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腦子飛快運行,想着在這種情況下怎麼不被發現。

腳步聲越來越近。

李雲覺得對方再前進三步就能看見他了。

而李雲的心跳已加速到極限。

就在這時,他靈機一動,眼睛一亮。

只見他從半米長,快速縮小到20釐米長,然後向前一衝,躲進了猿王濃密的頭髮裏面。

他剛躲好,護衛長就來到旁邊。

它向周圍掃視了幾眼,就見另一個護衛長說道:“是什麼東西?”

“沒看見什麼,可能是隻蟲子,現在走了。”

它說着就轉身走了。

李雲心裏大大的鬆了口氣。

剛纔那個守衛長的目光掃視過來的時候,好幾次都掃到他這裏。

他的心都快跳出來了,緊張的要死。

還好猿王的頭髮又濃密又長,能完全把他小巧的身體遮隱住,這纔沒被發現。

“走吧,別打擾猿王睡覺了。”

“好。”


兩位守衛長的聲音傳來,然後它們的腳步聲越來越遠。

等聽不見它們的腳步聲後,李雲才從猿王的頭髮裏走了出來。

“好險啊,差點被發現了。”

李雲捏了把冷汗。

他發誓,他這一輩的驚險都加起來,也沒今晚這麼多。

李雲定了定神,然後又走到猿王的右耳前。

他順着猿王的頭髮爬上去。

他現在的體形相對於猿王龐大的身軀來說,就是一隻小螻蟻。

而猿王的頭髮,對李雲來說,就是一根根長長的藤蔓。

現在他沿着一根“藤蔓”爬到了猿王的右耳旁邊。

他立在那裏,往猿王的右耳中看去。

猿王的右耳就像一個大洞。

他在這個“大洞”中看見了一把金屬製造的鑰匙。

李雲心中一喜,就慢慢地爬進了“大洞”中。

爬了一會兒,猿王忽然動了動。

猿王一動,對於李雲來說就是一場地震。

他一會滾到這邊,一會滾到那邊。

那滋味別提多酸爽了。

奶奶的…

“地震”停下來後,李雲爬了起來,體內一陣翻涌,差點把之前喝下去的酒給吐出來。

李雲在這裏站了站,等好了點,才繼續向鑰匙靠近。

向前移動了不遠,李雲忽然心有所感,回頭看去,嚇了一大跳。

就見猿王的一根手指頭伸進來,轉啊轉的,似乎在撓癢癢。

李雲嚇的不敢動。

他怕自己一動,就把猿王弄醒了。

也幸好他爬的深,不然早被猿王的手指頭摸到了。

片刻之後。

猿王才把手指頭拿出去了。

李雲見狀鬆了口氣,然後繼續前進。

幾分鐘後。

李雲終於來到了鑰匙面前。

他摸着鑰匙,心念一動,頓時鑰匙就消失不見。

被他收進系統空間中去了。

“終於拿到了,不容易了。”

拿到鑰匙後,李雲鬆了口氣。

接下來只要從猿王的耳朵裏離開就行了。

這比進來就容易無數倍了,很快李雲便已爬出了猿王的耳朵裏。

來到外面,李雲回頭看了眼還在睡覺的猿王,便風馳電掣的走了。

這一路上也沒遇見什麼事情,很順利的出了猿王的住處。

然後,李雲馬不停蹄的衝出軍中,朝猿王的老窩趕去。

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一旦猿王醒來,肯定會發現鑰匙被偷走了。

那個時候,估計關於他昨天在猿王老窩裏的所作所爲也會傳到猿王耳朵裏,到時候不用說也知道會發生什麼。

李雲用出浮光掠影,如一道閃電似的在月下極速奔行。 在李雲走後不到5個小時。

就有兩隻變異生物飛快的跑進猿王的住處,把猿王叫醒了。

猿王坐起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後看着那兩隻變異生物說道:“你們叫醒我有什麼事?”

“回稟猿王,剛纔家裏傳來一個消息。”

一隻變異生物說道。

“說。”

猿王聽說“家裏”,自然知道說的就是它的老窩。

那隻變異生物把消息說了出來。

正是關於李雲昨天在猿王老窩裏所作所爲的事情。

“什麼!蛇守衛長昨天回了我的老窩,還做出那種事情來。”

猿王大吃一驚,完全沒想到會這樣。

隨後,它低下頭皺起了眉頭。

明顯,李雲昨天的所作所爲太不正常了。

就在這時,它心有所感,連忙把手指伸進自己的右耳中搗了搗。

忽然,猿王呆住了。

半響,它怒吼一聲,“我的鑰匙呢!!!”

那兩隻變異生物面面廝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而怒吼聲在室內久久不散。

許久之後。

猿王纔開始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鑰匙被偷,再聯想起李雲昨天的所作所爲,真相呼之欲出。

不過,猿王還是不敢相信李雲會這麼做。

它立刻對着那兩隻變異生物說道:“你們快去把蛇守衛長找來。”

“是。”

兩隻變異生物連忙去找李雲了。

不久。

它們又回到猿王的面前,說道:“蛇守衛長不在軍中,聽巡夜的兄弟說,幾個小時前他就離開了。”


聽了這話,猿王呆了呆,然後怒氣沖天的吼道:“該死的大蛇,敢背叛我,我要殺了你!”

說着,它就要衝去找李雲。

但,它剛站起來又坐了回去。

它不能離開這裏。

它要是走了,萬一雕王在這個時候發動攻擊,那….

它想了想,說道:“把幾個守衛長還有黑狐、金毛獅子幾個都給我叫來。”

“是。”

見猿王發怒,兩隻變異生物噤若寒蟬,什麼也不敢問,連忙跑去找人了。

不久之後。

四個守衛長、金毛獅子、黑狐、蠻牛相繼趕到了猿王的面前。

它們都奇怪,這大清早的,不知道猿王召齊它們來做什麼。

很快,它們從猿王嘴裏知道了怎麼回事。

它們瞪大雙眼,眼中充滿了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