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他朝那祭壇的中心走去,不過那迷你的猴子嘰呀的叫着,跑過來攔住了他,張開雙手拼命的揮舞着,齜牙咧嘴的做出警告。

“怎麼了,小傢伙?”趙勻低頭看着它,不知道它又要幹什麼。

蒼無惑也是一頭霧水,那猴子的表現明顯的有些不對勁,表現出了暴躁的情緒。

“我知道了!”蒼無惑眼前一亮,走到了趙勻的面前,拿出那個蛋,晃了晃。“你是餓了吧!”蒼無惑笑呵呵的看着它。

那猴子停了下來,目不轉睛的盯着蒼無惑手裏的蛋。

“可我不給你!嘿嘿!”

就在猴子伸出手想要討要的時候,蒼無惑又手了回去,惡意滿滿的看着它,他還記仇呢,這猴子拿着蛋就跑,害自己追了那麼久,到現在飯都沒吃。

小猴子被耍後似乎生氣了,它跑跳着爬上了蒼無惑的身子,四處的尋找着,不知道蒼無惑是怎麼把那蛋收起來的。

“哈哈哈,好了別逗它了。”趙勻有些苦笑不得。“那蛋你是從嗎得到的?”

“是一隻大鳥的窩裏拿的,金足金冠赤身的一隻大鳥,有幾米高呢。”蒼無惑毫不加掩飾的道。

這話把趙勻給驚呆了,道:“你說的該不是皇翎鳥吧?”他搖着頭有些不敢相信,那東西的實力等級無限的接近s級,是少有的強者,一般人別說靠近,一看到它可是跑都來不及。

“不知道,我查看不了它的信息。”蒼無惑尷尬的笑了笑。

趙勻冷靜了一下,又道:“它是不是有一條長長的尾巴,上面是火紅的羽毛,看起來很漂亮,整個人給人一種優雅的感覺?”

蒼無惑仔細回憶着,可是那時他受傷了,無比的虛弱,一門心思在於不要被它發現,其它的還真沒去注意,被趙勻這麼一說感覺好像還真是這樣。

“可能是吧……”他有些不確信。

趙勻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道:“蛋蛋,拿出來。”

蒼無惑面色一紅,這突然的幹嘛叫我拿蛋蛋?

感覺肩膀被人晃動,趙勻又說話了。

“那鳥蛋,拿出來我看看。裝什麼傻……”

蒼無惑聽他這麼一說,靦腆的笑了笑,把那蛋拿了出來。

趙勻臉上浮現興奮之色,捧着那蛋對着太陽看,翻來覆去的看,似乎要把它看個底朝天,最後用鼻子在上面聞了聞,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天不負我,這就是皇翎鳥的蛋,發達了,發達了,100000的驚魂點,哈哈哈,可以用幾年了!”

蒼無惑看着他那興奮的樣子,也差點跟着手舞足蹈了,然後趁他沒防備之時一把就搶了過來,放進了戒指。

“……我又沒說要搶你的,你拿走幹嘛。”

“那是我的食物。”蒼無惑一把扯下在頭上胡亂摸抓的猴子,扔在了地上。那小猴子怪叫着跑到了那邊凹陷的地面上,看樣子似乎是這個祭壇的中心處。

蒼無惑和趙勻對視着,沒有注意到這一幕。

好在趙勻妥協了,他道:“那蛋你的,那猴子我的,如何?”

“行,怎麼不行?”蒼無惑又到一邊,觀察起這邊的祭壇,或許這裏有什麼寶貝也不一定。

而趙勻去找那猴子了。

這祭壇周圍的仙氣元力十分活躍,但是不怎麼濃厚,相比與那森林之中要少了不少。

他閉上了眼,感受着它們帶給自己的親和感,非常柔和。但在這裏它們的都有一個特定的流向,如同一池水的水底開了洞,它們如絲線一般被拉扯了過去。

“這是……”

蒼無惑朝着那個方向走了過去,來到了這祭壇的中心處,是個凹陷的碎石地,那裏有三塊圓石,呈現出玉白之色,圓潤無比。而就在這三塊圓石的中央凸起了一塊黑色的石頭,它的中央同樣凹陷,似乎是一個容器。

“這材質,感覺和看到的真靈塔一樣。”蒼無惑用手觸摸了下,身體中儲存的元力頓時就被吸走了不少。

“別跑!回來!”趙勻大喊着,追着那猴子四處亂躥。

蒼無惑思考着,感覺這東西是用來放什麼東西的,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正想着,那猴子突然跑了過來,跳上那石臺,看着蒼無惑。

“咦?”趙勻呆呆的看着那猴子,眼中閃過驚疑,突然放棄了追趕它。

蒼無惑看着那猴子,道:“你要我做什麼?”

那猴子吚吚啞啞的叫着,用手在空中畫着圓圈,又指了指自己腳下的那個石臺,跳了下去。

“你是叫我用這個蛋嗎?”蒼無惑道,拿出了那蛋。

那猴子蹦蹦跳跳的,似乎很高興,又指了指那邊的石臺。

蒼無惑算是明白了它的意思了,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那蛋放了上去,他也想看看這到底會出現什麼貓膩。

趙勻呼吸有些急促了,突然抓住了蒼無惑的手臂,一把拉住他就往後跑。 蒼無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一股大力傳來,被拖拽着就到了林子裏面。

“你輕一點,趙兄!”

好不容易纔停了下來,蒼無惑甩了甩胳膊,那一下被他抓得生疼。

“不好,我想我們幹了壞事了。”趙勻輕聲道,那樣子十分小心謹慎,猶如面臨大敵。

他這副模樣蒼無惑算是看不明白了,他只是有些好奇,爲什麼趙勻突然變化這麼大,之前都是拿着一支槍,給人一種我能所向無敵的感覺,而現在害怕過頭了吧?

在那蛋放上去後,那猴子開始興奮了,吚吚啞啞的一直叫個不停。

然而這還沒完,蒼無惑看到它開始圍繞着那中心的石臺開始轉圈,步伐輕盈,帶走一定的規則,而與此同時它的手在空中揮舞着。

一股莫名的感覺油然而生,蒼無惑心中生起了一種想要膜拜的感覺,他俯下了身子快要跪拜下去。

然而在某一聲冷哼以後,那感覺立刻就消失不見了。蒼無惑回過神來之時後背已經溼透了,他轉眼向趙勻看去,想要提醒他,可這傢伙眼中露出了一股強烈至極的堅定,目不轉睛的盯着那猴子,似乎沒有受到影響?

蒼無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覺得有些不公平。

不管怎麼說,那猴子跳的奇怪的舞的確有一種奇怪的魔力,讓人從心底想要膜拜。

它跳了足足有十多分鐘,突然就停了下來,一下跳上了那蛋,蹲坐在上面,環抱着自己的手臂,擡頭看向遠處的天空。

和那雕像一模一樣!

“那方向是真靈塔!”趙勻突然道。

蒼無惑看了看,果然是這樣,不知道這猴子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所以說剛剛我們爲什麼不如阻止它?”蒼無惑問出了這個心中的疑問。

趙勻沉默着,過了一會才道:“沒用的,你看那些石塊。你看看它們有什麼不同嗎?”

蒼無惑看了看,覺得沒有什麼不同,它們靜靜的待在那裏。

“沒有什麼不同呀?”他道。

“然後你看看這個吧!”

趙勻揮槍斬下一節樹枝,扔了過去。那樹枝劃過一道弧線,飛到了石柱的上方,下一刻蒼無惑眼睛都驚得快轉了出來。

那樹枝穩穩的停留在他們走過的位置,那些石塊飛到了空中,開始旋轉,速度不斷的加快,不多時就快到了肉眼看不到的程度,其速度快得驚人。而再看那樹枝時,它已經被磨得粉碎,飄了下來。

蒼無惑感覺背後一陣涼意,頭皮發麻,多虧了趙勻,否則他就會變成碎肉沫了。

深情的望了他一眼,蒼無惑給了他一個大大的肯定,這眼神看得趙勻一顫,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不客氣!”他轉過頭道。

蒼無惑愣了愣,心道:他怎麼知道我想說什麼?

“怎麼我感覺有些冷,起風了嗎?”趙勻道。

“不不,不是風,有什麼要開始了!”

蒼無惑嚴肅的道,心中突然有了不安。他感覺到了仙氣元力這一刻異常的躁動,無數的仙氣元力瘋狂的涌向了前面的那個祭壇,帶動了氣流,形成了風,纔有涼意。

眨眼間那裏就如同起霧了一般,仙氣元力濃郁得快要滴出水來。

那些元力受到了什麼的牽引,化成了絲線一樣的霧氣,慢慢的向着那猴子和蛋纏繞了上去,就像是結繭一樣。

不多時,在蒼無惑和趙勻的注視下,那東西終於結束了。等那些石塊降落下來後,那裏的中央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繭,上面是金色的花紋,玄奧而神祕,淡淡的清香再次散發而出。不過這味道的範圍顯然更加的廣闊了,隔着這麼遠蒼無惑也能聞到,很舒服。

“我們怎麼辦?”蒼無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做了,這事情總是一波接一波的,要是沒有點心裏承受能力還真適應不過來。

趙勻也是躊躇着,不知道去還是不去,他咬了咬牙,道:“170000驚魂點,絕不能讓它倆跑了!”

說完抄着那長槍就走了過去,蒼無惑白了他一眼,跟了上去。

不過還好,現在天地元力幾乎沒有了,被它倆吸了個乾淨,那些古怪的石頭在他們試探了幾次後都沒有動靜,看來已經失效了。

二人鬆了一口氣,慢慢的靠近了那繭。

百萬可能 蒼無惑用西瓜刀敲了敲,發出了叮噹的聲音,看來那繭堅硬無比。

“這就是傳說中的作繭自縛吧?”蒼無惑開了個玩笑,不過除了他沒有人笑罷了。

蒼無惑不爽的嘟囔了一聲,道:“臭猴子,快活還要做個房子,沒人看你的!”

趙勻被他這樣一說,突然笑了:“有意思,你說一隻猴子和一個蛋會弄出什麼樣的妖孽來?”

蒼無惑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心道這人功力實在不弱,便道:“多半是猴頭菇了。”

趙勻深吸一口氣,頓時驚爲天人,向着蒼無惑一拜,算是甘拜下風了。

“哈哈哈!”

蒼無惑大笑着,好久沒有這麼愉快了,他考慮着要不要直接在這繭下面弄個柴火,直接烤了吃了。

很快這個想法就被趙勻認同,兩人愉快的搞起了個火堆,就在那蛋下面。不過這東西還真有些生猛,他們連續烤了半天,硬是絲毫的反應都沒有。

二人也不氣餒,山大架不住火燒,點子就是火星,在原野上起了一點火星接下來就會點燃一大片。

然而無論是刀砍,火燎,水煮,橫罵等各種方法都用盡了,那東西還是絲毫沒有反應,甚至極端的,蒼無惑吐了一灘口水,算是和它徹底“絕交”了。

再看二人,卻是累得稀裏糊塗的。

“想我縱橫點子界數十年,未曾遇到敵手,今天居然在一個繭面前栽了跟頭。”蒼無惑捶胸頓足,一副我很氣惱的樣子。

兩人相視一眼,蒼無惑重重的握着他的手,你懂我知的樣子。

兩人一籌莫展了,那東西如同生了根一樣,怎麼都取不下來,不能在這裏乾等着,於是決定先離開了。

“我要去交任務了,哎,又失敗了。”趙勻笑了笑。

蒼無惑道:“咱們下次有空一起喝酒去!”

趙勻大笑,道:“好!”

“可惜,你們沒有機會了,呵呵。”

從那不遠處的林子中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還納悶兒了,一直在想到底是誰呢,沒想到是你,被選做的降靈之人。”

那人手臂被嚴實的紗布包裹,厚厚的一大圈,可絲毫掩飾不了他那健壯的肌肉,他的塊頭本來就大,蒼無惑見過比他塊頭還大的,可大得像他這樣看起來十分勻稱舒適的,卻是沒有。

“好久不見了,我的小師弟。”陌黎笑着,帶着三個人走了過來,葉硫、谷陽還有一個小姑娘,她蒙着面紗。

蒼無惑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是誰,倒是對谷陽熟悉的很,上次就是他帶走了小師姐汐茹。

“你是誰?爲什麼叫我小師弟?”

陌黎表現得很自然,自顧自的就過來,找了個石墩坐下了。

“那臭老頭沒告訴你嗎?原來如此,還真是個羞恥的老頭,幹什麼都是馬馬虎虎,不過也無所謂了,你得跟我走一趟。”

他把手放膝蓋上,撐着下巴。

軍婚的祕密 “別去!”趙勻小聲的提醒道,他能感覺這個人很不一般,實力不容小覷。

蒼無惑看到他,一陣心驚,這個人的實力絲毫不加掩飾,全部都由內而外的釋放出來,就像一座正在噴發的火山,熾熱而猛烈。

“你這麼客氣都讓我有點害羞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了。”蒼無惑道。

陌黎笑了笑,道:“放心,跟我走一趟,所有的都會解脫。”

蒼無惑猶豫了一下,現在趙勻在場,不知道他會不會幫自己,自己一個人絕對是打不過的,就那谷陽都讓他有些無力,更別說還有這高深莫測的高大男子了。

此時陌黎旁邊的葉硫說話了。

“陌黎,你看那個東西。”

陌黎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你先去把我的小師弟帶過來,那蛋我去處理。”

葉硫帶了根繩子,來到蒼無惑面前,道:“你最好不要反抗,你別無選擇了。”

蒼無惑苦笑了一下,道:“不用繩子,我自己知道走,不會逃的。”

葉硫眉頭一皺,看了看陌黎,道:“可以,過來吧。”

“趙兄,你先走,下次再找你去喝酒去。”

他想着不能牽連到別人,再說萬一再加上趙勻還是打不過那不就白白犧牲了嗎?

趙勻揮動着長槍,給了蒼無惑一個你慢走的眼神,揮手就告辭了。

“我靠……”

蒼無惑攤了攤手,表示無奈。

“哈哈哈,你的隊友也不要你了,這東西總是靠不住的,你師兄我早有體會。”陌黎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你要帶我去幹嘛?作爲師兄你何不妨給個痛快點的回答?”

陌黎再次大笑,這小師弟的品行還真符合他的味口,他道:“不用擔心,原本是要痛快而直接的把東西拿出來,現在我會照顧你的,放心,不痛。”陌黎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留下蒼無惑震驚的看着他。

陌黎看了看那繭,用手撫摸了一下,笑開了花。

“這東西是什麼?”

一旁的谷陽和葉硫卻是有些好奇了,第一次看到他這麼開心。

陌黎大笑,道:“真是福緣,那臭老頭估計現在知道了要羨慕死我。”

不多時他又冷靜了下來,道:“這東西叫做王靈蛹,是由兩種先天的靈物獻祭組合向着跟高層的物體進化而生成的,沒想到在這裏還有這樣的祭壇,這東西不是已經失傳了嗎?”

“那裏面會出來什麼?”葉硫有些好奇,這繭看起來很是美麗,或許會出來什麼東西可以幫助她恢復容貌也不一定。

“不知道,出來的東西已經解開了第二層極限,外貌和功能那是可以隨意變化的,誰也不知道會出來什麼,或許是一隻毛毛蟲,或許是一隻鳥,或許是一隻鼻涕怪,誰知道呢。”

陌黎耐心的解釋着,他用手抓住了那石臺,手上冒出一股奇異的力量,那蒼無惑和趙勻想盡了辦法對付的石臺竟然冒出了黑煙。

蒼無惑想着陌黎的話,又想到自己一攤口水,心裏有些發虛。不過那上面已經幹了,目前看不出來,不過這給他一種很不好的感覺,他眼神閃避着,不去刻意的看着那繭。

陌黎的手段着實高明,沒過多久那石臺就細了很多,他的額頭也流出了汗水,終於上面出現了條裂紋,那石臺直接斷裂,陌黎一把抱住了那繭,如同得到了世間的珍寶,笑個不停。

他把那東西抱着,就帶着蒼無惑離開了。

然而蒼無惑沒有想到的是陌黎居然把他帶向了真靈塔的方向,這和他目的一致,還免費得到了三個高手,這讓他開心不已。

“你們要帶我去真靈塔?”蒼無惑問道。

陌黎還在看着那繭,不停的聞着,全然沒把後面的人放心上的感覺。

葉硫,這個面容幾乎全毀,臉上纏滿了繃帶的女人,她一直跟在蒼無惑身邊,好像非常害怕他跑了的樣子。

“是的,你不是在死之f區吃了個東西嗎?”

蒼無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心道難道是那個女屍嘴裏的東西?

“而且還把斬雪天尊放出來了。”

蒼無惑有些無語,自己明明是被強迫的吧?那一把就被抱了進去,出來後身子都被燒沒了,怪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