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瀟沉吟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摸出一個葫蘆從中倒出一份葯散,遞給了屺武。

「這是……」

屺武眉頭一皺,他雖不知這是什麼,可從其氣息感覺,這應當不是凡物。

「太玄聚元散,有了它,你便可以即刻突破到開穴境!」

葉瀟咧嘴一笑。

「太玄聚元散!」

屺武神情震動,這等寶物他也聽聞過,深知其珍貴之處。

因此,屺武不禁遲疑起來。

看出屺武眼中的猶豫,知道其心中所想,葉瀟笑著說道:「拿著吧,我正是憑藉太玄聚元散突破到的開穴,我還余有幾份。」

見葉瀟都這麼說了,屺武也就不再推脫,眼中感激之情甚濃。

「不如你就在這裡嘗試突破吧,我來為你護法!」

葉瀟建議道。

「既然如此,那便多謝了!」

屺武停頓了一下,抱拳鄭重說道。

「客氣什麼,我們是夥伴,可都是經歷過生死的人。」

葉瀟的這一句話,讓屺武的心裡湧上一股暖流,可隨即便是一抹莫名複雜的情緒在他的眼底掠過,而後沉寂下去。

兩個時辰過去了,屺武終於睜開了緊閉的雙目,頓時一股強悍的氣息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來。

葉瀟目光微凝,此刻屺武給他的感覺,彷彿好似早已突破到了開穴第一境,隱隱有著開穴第一境頂峰的實力。

他知道屺武的身上有著秘密,不過葉瀟並不想追根究底。

「我們接下來去哪裡?」

精神煥發的屺武笑著問道。

葉瀟思量著說道:「為期一個月的歷練很快就要結束了,我們也不能走太遠,否則恐怕無法準時回去……」

「我看我們還是就在這附近轉上兩日,隨後再準備回去……」

第二日,將自身狀態調整到最佳的兩人正準備結伴而行,葉瀟卻忽然停下了腳步。

「怎麼?有什麼事么?」

屺武不解問道。

葉瀟眉頭微皺,從殘玉空間中摸出了一個龍眼大小的透明,正是之前駱小敏給自己的通訊音石,而此時,音石內正有著一道微光閃動。

「瀟木頭,霜林部落的遺址,這裡有寶貝出現,你若是能趕來的話,那便儘快!」

駱小敏的嗓音從音石內傳入葉瀟的腦海,讓他的臉上頓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面對屺武狐疑的眼光,葉瀟向其說明了情況。

「霜林部落……」

屺武沉吟一聲,看向將獸皮地圖拿在手中的葉瀟。

「霜林部落的遺址離我們這裡有近百里遠,全力趕路下,應當很快便可到達!」

葉瀟眼中閃爍著精光,他可不認為駱小敏傳訊過來只是為了和他開玩笑,說不定那裡真的有著寶物出現,即便不能分一杯羹,能幫到駱小敏也是不錯的。

當即,兩人朝著霜林部落趕去,兩名開穴境的實力,的確是一份不小的助力。

由於見駱小敏的語氣頗有些急切的樣子,葉瀟與屺武刻不容緩,全力憋著一口氣全速前進,終於在兩個時辰后趕到了目的地。

還未進入霜林部落遺址內,他們便看到了駱小敏的身影。

「瀟木頭,你真的來了!」

見葉瀟氣喘吁吁地趕來,駱小敏臉上露出由衷的欣喜,隨即驚訝地開口道:「你竟然突破到了開穴境?」

葉瀟笑著點點頭,指向屺武:「我倆都是開穴境的實力,我想可以幫上你不少忙了。」

駱小敏猛地點頭:「那是自然!」

「把詳細情況和我們說說吧,到底是什麼事?」

葉瀟問道。

「是這樣的,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的那兩個襲擊我的異族人嗎?我後來發現了他們的蹤跡……」

駱小敏娓娓而談,沒過一會兒,葉瀟便知道了事情的大致經過。

原來最近流傳霜林部落可能會有寶物出世的消息,駱小敏慕名來到此地,卻偶然發現了夜昌與儲躒兩人出沒的痕迹。除此之外,不少其他宗門的弟子也根據這個傳聞來到霜林部落附近,駱小敏怕自己一個人爭不過他們,這才想到了葉瀟。

「夜火山,邪月嶺,虎王谷……這幾大勢力都有弟子來臨,想要打探霜林部落遺址間的秘密。而我們七沐宗,除了我,葛長風好像也來到了這裡,至於其他人,我倒不知曉。」

「原來是這樣……」

葉瀟皺眉思索起來,看來這目前的局勢還頗有些複雜。

「我怕的是可能會有異族隱藏在暗中,若是他們也攪和進來,那更加不妙!」

駱小敏顯得有些憂心忡忡,夜昌與儲躒兩人在霜林部落附近的出現,讓她一直感到有些蹊蹺。

「不過既然來了,那我們便探尋一番。以我們三人聯手,恐怕不會有什麼生死危機出現。」

葉瀟說道,不管那傳聞是真是假,來都來了,自然不能望而卻步。

「就等著你這句話呢!」

駱小敏開心地笑起來,繼續向兩人介紹起她昨天打探到的消息。

「這霜林部落,曾經也是一個比較強大的勢力,不過後來還是在幾大宗門聯手圍剿下覆滅,如今只有遺址存在。不知霜林部落遺址內藏有寶藏的傳聞是從誰的口中流傳出來的,不過據我昨天大致的探查來看,可信度應該是有的。」

「霜林部落遺址內部地勢頗為複雜,還暗藏著一些機關陷阱,可能是當年為了抵禦敵人而遺留下來的。除此之外,遺址的地下還有著一座龐大的地宮,地下通道錯綜複雜,寶藏最有可能藏匿在那裡!」

聽完駱小敏的敘述,葉瀟和屺武愈發覺得此行不簡單,霜林部落頓時帶給他們一股神秘感。

「我們先進入遺址中搜查一圈,之後再去地下!」

葉瀟思考著說道,地下環境畢竟要更為複雜,為了安全起見,還是現在外面看看有沒有什麼其他的線索。

駱小敏和屺武欣然點頭接受,在駱小敏的帶領下,幾人邁入了霜林部落遺址的範圍中。

遺址內,不少破舊的房屋矗立在那裡,飽經風霜侵蝕,已經雜草叢生,變得有些陰森恐怖。除去住人的屋舍外,還有不少其他的建築,諸如祭祀的高台,寬闊的廣場,巨大的雕像乃至豢養野獸的圈舍,在荒廢的小道上徐徐前進,不知不覺給人帶來一股滄桑悲涼的情緒。

「如曾經的白犀村落一樣,這裡曾經也是一片繁榮,可終究還是逃不過戰火的洗禮,荒涼沉寂下來……」

葉瀟感慨萬千,他站在祭祀的高台上,環視四周,心裡不免有些觸動。

「這裡的環境,跟我的家鄉倒也有些相像……」

駱小敏輕聲說道,眼裡有著莫名的神采。

而屺武卻忽然沉寂了下去,目光閃動,沉默不語。

葉瀟注意到了屺武的變化,他也知道屺武一家曾經發生過的一些事情,不由連忙將話題引開,指著不遠處說道:「你們看,那裡有人來了……」

所來之人共有兩位,其中一人帶給葉瀟一股熟悉之感,而此人更是低聲驚呼起來:「你是……葉瀟!」

「俞鴻!」

葉瀟眉頭一皺,忽而憶起此人,沉聲說道。

「不錯,邪月嶺,俞鴻!沒想到葉兄弟你還記得我!」

俞鴻眼前一亮,他之前便隱隱感覺站在高台上的人影有些熟悉,走近了才發現是葉瀟。

「原來是他……」

駱小敏與屺武兩人相視一眼,這俞鴻,正是當初在白犀戰台上,與葉瀟切磋的那位邪月嶺的弟子,沒想到如今他也來了,而且看樣子竟也是突破到了開穴境。

「葉兄別來無恙啊。」

俞鴻抱拳笑道。

「俞兄客氣了,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俞兄你。」

葉瀟同樣抱拳回以微笑,這俞鴻給他的感覺還不錯,而且上次兩人交手未果,彼此都還想再好好切磋一次。

「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出自同門的好兄弟,喬勝,如今也是開穴境的實力。」

俞鴻指向身邊身穿勁裝的男子。

「這兩位也是我的夥伴,駱小敏,屺武。」

葉瀟同樣向其介紹起來。

「你們……也是為了傳聞中霜林部落中可能出現的寶物而來?」

俞鴻眼光一閃,低聲問道。

葉瀟輕聲一笑,道:「不然我們還能為何而來呢?」

「說的也是。」

俞鴻哈哈一笑,隨即道:「既然如此,那便助幾位好運了。我們兄弟倆也想來碰碰運氣,找找線索,所以,暫先告辭了!」

話剛說完,兩人便離開了這裡。

寶物這東西畢竟比較敏感,他們雖然彼此認識,卻並不算十分熟悉,俞鴻可不像駱小敏、屺武一樣和自己有著深厚的感情,因此俞鴻和喬勝兩人一走,葉瀟不由鬆了一口氣。

「邪月嶺肯定來的不止他倆,應該還有其他人!」

駱小敏猜測道,因為她當初看到來自於邪月嶺的人可不止他倆。

「瀟木頭,我們可得趕緊了,晚了說不定連殘羹冷飯都搶不到!」

駱小敏笑道,「我想應該有不少人都去了地下搜尋關於寶物的線索,我們也趕緊去吧……」 少帥是如何想的,沈亦宸不清楚。

別人的心思或許還好猜,可這位的心思,普通人還真猜不著。

尤其是在這件事情上,他非但不攔著雲曦,反而讓她跟個無頭蒼蠅似的到處亂撞。

這本應該是他們這些上位者該處理的事情,不應該把她牽扯進來,可現在,局面已經失控了。

那丫頭如果繼續查下去,就等同於是把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

不管如何,他都不能放任這事不管。

輕蹙著眉,他抬眸朝駕駛座上的徐寒吩咐道:「徐寒,馬上回去!」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林青山不一樣,他擁有靈覺,這是靈魂融合蛻變后開啟的能力。Next post: 她一個踉蹌,竟是有些沒站穩。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