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類似於大海中的洋流,是因爲溫差和密度形成的對流,和空氣中形成的風也差不多一個道理。

上次我和胖子回陽間被人襲擊,結果誤了時辰還迷了路,是葛老漢找到了水流,闖進了一條廢棄的航道,才逃了出去。

那條航道通向的位置,就是洪村的冷水洞冷水潭。

現在我們要做的,其實和當初差不多。

但凡水流經過地方,波浪會因爲水流的流動干擾,而和旁邊不一樣,區別不太大,需要仔細觀察。

我們這一找又找了將近一小時,結果一無所獲。

“這樣找不是辦法啊。”

我有些急了,這就和莽莽叢林中找路一樣,沒有座標,沒有方向,完全靠運氣,運氣好可能很快就找到,運氣不好累死在船上都找不到。

頓了頓,我想起了胖子那根尋龍尺,於是問胖子:“要不拿你的尋龍尺試試?”

胖子遲疑了一下,說:“尋龍尺是用來尋龍點穴的,找水路不知道靈不靈,暫且一試吧。”說完,他拿出尋龍尺口中唸唸有詞,好在此時也沒有風,正合尋龍尺使用。

也不知道是不是尋龍尺真起了作用,它竟然輕輕晃動了一下,指向了左側的一個方向。

葛老漢立刻調整船頭,朝那邊搖去。

走了大約二十分鐘,前面忽然“嘩啦”一聲巨響,有什麼東西跳出了水面又砸了下去,但霧靄重重,看不清是什麼。

這一聲響讓我們所有人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十有八九是陰水獸!

如果是單打獨鬥的還好,如果是成羣的,那麻煩就大了。

腳下的木船在它們嘴裏,就和紙糊的差不多,一旦船沉落了水,我們就是有三頭六臂也無法應付。

大家都不敢動了,急忙趴在船上,生怕被陰獸發現。

“嘩啦……嘩啦……”讓我們稍稍鬆了一口氣的是,落水聲漸漸的遠去了,聽聲音應該是獨行的陰獸,而且個頭還很不小。

我們再次繼續小心翼翼的前進,儘可能輕柔的划水,不發出太大的響動

結果接二連三,不斷有獨行的陰獸從附近經過,但我們運氣不錯,都只是聽到聲音,沒看到陰獸。隔着霧靄,陰獸也沒有發現我們,匆匆路過。

令人着急的是,一路沒有發現任何水流的跡象。

我舉目四望,焦急而又無奈。

忽然,我感覺一個黑影從右側前方緩緩淌了過去。

我立刻拿起望遠鏡眺望,頓時大驚,那是一艘不大的快舟,很像是孟婆鬼乘坐的那艘。

“那邊!”我壓低聲音急忙道:“孟婆鬼的船又出現了。”

瓜哥眼睛一亮,也拿起望遠鏡看了一下,而後道:“追!”

我們立刻加速朝着那邊追去,遠遠的,迷濛的霧靄中總有一個黑影,但卻很難接近。無論我們如何奮力的劃,它似乎一直保持相同的距離,不讓我們接近,但也沒有甩掉我們。

這一追又足足過去了半個小時,我們依然沒能拉近距離。

“小春,不對勁!”瓜哥臉色微變。

我早就覺察到了,確實不對勁,之前孟婆鬼逃跑的時候,船速是一直都慢於我們幾人合力的,可這一次卻始終無法靠近,距離拿捏的剛剛好,不遠也不近。

霧靄迷濛中,我們剛好可以看到它,卻又無法靠近!感覺就像是在吊着我們!吸引我們!

“停!”

葛老漢忽然低喊了一聲。

“什麼情況?”我們三人心裏升起很不好的預感。

“這……這是幽靈船!”葛老漢臉色發白,面帶驚恐。

“幽靈船?”我嚥了口唾沫,道:“說說清楚,到底什麼情況?”

“我也是聽老一輩人的人說的,說水裏不光有陰獸,水面還有幽靈船,他們是因迷路而枉死的幽靈,永生永世被束縛在幽靈船上,不得超生,只有找到替死鬼替代它們,才能脫離苦海,我一直以爲這只是一個傳說,沒想到是真的!”葛老漢抹了一把頭上冷汗,打了個激靈道。

我聽得頭皮發麻,詭異的是前面那艘船也跟着我們停下了,就隱在迷霧中,可以清晰的看見它的輪廓。

“現在怎麼辦?”胖子也很緊張,說:“它這盯上我們了,要我們做替死鬼!”

“返航!”葛老漢哆嗦了一下,立刻道。

我們三人二話不說調轉船頭,拼命的朝後面劃去。

可就在這時,遠處的水面下傳來了非常密集的聲音。

我們一看,頓時嚇的通體冰涼。

只見幽靈船所在的那邊水域下,一大片黑影如同幕布一般從水底朝我們鋪了過來。

赫然是海量的陰獸羣!

……

(本章完) “要死!”我寒魂大冒。

穿越古代之空間女王 胖子和葛老漢臉唰的一下就白了,就連瓜哥也是眼皮直跳!

陰獸太多了,烏泱泱一大片,就像是黑色的烏雲,鋪滿了水底,讓人心底升起一股無力感。

最令人頭皮發麻的是,烏泱泱的獸羣中間,無數猩紅的眸子如同天上的繁星,全部鎖定了我們。

“趴下,防禦上面!”瓜哥最先反應過來,低吼一聲。

我激靈靈回神,立刻抽出重刀仰面靠在船頭上,瓜哥把葛老漢拉到船頭躲好嚴陣以待。

很快,如同蜂羣飛舞一樣的聲音很快就近了。

“嘩嘩譁……”出水的聲音傳來,一片烏泱泱的黑色的陰獸躍出水面,撲向船頭。

它們長的有些像是黃鼠狼,有毛,滿嘴獠牙,紅眼怒突,尾巴呈鰭狀,前爪鋒利的像是刀片,冷光閃爍。

“嗖!”

其中一隻朝我撲過來。

“去死!”

我低喝一聲重刀朝他斬了過去。

沒有任何意外,這東西被我一劈兩半,飛出了船外。但有了第一隻,後面又來了第二隻,然後是十多隻。

我立刻將中重刀揮舞的密不透風,凡是撲過來的,都將他們絞殺成碎片。

一時間血雨紛飛,腥味沖天!

瓜哥和胖子也如出一轍,但陰獸實在是太多了,根本殺不勝殺。

我和瓜哥緊靠船頭,將手中的武器揮舞成一片網,胖子專門對付漏網之魚,將葛老漢護在裏面。

陰獸的血肉像是不要錢一樣飄灑下來,不一會兒就在船上撲了一層,不少跳上船的陰獸反身嘶叫着朝我們衝來。

恐怖的是,如此血腥的殺戮不僅沒有讓陰獸的攻擊力度減弱下去,反而刺激了它們的兇性。

前赴後繼,延綿不絕。

沒幾下我和瓜哥就感覺道吃力了,手中的武器漸漸的發沉,手臂開始發酸,根本持續不了多久。而陰獸卻越來越多,越來越難以防禦。

“嗖!”

說時遲那時快,一隻陰獸突破防護網撞了進來,直接落在了胖子的肩膀上。它速度飛快,張開獠牙獸口就朝胖子的頸脖咬了過去。

“小心!”

瓜哥離他比我遠,頓時驚呼一聲。

我心頭一跳,這鬼東西嘴雖然不大,但一口咬下去絕對能夠咬斷胖子的頸動脈。

我閃電般出手,一把抓住陰獸便丟了出去,手上不禁一疼,上面留下幾條對穿的血線,手被它利爪給刺穿了。

但我沒時間分心,立刻恢復刀網,將降臨的陰獸全部斬碎。

“春子沒事吧?”胖子劫後餘生,問我。

“別分心!”我急忙道,左手鑽心的疼,手骨被刺斷了,不過不影響右手的發揮。

胖子點頭,一劍將前面衝來的數只陰獸劈飛,但後面又有十數只撲過來。

眼看就要扛不住了,我立刻從包裏摸出一包硫磺粉甩了出去。苗苗跟我說過,硫磺粉專門對付冷血的東西,比如蛇蟲之類的。

這些陰獸的血冰冰涼,絕對算是冷血的。

“嘶嘶嘶……”

果然,硫磺粉一落在陰獸身上,它們頓時渾身冒黃煙,硫磺粉無火自然,將它們灼傷躺在船上慘叫。

有效!!

我眼睛一亮,就這一小包,竟然把船頭到船尾的陰獸全給弄翻了,躺在地上渾身冒煙抽搐不已。

就連有剛從水裏跳上來的陰獸,踩到硫磺粉後也立刻中招。

我見此,“唰唰”又甩出去兩包硫磺粉,增強功效。

陰獸紛紛如同觸電般倒下,胖子的壓力頓時一鬆,即刻支援我和瓜哥,這樣才讓我們壓力鬆了下來。

但形勢依然危機,只是防線暫時鞏固住了。

沒多久,船上的陰獸屍體,肢體碎塊就慢慢的堆了起來,碼了一層又一層。船的吃水都明顯沉了一些,而攻擊的陰獸卻沒有任何停歇,依然如潮水一般朝我們覆蓋而來。

我一包接一包的甩硫磺粉,很快硫磺粉就用光了。

我又讓葛老漢去胖子和瓜哥包裏找,凡是能對付陰獸的東西都用上去,就差沒點火了,能拖一時是一時。

“轟!”

就在我們快要筋疲力盡的時候,忽然接連落水的聲音傳來。

襲擊我們的陰獸突然爲之一空,一隻都沒有了,就連跳船的陰獸也全部跳入了水中。

我們四人心頭一跳,不對勁!

我們馬上就要體力不支了,陰獸沒道理這時候放棄了。

“當心,它們改策略了!”瓜哥臉色一變。

彷彿就是爲了印證瓜哥的話一般,緊接着,我們身下的船底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

這聲音,讓我們所有人寒魂大冒!

它們在啃船底!

“完了!”

胖子直接癱在船上。

我和瓜哥對視了一眼,也一時間沒了主意。

現在我們最大的依仗就是這艘船,一但船沉了,先不說我們實力夠不夠反抗的問題,就算夠,在水裏也只能發揮出三成的實力;面對生活在水裏的陰獸,絕對是死路一條。

根本沒有別的路!

我急忙趴在船邊看,發現下面真的在浮上來很多的木屑,一大羣烏泱泱的陰獸圍繞在水下,擺出一個黑色的龐大漩渦。

它們在等待船沉,在等待進食!

“划船,去幽靈船那!”瓜哥頓了一下,咬牙道。

我立刻拿起船槳,奮力的划動船往前走,用盡了吃奶的力氣。瓜哥也和我一起劃,船動如箭,飛快的竄向前方。

胖子這時候也起來了,還把葛老漢拉起來,用船板把船上的陰獸屍體剷起來往水裏丟。

這個辦法很聰明,一來讓吃水變深的船浮起來一些,讓船變輕加快速度;二來帶血的屍體可以吸引陰獸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胖子的做法起作用了,陰獸嗜血,哪怕是同類的血也可以讓它們瘋狂。胖子鏟進水裏的血肉塊,立刻便被陰獸蜂擁而上,吞吃了個精光,甚至互相爭搶。

很快,船下面烏泱泱一大片環繞船底的漩渦便朝着後方傾斜去了,啃噬船底的陰獸少了許多。

船飛似箭,朝着幽靈船所在飛速前進。

讓我們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幽靈船居然沒有再吊我們,而是停留在原地,漸漸的在視野的盡頭越來越清晰。

而這時候,我們的船也到了最危急的關頭,中間的一個地方,已經被啃破掉了,漏水了。

葛老漢立刻從船上摸出一個堵頭,將船上洞堵上。但沒什麼太大的作用,因爲緊接着又出現了第二個漏點,分明是船底快要被啃穿了。

之後是第三個……第四個……第六個……

“快快快快!!”瓜哥見此,焦急的催促。

胖子立刻丟下葛老漢,去船尾奮力搖槳。

眼看着幽靈船就近了!

更近了!

我已經能看見它黑色的船體,上面雕刻了很多奇怪的符號,比之前看起來的要大許多。

之前被迷霧遮掩,感覺就是一艘快舟,但現在來看,它形狀雖然還像快舟,卻放大了

數十倍不止,彎彎的有些像是月牙的形狀,中間還有一個挺大的船篷,船篷上垂下一串串黑色的東西,細細一看,竟然是發黑的人頭骷髏。

等我們快要離着幽靈船隻剩下三十多步的時候,船已經沉了三分之二了,船底就像一個篩子一樣,正洶涌的往裏灌水。

“快跳!!”

瓜哥當機立斷,因爲船已經劃不動了。瓜哥抓住葛老漢,我抓住胖子奮力一躍。

洶涌而出的炁能直接讓我們跳出去二十多步,落入水中,之後我們奮力游水,朝着十多步外的幽靈船游去。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說來真是諷刺,之前還讓我們轉身就逃的幽靈船,此刻卻變成了我們的救命稻草!

用一個詞來形容,就是飲鴆止渴!

十幾步的距離不遠,我們四人水性都還不錯,很快就游到了,瓜哥身手最敏捷,三下兩下攀着幽靈船外的雕刻,翻了上去,然後拿出一卷繩子在上面纏了兩圈,把兩頭丟了下來。

葛老漢和胖子立刻順着繩子往上爬,我實力強一些,踩着瓜哥的踩過的地方翻了上去。

而這時候,反應過來的陰獸羣才追到屁股後面,但它們似乎忌諱着什麼,通通離着幽靈船五步遠,不敢越雷池一步,圍繞幽靈船的船尾一大圈。

我們見此,不僅沒有放鬆,反而更加緊張起來。

因爲陰獸不敢跳上幽靈船,肯定是有原因的,弄不好原因就是危險,比陰獸更大的危險。我打量着這艘巨船,發現它簡直和西域傳說中的若亞方舟似的,雖然不高,但卻足夠的大。

它通體黑色,上面雕刻了許多紋理,這些紋理讓我感覺非常的熟悉。很像是太陰文明的雕刻。

曾經在洪村的地宮,以及大魔城都見過,雖然不同,但風格卻十分類似。

材料非金非木,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製成的,入手的觸感非常的陰涼,甚至是陰冷。

我和瓜哥很快轉移了目光,將注意力集中在大船中間的船篷處,那裏垂下的是一串串的人頭骨製成的門簾,格外滲人,一絲絲莫名的氣機從裏面散發出來。

人頭骨明顯是縮小過的,只有成人的人頭大小,只讓我聯想到了一種至今還在亞馬遜叢林的留存的古老巫術,縮骨術。

“嘩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