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兒輕輕點頭,有些擔憂的問道:「嫁誰?」

呂綉長吸一口氣道:「你讓人傳信給哈邪,如他願意,速來提親。」 林貞摸了摸墨寶的小腦袋,柔聲說道:「那媽媽先問墨寶一個問題,墨寶要認真回答媽媽哦。」

墨寶認真地點了點頭,嚴肅的小表情十分可愛。

林貞捏了捏墨寶肉乎乎的小臉蛋,說道:「墨寶記不記得之前跟媽媽去爸爸工作的地方,導演叔叔讓你演了一場戲?」

墨寶點了點頭,奶聲奶氣地答道:「記得,導演叔叔可喜歡墨寶了。」

「嗯~那墨寶喜不喜歡演戲啊?」,林貞笑了笑接著問道。

墨寶想了想,認真地點了點頭,說道:「墨寶喜歡演戲。」

林貞笑著繼續說道:「上次那個導演叔叔想請墨寶再去演戲,墨寶想不想去啊?」

墨寶眼睛一亮,興奮地說道:「想去!演戲可好玩了,墨寶喜歡演戲!」

林貞又接著說道:「還有呢,導演叔叔說如果墨寶能去演戲,他也會讓給爸爸媽媽角色,讓我們也參加演戲。但是爺爺奶奶不想讓墨寶去,墨寶不去的話,爸爸媽媽也不能去了。你說怎麼辦呢?」

墨寶眼珠子一轉,小短手拍了拍胸口說道:「我去跟爺爺奶奶說,他們一定會答應的。」

說完,墨寶就邁著小短腿,蹬蹬蹬地跑出了房間,像個小炮仗似的沖向院子里的爺爺。

「爺爺~爺爺~墨寶想去演戲~」

此時陳遠正坐在椅子上曬著太陽,愜意地很,但被墨寶這一喊心裡就跳了一下。

一聽便知道是自己那兒子不死心,又挑唆著兒媳婦來哄墨寶了。

但是既然寶貝孫女主動提出了,陳遠便不能簡單粗暴地拒絕,得讓墨寶心甘情願不去演戲。

陳遠伸手接住衝過來的墨寶,「墨寶不要跑得這麼急,小心摔跤。」

墨寶一把抱住爺爺的膝蓋撒嬌道:「墨寶穩著呢~爺爺~墨寶想去演戲~」

陳遠看著嬌嬌的墨寶,有些無奈,想了想問道:「墨寶想去演戲是嗎?那墨寶喜歡不喜歡跟爺爺學草藥啊?剛才墨寶不是學得行開心嗎?」

墨寶早就聽到爺爺心裡的話了,才不會中圈套呢。

她笑嘻嘻地說道:「墨寶都喜歡。」

陳遠一噎,仍不死心,繼續說道:「那如果讓墨寶選一個呢?墨寶是更喜歡演戲還是更喜歡學醫?」

墨寶歪著腦袋想了想,她覺得演戲非常好玩,爺爺教的草藥也非常有意思,都喜歡。

於是,墨寶又說了一模一樣的話,「墨寶都喜歡~」

她看了看爺爺的臉色又補充了一句,「兩個一樣喜歡。」

陳遠不死心,「那如果只能選一個呢?墨寶選哪個?」

墨寶往後縮了縮脖子,擠出了厚厚的雙下巴,抬起小手捂著小嘴偷偷笑著,笑得陳遠一臉懵,不知道自己這問題有啥好笑的。

過了一會兒,陳遠才等來了答案。

墨寶張開小嘴說道:「爸爸之前說過,小孩子才做選擇,大人兩個都要。墨寶已經長大了,不是小孩子了,墨寶也都要!」

這話說得,逗得陳遠又樂又氣,氣自己兒子不靠譜什麼話都在墨寶面前亂講,又覺得小小隻的墨寶說自己長大了不是小孩子十分可樂。

陳遠一把摟過墨寶,稀罕得緊,說道:「既然墨寶喜歡,那墨寶就去玩玩,玩好回來繼續跟著爺爺學醫。」

「嗯嗯!」,墨寶「叭嘰」親了一口爺爺的臉,「墨寶最喜歡爺爺了!」

說完,就掙脫爺爺的懷抱,往爸媽房間里跑,邊跑還邊喊:「爺爺答應讓墨寶去拍戲啦~」

陳遠笑著無奈地搖了搖了頭,誰叫他就喜歡寵著墨寶呢。

房間里的夫妻倆聽到墨寶的聲音就知道事情成了,兩人相視一眼開心得直樂。

……

一周后,影視城內。

墨寶頭上綁著兩個小啾啾,身上穿著一身寒酸的麻布舊衣,倒在青石板地上,不屈的雙眼瞪著眼前欺負她的三個小孩,雙手慢慢抓起雙拳。

「卡!非常好!這條過!」,劉川導演興奮地喊道。

導演一喊卡,羅桂琴就衝進了片場撈起地上的墨寶,拍了拍墨寶屁股上的灰塵。

這次墨寶拍戲,不止陳翔和林貞來了,陳遠和羅桂琴也來了。

兩老不放心墨寶,硬要跟著來照顧墨寶。

羅桂琴一來到片場,還引起了不股不小的關注,很多資深的工作人員都殷勤喊著她「七姑」。

看來羅桂琴神婆的名號在影視城還是叫得挺響的。

羅桂琴一到片場氣質都不一樣了,不再像個普通老太,反而有了些神秘的高人氣質。

不過一面對墨寶又變回了慈祥的奶奶。

「墨寶,有沒有哪裡疼啊?阿奶幫你呼呼。」

「不疼。」,墨寶拍了拍小屁股,就邁著小短腿嚮導演跑去。

羅桂琴:【…感覺失寵了…】

「導演叔叔~這次墨寶演得好不好呀?」,墨寶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劉川導演問道。

「墨寶演得非常好,墨寶可厲害了!」,劉川毫不吝嗇地誇讚墨寶。

墨寶知道導演叔叔是真心誇她的,抿著嘴彎著眼靦腆地笑著。

在不遠處,有一個七八歲的小姐姐羨慕地看著墨寶。

而小姐姐身邊有一個老大媽時不時地瞪下墨寶,手裡推著小姐姐,嘴裡還念叨著:「沒用的丫頭,連個小屁孩都搶不過,要你幹嘛!」

墨寶看了那邊一眼,她不喜歡那個老大媽。

剛才就是這個老大媽帶著那個小姐姐到導演叔叔面前,說要演墨寶的角色,不止如此,還說墨寶太小什麼都不懂不會演戲。

心裡還偷偷罵墨寶呢,反正罵得不好聽。

氣得墨寶變成了一隻小河豚,虧得導演叔叔沒有被老大媽騙了。

不然墨寶也要生導演叔叔的氣了。

墨寶這次參演的劇是一部大女主仙俠劇《碧玉簪》,講述廢材女主靈蓉偶然撿到一支碧玉簪,獲得了一個靈泉空間,從此洗筋伐髓修行一日千里走上打臉眾人之路。

與魔界少主一見鍾情,立場不同的兩人愛恨糾纏,最終讓人魔兩界達成和平,兩人攜手一生的故事。

墨寶演的是女主靈蓉的幼年廢材期。

總共也就三場戲,第一場就是剛才被人欺負的戲碼。

還有兩場,一場是為求生計上山採藥撿到碧玉簪,不小心摔下山滴血到簪子上,認主碧玉簪,發現了靈泉空間。

最後一場戲是在靈泉空間里修練,修練著就長大了。 幾分鐘后,客廳的燈被關掉。而蘇檸,也跟著穆以燁回到了他的卧室。

蘇檸起先是拒絕的,上次和他躺在一起睡覺就讓她煎熬了一個晚上,畢竟身邊躺著這麼一個帥得人神共憤的男人誰能睡得著啊!

誰知對方還說他們明天就結婚了,以後就是夫妻了,理應睡在一起,一瞬間給蘇檸整得啞口無言。她仔細一想,也對哦,反正都要是夫妻了,也就坦然接受了。

蘇檸跟著他走了進去。一進去,蘇檸驚得下巴都快要掉出來了。

這卧室看起來有一百多平米,簡直大到離譜,茶几沙發電視等傢具樣樣俱全,還有一些她叫不上口的高科技產品。

卧室是黑灰的色調,風格簡約,有些疏冷感,和他平時給人的感覺很像。

空間里還瀰漫著絲絲淡淡的好聞的香氣,蘇檸辨認出,這和穆以燁平時身上的味道很像。

蘇檸此時暗嘆自愧不如,一個大男人的房間都整潔得一塵不染。而她,向來懶得收拾,肯定是乾淨不到哪去。

她忽然想起穆以燁第一次來她家裡時露出的那個有些許震驚的眼神,現在想來,對方那時來她家都無處下腳吧。

「衛生間的旁邊是衣帽間,你去看下吧。」穆以燁驀然的開口打斷了蘇檸的思緒。

「啊?」蘇檸回過頭,一臉疑惑地望著他,「看衣帽間?」

很快,她反應過來,想起了晚上穆以燁說過的話,他給她準備了很多東西。

於是,她又忙道:「好的,我去看看吧。」

說完便抬起腳步,剛欲走出,一截細細的腕便被男人溫暖厚實的大手握住。

緊接著穆以燁就看到女孩蓬鬆柔軟的頭頂轉過來,一雙澄澈的眼睛帶上疑惑,就連眉心都不自覺聚攏。

「嗯?」

「我帶你去。」男人盯著女孩那截細白的手腕,大手收緊。

「哦。」

「……」

他是把她當小孩嗎,以為她找不到路?

就這樣,蘇檸被男人帶著,來到了衣帽間。不知是卧室大的原因,還是他手上的溫度有些許灼熱。這段路,她感覺走了很久。

衛生間和衣帽間位於卧室的里側。不得不說,這兩個加起來就頂她之前房子的大小了。

穆以燁上前一步,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推開了衣帽間的門。隨後那雙沉靜的眸子落在了她的身上,示意她走進去。

「……」

蘇檸自然是接受到了他的視線,這才緩緩抬腳走進去,腦子裡還暈乎乎的。

按照她看那些肥皂劇的思路,接下來她會看到排排漂亮的衣服和鞋子。而那些劇里的女主,往往看到后激動得邁不開腿,就連看男主的眼神也多了些許崇拜。

很快,這個想法便被印證。

當蘇檸進去后,她簡直眼睛都發直了。肥皂劇誠不欺她啊!

只見衣帽間里全都吊著嶄新的衣服和鞋子,吊牌還沒拆,各式各樣春夏秋冬的都有。穆以燁的眼光很好,挑的衣服也都很符合她的眼光。

蘇檸捏起身旁一件衣服的吊牌,是「burre」的牌子。「burre」是國際上一家奢侈品店,而且是奢侈品店中的奢侈品店。旗下涉及珠寶首飾服飾等產業,光有錢你還買不到,你還得有一定的身份,畢竟這個牌子是貴族豪門的首選。

她又扯過一件衣服,「……」

又是「burre」。

蘇檸秀氣的眉頭動了一下,又連著翻了幾件衣服。好巧,全是「burre」的。

她怎麼記得這個牌子的衣服很難買啊,而現在幾十多平米的衣帽間里差不多都是這個牌子的,足足有上千件,多到快要把總庫搬空了。

「那個…」蘇檸一時不知如何開口,看著倚在門框上注視著她的男人,吞吞吐吐地道,「其實…不用這麼破費的…」

她嘛,對衣服首飾這方面沒什麼要求,簡單點的能穿的就好了。她和穆以燁訂婚後,先是送她那麼多的衣服,然後是給她裝修那個城鄉結合部的家,然後是價值幾百萬的婚紗。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咔咔!橋面上的冰塊開始有了裂紋。Next post: 「不愧是土地爺選中的男人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