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裡以吳永器為首的幾名乾天學院的長老,同樣在祈禱,祈禱他們乾天學院的學生,能夠將玄祖的傳承搶奪到手。

「這次我們乾天學院進入這裡的學生不計其數,能夠通過迷宮城,到達最後的人,應該沒有多少,估計也就是平時的那些核心學生。」

一名乾天學院的長老喃喃道:「林寒,南宮月,梅凝……還有那個近段時間表現不錯的葉陽,不知道這些人,能不能得到玄祖的傳承?」

「進入這裡的勢力不計其數,各個門派都有天才,比如金羅宗那名擁有煞虎武魂的弟子羅昊,就不是常人能對付的。」

又一名長老道:「不過其他勢力就算出現了再多天才,也比不過我乾天學院門下的南宮月。」

「沒錯,南宮月得到了奪天少爺的邪魔之眼,這件寶物面對的敵人越強,發揮的威力也就越大,連我們都不能輕易抵擋,其他門派的弟子怎麼抵擋?」

「嘿嘿,看來玄祖的傳承,十有**要落到南宮月的手裡了。」

「是啊,此女乃仙人轉世,本身的手段就不是常人能應對的,再加上奪天少爺的邪魔之眼,在這個遺迹里近乎無敵了,橫著走都行。」……

幾名乾天學院的長老喃喃交流,認為南宮月得到玄祖傳承的可能性極大,他們卻不知道,有一個人卻帶著必殺之心,要將在他們眼裡在遺迹里已經無敵的少女殺死。

這個人,就是葉陽。 就在諸多勢力的高層被困在迷宮城的宮殿時,遺迹外面的諸多勢力,也在議論紛紛。

這些各方勢力的人是在議論,到底遺迹里有什麼樣的寶物,到底玄祖留下來的傳承會被誰得到。

各大勢力的人都希望自己這方的弟子能夠得到寶物,最好得到玄祖的傳承,南宮月的師傅寒魄老祖也不例外,他在祈禱,祈禱玄祖的傳承能被南宮月得到,這樣他就能得知關於長生的秘密,從而一飛衝天。

遺迹再一次的開啟,距離眾人進入玄祖的遺迹,已經過去了三天三夜。

在這三天三夜中,進入遺迹里的人絕大數都從其中退了出來,不是實力不夠,不能再往前走,就是回來補充實力,企圖再次進入,獲得更多的寶物。

遺迹里,迷宮城的外圍。

唰。

一個妙曼的身影,突然憑空出現在了一條街道上。

這個身影渾身上下充斥著冷傲,彷彿天底下的一切都被她掌控在手。

突然現身在這條街道上的人,正是南宮月。

南宮月站穩腳步, 六零俏佳人 ,喃喃自語道:「沒想到區區一座殺陣,竟然能將我逼迫到那種程度,還好有奪天少爺給我的邪魔之眼,不然被困在那座殺陣中,後果就難以預料了。這裡的位置,應該就是迷宮城的外圍了吧?看來玄祖的傳承已經近在眼前了呢。」

「我南宮月雖然為仙人轉世,但還有好幾個月才能完全覺醒,因此得到玄祖的傳承,對我來說也算不錯。」

南宮月看了眼幽長的街道盡頭,嘴角勾起了一抹彎彎的弧度,喃喃道:「葉陽,我馬上就要通過迷宮城,不知道你目前走到什麼地方了呢?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連迷宮城都闖不過啊。如果你走不到盡頭,玄祖留下來的傳承就只有落到我南宮月的手裡了哦。 尸王噬寵:妖女要翻牆 ,你就算走到盡頭,也改變不了什麼,最多死在我的手裡。」

此次進入遺迹,南宮月對於葉陽,也是抱著必殺之心。

本來葉陽在她眼裡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就算得到點奇遇,也不過是擁有丁點本事的雜野小子而已。

但葉陽如今已經成長到了這種程度,不久前在四大學院舉行的武鬥大會上,竟然能夠和她進行最後的冠軍爭奪戰,著實令她有些吃驚。

當日葉陽戰勝各方學院的天才,一路勢如破竹的一幕,讓南宮月心中的殺機越來越大,知道如果不儘快將此人解決,未來絕對後患無窮。

她知道葉陽也將她當成了眼中釘,而對方也是她眼裡的肉中刺,雙方都對對方抱有不可磨滅的強大殺機,就看見面的時候,到底鹿死誰手。

南宮月雖然認為葉陽威脅到了自己,但她並不擔心,認為有邪魔之眼在手,對付葉陽簡直再輕鬆不過。

本來進入遺迹,南宮月只想殺死葉陽,但她來到了無寶山之後,又多了一個必殺之人,這個人就是方妙音。

「方妙音,葉陽那野小子的師妹,野丫頭一個,以前在隱龍城雖然和我起過衝突,但早就被我忘了,沒想到不久后的現在,竟然得到了雲頂天宮的器重,還拜了一個奪天境的強者為師,叫什麼蒼幽冥?」

南宮月看了眼蔚藍的天空,眼眸深處有著冰冷的殺意,「方妙音是么?沒想到我眼裡的野丫頭,竟然也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不過你和我南宮月,註定沒有相提並論的資格,因為你和葉陽那野小子一樣,都要死在我南宮月的手裡。」


就在南宮月喃喃自語,一路前進的時候,迷宮城的另一個方向,突然飛掠出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身穿雪衣的少女,正是方妙音。

此時的方妙音掃了眼四周,確定了方位,在喃喃自語之間,帶著一頭隨風飄揚的青絲,繼續前進,「走到這裡,差不多已經是迷宮城的盡頭了,玄祖的傳承,我並沒有興趣,但聽起來好像還不錯的樣子呢……」

與此同時,迷宮城一個出口處,突然探出來了一個鬼鬼祟祟的腦袋,竟然是一顆狗頭。

仔細一看,在這顆狗頭上,坐著一個拳頭大的身影,是一隻黑不溜秋的毛猴子。

這一黑一白,一猴一狗,正是令很多人抓狂的黑白雙煞組合,紅桃和小白。

「小黑,這裡應該就是迷宮城的出口了吧?」

小白探出腦袋,發現前方只有無盡的大荒,哪裡還有半點宮殿的蹤影,認為是迷宮城的出口沒錯了。

「這裡當然是迷宮城的出口,我們倆趕緊出去吧。」

紅桃坐在小白肩頭,小眼裡滿是興奮的神色,揮舞著小拳頭道:「聽說迷宮城后就是玄祖傳承的所在地,那裡有大寶藏,我們趕緊去找寶藏吧。」

「嘎嘎嘎,寶藏。」小白的嘴裡發出來了怪叫,「小黑,我們兩人應該是最先通過這座迷宮城的,沒有人追得上我們。本來有一群絕世高手追上了我們,結果那群傻子被困在了一座宮殿里,還以為是出口呢,殊不知本狗早就看出來了,那其實是一個陷阱。嘿嘿嘿,沒有了那群絕世高手,我們倆肯定是最先通過迷宮城的,後面的寶藏,要全部落入我們兩人手裡啦,嘎嘎嘎…」

紅桃和小白這兩獸,在怪叫聲中,賊兮兮的離開了迷宮城,前往了大荒的盡頭。

在大荒的盡頭,有一座插入雲霄的山峰,這座山峰名為重力山,周身閃爍著波動,擁有著極強的重力,普通的築基境武者來到這裡,根本連半點登山的可能也沒有,而蛻凡境高手來到這裡,想要登上這座山峰,同樣難如登天,每走一步都要受到重力的壓迫。

雖然登上這座山很困難,但只要來到這座山之上的人,沒有一個不想登上這座山。

因為這座山上面,到處都是寶物,珍獸,靈藥,礦石……金光閃爍,哪裡是重力山,分明就是遍地黃金的寶山。

當然,重力山上面的寶物雖多,想要得到卻非常不容易,因為越高,受到的重力也就越大,往上就越困難。不僅如此,山上面還存在著強大的妖獸,就算能夠走到那些寶物面前,沒有點本事,也難以從那些妖獸的手中成功將寶物搶奪過來。

這座矗立在大荒盡頭,遺迹盡頭的重力山,上面雖然充斥著琳琅滿目的寶物,但最吸引人眼球的,是山巔之上的那座祭壇。


那祭壇十分古老,通體白色,好似白骨雕琢而成,下通八級,上接乾坤,地勢玄奧到了一種常人難以觸及的程度。

只要是有點眼力的高手來到這裡,立即就會知道這座祭壇有傳送的作用,是一個十分古老的傳送陣,不知道會被傳送到哪裡。

這座白骨祭壇,有八根雪白的雕柱,上面繪著龍虎,牛羊,蛇鼠,鳥龜這八幅圖案。

這八根雕柱需要同時注入能量,才能將傳送陣激發。

整座重力山,顯得十分壓抑,普通人一看見這座山,就算毅力再強,也會感覺呼吸不順,毅力稍微弱一點的,心臟都會驟停,直接被嚇死。

這是一座可怕的山,但也是一座令人瘋狂的山。

雖然此刻這座山周圍並沒有半個人影,但接下來的場景已經可以預見,十有**會有一場慘烈的廝殺爭奪戰要上演。

此時此刻,有一條雪白大狗,一隻黑不溜秋的猴子,正在快速接近這座重力山。

「呀,前方靈氣衝天,難道有什麼驚天大寶藏?」

相隔老遠,紅桃就感應到了大荒深處的不同尋常,當隨著小白的接近,看見前方那座寶光閃閃的重力山時,一雙眼睛頓時冒起了金光:「哇,寶藏,好多寶藏,小白,你看見了嗎,前面有好多寶藏。」

「哈哈哈,我當然看見了。」

小白興奮得手舞足蹈,尾巴不停的搖晃,發出來貪婪的聲音:「小黑,趁現在沒有人,我們倆一定要儘可能將山上的寶物得到,最好在那些人到來之前,將所有的寶藏全部獲得,把那些人類氣死,哈哈哈……」

就在紅桃和小白接近重力山的時候,迷宮城的中心區域,葉陽卻是遇見了麻煩。

他陷入了死路。

本來他之前闖殺陣,破幻陣,以為能順利的通過迷宮城的中心區域,沒想到一個不注意,竟然來到了會移動的街道中,完全陷入了其中,沒有絲毫後退的可能。

因為道路時刻都在變化,進來的路早就消失了,只有不停的走下去,才有走出去的可能。

此時的葉陽走了大半個時辰,終於走到了移動街道的盡頭,來到了一個陰森森的門戶面前。

這個門戶並不大,只有兩米高,看不清裡面有什麼東西,能看見的只有無盡的黑暗,以及其中發出來鬼哭狼嚎的聲音,是魔氣的呼嘯聲。

看見這個門戶,葉陽有種來到了鬼門關前的感覺,立即他就知道,這個門戶後面絕對有著難以預料的兇險,輕易進入其中,很有可能就永遠也出不來了。

「主人,這門戶後面十有**是一個兇險的絕世大魔陣,一旦進入其中,就有可能面臨凄慘的下場。」小妖告誡道:「所以還請主人慎重考慮,就算不進入這個門戶,等小妖研究透這裡的移動街道后,也能帶主人離開這裡。」

「研究?等你研究透這裡的移動街道,那要到什麼時候?本來就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再耽誤下去等離開這座迷宮城,估計黃花菜都涼了。」

葉陽搖搖頭,滿臉的決然,「我可不想再等下去了,哪怕裡面有刀山火海等著我,也要進去闖上一闖。」 如果是以前的葉陽,遇見這樣陰森森的巨大門戶,絕對會畏手畏腳,不敢輕易進入其中。

但如今的葉陽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畏畏縮縮的小子,而是經歷了大風大雨的高手,再兇險的道路也不能阻攔他的腳步,要進去闖一闖。

唰。

葉陽腳下一動,一步邁入了眼前那黑漆漆猶如鬼門關的門戶里,隨即整個人便消失不見。

嗚嗚嗚。

這是一個昏暗的空間,四周魔氣滔天,到處都是鬼哭狼嚎的聲音,是一個魔陣凝練出來的小型地獄。

此刻在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空間里,存在著四道身影,是三男一女。

其中兩個男子,是二十歲上下的青年,而另一名男子,則是達到了中年。

至於那名女子,是一名十**歲的少女,模樣俏美,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無形之中就給人一種想要呵護的感覺。

此時這名俏美少女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看著身旁那名俊逸的青年道:「林炎師兄,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從這裡離開?要是耽誤了太多的時間,玄祖的傳承很有可能就會被他人搶先一步得到了。」

這名開口的俏美少女,正是被寧飛翔休掉,從而十分記恨葉陽的柳菲。

而她身旁的青年,則是她的未婚夫林炎。

至於另外兩人,一個是林炎的大哥林寒,一個則是柳菲的父親柳天揚。

「菲兒,就算我大哥和柳叔叔聯起手來,想要從這個魔陣中離開也要費上好一段時間。」

林炎的臉色此刻也有些不好看,「沒想到那個門戶後面竟然是這樣的魔陣,凝練出了小型地獄,擁有一頭達到了八次蛻凡境界的惡魔把守陣眼,不能輕易對付,早知道門戶後面等待的是一座絕世大魔陣,我們還不如另想破開移動街道的辦法。」

「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這裡,想後悔也晚了。」

林寒搖搖頭道,「還是想想怎麼從那頭惡魔手裡將陣眼破掉吧,只要破掉了陣眼,我們便能從這裡脫困。」

「守護陣眼的那頭惡魔,達到了八次蛻凡的境界,就算我們所有人聯手,也難以找到空擋將陣眼毀掉。」柳菲的父親,柳天揚嘆了口氣道:「除非再來一個七次蛻凡以上的人物,我們幾人一起聯手,才能找到機會毀掉陣眼。」

「外面那座門戶一看就知道十分兇險,除了我們幾個人誰還敢進來?」

柳菲白著臉道:「想等其他人進來這裡是不可能了,就算有人倒霉的進入了這裡,也不知道能不能幫上忙,還不如我們自己想辦法。」

「菲兒,放心,一座魔陣而已,又不是不能破開,只不過耗費一點時間罷了。」

林炎安慰道,但只要是個人就能看出他難看的臉色,進入遺迹最消耗不起的就是時間,畢竟時間就是金錢,浪費一丁點,玄祖的傳承就有可能因此落入他人手裡。

「時間我們耗不起,沒辦法了。」

林寒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柳叔叔,等下我來吸引那頭惡魔的注意力,你趁著空隙試試能不能將陣眼破掉。」

「大哥!」

此言一出,林炎頓時吃了一驚,「那頭惡魔達到了八次蛻凡的境界,就算是大哥你也不是對手,只有和柳叔叔聯手,才有對抗的可能,一個人去對付實在太危險。」

「我和柳叔聯手,誰來破掉陣眼?難道是你?這座魔陣的陣眼最低也需要七次蛻凡的力量才能破掉,不是小炎你能破的。」

林寒手一揮,「不用再浪費時間了,事不宜遲,我們趕緊行動吧。我去吸引那頭惡魔的注意力,柳叔你去找機會毀掉陣眼。」

「好。」柳天揚點了點頭。

雖然他是林寒的長輩,雖然他和林寒是同境界,都達到了七次蛻凡,但什麼事他都是以林寒為首,一是因為林寒乃乾天學院的核心弟子,是同境界的精英,根本不是他一個土豪家族的族長能比擬的,二是因為林寒背後的林家莊,無論哪一個原因,讓他都不能在林寒面前擺架子,自己的女兒好不容易攀上這麼一個大勢力,巴結都來不及,哪裡敢擺什麼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