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要怎麼處理韓……它呢?”最後由方穎打破了的沉默,她看着被困在牀單裏的韓淼,頓了一會,還是沒有叫出他的名字,因爲,眼前這個怪物已經不是他們的好隊友了。

“消滅這些附着體最直接的辦法就是運用女神的力量。”凌雲說着看向了站在一邊的鐘夏軒。衆人隨着他的視線也都定格在了鍾夏軒身上。

鍾夏軒本來還沉浸在韓淼犧牲的悲傷之中,剛緩過神就看到周圍的人都在盯着自己,他呆呆的指着自己,“我?”

“嗯,光系異能是這一類附着體的剋星,而這,正是女神的力量。”凌雲對鍾夏軒詳細解釋道。


“不行,我不幹,我……我下不了手。”可就在凌雲剛說完,鍾夏軒立馬叫了出來,一雙眼睛噙滿了淚水,“他……他是韓淼啊!我怎麼能把他殺了!”


“他現在已經不是了!他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附着體罷了!”凌雲也提高了自己的聲音,他無法忍受鍾夏軒作爲女神選中之人竟是如此婦人之仁。

聽到凌雲說的話,鍾夏軒的淚水終於無法制止的流了出來,她不斷地搖頭,嘴中卻說不出任何話。

“砰!”

就在凌雲準備繼續勸說的時候,房間的門猛然被打開了,接着跑進來一名守衛,一直開到凌雲面前才氣喘吁吁的停下來,“城主,林山那邊好像有情況,有車輛正向我們行駛過來。”

凌雲聽到守衛的報告,頓時神色一緊,看了一眼蕭空,就將手裏的附着體交給了他的手上,“你們處理一下它吧。”說完,便招呼了一下守衛,轉身朝門外走去。

就在快要離開的時候,他轉過頭,淡淡的說了句:“別做傻事!”就離開了。

蕭空看了看手裏已經放棄掙扎的附着體,又看了看一旁痛哭的鐘夏軒,心裏也是非常的難受。

凌雲跟着守衛,一路來到了明都的觀察室,這時候,正看到第一輛車從林山的那條路上駛入了進到明都的隧道,只看了一眼,凌雲便帶着幾名守衛開車迎向了林山來車。

幾個人很快就開到了林山那條公路,而兩輛車正好也從隧道中駛了出來,見前有來人,便慢慢的停了下來。接着,從第一輛車上下來一位老者,老者白髮蒼蒼,但是眼神很是凌厲,並且走到凌雲身前的時候也是步履穩健。而凌雲看到這人也是眼神一亮。

“老凌,你還真是不顯老!”那老者還沒走到凌雲面前,就大聲的開始說起話來。

“老路,我看你也很精神啊!”凌雲也是淡定迴應,原來,兩人竟是老相識。雖然許久未見,可那老者的臉上並沒有任何又見老友的喜悅,反而,到達凌雲面前還多了一份凝重。

“你應該得到消息了吧!”老者說着就從懷裏掏出一封信遞給凌雲,“這是老陳給你的,現在情況有些嚴重了,我們將村裏普通的都移到你這裏來避難。”

凌雲並未說話,只是打開了信封,仔細閱讀裏面的信件,越看眉頭皺的越緊,看來情況有點出乎了他的意料。

“物虛獸也出來了嗎?”凌雲看完信,將它收了起來便擡頭問道。

“不知道,但是老陳師徒倆還在那裏,想必就算不出來也是快了。”

凌雲點了點頭,招呼了一聲身後的守衛將林山來的村民們都找個地方安排住下,便帶着老路回到了酒店,直朝着蕭空他們所在的房間去了。

和老路一路談着相關事宜,不一會兒,就到了門口,還沒打開門,就聽到裏面傳來大聲的哭泣聲,凌雲搖了搖頭,稍微頓了一下,就推門就去了。

門內鍾夏軒正被衆人扶着嚎啕大哭,在她的身前,一推黑色的粉末散在地上,而蕭空手裏的附着體也已然消失,看到這一幕,凌雲已然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嘆了一口氣,便帶着老路走到了蕭空等人面前。 “這是老路,從林山過來的。”看着蕭空等人,凌雲直接開口作了簡單的介紹。

鍾夏軒看到有人進來也努力的止住了大哭,只是小聲的抽泣。

“這是……”老路看着眼前衆人的情況,感受這裏的氛圍,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疑惑的看着凌雲。

“唉~”凌雲先嘆了口氣,接着將之前的情況給老路說了一遍。

老路聞言,神色也是黯了一下,像這樣的事,他之前也不是隻經歷了一次兩次,無數次的生離死別早就鍛煉出他的心性,所以,他的神色也只是變了一瞬,就恢復了正常。

蕭空看到這個凌雲帶回來的老者,看了一下老者凌厲的眼神,便知道這個老路絕非弱者,隨即他也把連同自己和身後的衆人都介紹給他一遍。

站在蕭空後面的人也都對着老者微微頷首。

“好,既然大家都認識了,我就長話短說了,我們可能遇到一些麻煩了。”凌雲見雙方都打了招呼,也不再廢話,神色凝重的把老路帶來的信的內容給蕭空他們說了一遍。

蕭空聽着凌雲的話,只是默默地盯着他也不說任何話,他怎麼不知道凌雲說這話有找他們幫忙的的意思,可是,就因爲凌雲的問題,讓自己的好兄弟韓淼已經犧牲,蕭空現在對凌雲的意見可謂之大。

看着蕭空的眼神,凌雲也知道蕭空在想些什麼,他在心裏也對韓淼的事感到非常內疚,但是人死不能復生,眼下則是有比這個更嚴重的問題給他們面對,這關乎這個空間所有人的生死,現在出現的這些情況,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期。

他不知道自己一個人還能否阻止危險的發生,所以現在只能來求助蕭空他們。

“對韓淼的事情我感到非常內疚,我沒想到事情會發生的到這個地步,就算如此我現在還是要請求你們幫幫我,幫幫這個空間所有的普通人,可能他們也會死亡!”凌雲臉上全是真摯,接着他又補充道:“這也是你們能安全出去的唯一方法了!”

蕭空眉頭一皺, 豪門暗欲:冷麪總裁寵妻上癮 ,“你這是在威脅我們?”

“我沒有!”

“蕭隊長,我覺得我們應該幫他,如果韓淼還活着的話應該也會這麼做吧。”鍾夏軒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止了哭泣,在蕭空身後輕輕的說道。

“小軒,你……”周浩驚奇的看着鍾夏軒,此時的她是如此的冷靜。

看着周圍的人都奇怪的看着自己,鍾夏軒臉色一紅,“我只是在潛意識裏覺得我們應該幫他們。”

“這就是女神選定的人嗎?”還沒等衆人接着說話,站在對面的老路忽然來到鍾夏軒面前,面色激動的說。

鍾夏軒看着眼前突然蹦過來一個老頭,本來還嚇了一跳,可是待仔細看這個人之後,卻從心裏覺得他是舊識一般,但她肯定自己之前絕沒有見過老路。“難道這就是他們所說的女神的原因?”鍾夏軒在心裏暗暗的笑着。

凌雲在一旁也給老路簡短說明了之前的事情,聽到凌雲的肯定,老路看向鍾夏軒的眼神又亮了幾分。

“你要我們怎麼做?”蕭空剛纔聽完鍾夏軒的話就陷入了沉思,此時也是下定了決心。他知道幫助凌雲也是幫這個空間裏所有的普通人,當然也是幫助他們能儘早的離開這個空間,於情於理,他們都應該幫忙。

聽到蕭空絲毫沒有廢話,單刀直入問起重點,凌雲心中甚是感激,他整理一下思路,便開口布置起來。

“你們跟着老路加緊趕往林山,那裏有林山的守護者老陳,他會告訴你們剩下要做的事!”


“那你呢?”蕭空聽罷,好像凌雲只安排了自己一羣人的任務,全然沒有凌雲的事情。

“我要前去永恆森林探查一番,那裏的情況完全就不該出現。”凌雲臉色凝重的說道。

“救你一個人?”蕭空吃驚的說,永恆森林現在的危險程度,就算是從周杰口中描述出來,也能讓人頭皮發麻,更何況現在凌雲還要前去。

“放心吧!我的實力比你們想象中的要強得多,而且永恆森林裏的情況我也必須去看看,張旻和旻應該也藏在那裏,他們看到這些狀況肯定已經調查了,我也要找到他們問清楚。”凌雲看到蕭空的眼神,只是淡淡的說。

“哈哈,放心吧!老凌可是有護國大將軍頭銜的男人啊,又怎麼需要擔心。”那邊的老路忽然笑着說起來,還拍了拍凌雲的後背。

可是凌雲好像不吃這套,表情沒有絲毫變化,淡淡的看了一眼老路。

老路看着也是無趣,訕笑的收回了手,這纔想起來凌雲好像很不喜歡別人稱他爲“護國大將軍”的。

“那好,我們事不宜遲,現在就出發,再晚些,我不知道還會有什麼東西出現。”見衆人都明白了的,凌雲不帶猶豫,說了一聲後,率先離開了房間。

衆人隨即跟着凌雲,一路來到了酒店門口,而在外面,已經有好幾輛車在等着了,看到凌雲下來,車內的駕駛員都下車了肅立。

凌雲朝駕駛員們點了點頭,轉身看向老路,“老路,你在路上把事情的全部再和蕭隊長他們詳細的說一遍還有一些注意事項。”接着,眼神又轉到了蕭空身上,“蕭隊長,你們到達林山之後一定要聽從老陳的安排,這個空間的命運,絕大部分都交到你們手上了。”凌雲說這話的時候,神色很是凝重,甚至在稱呼蕭空的時候都用上了敬稱。

兩人聽到凌雲的話,都點了點頭。

看到二人明白,蕭空直接轉身朝着一輛車裏鑽了進去,接着站在原地的駕駛員也進到車裏面,隨即車子啓動,就朝着永恆森林公路的方向駛去了。

看着凌雲已然離去,蕭空等人也不再停頓,陸續都鑽到了車裏面,接着,兩輛車同時啓動,朝着和凌雲相反的方向駛去了。

兩隊人就這樣爲了同一個目標,朝着兩個相反的方向離開了明都。 一路上,老路不厭其煩的一遍又一遍的給衆人說着關於虛空之物的事情,在他的講解下,衆人對這次出現的敵人也有了大致的瞭解。雖然何藍之前就已經聽過守隊長說過此事,但是老路說的顯然更加詳細。

“你們看,就是那裏。”忽然,老路指着不遠處的羣山對着衆人說着。

衆人順着老路手指的地方看去,羣山高聳入雲,一眼看去,只能看到半山腰,那之後的地方都隱藏在雲端,氤氤氳氳的很是神祕。

“此次發生事故的地方就在山腰處,老陳已經儘可能的控制住了局面,這才使林山看上去和正常一樣,在事情還沒擴大之前,我們必須快點到達幫助老陳,想必,他也快撐不住了。”老路看向林山的方向,緊皺眉頭,語氣中帶着焦急。

“老陳是什麼人?”這時候蕭空發問了,他一路上都聽着老路說着虛空的事情,此次又聽到他說起這個老陳,這纔想起來他一直都沒有說關於老陳的事,不免心中好奇。

“老陳啊,”老路聽到問題先是醞釀了一會,“他是和女神一起進來的異能者之一,和凌雲還有我是至交,實力深不可測。”

“既然是至交,那爲什麼你們兩個要住在這羣山之中呢?”蕭空皺眉,在他看來,只有張旻和旻那種和凌雲有些許敵對的人才遠離明都住在其他地方。

“因爲林山這裏是虛空大門被封印的地方,”老路說着話嘆了一口氣,“而老陳就是曾經第一個打開虛空大門的人。”

“當年女神的隕落對他的打擊很大,他將這一切都歸咎到自己的身上,於是日夜再次看守封印,稍微彌補自己的愧疚。我是擔心老陳,這纔跟着他過來。”

就在這說話的片刻,衆人離那羣山又近了許多,此時已經隱隱看到羣山之中有條通往內部的道路,曲曲折折看不到前面。

汽車開到那個入口處就停了下來,老路便招呼了衆人下車,帶頭往通往羣山內部的那條道路上走去。

此時衆人是真正的站在山腳下了,巍峨的大山現在開來纔是雄偉壯觀,站在山下,頓時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周浩邊走邊盯着高山,不知爲何,他感覺山的上部飄飄渺渺的有種虛幻的感覺,心中有些奇怪,正要開口問一下衆人是否有同樣的感覺時,走在前面的老路此時轉過來認真的又將注意事項又講了一遍。

講完之後,他深深的看了衆人一眼,就往通道內走去了。

可還沒走幾步,老路的身體就像是被什麼東西阻擋住一樣,重重的撞了一下,接着就往後倒去。

蕭空在後面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扶住了老路,眼中甚是疑惑。

老路表情也是非常驚訝,接着他像是反應過來什麼一樣,一下子站直身體,伸手朝前一模。

蕭空看着老路的動作更加奇怪了,也學着他的樣子伸手上前一模,但是手還沒伸直,就感覺有什麼阻擋了他的手繼續向前。

“這是什麼?”蕭空心中駭然,連忙看向一旁眉頭緊皺的老路。

衆人一看,都知道是出了什麼事,連忙都上來觀察情況。學着蕭空的樣子,接着在臉上都寫着吃驚。

“這是個聖光屏障一樣的東西嗎?爲什麼什麼都看不到?”周浩首先說出了自己的猜測,像這種能阻止人向前的東西,不正是個聖光屏障一樣嘛。但是不同的是,屏障有淡淡的金黃色,而眼前這個東西,完全看不出來。

“這是女神聖物所創造的曲光罩,”老路搖了搖頭,否認了周浩的猜測,“這是女神專門研究出來對付虛空之物的招式,它能完全阻止虛空之物的前進,而人類只需要一些手勢便可自由出入了。”

衆人點了點頭,隨即還是有些奇怪,既然老路知道這個東西的來歷,可是剛纔他明顯有被阻擋在外的樣子。

老路看向衆人也知道他們在疑惑什麼。“我從這裏離開的時候,曲光屏還沒有被設置,而且,這是防止虛空之物突破的最後一個方法。”老路說這話的時候,臉色有些難看。

“最後一個方法?”蕭空抓住了這句話的重點。

老路點了點頭,雙手快速的運起手勢,不消片刻,他就停了下來,轉身面向衆人,“既然老陳已經用了這個,說明事態已經變得更嚴重了,我馬上打開曲光罩的時候,你們抓緊時間進去,爲了保護外界的安全,我必須快速關閉這個出入口。”

衆人默然,緊張的盯着老路的位置。

老路見衆人已然明白,便不再言語,回身施起最後一個手勢,瞬時,本來毫無一物的空氣中,出現了一個容一人出入的缺口,缺口那邊有些陰暗,一時也看不出來。

“快!”缺口一打開,老路便大聲喊道,而他的額頭上還有絲絲細汗冒出。看來撐住缺口也並非易事。

衆人見此,也知道事態緊急,稍微看一下缺口便魚貫而入。

見衆人已經進去,老路也是魚躍而入,在他剛進去之後,那個缺口就瞬間關閉,從外部來看,原本缺口的地方又是恢復如初,仔細看來,就像從沒有有人來過一樣。

陰風怒號,濁浪排空。這是周浩一進到光罩裏面的第一感覺,原來在外界看到的祥和全都是被僞裝起來的樣子。

“曲光罩不僅能阻止人和物出入,也能曲射光,在外界看來,光罩之內還是在施放曲光罩之前的狀態。”老路進來看到衆人有些驚訝,當即開口解釋。

“這邊。”不待衆人反應,老路率先帶路向着深山之處走去。

蕭空用異能仔細感知了一下週圍,但是,卻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的危險。

“快點跟上!”就這一會功夫,老路就走到了十米開外的地方,見身後衆人沒有人跟來,連忙招呼道。

蕭空見也的確沒有什麼危險,便應了一聲,帶着身後的人就跟了上去。周浩在跟着,眼睛還是盯着山峯,總覺得山上的景色還是有一些虛幻。搖搖頭,他覺得可能是因爲之前召喚女神時的後遺症。 跟着老路走了一陣,衆人都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就連本來棲息于山中的飛鳥野獸都沒有看到一個,除了從不知何處傳來的陣陣風聲,整個林山環境顯得異常安靜。

就算如此,衆人也都是步步爲營,跟在老路的後面保持十二分的警惕。

“怎麼回事?完全感受不到有其他任何人或異物的痕跡。”蕭空走了一截,快步趕上領頭的老路,出聲問道。

“這應該和老陳師徒倆有關係,前期跑出來的生物大概被盡數消滅掉了。”老路微微一思索,想到了這唯一的原因。

“師徒?這個老陳還有徒弟嗎?”蕭空頓時對這個徒弟發生興趣,能被如此高手收爲徒弟,想必也不是一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