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姬急道:“魑郎可不是你想像中那樣的簡單,他的厲害之處絕對不是你可以想像的,要是日後你遇到他的話,千萬不要動手。”

蕭長風已經見識了包括魅姬的在內的魔界其餘三大護衛,他發現也他們沒什麼特別的,所以,對於那暫時還沒有出現的魑郎,他也是不怎麼樣的重視,以至於對於魅姬的話也不是太在意。

魅姬見蕭長風完全不相信她的話時,她不由的大急道:“魑郎十分的可怕,他的恐怕程度已經遠遠到的超出了你們的認知範圍之外了。”

神龍插嘴道:“他有那麼可怕嗎?小丫頭,你是不是在替他吹噓?”

魅姬搖了搖頭道:“這麼對你們說吧,我和魍魎聯手,在魑郎的手下恐怕過不了三招。”

“什麼?”蕭長風立刻就驚道:“他有這麼厲害?”

魅姬慎重的點了點頭道:“你千萬要記住我跟你說過的話。”

蕭長風想了想,不由的點了點頭,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實力,要是那魑郎真的如魅姬所說的那樣厲害的話,那麼憑自己現在的修爲恐怕連人家的面都沒見到時,小命就已經不見了。

神龍聽了魅姬的話,頓時就倒吸了一口涼氣,過了半晌才道:“我的天那,看來我們的實力還是不行啊。”

骷髏突然插口道:“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可就要小心了,以後我們一邊要繼續尋找魔尊,一邊還要小心那魑郎,一旦遇上他的話,要趕緊的找機會離開,否則的話,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蕭長風看了看魅姬,想問些什麼但是又不好意思問似的。

魅姬看着蕭長風那欲言又止的樣子,嘆了一口氣道:“希望我們永遠都不會爲敵。”

蕭長風忙道:“不會的,要是真有那麼一天的話,我一定會死在你的前面。”

魅姬突然全身一震,過了好長時間她才道:“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

骷髏笑道:“小姑娘,只要你敢爲自己心中所想去努力的話,我想你一定會成功的。”

魅姬臉色大紅的道:“我會的。”然後她對蕭長風道:“我們離開這裏吧。”


蕭長風疑道:“就這麼離開?”

魅姬點了點頭道:“是的啊,這裏沒有我要尋找的人,所以我就要回去了。”

蕭長風忍不住的道:“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要找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魅姬沉默了一下,道:“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是魑郎告訴我只要在鬼界裏找到一個剛出生的小孩,然後把他帶回魔界就可以了。”

蕭長風突然激動的道:“那麼說,這小孩是魔尊的轉世之身?”

魅姬搖了搖頭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骷髏問道:“那你們現在是不是都聽那魑郎的指揮?”

魅姬點了點頭,道:“是的。”

骷髏自語的道:“難道說這魔尊真的轉世了?”

神龍突然插口道:“這鬼界這麼大,怎麼找啊?而且這一天還不知道有多少小孩出生呢?到時怎麼找啊?”

神龍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發現蕭長風、魅姬和骷髏都用異樣的眼光看着它,它怔了怔道:“你們這樣看着我幹什麼,難道我說錯了嗎?”

蕭長風點了點頭,道:“不錯,這次你是真的說錯了,你可知道,這鬼界里根本就不會有小孩子出生的,這些鬼兵之類的都是其餘幾界的人死後所化啊,要是真有小孩出生的話,那他一定是一個異類。”

神龍突然大悟道:“是啊,那這樣的話就簡單的多了。”

蕭長風道:“事不延遲,我們現在就離開這裏,去尋找魔尊的轉世之身。”

魅姬應了一聲,道:“好,那我們走吧。”

蕭長風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他對着骷髏道:“你說是不是隻要有足夠多的能量讓你來吞噬,那你就可以再次的加極?”

骷髏點了點頭道:“是的。”

蕭長風欣喜的道:“那我們爲什麼不再這裏多找些凶神惡鬼呢,只要你吞噬了他們,那你不就又可以加極了嗎?”

骷髏搖了搖頭道“哪有這樣的好事啊,而且這裏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厲害的人物了。”

蕭長風疑惑的道:“這裏不是關押了無數的凶神惡鬼嗎?”

骷髏嘆了一口氣,道:“你有沒有發現這裏和外面不太一樣啊?”

蕭長風點了點頭,道:“是的,這裏的環境好像壓制了我的修爲,我現在的修爲比起以前來,好像不進反退了。”

骷髏道:“是的,這裏的環境當初就是這樣佈下的,你想啊,這些凶神惡鬼在這裏都已經關押了無盡的歲月了,就算他們不死,其修爲還能剩下多少呢。”

蕭長風恍然大悟的道:“我明白了,怪不得我和那些凶神惡鬼交手時還可以處於不敗之地,原來他們的修爲已經被壓制的差不多了。”

骷髏點了點頭,道:“是的,所以我現在要想再加極的話,恐怕已經很難了。”

蕭長風恍悟道:“原來是這樣啊,那就等我們出去以後再想辦法吧。”

骷髏也點了點頭,道:“那好,我們走吧。”

望着不遠處的“惡鬼之門”,魅姬突然不想走了,越接近“惡鬼之門”她的心就越痛,所以,她也就越走越慢,到最後,她和蕭長風等人竟落下了好大的一段距離。

蕭長風發現了魅姬的異常,他急忙走到魅姬的身邊,關切的道:“怎麼了?是不是身上的傷口痛?”

魅姬搖了搖頭,道:“不是,是心痛。”

蕭長風全身微微一怔,他緩緩的道:“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等你回來。”

魅姬愣了一會,道:“等我回來?”

蕭長風點了點頭,道:“是的,當有一天你找到你自己的時候,你就會明白的。”

魅姬喃喃的道:“我還能找到我自己嗎?”

蕭長風嚴肅的道:“只要你用心去找,就一定可以找到。”

過了好一會兒,魅姬突然滿是柔情的望着蕭長風,輕輕的道:“你等我,我一定會回來的。”說完這話後,她就騰身而起,飛向那“惡鬼之門”。

蕭長風微微一笑,也緊隨她而去。

望着那閃爍不定的“惡鬼之門”,魅姬突然對蕭長風道:“你先出去。”

蕭長風怔道:“爲什麼?”

魅姬道:“只要我一出去,魍魎就會再次封印這‘惡鬼之門’的,到時你就是想出去都出去不了。”

蕭長風衝着魅姬微微一笑,然後就施展神通將神龍和骷髏都召喚了回去,做完這一切後,他才飛身鑽進那“惡鬼之門”,他出來後之才現在外面有多混亂。

只見小狐狸、楚酒、王恆等人還有鬼界衆兵正在和魔界衆人廝殺着,雖然地上已經倒下了數不清的屍體,但是衆人依然在廝殺個不停。

蕭長風的出現立刻引起了場中所有人的關注,只見小狐狸先驚後喜,而後更是直接飛身而起,撲進了蕭長風的懷裏。

蕭長風望着下面亂哄哄的場面,立刻向小狐狸道:“絮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你們要和魔界中人在此大戰呢?”

小狐狸抽噎着道:“三天了,你都沒有回來,人家就要去找你嘛,還有你的那些兄弟啊,比我還要着急,於是,我們一商量,就準備殺進”惡鬼之門“裏去找你啊,但是魔界的人就是不讓通過,所以就在這裏打起來了。”

蕭長風驚道:“我進去已經三天了?”

小狐狸點了點頭,道:“是啊,已經三天了啊。”

蕭長風道:“真該死,我竟然忘記了。”

這時,楚酒等人都飛了過來,他們一上前來就和蕭長風來了一個熊抱,張衡和楊雲也來了,白鶴和黑蛇也來了,大家望着蕭長風都激動不語。


就在衆人都沒有說話的時候,那魍魎中的魍叟突然道:“那小子,你可見到我界的魅姬了?”

蕭長風生怕楚酒等人罵出難聽的話來,所以他急忙道:“我想她應該馬上就出來了吧。”他的話音剛落,就看見一道紅色光華一閃,魅姬頓時就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當魅姬出現的時候,衆人心中立刻就都充滿了疑惑,因爲此時魅姬身上披着的正是蕭長風長穿的道袍,一時之下衆人都一齊看看魅姬,又一齊看看蕭長風。

魅姬絲毫不在意衆人的眼光,只聽她喝道:“魍魎,趕快封印‘惡鬼之門’。”

她的一句話讓本在發呆的魍魎如夢初醒,只見他們二人立刻就拿出一件不知是何物件,然後動用大法力將它封印在那“惡鬼之門”的裂縫之上,只聽見“咣噹”一聲響,“惡鬼之門”上的那道裂縫瞬間就消失了,那瀰漫在空氣中的邪惡的氣息也一下子就消失了。

這時,小狐狸輕輕的道:“長風,爲什麼你的衣服會在她的身上啊?”

蕭長風支支吾吾的道:“這……”

小狐狸疑道:“什麼?”

一時之下蕭長風也不知道怎麼說好了,只見他輕吐了一口氣,道:“等我們回去再說吧。”

小狐狸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她點了點頭,黯然道:“好吧。”

蕭長風沒有注意到小狐狸的輕噓低落,他只是轉身對張衡和楊雲道:“兩位前輩,我們回去說話好嗎?晚輩有要事相告。”

張衡和楊雲同時點頭,道:“好,我們回去說。”說完就帶頭朝着北方鬼城飛去。

就在蕭長風和小狐狸一起離開的時候,魅姬的眼裏充滿了嫉妒,但是那光華隨即一逝,然後消失不見。 路上走了四天,終於抵達大梁城,這一路可是招來不少的關注,一百多人騎着戰馬,統一的服裝,還配着刀,就算不是軍人,也是訓練有素的護衛,倒是沒人敢惹,就是太招搖了點。

雲飛在城門處找到了烏廷鋒留下的聯絡人,雲飛讓秦嶽帶人在城外等候,自己帶上那個負責聯絡的士兵,進城去烏廷鋒投宿的客棧,路上免不了被人指指點點。

“廷鋒,說說情況吧。”雲飛帶着趙無傷來到烏廷鋒的房間說道。

“吳家在大梁城勢力很大,也可以說隻手遮天,民怨也不少,產業涉及方方面面,茶樓酒肆、青樓妓館、糧店油鋪等等,都有吳家的身影,可以說衣食住行他們都在經營,家族成員約有四十多人,護衛、僕人有一百多人,其中家主的弟弟吳豹是城防軍校尉,負責東城門的守衛,這個人有點麻煩,其他人包括護衛在內不足爲慮。”烏廷鋒介紹道。

“廷鋒,你這小子是準備要造反麼?咱們不是來屠城滅族的,這事等會再說,你再說說強盜的事。”雲飛說道。

“東面兩百多裏處有一股強盜,人數在三百人左右,這夥強盜無惡不作,除了軍人他們不敢搶,什麼人他們都不放過,我覺得大梁城城主府應該知情,但是他們沒有任何動作,我懷疑是官匪勾結,老百姓都知道的事,他們怎麼會不知道。”烏廷鋒說道。

“有沒有打聽出那個強盜首領長的什麼樣子?”雲飛問道。

“沒有,沒有人看到過那個首領,或者說看到的人都死了。”烏廷鋒搖了搖頭說道。

“吳家不應該只靠城裏的產業支撐吧?查查看他們最大的經濟來源是什麼,查查哪個家族還跟吳家有仇,派人到城外通知秦嶽,讓他們找個地方安頓下來等候命令,強盜那邊也要派兩個人盯着,有什麼動靜要及時回報,無傷,咱們上街逛逛,看看能不能買棟宅院,住客棧不方便。”雲飛吩咐道。

烏廷鋒去執行雲飛的命令了,雲飛帶着趙無傷來到中央大街閒逛,但是趙無傷的表情有些懷念,有些傷感,大梁城四年來的變化不大,看着熟悉的建築,甚至有些在四年前還是自己家的產業,趙無傷的表情越發猙獰,雲飛能夠理解趙無傷的感受,所以,這個仇必須要報,否則,這會成爲趙無傷和趙無霜的心結,一輩子都不會開心起來。

“無傷,帶我去你們家的舊址看看。”雲飛說道。

“這•••萬一他們認出我來怎麼辦?”趙無傷有些擔心。

“要的就是讓他們知道你回來了,偷偷摸摸報仇你覺得有意思麼?光明正大地告訴他們,我們回來報仇了,即使暫時還不能對他們怎麼樣,但是也要讓他們擔驚受怕,然後再將他們無情地碾壓,你不覺得這樣報仇才爽麼?”雲飛說道。

“掌櫃的,你這樣就不怕我跟你學壞了?我才十八歲啊。”趙無傷難得露出笑臉,開了玩笑。

趙無傷家以前也是大戶人家的,無論宅院的規模還是所處的位置在大梁城都是數一數二的,兩個人走了不長時間就到了。

如今的趙府雖然樣子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門上的匾額已經換了,如今的牌匾上寫着錢府,雲飛跟趙無傷對視了一眼。

“看來這裏現在不屬於吳家了,是賣了還是送了,現在還不能確定,大梁城姓錢的,你有印象麼?會不會是吳家的親朋好友?”雲飛問道。

趙無傷搖了搖頭沒有回答,低頭沉思着,雲飛徑直走向門口站着的錢府家丁。

“這位大哥,這府邸這麼氣派,不知道住的是什麼人啊?”雲飛打聽道。

“你是外地來的吧?錢大人的府邸都不知道?”家丁不屑地看着雲飛說道。

“大哥眼睛真毒,一眼就看出我是外地來的,我初來乍到,還真是不知道是哪位錢大人,難道是大梁城城主?”雲飛繼續打聽。

“嘿嘿,你小子還是有點眼力嘛。”家丁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