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說好,這個方法有很高的危險,若是一個不慎很有可能連累自身,咳咳,你若是捨不得你的寶貝……我是說那東西,那就算了。」

對方沉默,這個方法若是用在他自己身上,尚且還有幾分勝算,但若是用到小憐身上……以小憐如今的實力,危險性的確很高,然這也是目前唯一可以解決她冰層的辦法。

這就如當初一樣,破開冰層也有危險,他只不過給了她一瓶火焰藥劑而已,再多的保護措施就沒有了,對於小憐來說強行破開冰層有著生命危險,當初的她可是一點實力都沒有的普通人,但那孩子最後還是挺過來了!他要相信自己的學生,小憐……沒問題的。

「知道了,若是奏效我一定會給你。」說完,對方轉身離開,再度行色匆匆的轉身離去,身著樸素衣服的人微眯著眼看他離開的背影,搖頭嘆道,「這世道還真是變了,原本以為你和我一樣,不會有學生,沒想到你竟然破例了……嘖嘖,寶貝的還真是緊,至今為止是男是女都不知曉,老傢伙,就這麼怕被人搶去么。」

身著樸素衣服的人打了一個哈欠,「苦修院的事這麼多,誰有閑情抽身去找一個小輩,越是寶貝越是勾的人心痒痒,這道理都不懂么?唉……」

游佳蘭學院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自那日起,可謂是不打不相識,莉亞和憐之間的情誼暴增,莉亞的性格爽朗,腦子其實有點一根筋,在傑斯的問題上始終都拐不過來彎,誰說什麼都不好使,憐也乾脆不勸了。不涉及到傑斯的話,莉亞的理解還算不錯,兩人在實力方面也能有所溝通,為了轉移傑斯的事情,憐和莉亞之間根本不涉及到傑斯,傑斯也算是安全了一段時間。

莉亞說到做到,已經不再繼續呆在傑斯的家中,直接住進了游佳蘭學院,和憐探討了很多實力方面的問題,傑斯在鬆口氣的同時也感到有些不對勁,但沒有莉亞的瘋狂緊貼他放鬆了很多,但見到莉亞還是有些打怵,傑斯乾脆就直接迴避。

「唔,你說的也有道理,我怎麼沒想到。」與往常一樣,兩人在探討問題,關於戰士方面莉亞自憐這邊受益良多,連她自己都直呼神奇,憐也儘是謙虛的自稱讀的書多了一些而已。

「憐你真是太厲害了!你的那位老師也一定很厲害!」莉亞連連誇讚,憐笑笑,她的老師當然很棒,這點她不用說明。

「還在聊么?已經中午了。」隱月走了過來,心有所屬的莉亞對隱月的美貌免疫,應該說沒有男人會進入到她的視線里,「是嗎,時間竟然過去了這麼快!已經到中午了,說起來我也有些餓了。」

憐知道隱月有話想要私下談,「莉亞,你先去吃飯吧。」

「好,那我先去了。」莉亞爽朗一笑轉身離開,隱月看了看她的背影,「太執著的女孩子,到最後很有可能傷了自己。」

憐嘆口氣,「不明白傑斯為什麼不喜歡她,莉亞的性格很好,也許是表達感情的方式太直接了點吧。」

隱月笑笑,「直接沒什麼不好,咳咳,要是你能像她這樣,也很好。」

「你說什麼?」憐挑眉,隱月笑著搖頭,「沒說什麼,對了,關於溶解冰層的事,你有什麼想法嗎?」

說到這件事憐不由自主的皺眉,她原以為維持身體內平衡就可以,然實力越高她越是發現,僅僅是一道裂縫的抽取量已經不能滿足了!隨著實力的增長,所需的元氣會更多,尤其是在提升的關鍵時刻,然她的元氣空間只能從一條裂縫中抽取元氣,這對於她的修行不夠,導致她的修習速度無形中慢下了太多!

魔導士二級,若是按照如今的元氣抽取速度,上升到魔導士三級她需要用幾年的時間!就更別提以後更高的實力境界了!

「我能想到的無非就是用火元素來溶解,但……我的身體支撐不住。」憐皺眉,隱月開口道,「換個角度來說,火元素若是能夠溶解掉你體內冰層,你現在的問題就只是能否支撐的住,也就是你的身體素質。」

「你的意思是說……改變我的身體素質?」林皺眉,隱月點點頭,「若是你的身體素質可以承受,那麼火元素便能引導入你的體內,溶解掉你的冰層。」

「呵,這只是最好的設想而已,我現如今可是有著騎士的身體素質,這樣都撐不住還能如何改變?」

隱月搖頭,「元素能量的承受是另外一回事,你體內有著火系本源,承受火元素遠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只不過你體內冰層釋放的寒氣太過霸道,如果有什麼辦法可以壓得住他們,就好了。」

壓制住寒氣……憐皺眉思索,是啊,她所擔憂的不也是這一點,如實能過壓制住體內冰層釋放的寒氣,那麼火系能量便能佔據上風,一旦火系能量佔據上風,自然能夠溶解i到冰層!哪怕是一點點!

「壓制寒氣……能有什麼辦法?我體內的寒氣太猛,一般的方法根本壓不住。」憐嘆氣,體內寒氣如何她自然知曉,通天徹骨的寒冷,似乎能夠將她的心臟凍住!上一次她貿然運用水系本源,到最後直接昏了過去!要壓住這恐怖的寒氣,除非用比它更恐怖的東西!

「憐,我一直在想,能夠壓制住寒氣的並非只有火系元素……」隱月開口,憐抬眸,隱月停頓了幾秒,「若是可以用更為強大的水系能量控制住你體內的寒氣,這也是可以的。」

以水制水?這的確是個辦法,然這必須建立在更為強大的水元素能夠被控制,不能被其他人控制,要被她自己所控制!然這更為強大的水元素要如何被她所控,就算能夠被她所控,還需要更為強大的火元素來融化冰層,這更為強大的一水一火,去哪裡找?

「很難。」憐低聲開口,隱月無奈扯扯嘴角,「這只是設想,但今後可以往這方面去努力,一旦成功你體內的冰層也能夠解決掉一點。」黑眸看向憐,「我想,你一定願意讓黑耀早一點出來。」

「這是自然。」憐點頭,她自然希望黑耀早一點出來,也希望自己體內的冰層能夠融化一點點,讓她可以抽取更多的元氣!她不想在實力晉陞的時候被卡住,一旦停滯不前她的努力豈不是白費!她的目標又要去完成!

「好了,我……是誰!」隱月神情突變,還沒等他有所動作,一陣風輕柔襲來,「嗡!」一陣空間細微的波動,隱月心頭一沉,往身後一看,被他擋在身後的憐已經不見了!

「吼!」毛毛歡快的叫喊傳來,接著就是一道黑影迎面撲來,毛毛熱情的歡迎著憐的到來,憐有些後知後覺的知道自己不知怎麼竟然已經來到了室中。

「毛毛,你壓的我快要喘不過氣來了。」憐推了推毛毛的身體,異火雄獅龐大的身軀能有二百多斤,猛然壓上來憐的確吃不消,毛毛連忙乖乖趴到一邊,一副乖巧聽話的樣子,憐摸了摸它的腦袋,她怎麼就進來了,依照她的能力應該進不了室才對……憐抬眸,一道身影站在她面前,憐驚訝的睜大眼睛,「老師……?!」

老者呵呵一笑,眼神掃了一眼憐身旁的毛毛,「這是你的寵物?異火雄獅?」

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不,這不算是寵物……老師怎麼來了!」憐有些興奮,當初見到老師還是在邊境城市裡,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再度見到老師,對於憐來說就是驚喜!

「我來找你,很奇怪嗎?」 盛世田園:腹黑公子萌寵妻 ,憐連忙搖頭,「沒有!老師來找我,我很高興!」憐的臉頰興奮的紅撲撲,就如等待老師表揚的小孩子一樣,充滿興奮期待。

「距離上次我見到你,你的實力變化不大。」

憐皺眉,「是學生的錯,學生應該更努力才是!」

老者嘆口氣,「你這丫頭,你的努力我都知道,只不過你體內的冰層若是再不處理,會嚴重妨礙到你的修習。這次來就是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事關你體內冰層。」

「老師的意思是……有辦法破開嗎?」憐的心跳陡然加快,老者深深的看了憐一眼,「辦法是有,但需要冒的風險太大,甚至有可能牽扯到你的性命,你還願意嘗試嗎?」

憐的手掌陡然握緊,心沉了下來,性命嗎……也就是說,一旦失敗,她很有可能會死!

要破冰層了,可愛的黑耀弟弟要出來了……哦也! 章節名:章29破冰之法(二)

會死么……憐就此沉默,對於死亡她並不陌生,已經經歷過一次死亡的她,怎麼會懼怕再一次的死亡?然現在的她卻不能丟了這條命,為了很多人,也會為了她自己!

「我也不想讓你做這種嘗試,若是有別的方法我也不會前來,若是你不想的話,就不必要這麼做,總會有其他機會的。」


憐淡淡一笑,「老師,這個辦法也是你千辛萬苦才得到的吧,老師一直都在擔心學生的事,學生感激不盡。」

「小憐,我過來就是問問你的意思,我不贊成你這麼做。」老者開口,有些擔憂的看著憐,這可是他唯一的學生,他這輩子也許就只有這麼一個學生,自然不希望她有任何閃失。當初知道這個辦法他也猶豫良久,這或許是幫自己的寶貝學生解決冰層的唯一辦法,總不能真的請教皇出手,就算是他……也不太夠這個份量。

「老師,任何事情都有風險,更何況是對抗我體內的冰層,若是可以的話……我希望不論用任何方式都能解決掉,哪怕是一點點……我有很多事沒做,很多目標沒有實現,不能讓這冰層封死我的道路!」

「小憐,你的意思是……」

憐深吸一口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老者站在憐的面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若是他不將這個消息告訴她,她自然也不會有這樣的煩惱,然若是不說……他的心中更是過意不去。冰層若是一直存在對於小憐來說也不是好事。

「決定了嗎?小憐。」

憐點點頭,「決定了,老師,我不想連嘗試都不嘗試,就這麼放棄,我會不甘心的!」

老者嘆口氣,「你見決定了,那就去做,我會盡最大努力保證你的安全,不過小憐,這個辦法只能一定限度上溶解你的冰層,做不到破開。而且溶解也只是一定程度。」

憐點點頭,只要能溶解到一部分就很好了,只要能夠讓黑耀出來,只要裂縫能開的再大一些,她的實力會提升更快!

「很好,想要溶解你體內的冰層用火元素強行融化是行不通的,你的身體也承受不住太強大的火元素,一旦有外來力量進入到你的體內,你體內冰層就會自動散發寒氣,外來力量湧入的越猛,你體內的寒氣反應的越明顯。」

憐沒有說話,老師說的一點都不錯,她體內的寒氣完全不受她的控制,一旦有外在力量強行進入到她的體內,體內寒氣必然會做出反應,若是強行讓火元素進入她體內,恐怕會引起寒氣更為激烈的反應,她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住!

「想要溶解你體內冰層,首先要解決掉便是不受控制的寒氣,要想壓制寒氣,你就必須擁有更為強大的火系和水系能量,這必須是你自身,而不是外來。」

「老師,為什麼是水系和火系?若是我自身擁有更為強大的火系能量,或許可以……」

「小憐,你體內的寒氣對抗的並不僅僅是外在力量,你不能擅自運用水系本源也是因為這寒氣緣故,融化冰層需要的是火系力量,然壓制寒氣,卻是水系力量。」

憐驚訝,這和隱月的想法有些相似,以水治水!


「唯有用更為強大的水系力量才能牽制住你體內的寒氣,將寒氣壓制,才有融化冰層的可能,我這麼說你可明白了?」

憐點頭,「明白,水系和火系兩者缺一不可,然老師,能夠做到這點的兩系力量我能夠在短時達到嗎?」

老者狠狠皺眉,「關於這一點,為師我實話實說,能夠完美做到我剛才所說,你的實力起碼要在魔導士之上。」

「魔導士之上!」憐皺眉,而且是最低要求!按照她如今的修習速度超越魔導士恐怕要十年以上!況且在跨越魔導士的門檻,她會面臨什麼自己也不清楚,有著冰層阻隔,她能不能跨越魔導士還是未知數!

「這個辦法說到底還是借用外在力量,只不過是暫時歸為你用,用以融化冰層。」

「我明白了,借用外力短時間內提升我的水系和火系能量,從而達到溶解冰層的目的,然老師,到底什麼東西可以有這樣的效果?藥劑嗎?」

老者嘆口氣,「藥劑根本達不到這樣的效果,也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能夠短時間達到這樣效果的,唯有純粹自然的力量。」

純粹自然的力量……憐皺眉,老者開口道,「火精獸和寒冰菇,你可曾聽說過?」

「沒有,書籍中好像沒有這兩種東西的記載。」憐自信讀過的書不少,然這兩個名字卻是從來沒聽說過,老者解釋道,「火精獸誕生在火系能量之中,你可以理解為火系本源擁有了實體,它的身上蘊含著最為純粹的火系能量,最頂級的火系原石也無法比擬。寒冰菇,則是生長在極寒之地的一種菌類,通體白色,終年以吸食寒氣而活,體內蘊含著很狂猛的冰霜之力。」

憐皺眉,這兩種東西她聽都沒聽說過,更別提去找了。

「小憐,我也會幫你尋找,火精獸暫時還沒有任何消息,但是寒冰菇相比火精獸來說還算常見,又是菌類危險性很低。」

「老師為我的事如此費心,不能再麻煩老師,這兩樣東西我會自己去尋找。」雖然還不清楚老師的真正身份,但憐多少也能察覺出她老師的不凡,若是和教廷有關,一定是很為高層的人物,這樣的人物怎麼可能一天天閑來無事。

「你這丫頭,我可以你的老師,我不為你費心誰為你費心。」老者嘆口氣,口氣很為慈愛,「寒冰菇的消息我已經為你探查到,我手頭上還有些不能脫身的事,你只能在自己去找了。」

「多謝老師費心,老師不用擔心我。」憐開口,老者笑笑,「不擔心那都是假話,好在尋找寒冰菇也沒有多少危險,我還放心,至於火精獸……我會幫你留意。」

憐還想再說什麼,老者打斷,「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個小輩不許頂嘴。還有,尋找寒冰菇雖然危險很低,但不能一個人獨去,聽到了沒有?」

憐點點頭,「是,老師的教導一定記在心上。」

老者點點頭,「關於附魔方面,若是有時間的話盡量多鑽研一下,對你以後很有益處。」

「是。」憐恭敬回答,師徒倆又說了一會兒,毛毛在旁邊安靜的趴著,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獸眼時不時的飄到老者身上,流露出深深的懼意。室內師徒倆相談甚歡,室外隱月卻有些著急慌張,莫名其妙的消失讓隱月一下子慌亂,但很快便冷靜下來,來者沒有惡意,憐也應該沒有危險才對。隱月在外面焦急等待,雖然時間過的並不長,但他卻覺得等待了很久很久……

「嗡!」空間發生敏感顫動,隱月當下繃緊身體!一陣風起,憐再度出現在他面前,和她一起出現的,還有一位衣著簡單的老者。隱月沒有貿然開口,他敏銳的察覺到來自老者身上的威壓,毫不客氣的朝自己壓來!隱月連忙低下頭,恭敬的開口,「憐的老師,晚輩見過。」

老者淡淡挑眉,視線掃了一眼隱月,這小子的資質不錯,也是個人才。將自身的威壓收回,老者開口道,「小憐,你可以讓這小子和你一起。」

憐笑笑,「老師,這是我的好友隱月,他的實力的確不錯。」

老者呵呵一笑,「不能一個人獨去,一切小心為上。」

「多謝老師的關心,我一定會小心為上。」

老者說道,「那我就先走了,至於其他你先不用去做,知道嗎?」

憐點點頭,老者滿意笑笑,身形一晃已經自原地消失!憐看著虛空,心中很是感動,老師千里迢迢來找她就是為了告訴她這個消息,擔心的不行,現如今急匆匆的離開便知道老師一定是忙中抽空,若不是太過擔心,也不會親自前來。

「你的那位老師……是位強者。」隱月呼出口氣,低聲開口,憐笑笑,「是吧,老師在我心中從來都是強者。」

隱月楞了一下,「你的老師都同你說了什麼,似乎很重要的樣子。」

憐輕聲一笑,黑眸看著遙遠地方,喃喃自語,「我也不是很清楚這事的成功率,但我卻知道卻不能放棄眼前的希望,如果我自己沒有嘗試,是會後悔一輩子的!」

「說的如此深奧,難道……你的老師知道了怎麼破冰么!」隱月驚訝,憐搖頭,「破冰不可能,但是……融冰已經是可能了!」憐黑眸發亮,「和你所想的辦法很像,只不過需要一些外力幫助,我需要去尋找兩個東西。」

「什麼東西?」

「寒冰菇,還有火精獸。」憐剛一開口,隱月的神情凝結在臉上,「寒冰菇……?你需要寒冰菇和火精獸?」

「嗯,有了這兩個東西我才能進行融冰,老師已經告訴了寒冰菇的地點,應該沒什麼問題。」

隱月狠狠皺眉,黑眸深沉的看著憐,「很湊巧,我也知道寒冰菇這個東西,從前它們的確生長在無人區域,採摘這些自然沒有危險,但是現在……寒冰菇周圍已經並非再無人煙了。」

憐笑笑,「老師說了,寒冰菇附近會有異族出沒,只不過我小心一點就沒什麼問題。」

隱月卻連連搖頭,「不,憐,若是你確定要採摘的是寒冰菇,那問題就大了。」

今天先三千字,大家將就一下,明天多更點=。=! 章節名:章30為我回眸

在隱月的解釋下憐總算明白了他的意思,寒冰菇一直生長在極寒之地,每塊大陸之上都有著極寒極熱的地方,寒冰菇會出現在每片大陸之上的極寒之地,然火精獸卻不會,這也是為什麼老師告訴她,讓她先尋找寒冰菇的原因。極寒之地本就不適合人類生存,人類基本已經絕跡,一開始異族也不會靠近,然異族發現了寒冰菇其他的用處,居住的地方漸漸接近寒冰菇,甚至生活的地域已經覆蓋了寒冰菇的生長區域!

也就是說如果想要採摘到寒冰菇,就必須踏過異族的地盤,人類只要踏上異族地盤,就一定會驚動異族!

「也就是說,一定會和異族打個照面了……」憐喃喃低語,她需要的僅僅是寒冰菇而已,並沒有侵犯異族的意思,然異族可不管這麼多,只要人類踏入不管來者是非,異族都會不客氣的出手,要不然你就不要來招惹我,繞道走,一旦招惹就別怪我對你出手!

「好在寒冰菇附近生活的異族,不是四大異族之一,不然我們是絕對不可能去冒險。」隱月心中也不禁鬆口氣,四大異族是所有異族中勢力最大,數量最多的四大異族,這四大異族分別盤踞在四片大陸之上,可以說是大陸之上的異族標誌。其他異族雖然規模、力量都不及四大異族,但也不可小覷,異族都天賦異稟,實力也不可等閑,冒然進入還是有著很大危險。

「就是不知道在東大陸這裡的極寒之地,生活的究竟是什麼異族,如果是性情兇猛的,估計要費一番功夫。」憐不由得搖頭嘆息,人類對於異族的分佈和知識都知之甚少,關於異族除了出名的四大異族之外,其他的異族也僅僅是隻字片語的概括,更多的異族了解度都是為零,在書本上憐只能看到魔獸圖志,但關於異族,卻了解甚少。

給我差評 在出發前做好準備,極寒之地的溫度可以想象,火屬性的東西必不可少。」隱月開口,憐點點頭,隱月看了看憐,「這一次,你想和誰同去,你的老師也說不能冒險,就你和我可是不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