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麼辦?”

“好辦!”

虞墨奶奶輕巧的回答了一下我,而後她一甩衣袖,從袖口處突然帶出了幾股黑風。黑風捲起了地面上的小石塊,而後向着這些狗頭鳥漫天而起。

當飛出的石子砸在了鋪天蓋地而來的狗頭鳥上之時,這些不鳥不狗的小傢伙們突然間哀嚎了起來,下一秒鐘,統一掉頭,向着遠處奪路而逃……

“這是什麼情況?我總是聽季博仁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出門遇見狗”,可我沒想到,我上島還能遇見不是狗的狗……”

聽到我發着牢騷,虞墨奶奶對着我笑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長的怪的東西多了去了。”對我說完這話,她又環顧了一下這個海島,又對着我言道:“這個名叫千妖島的海島可能跟我所掌管的鬼蜮森林差不多,應該也是妖者的世界。只是不一樣的是,這個海島似乎對我們這樣的鬼修者沒什麼禁忌。”

聽了虞墨奶奶的一番話,我也重新仔仔細細的看了一眼這個海島,轉頭對着虞墨奶奶問道:“奶奶,那我們既然登上了這個島,下一步該怎麼做呢?還有,那個柳萍你到底殺沒殺死?怎麼人家說是柳萍讓我來的,換言之不是在告訴我,柳萍還活着呢嗎?”

聽我這麼一問,虞墨奶奶回道:“老婆子我想殺一個小小的妖者還有殺不死的?之前他們那麼說,我猜想就是怕你不來,所以想要拋出這樣的消息吸引你來。你放心,那個柳萍絕對不可能活下來的!”

“那你既然知道了,爲什麼還讓我跟着他們上島?”我有些不大理解了。

“你此行的目的不就是爲了上千妖島嗎?還有,我希望你能變得越來越強,千妖島恰好是一個能使你變強的歷練之所在!”

“希望我變強?你爲什麼希望我變強呢?”聽着虞墨奶奶這句話,我感覺怎麼琢磨着怎麼不對味兒。

“因爲你是屠老鬼的孫子,你竟然當的起他的孫子,就不能落了屠老鬼的威名!作爲他的孫兒,你應該要不斷強大自己,爭取能超越他!還有,只有你變的越來越強大,我纔會變得輕鬆一些,我可不想隨時做你的衛護或是保姆。”

聽了虞墨奶奶這樣一說,大面上感覺是那麼一回事兒,可是我怎麼品這話,怎麼彆扭,這好端端的,爲什麼要讓我變強?我只要能報了仇就好了,我沒有成爲那種蓋世絕倫的至強者的打算。

但我接下來再也沒有多嘴什麼,而是問了個很現實的問題:“奶奶,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走?我看着這個千妖島好像很是大的樣子,就這樣沒有目標的前進,怕不是那麼一回事兒吧?”

就在我對虞墨奶奶說完這話的時候,我突然聽到遠處,來自島嶼中心的一聲聲吶喊

“屠寬!歡迎你登島!等待你的冒險之旅將開始了!我是你的老朋友,周昊天!”

周昊天?沒錯!聽這個聲音確實是周昊天無疑!怎麼周昊天也在這個島嶼之上?就在我納悶兒的時候,又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小傢伙!歡迎登島,我是你的老朋友,左關雲哦!”

左…左關雲?! 暗覺青綾溼 怎麼…怎麼回事兒?左關雲不是早就死了嗎?

還沒等我緩過神來的時候,又是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屠寬!歡迎登島,我是你的老朋友柳萍哦!”

柳萍?

柳萍!柳萍也沒死?沒錯!這就是柳萍的聲音!

柳萍,左關雲,周昊天都沒死?這太荒唐了!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柳萍和左關雲是一夥兒的?不對啊!他們之前可是鬥了個你死我活的!

但是下一刻,我卻被我眼前所看到的畫面驚呆了。

一隻巨大的飛鳥突然從海島的中心飛了過來,然後飛到了我的頭上,在我的頭上盤旋了起來。

我看到了!

在這隻巨大的飛鳥之上,左關雲,柳萍,周昊天,全都站在了這隻巨鳥的背上!

沒錯,柳萍還是那個一身紅衣的柳萍!左關雲也還是那個長的極爲蒼老的老頭兒,周昊天依舊是那個臉上帶着一絲不屑笑意的周昊天。他們三個人都在,而且錯不了,應該都是本人無疑!

就在我準備跟他們對話的時候,這隻巨鳥在我們的上空盤旋了一圈後,就向着島嶼的中心飛走了。臨飛走前,周昊天開口對我說道:“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要問!但是現在不是回答你的時候,等你入了島嶼的中心,你就會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

見他們要走,我忙對着我身邊的虞墨奶奶喊道:“奶奶!快帶我追上他們,我要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可是虞墨奶奶的回答讓我很是絕望:“在這個海島,我沒有辦法飛在空中,不過我敢肯定,那隻巨鳥上,除了那個周昊天,其他人都是假的……” 「這裡是九重天,前面的夜城就是九重天四大家族夜家的城池!」金鵬有些不解的看著忘川解釋道。

「所以,九重天的北域離這裡遠嗎?」小寧兒看著金鵬問道。

「你們是說北域的紫瀾神殿?距離這裡就是我們三個的速度,也要半年的時間差不多能到!」金鵬聞言想了想說道。

「行,既然這樣我們先去夜城休息一晚,明天就去北域的紫瀾神殿!」小寧兒想了想說道。

「主人,你們真的要去北域?那裡不是誰都能去的啊!」金鵬聞言看著忘川說道。

「怎麼了?」忘川不解的問道。

「北域紫瀾神殿的殿主紫天,十分的強悍,而且他壓根禁止外人進入北域,別說你們了,就算是九重天宮的眾神,也沒幾個敢去北域的!」金鵬想了想說道。

「不管北域有沒有人敢去,我們一定要去,你們帶路就好,沒得選擇!」小寧兒看著金鵬等說道。

聞言,金鵬也不能再說什麼,反正現在他們三兄弟被契約了,確實沒得選擇了,只能聽從小寧兒等人的安排!

「對了,主人夜城也是很危險的,夜城內好像只允許神族,或者實力在真神之上的人進入,平凡人族是不能進去夜城的!」金鵬看了眼夜城的方向,想了想說道。

「真神是什麼等級?」小寧兒聞言好奇的問道。

「你們不是從八重天來的嗎?如果是從八重天來的話,應該知道到了九重天等級就不同了不是嗎?」金鵬聞言看向小寧兒問道。

「我們不是來自八重天,我們來自一重天下面的蒼穹界!」小寧兒直接說道。

「什麼?蒼穹界?怎麼可能?蒼穹界怎麼可能直接來到九重天的?」金鵬三隻震驚的看著小寧兒三人問道。

這也太玄幻了吧,這完全就不可能啊!

就算是從五重天都不可能直接來到九重天的,更別說是從下界了,但是金鵬他們發現自家主人的模樣,完全不像是在說謊,所以說他們今天認的,人族的,主人其實真的是從蒼穹界,直接來到了九重天嗎?

如果是真的,那這是多麼逆天的事情啊!

至少在整個九重天,他們從未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主人,你們怎麼會?」金鵬還是無法相信的看著忘川問道。

「嗯,過程有點複雜,但是寧兒說的沒錯,我們確實是直接從蒼穹界來到這裡的,現在我們要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北域,所以你們三個帶路就行了,至於其餘的事情,慢慢就知道了!」忘川看著金鵬說道。

「主人,可是夜城……」金鵬聞言也明白現在不是問的時候,只是看了眼不遠處的夜城,金鵬有些猶豫的說道。

「既然進入夜城如此麻煩,那我們就繞過夜城去別處休息好了!」小寧兒想了想說道。

「只能從夜城過去,因為夜城上空是禁空的,不能飛行,確切的說是夜城定下的規矩,不允許任何飛行獸,從夜城上空飛過!」金白聞言說道。 “怎麼可能飛不起來?你之前可是在海面飛的好好的,怎麼現在你告訴我你上了島就飛不起來了?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的看着他們就這樣從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嗎?”我對着虞墨奶奶大聲的呼喊着。

虞墨奶奶無奈的衝着我搖了搖頭道:“一定是這個千妖島上有什麼禁忌吧,否則我是不可能飛不起來。說不準這就是一座准許妖才能飛的島嶼,就像我們那鬼蜮森林,不准許妖修者踏入是一樣的道理!”

當我聽到虞墨奶奶的解釋後,我突然間徹底爆發了。

“狗屁!你就是故意不幫我!虞墨奶奶,我現在才尋思過味兒來!你這個鬼婆子有問題!我現在想來,柳萍和左關雲都是交給你結束他們生命的,怎麼現在上了這海島後,偏偏別人我看不到,反而就看到了柳萍左關雲和周昊天呢?這你怎麼解釋?別告訴我是巧合!”

見我衝着她發飆,虞墨奶奶並沒有頂撞我,而是安靜的回道:“我是你陰兵冊下收復的鬼物,做任何事情都必須遵守你的要求來,否則就會灰飛煙滅,所以我是不能欺騙你的!”

“不可能?那他們怎麼活的好好的?”

“相信我,他們是假的!”

“拉到吧!怎麼別人不是假的,偏偏就他們是假的?還有,我一早就發現你不大對勁了!爲什麼我出現在這片海域裏,魚妖就能知道?是不是因爲你向他們傳遞了什麼?其實我一直在懷疑,你一個堂堂七級鬼帥,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順從的被我收入陰兵冊裏?你不是找所謂的滿是靈氣之物來修補你的靈魂嗎?可是直到出來了這麼久,你有找過嗎?你說!你是不是有意讓我收下你,然後以達到你們的不良目的?你們是不是一夥兒的?”

這個時候,我也已經失去了冷靜,我總感覺這個虞墨奶奶太不對勁兒了,所有的事情好像都跳不過她。我堅信這個鬼老婆子有問題,甚至我感覺她很有可能和他們都是一夥兒的,從頭到尾我都被他們給騙了!

柳萍現在和左關雲在一起,那是不是證明柳萍和左關雲是一夥兒的?既然是一夥兒的又怎麼可能自相殘殺?一定是當着我的面上演的苦肉計!還有,左關云爲什麼在最後時刻讓我去鬼蜮森林?爲什麼我到了鬼蜮森林就能順利收復虞墨這個七級鬼帥?到頭來這個七級鬼帥親自殺死了左關雲和柳萍,如今他們都活的好好的,讓我怎麼相信這個鬼婆子?

想到這兒,我這心裏是越想越覺的不對勁兒,越是覺得合情合理,於是乎,我的一股無名之火突然就往上涌,我突然有了一種衝動,想要撕掉寫有虞墨的那一頁,讓她魂飛魄散,徹底在我的面前消失。

可是我知道,這只是我的一番推測,要真是這麼做了,萬一錯殺了好鬼,那我豈不是又要後悔?可是看着我面前的虞墨奶奶,我是怎麼看怎麼覺的有問題,於是乎,乾脆,眼不見心不煩,我一咬牙便將虞墨奶奶收回到了陰兵冊裏。

等虞墨奶奶消失了之後,我不知道爲何,突然間感覺自己很缺乏安全感。我知道,可能是最近總是過於依賴這個七級鬼帥,使得我失去了自我,沒了安全感。這之後的闖島之路我必須要靠自己去完成,有些事兒我需要自己親自去做,因爲我發現,在這個世界上,在這個特定的環境裏,我沒有一個值得信任的人,唯一能相信的,就是我自己了。

整理了一番情緒,我便看了看我面前的這座島上的山嶺,隨便找了一個方向,我就向着裏面走去。反正只要去島嶼的中心就對了,甭管哪條路,向着裏面走就沒問題。

由於我對這個島嶼很是陌生,也不知道這裏到底哪裏有路,所以我需要自己開闢一條路來。

一路之上,我發現了很多奇怪的小動物,這些動物在現實生活中我也是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長着耳朵的蛇,專吃狸貓的老鼠,在樹上等着吃鳥的巨大毛毛蟲,這簡直的顛覆了我對自然界食物鏈的認知。

也不知道我走了多遠,在我走到了一片密林中的時候,我突然聞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緊跟着,我的腦袋突然有些發暈。不過這種感覺稍縱即逝,我認爲可能是我突然哪裏不舒服導致的,也就沒有多放在心上。

但是讓我怎麼也不敢相信的是,就在我的面前,我看到了一個女人!沒錯,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我朝思暮想的女人!

她不是別人,正是我心目中的唯一女神莊妍!

此刻的莊妍正倚在一棵大樹旁,手裏不知道在擺弄着什麼,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莊妍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莊妍不是死了嗎?這到底怎麼回事兒?

雖然我心底裏有千萬個問題想要去問,但是在見到莊妍後,我突然失去了理智,向着莊妍所在的位置就跑了過去。

可是剛跑了一半的距離後,我就停了下來。 朕甚惶恐 我突然發現,眼前的這個女孩絕對不是莊妍,雖然她們長得一樣,但是味道不對勁兒。

莊妍身上的味道是那種聞上去特別清淡讓人心曠神怡的體香,可是我面前的這個莊妍稍微一靠近,就能讓我聞到了一股特別的味道,雖然也是一種很香的味道,但是絕對不對勁兒!

“你不是她,你是誰?”

那個依靠樹下面的莊妍在聽到我這樣說後,眼淚汪汪的看着我道:“你怎麼不認識我了,就是我啊!”

“就是你?那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叫什麼名字?難道你連我的名字也忘了?好傷心啊!”聽到我這話,她哭的更傷心了。

“你叫莊雅,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呢?你是莊雅嗎?”我對着她低着聲音問道。

“我還以爲你忘記我了呢,你要是記不得我的名字叫莊雅的話,那我可真的很傷心的!”

這個莊妍一這麼回答,我就知道她露餡了,在確定我試探出了真假之後,我並沒有道破她,而是裝作含情脈脈的接近她。

見我在接近她,她同時也在接近我,就在我們相互距離越來越近的時候,我突然發難。

我知道,我雖然不會什麼能力,但是好歹也是五級鬼雄的能力,調動起丹田內的那股冰冷的氣流,打出去一拳,那還是頗有殺傷性的,爲了讓她掉以輕心,我這才試圖接近她。現在距離拉的足夠近了,我也不去管她是誰,反正是一個冒充的傢伙,那就絕不會是什麼好人!

右手成拳,我照着她的臉邊轟了過去。

可是當我一拳轟過去的時候,我面前的莊妍突然化作一股煙塵消失不見,下一刻,在我的面前,出現了一條紅色的狐狸。

尼瑪!狐狸精?我說剛進入這片林子裏的時候怎麼先是聞到味道,後來腦袋又一暈,原來這是對我迷魂吧?

河自漫漫景自端 見我面前的莊妍變成了一個狐狸,我這心裏就火大了,於是我毫不客氣的又是一拳轟擊了過去!

可是這紅色的狐狸跑的極快,在我轟出一拳之前,她便逃的老遠了。

當這個紅色的狐狸逃出了老遠後,她又幻化成了一個狐女的樣子,只是跟正常人不一樣的是,她拖着紅紅的尾巴,頭上有一對尖尖的耳朵。

“不錯嘛!在我百變妖狐的面前,你能識破我,有兩下子!”狐女對着我癡癡的笑着。

“就你還百變妖狐?可算了吧!一身騷氣,怎麼跟我的莊妍比?”

聽到我這麼說,那個狐女像是明白了什麼,點了點頭道:“哦!你剛纔告訴我的名字是假的啊!怪不得。可是,不好意思,在這片林子裏,我也是不準生人進入的哦!乖乖把你身上的鑰匙交出來,我或許可以饒你一命呢!”

身上的鑰匙?難道她說的是……她怎麼知道?

見我像是在想着什麼,那個狐女笑呵呵的對着我說道:”別想了,千妖島寶庫的鑰匙不論出現在哪裏,我們島上的修妖者都會知道的,這個是這枚鑰匙的神奇之處。我們千妖島的島主因爲最近一直在閉關,所以出不得。不過島主說了,只要誰得到了這枚鑰匙,古樹裏的寶貝可是有份兒的哦!”

“島主閉關?古樹裏的寶貝?鑰匙出現在哪裏島上的修妖者都會知道?難道魚人是感應到了我身上的鑰匙這才找到的我?

就在我想着這些事情的時候,我面前的狐女突然衝着林子的四周揚了揚手道

“粉紅魔們,出來接客了!” 「不從夜城上空飛,從夜城外飛不就行了啊!」小寧兒無語的說道。

「也不行的,這個地方就是夜族領地,所以不管從哪裡飛,都會被夜城發現,還是會招惹上夜城的!」金白看著小寧兒說道。

「啊……這夜城如此霸道?那你們說說,是從夜城上空飛行招惹夜城處理起來簡單,還是說直接進入夜城,被嫌棄是人族鬧起來,處理起來簡單呢?」小寧兒聞言想了想看著金鵬三隻問道。

金鵬三隻聞言一愣,畢竟在三人眼裡小寧兒只是小娃娃,完全沒有想到小寧兒說話如此清晰,而且頭腦聰慧至此,忘川和花護法也懶得解釋那麼多……

「怎麼?不知道?」小寧兒看到金鵬三隻不說話,不悅的再次問道。

「咳咳……不是的,如果這樣說的話,還是從上面飛過去省事的多,我們要是能打過對方,直接就過去了,不然進了夜城很難出來怕是……」金鵬看了眼金白和金盞說道。

「行,那我們就從上面飛過去!」小寧兒說完難處一個瓷瓶,遞給了金鵬說道:「這是療傷的,治療你們剛才臉上的傷,吃了就可以化為人形了!」

金鵬三隻聞言沒有客氣,直接接過丹藥,每人一顆吃了下去,小彩下手很重,又強勢,如果不是因為毀容了,他們早就習慣化成人形,而不是化成本體了……

吃完丹藥,三隻瞬間感覺好了很多,然後金鵬和金白化為了人形,一個身穿金袍,一個身穿白衣,又恢復了之前的俊臉,只有金盞沒有化形,因為金盞本體時戰鬥能力強,速度也很快,所以為了闖過夜城,金盞準備載著小寧兒等人過夜城……

對於金鵬的安排,小寧兒他們也不在意,於是幾個人紛紛坐上了金盞的背,金盞看了眼夜城的方向,展翅高飛,飛向不遠處的夜城……

金盞的速度很快,沒多久就來到了夜城上空,金盞按照小寧兒的命令,絲毫沒有減速的意識,直接準備飛過夜城,說來倒也順利,金盞化為一道金光……

刷……

的一下子飛過了夜城上空,只是剛飛過夜城沒多遠,一道浩瀚的威壓,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金盞的身上,花護法等人差一點被壓的吐血,好在小彩及時動手……

剛觸碰到花護法等人的威壓,瞬間被隔絕了,花護法等人瞬間恢復過來,金鵬和金白都傻眼了,他們分明感覺到自己剛才要被天上下來的威壓壓死了,誰知小寧兒身上忽然間出現一股力量……

輕鬆將對方的威壓打開了……

金鵬和金白看著小寧兒的眼神,變得不一樣了,更加變得複雜了,兩人認定了小寧兒不是什麼小娃娃,絕壁是老妖怪啊,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強……

這時,金盞的去路也被兩個老者攔住了,兩個身穿灰白色長袍的老者,此刻視線都落在了忘川的身上,他們剛才看的不夠仔細,但是卻發現輕易打散他們威壓的,是身穿白衣的忘川…… 當狐女喊出這樣的話來後,我發現從密林的周圍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而當我環顧四周之後,我被我所看到的場景驚呆了。

我的周圍,向着我爬來了數不清的長着耳朵的紅色巨蛇。這些巨蛇看樣子長約幾米,直徑少說也有個六七釐米,它們向着我口吐信子,向着我爬了過來。

成千上萬的紅色巨蛇向着我爬了過來,我想要是密集恐懼症的人看到了這樣的情況,一定會嚇得直接暈倒過去。

見我吃驚的看着我的四周,我面前的狐女對着我說道:“這些可都是劇毒無比的毒蛇,被它們咬上一口,只怕就沒得救了,你很榮幸,將接受萬蛇的撕咬!”對着我說完這些,狐女又對着這些巨大紅蛇喊道:“粉紅魔們,享受你們的美味吧!”

隨着狐女的這聲話音響起,這些巨大的紅蛇向着我飛速而來。

這個時候,我真想喚出了虞墨奶奶幫我,因爲她乃是萬毒不侵之體,對付這些毒物更是綽綽有餘。同時我也知道了,魚人們之所以會發現我,並不是因爲虞墨奶奶,而是因爲我身上的鑰匙。

但是,要是這個時候我把虞墨奶奶召喚出來,那我的多沒面子?於是在自尊心的作祟下,我鼓起了勇氣,坦然面對着這一切。

看着這密密麻麻的紅色巨蛇向着我爬來,我突然伸出了雙手,抓住了就要靠近我的一個大一號的巨蛇,直接出手如飛的掐住了它的脖子,而後像是掄鞭子一樣,將它掄了起來。藉着它的身子,我便向着四周轉起身來,以這個巨蛇爲武器,向四周橫掃了起來。

笑話,怎麼說我也是五級鬼雄的實力,就算再不濟,對付一個狐女,一羣沒成精的蛇羣,我自認爲還是能應付的。

慢慢的,我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可能我自己都不知道,由於速度太快,站在狐女的角度看過來,那我就好像是被鞭子抽了的陀螺,更像是一道龍捲風,以我自身爲軸心瘋狂的旋轉着,而向着我涌來的巨蛇,只要一接近我,就會被掃飛出去了老遠。

也不知道我就這樣原地打轉掄了有多久,直到我感覺到了有些累了,直到我眼睛轉的有些發花了,我這才停了下來。

等我停下來之後,我這才發現,我手裏的這條巨蛇的尾巴已經被我輪的血肉模糊,尾巴根都不見了。而四周的巨蛇,要不就是身子兩節兒死的不能再死了,要不就是翻了白肚生死不知,反正我的周圍是一片慘象,剛纔還衝着我吐着信子的巨蛇們要麼就奄奄一息,要麼就不見了蹤跡。

而原本在我面前等着看熱鬧的那個狐女,也早就從我的面前消失不見了。

“我靠! 首席冷愛,妻子的祕密 我原來這麼牛x!”就在我自言自語的爲自己很自豪很驕傲很不可思議的時候,我的身後突然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不錯嘛!本來不該我出現的,但是我實在是等不及了,想着早點跑來收拾你!”

聽到我背後響起了這道聲音,我的臉色一寒,而後我丟掉了我手裏的這條巨蛇,轉過身來看了過去。

當我轉過身後,我發現,在我的面前站着兩個人,一個就是之前的那個狐女,而另一個摟着狐女的,則是我的大熟人周昊天!

我沒想到這孫子會跑來這裏,還沒等我去找他,他倒是先跑來找我了!望着他摟着身邊的狐女,我覺得很是可笑,於是我對他說道

“我說周昊天,你的口味還真就不一般啊!前幾天剛被我手裏的畫皮厲鬼披着的一副皮囊給辦了,怎麼現在還有閒心摟着狐女?難道你的性取向很正常?”

聽我這麼一說,周昊天並沒有動怒,反而引以爲傲道:“我周昊天可是雙性人,身體長的特殊,男女通吃不可以嗎?我可以認爲你這是在嫉妒我嗎?可惜啊,你的身體長不成那樣!”

我嫉妒你?我擦!在聽到他這話後,我想死的心都有了!這都什麼人啊,這種事鬼也不會嫉妒吧……

“咳咳——”

乾咳了兩聲,我對着周昊天又問道:“不說這個,我問你,之前你坐着大鳥在我的頭上飛過,而且左關雲和柳萍還在上面,你告訴我,他們是真是假?該不會也是這樣的狐女變化的吧?”因爲接觸了狐女,我知道很有可能他們倆還真就是狐女變化而來的。

周昊天看了看我,然後眯着眼笑了笑道:“我周昊天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從來都不會撒謊,明着告訴你,跟我坐在大鳥上的兩個人絕對不是變的,那可是的的確確的都是他們的本尊。”

“什麼?你當真?”聽到這樣的話,我有些不淡定了!

“當然當真,我可以發誓,要是我說了假話,就讓我周昊天被萬蠱噬心而死!你要知道,作爲我們這種養蠱之人,最忌諱的就是拿蠱蟲發誓的!”

聽周昊天這麼一說,再認認真真凝視了他的眼睛後,我感覺他不像是在騙我,那如果大鳥上的兩個人是真的的話,豈不是柳萍和左關雲都沒死嗎?難道虞墨奶奶真有問題?我之所以之前那麼懷疑,只是一時衝動亂說的,讓我真懷疑虞墨奶奶,我打心裏是不願意的,可是在聽了周昊天的回答後,我發現所有的事情真的向着不好的方面發展了!

皺着眉頭,我冷着臉對着周昊天問道:“那他們人呢?我要去見他們!我要殺了那個賤女人!我要親手殺了她!”我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人?當然是在島嶼的中心嘍!這要靠你自己親自去的。本來我不應該這麼早出現的,他們說是要跟你拖時間,然後等他們的島主出來,說是怕你有什麼手段,你會有什麼手段?我相信你爺爺肯定是出不來的!上次本來我是可以讓你死的!但是我爸莫名其妙就把我帶走了,還說你危險。你危險?你危險個屁!就是抗揍罷了!上一次你好運,這一次我非得殺了你,以泄我心頭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