的ak就這樣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隨着林一站起活動身體。王聖和小舞那驚訝痴獃的目光才收了回來。

小舞跟是把頭直接低到了床上去。

盯着林一所拼好的東西。她簡直是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玩了幾天的鐵疙瘩。

王聖看着ak頓時直呼,「好看。」

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充斥在男兒血脈里東西,不能讓他拒絕這個東西。

唐三一言為發,只是緊皺眉頭。因為他發下這個東西居然比唐門之中的高級暗器還要複雜許多。

隨後他更是把目光看向了林一。

這真的是一個孩子能想出來的東西嗎?

林一活動完身體之後,直接拿起ak端在手中。這個東西給他的重量感,感覺也是應該差不多,現在就是子彈的問題。

雖然他提前定做了子彈,但是最近一直在外,所以也沒有去看看做好了沒。

看着外面天色還早的樣子,想着反正自己定做子彈的鐵匠鋪就在諾丁城中。所以林一準備出門去看看自己定做的子彈做好了沒。

不用說王聖和唐三是跟着林一的。因為他們想瞧瞧這個東西究竟有什麼用。

小舞則沒有去。因為她要洗床單,雖然林一給她展示了自己的東西不臟,但是愛乾淨的小舞還是想要洗洗。

三人走出宿舍。林一用一根寬頻把幾乎和他身高持平的ak背在身上,看上去有些另類的搭配,但是因為造型奇特的ak還有它那足以反光的表面。倒是把學院裏人們的目光吸引來了不少。

林一三人剛走出諾丁學院門口便看到個老熟人。

這不是在諾丁城買賣蔬菜的李二天嗎?

此時的他,正在諾丁學院門口來會走着,而且他不斷的搓着手,看那模樣像是有什麼急事一樣。

林一和唐三也是看見李二天,隨後主動打着招呼。

林一說道,「二天叔,你在我們學院門口轉悠撒呢。」

唐三倒是問道,「你要是找人的話,給我們說,我們幫你叫他。」

李二天聽着聲音,隨即轉過頭去,那緊鎖的眉頭一下就舒展開來,而後更是如釋重負一般嘆出口氣,「哎呀,我可算找到你們了。」

看着李二天的激動的神色。這倒是一下給林一和唐三干懵了。

林一問道,「二天叔,你找我兩幹嘛?」

李二天舔了舔舌頭,隨即有些面露難色一般說道,「林一啊,你爺爺快不行了,快回去看看吧!」

聽到這麼一句話,林一頓時如同五雷轟頂。

只見他帶着乾笑,吞吞吐吐的說道,「二天叔,你別給我開這種玩笑哈。我爺爺的身體硬朗著呢。」

「你看,這個還是他不久前給我送的呢,可重啦!」

林一隨即翻過ak比劃了兩下。

李二天顯得有些着急,「你這孩子,叔還能用這事騙你。」

「你爺爺就是在幾天前,給你送這個東西的時候出的事。」

唐三倒是顯得鎮靜一些,立馬問到,「出了什麼事?」

李二天說道,「那天,老傑克坐我的車進城,說是給你送東西。然後我就告訴他,完事之後,我就在城門口等他。」

「可是我懂等了老半天,也不見他。我還以為他是很久沒見你了,所以就在城裏住下了。」

「可是我剛出城沒多久,便遠遠的看見一個人躺在地上,我這過去一看,這不就是老傑克嗎?」 「按照公子的說法,入武境九重,就是力大無窮,氣血充沛,不知疲憊。」

「所以公子無須擔心。」

說完以後,王富貴退出了好為人師的狀態,接着又帶上了他冷漠面癱的表情。

顧川轉過身看着王富貴。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王富貴說這麼多話。

見其又是那副面癱臉,也放棄了心中的好奇,轉而看向堂下的王猛。

「幾個你能打一個入武九重?」

王猛臉色一怔,旋即抱拳道:「屬下使用兵解秘法,一人足以。」

他感覺自己被輕視了,而導致自己被自家公子輕視的原因就是那個入武九重。

現在的他,很生氣。

他決定使用大招,打死那小子,讓自家公子瞧瞧。

他王猛,不光是名字猛,實力也很猛。

顧川饒有興緻的盯着王猛,他發現隨着實力的提升,這些死士的人性好像也逐漸釋放了。

最起碼,以前的王猛就不會說出這番話。

死士等人修鍊的修鍊法,他是知道的。

能被系統提供給這些死士修鍊的修鍊法,他不認為是爛大街的貨色。

所以對於王猛說的話,他是相信的。

但代價嘛,都兵解了,還要啥代價。

雖然他很想儘快的完成任務,獲得修鍊法,但要以此犧牲大批死士的話,他還做不到。

特別是王猛,跟屁蟲似的在他身邊,也盪了有段時間了。

說沒感情,是假的。

「拖住他,需要多少人?」顧川看向了身後的王富貴。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聞言,劉離離似乎也知道只能如此,便不再多說什麼。Next post: 車門打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