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葉洪一腳踹飛葉林,雖然狠了點,但的確很囂張,很霸氣。他葉磊實力不如葉洪,但也想有那般霸氣的表現,能夠出出風頭。

而且之前,葉天曾言語間對他不敬,這讓他很不高興,打算教訓葉天一頓。

葉天卻面無表情,道:“少說廢話,來戰吧。”

“你……真是不知好歹!”

葉磊見葉天還是要戰,而且對自己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心中就來氣。他腳下一蹬,一邊衝上去一邊喝道:“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力武境六重的實力!”

“手刀!”

葉磊手掌如刀,當頭向葉天劈去。這一掌,帶着呼呼的風聲,威勢不弱。

頓時,臺下傳來了幾聲驚呼,也有人嘆息着,暗道葉天要遭殃了。就連葉瀟瀟與葉長明,也爲葉天捏起了一把汗。

面對攻來的葉磊,葉天不慌不忙,同樣探出手掌,以幾乎同樣一記手刀,迎了上去。

砰!

一聲悶響,兩掌相對。彼此這一擊的力量,都達到了六牛以上!

只聽得“哎呦”一聲痛叫,那葉磊捂着自己的手腕,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而葉天,卻好像沒事情發生一般,站在原地一動沒動!

“你……你怎麼有那麼大力量?!”葉磊被一擊震退,心中更是震驚無比。

剛剛他那一擊,雖然沒有運用戰技,但卻蘊含着他力武境六重的力量,而葉天,應該是力武境五重纔對,怎麼可能接得住?

葉天表情依舊平靜,根本沒有回答對方的話。

臺下的衆人,一個個都表情詫異,暗暗猜測剛剛這一擊,是不是葉磊沒有使出全力?否則以葉天的實力,怎麼會把葉磊打退。

此時的葉磊,心中雖然驚詫無比,也沒有了最初的自信。但面對家族傳承的誘惑力,他絕不會因爲僅僅一擊,就輕易放棄。

“哼,還好我早就準備了底牌,否則,還真有可能輸給葉天這小子!”

葉磊心中一狠,右手飛快的探向背後,抽出了那把彎刀。

彎刀冷冽,出鞘之時竟發出一聲脆響,震得人耳膜生疼。一拿上這把刀,葉磊整個人的氣勢,似乎都提升了一些,也恢復了些許自信。

“葉天,我承認你讓我意外了,並不是個廢物。但在黃階戰器的面前,你依舊無能爲力,家族傳承的機會,只能是我的!”

葉磊話音一落,周圍的族人們一陣驚呼。

“黃階戰器,葉磊拿的竟然是黃階戰器!”

“咱們整個葉家,似乎也就只有一把黃階戰器,在家主那裏放着吧?這傢伙,怎麼會有黃階戰器?!”

“唉,看來葉天是完了,有黃階戰器在,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取勝。”

……

衆說紛紜,就連葉長明與葉瀟瀟,也都重新緊張起來,爲葉天擔憂。

那可是黃階戰器,是真正具有品階的兵器。一般情況下,是真武境的強者才能擁有的存在!整個葉家,也只有一把黃階下品的戰刀,由家主保管。可此時,葉磊竟然拿出了一把黃階的戰刀,這如何不讓衆人驚訝!

“看來這次族比,除了葉進與葉洪,就要數這葉磊最強了。沒想到他如此之狠,竟藏有黃階戰刀這樣的底牌……”

聽着衆多族人的聲音,葉磊的信心進一步膨脹。

他看向葉天,得意的道:“葉天,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否則刀劍無眼,別怪我傷了你!”

“只有你有兵器麼?”葉天微微撇嘴,二話不說,抽出了自己的戰刀。

這意思不言自明:黃階戰刀又如何,我一樣要戰!

而且葉天的心中,根本一點都不擔心:你有黃階戰刀,可我有黃階戰技穿山破!而且,我還有霸刀訣,以及五十多斤的戰刀,再加上龍武魂的增幅……如此多的底牌,又豈是一把黃階戰刀可比的!

“既然你不識相,那我就不客氣了,就你那把破刀,可不能與我的黃階戰刀相提並論!”

葉磊說着,便揮舞彎刀,衝了上來。不愧是黃階戰刀,在舞動之時,竟然帶有一絲絲淡黃色的光芒,威勢驚人。

“清風刀法!”

葉磊大喝一聲。

葉天也縱身而上,手中戰刀大開大合,劈向對手。

霸刀訣!

兩刀相撞,爆鳴不已。葉磊的刀法飄逸靈動,蘊含着黃階戰刀的力量;葉天的刀法則霸道有力,並帶着五十多斤的力量增幅。

砰的一聲響,兩人的對撞,竟然勢均力敵,各退三步!

這一擊,葉磊心底頗爲意外,沒想到葉天竟還能接住。

葉天卻是早有預料,身形未停,緊接着連貫的一刀,繼續劈出!

霸刀訣,就是要一鼓作氣,一往無前!

砰、砰、砰!

接連三刀,每一刀的力量,都要強過前面一刀。

葉磊只有狼狽招架的份兒,待到第三刀的時候,竟然胳膊一軟,整個人被葉天砸倒在地!而他的黃階戰刀,也叮鐺一聲,掉在地上。

這一下,衆人瞠目結舌了。

擁有黃階戰刀的葉磊,竟然還是輸了?這……不科學啊!

葉天依舊毫無表情,冷冷看着葉磊:“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自己滾下去,要麼,被我踹下去。我,只給你三息的時間!”

“什麼?你敢讓我滾?!”葉磊憤怒無比,葉天在他眼中,一直都是個廢物,可剛剛卻擊敗了自己,還讓自己滾,實在是無法忍受。

可下一刻,他卻又頹喪的低下頭。輸了就是輸了,就剛剛的情況,只要葉天再揮出一刀,自己不死也要殘廢!所以,葉天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只是讓葉磊就這麼“滾下去”,他實在是不甘心。前段日子,他走了大運,在坊市裏撿便宜,以不高的價格買到這把黃階戰刀。本以爲憑着這把刀,能夠在族比上大放異彩,一步登天,沒想到半路殺出個葉天,壞了自己的好事。眼看要到手的傳承機會,也就此泡湯。

葉磊磨磨蹭蹭,不敢再戰,也不願下臺。


“三!”

就在這時,葉天念出了第一個數字。倒數三息,還剩兩息。

“二!”

第二個數字念出,葉磊臉色一苦,充滿掙扎。

“一!”

最後一個字,從葉天口中輕輕吐出。

這一刻,葉磊終於忍不住了,他困難的張口,小聲道:“好,我……滾。”

說罷,他便撿起戰刀,要轉身下臺。他打算下臺後,立刻跑得遠遠的,免得被人恥笑。他實在是沒臉在這裏呆下去了,自己原先讓葉天滾,結果要滾的人,卻是自己!

可這時,葉天卻叫住了他:“站住!”

“幹嘛?我都已經認輸了,還不行?”

“我剛剛說的是滾,不是走。而且,你那把刀,我要了!”

話音一落,葉天飛快的來到對方身前,一把奪過了戰刀。同時飛起一腳,將神情恍惚的葉磊,直接踢到了臺下!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愣了,驚訝到了頂點。

狂,這纔是真正的狂!

說讓你滾,你就得滾,走下去都不行;而且滾之前,還要把戰利品留下!

相比之下,前面葉洪一腳踹飛對手的表現,倒顯得沒那麼拉風了。畢竟葉洪的實力,遠超他的對手,而葉天,以往在衆人心中的形象,可一直都是廢物。

可現在,再也沒有人,會把葉天當廢物了。

能夠打敗葉勇,也許不算什麼,但連持有黃階戰刀的葉磊,都能打敗,絕對非同小可!

整個葉家,能做到這點的小輩,恐怕也只有葉進、葉洪這兩人了吧?可現在,葉天也做到了。


“太不可思議了,不久之前他葉天還是個廢物,可現在,接連打敗葉勇、葉磊,算是成功爲自己正名了!”

“哎,這傢伙還真是隱藏的夠深,擁有這樣的實力,卻一直甘心承受着廢物之名。直到族比的這一刻,才真正展現出來,震驚全族!”

“可前幾天,他分明還是力武境五重,再之前,則是力武境四重,這做不了假吧?這纔多長時間,竟然力武境六重了?這修煉速度,是要逆天了嗎?”

……

這一次,臺下又傳來了紛紛議論。但這次的議論,再也不是恥笑與諷刺,而是徹底的震驚、佩服!

神武大陸實力爲尊,葉天他展現出了實力,就能得到族人的尊重。

相反,那被打趴下的葉磊,就只能遭人唾棄。

而葉天,也早就懂得了這個道理:成王敗寇。

所以,他才毫不猶豫的將葉磊踹了下去,並搶了他的戰刀。葉天明白,如果換做輸的人是自己的話,對方也不會心慈手軟,也會這麼做的。

這時,家主葉秋陽的聲音傳來,聲音中充滿了欣慰:“第二場比試,葉天勝,獲得家族傳承資格。天兒,下去休息吧,待所有比試結束後,我便帶你們前往傳承之門,送你們進刀魂墓。”

葉天笑着衝爺爺點了點頭,走下臺去。

“葉天哥哥,你真棒!我就知道,你一定會贏的。”一下臺,葉瀟瀟就蹦蹦跳跳的迎上來,高興地說道。

一旁,葉長明也滿臉笑意,十分開心。

葉天先是跟葉長明說了兩句話,而後便看向葉瀟瀟,寵溺的撫了撫她的長髮,道:“瀟瀟你也要加油,相信你也能勝利,獲得傳承資格的。”

“嗯,我的對手是力武境六重中期,我拼一下的話,還是有機會的。”

“好,加油。”葉天鼓勵一句,便來到一旁休息,順便觀看接下來的幾場比試。

他沒有看到,一旁的葉勇和葉洪,正目露兇光的看着他。

“哼,沒想到這小子隱藏的挺深,竟然有了力武境六重的實力,能夠打敗葉磊。”葉勇道。

葉洪冷笑一聲:“這樣更好!只要進了刀魂墓,就是他的死期,管他隱藏的多深,我都會要了他的命!在我葉洪面前,就算他再天才又如何?” 葉洪與葉天分別勝出後,五場比試還剩三場。

第三場比試,是葉家第一天才葉進,與一名嫡系少女對戰。

葉進實力強大,達到力武境七重巔峯,差一步就能進入力武境八重,那少女遠不是他的對手。葉進也算是憐香惜玉,僅僅是象徵性的出手,展現了一下自己的風采,便讓那少女認輸了,並未傷人。

接下來的第四場,比試雙方都是力武境六重中期,實力不相上下。兩人足足打了半個時辰,最終是二長老一脈的葉鵬,技高一籌,獲得了勝利。

最後一場,終於輪到了葉瀟瀟出戰。

她的修爲是初入力武境六重,而她對手的修爲,是力武境六重中期,比她稍微高出一點。整場戰鬥,葉瀟瀟都被對手牢牢壓制,可在最後關頭,這丫頭竟然使出了穿山破戰技,一招制敵,成功逆轉獲勝。

她這一戰,是族比中唯一一個以弱勝強的,葉瀟瀟本人,也成了唯一一個獲得傳承資格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