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自己就算被這麼多夢澤門的翹楚一起強化,也不會是秦風的對手。

怎麼可能!

天驕榜第七的高手,被這麼多人一起強化之後,少說也有和天驕榜第一的一戰之力。

可即便這樣,都不是秦風的對手?!

那秦風的實力,究竟到了一個多麼怕的地步!

鹿秋濃甚至不敢細想!

怪不得。

怪不多昨天在面對萬子安的挑釁,在面對眾人的嘲笑的時候,秦風能那麼淡定。

鹿秋濃能理解。

身為夢澤門的大師姐,每天不知道又多少人,要向鹿秋濃髮起挑戰。

有的時候,鹿秋濃會同意。

但有的時候,發起挑戰的對方,在鹿秋濃眼裡,和螻蟻沒有什麼區別!

螻蟻的挑戰,螻蟻的挑釁,誰會在乎?

誰會當真?

想到這,鹿秋濃的心情,更是複雜莫名。

原來在秦風的眼裡,萬子安那樣天驕榜第九的高手,也不過是螻蟻廢柴一般的存在嗎……

鹿秋濃暗自心驚著,台上的場面也依舊再繼續。

左清風的姿態依舊不減狂傲,盯著秦風冷笑了一聲。

「秦風,是吧?」

秦風對著左清風,不卑不亢地點了點頭。

左清風繼續道:「我聽說你,擊敗了容昭。」

秦風的語氣淡淡:「不堪一擊,不值一提。」

此言一出,台下嘲諷的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了。

不堪一擊,不值一提?

這就是對天驕榜第三十的評價?

那他們算什麼?

螻蟻嗎?

就包括台上的左清風,聽到秦風此言,都是忍不住一愣。

這小子也太狂了吧。

說戰勝天驕榜第三十名,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情?

天驕榜對於隱世宗門當中的散修,亦或是俗世中人,不應該是神一樣的存在嗎?

結果這個無門無派的小子,居然這麼輕視?

但左清風稍微一項,就能回過神來。

畢竟對於他來說。

如果擊敗了天驕榜第三十名的容昭,同樣也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情。

左清風的心裡暗暗提防。

看來這個小子,也絕對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自己不能輕敵。

但明面上,左清風的狂傲,絲毫不減。

因為,左清風此時此刻代表著的,可是羅浮山的臉面!

一旦此刻左清風表現出慎重,重視之類的情緒,就會說明……

就會說明羅浮山的天驕弟子,沒有把握戰勝一個無門無派的散修!

這不是給羅浮山丟人呢嗎?

一想到這,左清風臉上的神色更加輕蔑了。

左清風冷笑了一聲,道:「你小子,別以為你擊敗了容昭,就有多麼了不起!」

「容昭雖然位列天驕榜前三十,但……」

「他和天驕榜前十的差距,可是天壤之別!」

。。 顧知鳶試探著說道:「吳先生,有心事?」

聽到顧知鳶的話,吳松楠愣了一下,低聲說道:「孩子,別非心思了,我對這個人世,已經沒有任何的留戀了。」

「當真如此?」顧知鳶一聽收回了自己的手說道:「連你的兒子,你也不管了?」

「我已經將畢生所學,交給他了,他身居丞相之位,也算是了解了我的心愿了,我別無他求了。」吳松楠嘆了一口氣說道。

從他的語氣之中顧知鳶聽到了那種壯志未酬的感覺。

顧知鳶的眉頭微微一皺,輕聲說道:「您的話語之中還有壯志未酬的感覺,還有不甘心的感覺,怎麼能不想活下去?是因為心愛之人不在人世了?您也了無牽挂了么?」

聽到顧知鳶的話,吳松楠猛地抬頭,震驚地看著顧知鳶,那種心事被戳穿的尷尬,浮現了出來。

吳松楠閉上眼睛,腦海之中浮現著那張臉,他說:「聽說你當初以為昭王死了,甘願與天下為敵,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報仇。」

說好話,顧知鳶現在聽著別人說起來,有點尷尬的感覺,但是聽到吳松楠這樣說,她還是點了點頭:「是。」

「那你一定知道,愛而不得是什麼感受吧。」吳松楠說:「可我沒有能耐為她報仇,我想隨她而去。」

顧知鳶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如果,她沒死呢?」

想吳松楠這種自己都不想活了的人是最難勸回來的,但是,顧知鳶覺得也不是完全沒救了。

聽到顧知鳶的話,吳松楠顯然愣住了,他睜開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顧知鳶,骨瘦如柴的手,緊緊捏著床單說道:「你說什麼?」

「我說她沒死,回來了。」顧知鳶說:「她看到你這個樣子一定很難受,難道你不想好好的好起來,然後見到她么?」

聽到顧知鳶的話,吳松楠再次瞪大了眼睛,嘴唇蠕動了一下,無奈地說道:「孩子,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那我下次來,帶一封,她的書信來?」顧知鳶又說。

吳松楠那雙本來沒有光芒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驚訝地看著顧知鳶:「你,你說什麼……」

「吳先生,就這樣說定了。」顧知鳶說:「下一次,我帶著書信來,你配合我的檢查。」

吳松楠愣了好久,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顧知鳶已經走了出去了,他躺在床上,緊緊捏著自己的衣擺,那顆在冬天之中冰封了的心,好像又逢春日,冰雪融化后,生出了嫩芽。

宗政景曜和吳珵站在門口,誰都沒說話,一副敵人的模樣。

顧知鳶走出來的時候,吳珵激動的看著顧知鳶說道:「怎麼樣了?還有救么?」

「有。」顧知鳶說:「我明日再來。」

吳珵點了點頭,一臉欣喜地說道:「太好了,太好了。」

看的出來,他是真的很在乎自己的父親,他激動地說道:「這樣,我在府中設宴,你們吃過飯再走吧。」

宗政景曜抓住顧知鳶的手,看了一眼吳珵說道:「大可不必了,我家有飯吃了。」

說完抓住了顧知鳶的手,直接將顧知鳶給帶走了。 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林宇很想來一個否認三連,畢竟他的確還沒有下手,甚至都不能說他下手的,他是被下手的那個。

不過納蘭紅豆一臉看渣男的眼神讓林宇閉嘴了,反正在納蘭紅豆的眼睛裡面,自己也沒有什麼好的地方。

見林宇直接默認了自己的說法,納蘭紅豆忍不住道:「你不會覺得彆扭嗎?」

「彆扭什麼?我們關係清清白白,什麼都沒做,你別腦補一些有的沒的。」林宇沒好氣道。

難納蘭紅豆「哦」了一聲,這才坐到林宇的旁邊,好奇道:「看樣子你受傷挺重啊…..」

林宇嘗試著扭了扭手臂,還是劇痛無比,只能慢慢的挪動:「還行吧主要是我最近也忙沒什麼時間運動,這才肌肉拉傷的….對了,你下午沒課嗎?」

納蘭紅豆作為交換生,也是要上課的,而且她的課比一般的學生都還要更滿一些,這樣才能再最短的時間內學到更多的東西。

「有,不過我打算先來看看你再去上課。」納蘭紅豆笑道:「既然林歆在這裡照顧你,我就先走了。」

林宇納悶兒道:「說的就像林歆不在的話你就會留在這裡照顧我一樣。」

納蘭紅豆沒有回答林宇的問題,等林歆泡好茶出來,她已經先走了一步。

「紅豆姐走了?」

「嗯。」林宇笑道:「她下午還有課。」

「我還以為她會留在這裡吃晚飯來著……」

林宇無奈道:「怎麼可能,她是林州科大的交換生,課程多的不得了,對了,我看你怎麼這麼害怕她?」

林歆苦笑道:「因為在福利院的時候就有被她欺負的記憶吧,反正感覺我每次見到她都只有被弄哭的份,她看不慣我老是當你的跟屁蟲……」

聽到「跟屁蟲」這個話,林宇不由得會心一笑。

那個時候…..如果林歆在福利院的時候就表露自己的心跡,自己會不會一開始就接受林歆?

……

到底是年輕人,林宇恢復的很快,一個星期之後就又成了活蹦亂跳的小強,大三的課程越來越少,這個時候已經快要到大三完了的時候的了。

大四實際上的課很少,所以不少學生在大三結束之前就會安排實習的事情。

林宇的專業課一如既往的拔尖,更因為林松韻前往林州科大的關係,所以現在他終於成了年級第一名。

這讓林宇也有些無奈,第一名這個名頭好聽歸好聽,但是卻是因為真正的第一名學神不在。

賀修已經許久沒有來電話,和林松韻去林州科大之後,更是繁忙,沒辦法,他的學習能力本來就比林松韻這樣的天才少女弱一些。

真的想要跟上林松韻的進度的話,他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

由於賀修不在,寢室裡面老四的話也少了不少,以前老大賀修在兩個人要拌嘴,現在老大走了,拌嘴的人沒了,自然吵不起來。

易特忙著和自家的蔣竹小姐姐雙宿雙飛,回寢室的時間更少,形單影隻的陸達看的讓人心疼。

好在宅男有宅男的好,他自己倒是很愉快,畢竟欣賞麻衣老婆的某些電影的時候終於不會再有人嗶嗶他。

時間一晃就到了快要放暑假的時候,氣候也逐漸開始變得炎熱起來。

中午林宇回寢室,他下午還有課,風雷那邊平穩發展,他只是時不時過去逛逛,書店就更去的少了。

畢竟現在的書店是一個純粹的商業機構,不是自己以前那個人情味十足的小窩了。

到寢室的時候,陸達依舊在看動漫,馬上都要期末考了,還這麼優哉游哉的大概也只有這位神仙哥。

「老三你回來了?」

林宇點了點頭:「老四,這馬上都要期末考了…..你怎麼一點都不著急?」

「著急什麼?」陸達一臉茫然:「只要不掛科不延畢,不就完了?反正畢業論文我大四有一整年的時間。」

「你不打算去實習?」

老四想了想,笑道:「我大概畢業之後就會回家吧,我們那中小縣城……」

林宇很少聽到老四聊自己的事情,他掛在嘴邊的最多的還是各種動漫人物,什麼麻衣啊,雪乃啊,蕾姆之類的。

也是因為他的緣故,林宇在後來才喜歡上看動漫的。

這是老四第一次說出他的想法,他成績其實不錯,只是在青木這樣的學霸遍地走,學神多如狗的地方才顯得相形見絀。

他的理想就是回到家鄉縣城當老師,教書育人,有青木的學歷支撐,回家鄉縣城謀一份老師的工作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我會的事情不多,以前覺得自己就會讀書,到了青木之後,才發現自己連讀書也不會。」陸達笑道:「大城市不適合我,估計也難找到女朋友。」

林宇沉默了。

所謂人各有志,老四的想法有他的可取之處,符合這哥們兒大學到現在三年一直過的沒什麼上進心的人設。

404室這個寢室,在青木論壇上其實不缺話題度,易特到學校的時候就頂著一個富二代的身份,老大賀修也是經常活躍在各個公開課上,是一個勤奮學習的好孩子。

至於林宇,整個寢室最大的話題就是他了,孤兒出生,一舉俘獲校花芳心。

相比較之下,似乎所有人都忘了青木的男生寢室實際上是四個人一個屋子。

他不是沒想法,只是他的想法大都悶在心裡,比如賀修,他覺得那樣去追求一個女孩子實在是太苦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況且一個人在家挺無聊,而且確實需要接受現狀,順便了解些新知識,所以架不住蘇婭小姐的再三勸說,曹雷最終還是點了頭。Next post: 河流上蛟龍憤怒狂吼,血氣爆射,凶氣逼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