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一幕,姜南初就明白她和謝半雨睡在同一個被窩說悄悄話的夢想徹底破滅了,畢竟她最難以抵擋的就是親情。

「南初,我……」

「好啦,我了解,不會怪你的,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謝半晴聞言看向站在一旁的姜南初與陸司寒。

陸司寒貴氣逼人,姜南初盡顯俏皮,這樣的朋友如果搶過來成為她的該有多好。

姜南初說完牽著陸司寒的手準備回莊園。

只不過剛剛走出病房,謝半晴就追了上來。

「兩位,等等我。」

謝半晴的身體實在差勁,這才走了沒幾步路,她就開始氣喘吁吁。

「半晴小姐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特別想和兩位做朋友,這是邀請函,爸媽為了慶祝我和半雨出院,打算明天在家中邀請好友舉辦舞會,希望你們也可以一起過來。」

「邀請函我收下了,但是做朋友就免了,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我還真擔心認錯了。」

姜南初淡淡的說。

謝半晴沒有想到姜南初居然會這麼不給自己面子,但還是強撐起笑意送兩人離開。 爲了自己的主人,這隻較笨的女鬼咬着牙,朝着拉着窗簾的那個房間狠命的撞了過去。

只是,她還是低估了墨衣的本事。

這麼一衝撞,別說是真的撞到玻璃了,連玻璃都沒碰到!

女鬼被猛的反彈回來,心裏不是滋味兒。

這是什麼情況?爲什麼自己連靠近都不行了?自己真的這麼沒本事嗎?

女鬼心裏不服氣,做出喘息的樣子,一轉身,再次朝着那個玻璃的方向猛烈的衝撞。

然而,還是和剛纔一樣,那隻女鬼又一次被反彈了回去。

接連幾次,女鬼別說是碰到玻璃吸引注意了,連靠近都不可能了。

好在墨衣感覺到有誰在衝撞,走到窗口,拉開窗簾,一眼看到了外面的那隻女鬼。

只是,她們姐妹兩個長得實在是太相似了,墨衣他們,根本是分辨不出來,還以爲這是之前那隻較聰明的呢。

“那個,我家主人現在那邊有危險了。”這隻較笨的女鬼簡單的敘述了一遍自己姐妹剛纔教給自己的那些話。

墨衣聽的一愣,“什麼意思?那邊現在有變化?”

女鬼點頭,“是啊,是有變化了,我們這邊的人手不夠,所以讓我來找你們。”

這隻女鬼這腦子幾乎都不想事兒的,一邊說,一邊順帶着把那隻厲鬼的事兒給說了出來了。

墨衣擰着眉頭聽着這隻較笨的女鬼說話,心說這怎麼還突然出現了這麼一隻鬼?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情況?李不忘好端端的,爲什麼要管那隻厲鬼的魂魄是否完整?

這厲鬼滿世界都是,其他的不說了,說大將軍手底下有那麼多的厲鬼了,爲什麼李不忘要選擇這一隻呢?

雖然墨衣心裏好,總是覺得這個事兒不太對勁兒,但是並沒有真的表現出來。

“走,咱們去看看。”在墨衣看來,既然這件事兒有問題,那自己直接過去看看是了。

在這裏一味的猜測是完全沒用的,有猜測的時間,還不如直接過去看看來的實際!

張昊天猶豫了,“要不,你們去看看,我守着周瑩瑩。”

這會兒周瑩瑩還沒甦醒,要是全都走了,那周瑩瑩這邊要怎麼辦?

墨衣知道張昊天的心思,也沒強求,“也行,實在是不行的話,我自己過去了。”

反正自己也只是過去探看一下,再者說來,自己是誰啊,還能害怕了那邊的幾隻鬼不成?

眼看着墨衣說話的時候要往外走,周偉光趕緊跟了去,“我跟你去!”

反正現在這個時候,留在這裏也沒什麼用,周瑩瑩有張昊天照顧呢,自己還是識相點,被在這裏耽誤他們了。

墨衣轉身看了周偉光一眼,也沒拒絕,這麼帶着周偉光一起離開了這套房子。

幾乎沒怎麼等,周偉光攔到了出租車,幾分鐘之後,他和墨衣,已經站在那棟別墅附近了。

那隻較笨的女鬼一直跟着到了這附近,眼看着要到了,女鬼嫌棄他們走的太慢了,一轉身,已經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好在這眼看着要到了,這地方也是相當的熟悉,不需要什麼帶路的。

但是周偉光剛要往前走,被墨衣給抓住了胳膊。

“等下!”墨衣小聲的阻止。

“怎麼了?”周偉光不是很明白,不是要來這裏探查一下的嗎,要是不走過去,那要怎麼探查?用所謂的什麼意念嗎?

一想到這個,周偉光都覺得好笑,那是電視劇裏纔有的本事,現實生活裏面,哪兒有人真的有這種本事啊!

“那邊的狀況不是很正常。”墨衣說的十分嚴肅。

這才離開這裏多長時間,這裏的氣場竟然已經開始變化了,所以說,那棟別墅裏面,這會兒正在發生着一些不是很好的事情。

墨衣心裏都開始緊張了,弄得周偉光也跟着緊張了起來。

“那邊什麼情況?”周偉光十分小心的問着,還不斷的朝着別墅那邊探看,想親眼看看那邊的狀況。

這一看,即便是隔着很遠,但是也還是能看到,那邊別墅面,此時正凝聚着一些很重的怨氣,看着這個架勢,這幾乎是把周圍所有的怨氣全都集起來了。

“看到了吧。”墨衣雙眼繼續盯着那邊,順嘴問了周偉光一句。

“這是什麼情況?”周偉光不是很理解了,好好的,爲什麼要凝聚這麼多的怨氣?難道說,是這個將軍要做什麼壞事兒嗎?

要是不想做什麼,那他爲什麼要凝結這麼多的怨氣?

周偉光心裏各種的不理解,按說將軍身的怨氣已經夠可以的了,爲什麼好好的還要凝結這麼多?

這東西跟吃飯的道理差不多,肚子這麼大,吃一些可以了,要是繼續不斷的吃,那到時候,不僅僅是撐壞了那麼簡單了,這是在作死啊!

不過,誰都知道的,將軍也是個有腦子的,他是不可能無緣無故這麼做的,所以,他這麼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他到底是想幹什麼?

這會兒墨衣也已經看到了那對雙胞胎了,在她們姐妹兩個的旁邊,果然還站着一隻厲鬼。

墨衣下打量了一下那隻厲鬼,發現這還真的是個厲害的傢伙啊!

只是,爲什麼這隻鬼的氣息這麼熟悉?自己之前見過他嗎?

墨衣開始在腦子裏不斷的尋找,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見過這隻厲鬼的。

按說,這隻厲鬼是大將軍的手下,他和其他的那些厲鬼一樣,全都生活在很遙遠的地方,要不是將軍在召喚,他們肯定都不會出現在這裏的。

所以,要是真的見過,那肯定也是最近一段時間才見過的。

可要是真的最近見過的話,那應該記憶很深刻纔是啊!算是記不太清楚長相什麼的,好歹這身的怨氣也會記得的啊。

墨衣又仔細的回想了好半天,然而,結果也還是一樣的,他根本想不出來。

但是猛的,墨衣想到了周瑩瑩!

之前周瑩瑩被鬼打牆控制住的時候,那個鬼的本事很大,所以當時特意注意了一下。

現在想想,當時那個鬼的感覺,好像跟面前的這隻,似乎有些相似啊!

墨衣心裏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想知道這隻鬼是不是是之前抓住周瑩瑩的那隻。

倘若真的是,那自己要問問了,他到底是想做什麼?

還有一個事兒,要是這隻鬼真的是抓週瑩瑩走的那隻,那他應該是十分聽從將軍的吩咐的那種了,可他爲什麼現在是在外面的?

再是,既然他都抓住周瑩瑩了,也肯定是要送到將軍的身邊去了,之前不是說嗎,想要離開這個別墅,必須要交出來魂魄的一部分。

這隻鬼的魂魄是完整的,根本沒有缺少任何一丁點兒,所以,這一切都是說不通的。

墨衣心裏的問號越來越大,只是現在還不是直接開口問的時候,有些事兒,終究是要有個過程的。

“你們……”墨衣帶着周偉光到了那對雙胞胎姐妹的面前。

自己是他們讓來的,現在總也是要問問她們姐妹兩個這邊是什麼情況。

那個聰明的女鬼趕緊解釋,“那邊的別墅不太正常,所以我們喊你過來給看看。”

這個墨衣是誰啊,這個傢伙的本事大着呢,所以,這件事兒他肯定能知道原因的,要是他都不知道,那這個事兒啊,可不太好說了。

“我看到了,那邊能有很多的怨氣正在凝結,這個房子啊,估計用不了,會成爲附近所有厲鬼的據點了。”

墨衣說的其實還不是特別的準確,既然這地方的陰氣十分的重,那不僅僅只是厲鬼才來了,那些小鬼,估計也會想來這裏看看的,畢竟這裏對於他們來說,那絕對是一個相當好的地方,算是留在這裏什麼都不做,都會覺得渾身舒暢。

“這個我知道,但是他爲什麼選擇現在?”那隻聰明的女鬼繼續問。

按說,自己要是將軍,肯定也會在附近招兵買馬的,這樣才能壯大自己的勢力。

可現在真的合適嗎?

要是這麼一召喚,真的不知道會召喚多少鬼來這裏了,有一般的小鬼,自然也有那種很厲害的。

倘若召喚來的都是一些很好對付的,那確實是很好管理,只要讓他手底下的那些厲鬼管着也是了。

可這種小鬼似乎根本沒什麼用處,將軍需要的,還是那種有能力的厲鬼啊!

但是要是真的召喚來了那種能力很強大,怨念什麼的都相當重的厲鬼,那接下來要面臨的問題,是如何管理了。

那些厲鬼原本已經成了氣候了,自己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活動的範圍,說是佔地爲王也都不爲過。

這樣的厲鬼,要是無緣無故的被將軍給召喚來了,真的不會生氣嗎?

要是生氣了,會不會跟將軍打起來?

再往下,算是自己都想的出來了,這種時候真的是很危險的了。

所以,這個將軍到底是要幹什麼,真的是打算鋌而走險嗎?

在那隻較聰明的女鬼心裏,這個事兒真的是不太好理解了,或者說,是那個將軍在地底下沉睡的時間太長了,弄得腦子有問題了?

“這個,還要再看看才知道,但是現在的關鍵問題是,咱們在這裏猜測也沒什麼用,根本不知道房子裏面的狀況,所以,最好有誰能進去看看,之後通風報信。”

墨衣說着這個話的時候,目光直接轉移到了那隻厲鬼的身。

這不是大將軍的手下嗎?他要是願意的話,完全可以現在回去,無非是晚了一點兒,只要是回去了,將軍肯定也不會說什麼的。

“不行,我不回去,我好不容易從裏面出來的,我纔不要回去!”

厲鬼說着這個話的時候,還不斷的往後退,好像是讓他去別墅裏面準備受死一樣。

“你不回去?”墨衣笑呵呵的問着,其實這個問題,基本也都是白問的。

本來墨衣是想看看這隻鬼的狀況的,現在看來,自己的猜測,還真的是對呢!

這隻厲鬼真的很害怕這棟別墅裏面,換句話說,他是懼怕那個什麼大將軍!

在他的眼睛裏,那個將軍意味着自己要失去自由了。

對於一些鬼來說,他們的自由是沒所謂的,甚至可以說,他們是在等着將軍的召喚,現在將軍真的吧他們給召喚回來了,他們跟在將軍的身邊還開心的不得了呢。

但是對於另外的那些鬼來說,自由什麼都重要!

或許當年他們也都是追隨在將軍左右,忠心耿耿的士兵,但是這都已經這麼多年來,他們真的已經不想再跟着將軍做什麼事兒了,一門心思的只想好好的享受現在的人世間。

“那你倒是說說看看,爲什麼你會在外面,還有,爲什麼你的魂魄是完整的。”墨衣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隻厲鬼。

實際,墨衣根本不想知道他的魂魄是什麼情況,他只想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是不是綁了周瑩瑩的那個。

如果真的是他了,那他到底是什麼情況,好好的,爲什麼突然要綁了周瑩瑩?

要說這個傢伙想要自由,那直接離開是了,難不成,他是用周瑩瑩交換了他的殘魂?

這也不對啊,之前那隻較笨的女鬼說過的,這隻厲鬼的殘魂,那可是李不忘給他的,這也是他爲什麼現在還留在這裏的原因,他這是要來報恩的。

墨衣多少有一些糊塗了,現在想趕緊弄清楚這些狀況,省的回頭出現什麼問題。

“行吧,那我直接全都說了。”

這隻厲鬼也不含糊,再說了,這個事情也不是什麼保密的事情,直接把三叔怎麼讓自己抓週瑩瑩的事情,和盤托出了。

墨衣聽着這隻厲鬼的話,瞬間明白了。

這個三叔還真的是想的不錯啊,他利用這隻厲鬼去幫他抓週瑩瑩,這樣一來,這邊沒人知道是他計劃的。

到時候真的有什麼事兒要來找這邊的話,他也不至於不好談,甚至他都可以說,自己從來沒對這些人下過手。

看看,想的多好啊!辦法多好啊!

還有,在將軍面前,他還可以邀功,這原本是將軍交給他的工作,他完成了,還完成的非常好,這是他對將軍的衷心,也是自己能力的一種體現。

這一箭雙鵰的辦法,還真的是厲害呢!

只是他肯定沒想到,事情計劃沒有變化快,他那邊沒搞定的事情,竟然被李不忘給搞定了,還有是,現在這隻厲鬼,竟然把事情的全部經過,直接這麼說出來了。

墨衣微微笑着,心說這個三叔啊,看來是真的不能留下了呢!

之前很想消滅了這個三叔的,但是張昊天這個傢伙,每次都說那是三叔,好歹也是看着自己長大的,說什麼都不肯下手,所以才讓他留到現在的這個時候。

大宋教書匠 “這麼說,周瑩瑩被帶到這裏的時候,交給了那個三叔,是不是?”墨衣繼續笑呵呵的問。

“是,三叔不讓我進去,我也不想進去,我要是進去了,我出不來了,他跟我說的,讓我在這裏等着他,他肯定會把我的殘魂給送出來的,我知道他是找將軍去邀功了,但是我沒所謂,我要的不是這些東西,我只希望有自由!

既然李不忘給了我這個自由,那我在這裏等着他,回頭等我把他的恩情報了,我也永遠不會回來了你們放心好了。”

這隻厲鬼也不是傻的,很多事情也都看的很明白。

這之前抓了周瑩瑩,算是那些人不知道這個祕密,但是面前的這個墨衣,他是肯定會知道的,畢竟他不是一般的鬼,更不是普通的人。

所以藏着掖着更能讓自己的嫌疑變大,還不如有什麼直接說什麼。

還有,他們不是擔心自己會留在這邊興風作浪的嗎,那直接表達一下自己的意願,自己只想要自由,到處走走看看也是了,其他的,真的也不是很想要了,更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

墨衣微微一笑,“我希望你能記住今天的話,還有,既然你想要自由,你可以隨便去什麼地方,以後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你也可以來找我。”

這讓那隻厲鬼心裏一驚。

“真的嗎?”

墨衣是誰啊,那可是不知道多少年的老蟒了,他的承諾可不是一般人能要的來的。

多少人,還有多少鬼,都期望着能有墨衣的這麼樣的一句話,可從來沒有人得到過,今天,竟然能給自己!

這無異於一條十分美好的一條大路,甚至,還有可能讓自己存活在人間的時間再次加不知道多少年。

還有,要是有機會的話,甚至還可以和天地一樣,永遠的不滅不休。

這隻厲鬼激動的全身都跟着顫抖了起來,這真的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兒啊!

“真的,我說的,算數。”墨衣輕輕的回了一句。

在墨衣看來,自己的這個承諾並不是一時興起。

面前的這隻厲鬼確實有些慧根,他跟其他的那些鬼也不一樣,雖然他確實是抓了周瑩瑩,但事那也都是沒辦法的辦法,並且也還是被那個三叔給忽悠的。

他身的怨氣沒有多少,雖然能力很強大,但是害人的心思並沒有。

並且,在李不忘真的幫了他之後,他還能感恩圖報,這也是相當的難得了,這樣的一隻厲鬼,也正好可以跟自己做個伴兒。

天長日久的,當時陪着自己打發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