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煙看着文件,眼底閃爍著複雜。

她思慮的不是玉顏粉,而是很快就要去Z國了,光是想想都覺得頭疼……

叩叩叩。

敲門聲打斷了薄暮煙的思緒。

「進來。」薄暮煙回過神,淡漠的應了一聲。

「薄總,柳小姐來找您談合作。」林洛洛匆匆走了進來。

「柳小姐?」

「柳家大小姐,柳絮兒。」

薄暮煙蹙了蹙眉,眼底閃爍著疑惑,……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258章挑三揀四? ——

「傷亡方面……」阿信沉默了幾秒鐘才說道:「傷亡方面,主要戰死的都是那些上了年紀的老牌中階法師,他們都是為了保護比他們弱的年輕法師而戰死的……」

「大概,死了三十多人……除了他們之外,隸屬各大實力的軍團也都有所傷亡,初階總共戰死一百五十三人,中階總共戰死一百零八人,高階戰死兩人。」

李昊的眼神變了變,一臉殺意的看向遠處。不過很快就恢復了過來,語氣中透露著些許的難過:「能找到遺體的話,都送回去吧,撫恤金必須要給到位。」

「我明白了。」

兩人就這樣陷入了沉寂當中,而在一旁聽到這些消息的幾人,也都沒有說什麼。

半晌,李昊就將情緒恢復了過來,接著問道:「那靈泉鎮那邊怎麼樣了?」

「他們那邊養了從城近半的水系法師,戰況怎麼樣了?」

「不清楚,我先去看看情報處有沒有回復吧。」阿信如實說道。

「好,那你去吧。」

李昊說完,阿信就離開了。

靈泉鎮也是從城的一個大勢力。除此之外,靈泉鎮也是從城的一個大型能源儲備鎮。畢竟那邊生產出來的修鍊靈泉水幾乎供養了從城進三十年來的所有法師。

所以靈泉鎮的實力也是極強,論綜合實力,在從城也是能夠排在前五的存在!

不過像現在這種情況,再加上靈泉鎮本身就是一個大型的能源儲備鎮,恐怕安危就不好說了。

要是靈泉鎮很被毀了,或者是泉眼被損害嚴重,那就算從城保住了,那也會元氣大傷,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恢復過來。

所以李昊也是重視至極,要不是現在情況緊急,說不定他早就安排人過去配合防守了。

——

很快,阿信回來了,手上還拿著一張紙。等他走到李昊身旁時就說道:「靈泉鎮那邊情況比較好,因為靈泉鎮的老鎮長提前帶人將靈泉的泉眼給封存住,所以那邊一頭君主級的妖獸都沒有……」

聽到阿信的彙報,李昊鬆了一口氣,沒有君主就好。

不過阿信接下來的話李昊就又有些緊張了。

「雖然沒有君主,但是統領級巔峰的妖獸卻是有三頭。除了統領級巔峰的妖獸之外,其他的統領也有六頭。」

正當李昊打算詢問情況的時候,阿信就接著說道:「不過靈泉鎮的老鎮長大發神威,以一人之力強行拖住一頭統領級巔峰的妖獸和一頭普普通通的統領級妖獸。」

「在這生死關頭之下,老鎮長大發神威,率領靈泉鎮的法師們將將這些妖獸給抵擋了下來。」

「而且非常關鍵的是,根據情報人員帶回來的信息,老鎮長已經觸摸到超階的瓶頸,現在已經開始著手突破超階了。突破之後靈泉鎮那數百水系法師至少可以有一半以及數位高階可以出來協助我們!」

「很好!」

李昊誇讚了一句。

靈泉鎮的老鎮長也是從城的一位老牌高階巔峰強者,但是在老鎮長退休之前,衝擊這個超階這個境界衝擊了不下十次。而結果也都是一樣的,還是失敗了。

最近一次還是十年前,當時他還沒有卸任靈泉鎮鎮長的位置,那一次也是他距離成功最近的一次。但是也失敗了。心灰意冷之下在半年之內卸任了靈泉鎮鎮長之位,並且再也沒有衝擊過超階這個距離他很近卻又很遙遠的境界。

但是在這次拚死一戰之後,居然摸到了這個境界,以老鎮長的衝擊超階多次的經驗,這次應該不會是失敗了。

不得不說,這讓李昊感到非常驚訝。

不過對於老鎮長不出來而是讓麾下的法師出來,李昊也沒有感到意外。畢竟靈泉鎮這個地方非常重要,在沒到最關鍵的時候,他也不會讓老鎮長離開靈泉鎮。

只是李昊對阿信這種一說一頓的毛病不滿很久了,這種說話方式很吊人胃口的好吧?

要不是阿信是他的得力助手,說不定李昊早就炒他魷魚了。

「阿信,回頭通知一下,讓靈泉鎮那邊拿一批靈泉水出來。別看現在我們能夠擋得住妖獸的進攻,到後面要是補給跟不上,死的肯定是我們。」

李昊說完,阿信就應道:「放心,我們的人回來時,靈泉鎮就已經派遣了一支小隊帶了百斤的修鍊靈泉水跟隨我們的人過來。後續應該還會有一些修鍊靈泉水帶過來的。」

「那就行。」

百斤,那就是五萬克,十克分一份那樣足夠五千人分配了。而從城所有參與戰爭的法師,無論是那個階段的,加起來差不多也就這個數了。

而靈泉水這玩意,就單單用來恢復魔能的話,效果還是特別棒的!

說完,李昊又跟阿信詢問了一下李日月的情況。

阿信對於李日月也沒有怎麼關注,唯一知道的就是從城六中方面排了一些人去良山那邊。

得知這消息的李昊微微嘆了一口氣,他對於自家兒子的情況還是很了解的。就李日月那性格,不去良山他李昊能將名字拆開來念!

「你先下去吧。」李昊擺了擺手,示意阿信離開。

「好。」

——

時間過得飛快,頂級強者的戰鬥停止了,主要戰場的戰鬥也停止了,但是局部地區的小型戰鬥卻是不止。

就這樣,晚上到了。

此時的李昊打坐在原地,他現在在調整自己的氣息。

白天高強度的戰鬥讓他整個人都精神緊繃,現在戰鬥停息了,緊繃的精神稍稍放鬆了一些。

放鬆之後,李昊能夠非常清晰的感應到自己的三個系的星河異動不止,很明顯,這是即將踏足超階的徵兆。

而且這種徵兆還是李昊所期望的徵兆!

按道理來說,李昊是能夠現在當場就突破超階的,但是他確實強行壓下了突破的慾望。

現在還不是時候!

或者說,現在還沒到能夠將突破最佳時機!

李昊打算,等到明天妖獸再次來犯的時候,自己假裝不敵然後抓住機會趁機突破!

這樣子打它們一個措手不及!

—— 「我想到辦法了,」梁淺月找到了宴墨,開口就是這句,「我需要楚霖好將軍配合我,而且,他自己還不夠,我需要十位將軍,除了楚霖好將軍之外,還有時結將軍和花南瓜將軍,這樣就是已經有了三位將軍了,你再給我安排七位將軍,就正好夠用了。」

「這……」宴墨想了一下,「要不直接給你再多安排幾個吧,那樣的話,人手也夠用。」

「不,」梁淺月趕忙擺擺手,「我要擺的是十方陣,就是需要有十個將軍帶著十支兵分十個地方配合著打,所以,不能太多了,十個將軍是正好的。」

「行,」宴墨點點頭,「孟消和葉立肯定沒有問題,你覺得時應怡怎麼樣啊?」

「我覺得她行,還有那個藍約也行,她們兩個雖然都是女將,但是,肯定更加心細如髮,我需要這樣的人。」

「那就是還差三個,想想看還有誰能勝任這樣的人物呢?」宴墨想了一下,「時千百呢?」

「時千百也可以啊!把他叫上吧,那就是還差兩個了。」

「時墨呢?不對,他雖然很心細,但是,這個人是有前科的,他之前投降過一回,這種當過叛徒的人,不能委以重任。」

「確實,」梁淺月點點頭,「雖然咱們也不能一杆子把他打死,應該給他一次機會,但是,這次事關重大,咱們不能拿那麼多將士的性命去賭啊!再想想看,還有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了?」

「時權和宗利知應該可以,你知道這兩個人吧?」

「我知道,你說的那個宗利知將軍應該可以,但是,時權還是算了吧,這個人不聽管教,有自己的想法,他上次和敵軍的文懷慶對上的時候,他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改變了作戰的策略,導致咱們損失慘重,按理來說,他應該被軍法處置的,要不是因為他老家的娘子現在有身孕,加上他後來將功補過,確實是立了戰功的話,也不會把他留到現在的,所以,還是換一個人吧!」

「那你覺得誰更合適啊?」

「那就封將軍吧,我覺得他挺合適的。」

「哪個封將軍?」

「封司真。」

「難道就不再考慮一下了嗎?你要知道封司真是時權的副將,他們打文懷慶的時候,雖然大體的決定是時權做出來的,但是,這個封司肯定是也參與了,你現在怎麼能用他呢?萬一,他再犯渾,做出了不利於這次計劃的決定,那到時候怎麼辦啊?」

「那就孟同察吧,我覺得他挺合適的,就這十個人吧,你把他們叫到一起來,我有話對他們說。」

這一仗,暄軍贏了,源陽軍損失了三萬人,而暄軍只損失了一千人。

不過,由於源陽軍一直都有補充的兵力,所以,在除夕夜的時候,行隆城還是失守了。

興隆城一戰結束之後,暄軍只剩下了最後的二十五萬的兵力,而源陽軍的兵力還在源源不斷地補充。

不過,因為已經到了除夕夜了,皇上之前和太子宴令爾約好了,除夕夜這一天一定要給他報平安。

但是,前線的書信都被攔截了,皇上沒有收到自己兒子的書信,他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了,但是,他並沒有聲張,而是找了自己信的過的人去前線查看情況。

那人終於來到了前線,見到了宴令爾和宴墨他們。

他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正在努力想要把行隆城再次奪回來,損失慘重。

那人說明了來意之後,宴墨倒是還很淡定,但是,宴令爾是真的心態崩了,哭哭啼啼的,完全沒有半點太子之風,拉著那個人的手,一直在訴苦。

這個時候,那人才知道,原來朝廷給他們的糧餉根本就沒有運到前線,都被剋扣了。

更可怕的是,朝廷給的徵兵銀兩也被貪了,所以,他們已經好久都沒有兵力補充了,就這麼些人了,如果都打沒了的話,那就真的是沒了。

欽差大臣那可不是吃素的,他得知這一消息之後,立馬回京,然後把這裡的事情告知了皇上。

即使皇上不心疼他的侄子宴墨,但是,他肯定是要心疼自己的兒子宴令爾的,所以,他很快就命人查出了之前剋扣軍糧和徵兵費用的那群貪官污吏們。

而且,他出手真的是雷霆萬鈞,貪污最多的那個盧家榮,全家上下四十多口人都被連誅,剩下的人也怕了,所以,即使是一時半會兒還查不到的人,他們也自己先去自首了。

新的糧草被運到了前線,現在已經過完年了,馬上就要春暖花開了,所以,他們已經沒有那麼缺糧食了。

不過,梁淺月想了一下,朝廷肯定會給他們派兵的,到時候將士多了,糧草的消耗肯定也會變大的。

果不其然,糧草到了之後的第六天,百萬大軍到達了前線,而且,這百萬大軍當中為首的文利津將軍還說皇上還在募兵,以後他們的兵力會源源不斷的。

孫勢光並不知道暄軍的增兵有這麼多,他確實是遠遠地看到了有將士進出,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一下子多出來這麼多的兵力。

而宴墨也把他們的兵力隱藏得特別好,完全不想讓孫勢光和程客甚兩個人知道他現在的真正實力。

部署好了一切之後,暄軍再次向行隆城進攻。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阿姨,媽媽為什麼睡在沙發上?」Next post: 過年後,轉眼之間,芒種到了,大家既要忙著收割冬小麥,又要忙著把秧子栽下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