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地瞪大雙眼,只覺得渾身的血液幾乎要凝結在了一起。

他、他的眼裏,隱隱約約的好像浮現出一抹猩紅,跟剛剛,剛剛窗戶邊那條蛇的眼一模一樣! 秦穆然就這麼摟著陸傾城,訴說著自己以前的種種往事,陸傾城聽著秦穆然的故事,第一次覺得自己太不了解秦穆然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從前的生活會這麼的危險,那些根本就不會存在在意識之中的經歷,卻是實實在在發生在了秦穆然的身上。

他的身上,那些恐怖萬分的傷痕,原來都是這麼來的!

第一次,陸傾城覺得自己嫁給了一個優秀的男人,難怪陸天龍當初那麼堅持要自己嫁給他,說是嫁給了全世界最為優秀的男人,原來,秦穆然真的是最為優秀的男人。

不知不覺,陸傾城在秦穆然的懷中陷入到了熟睡之中。

一夜過去的這麼快,陸傾城在秦穆然的懷中,睡的也很有安全感,這一覺,她睡的很是踏實。

清晨,明媚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房間里,如今以過深秋,陽光漸暖,給人以一種束縛的感覺,可是這種溫暖的感覺,對於慕容獲來說,卻是異常的寒冷,僅僅是昨天一夜,他便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面!

各大新聞網站,企鵝新聞,舊浪微博,各大平台,關於桑田承認潛入夏國刺殺秦穆然的視頻流露出來,瞬間便是被推上了頭條,雖然視頻發布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但是在廣大的夏國,凌晨依舊有著無數的夜貓子熬著夜。

尤其是道洲在夏國似乎是一個禁忌,關於道洲的事情,所有的夏國人都會自發的關注一波,可是這不關注還好,一關注,便是炸翻了天。

視頻之中,桑田跪在地上,周圍都是鮮血,臉上寫滿了恐懼,一五一十地將自己與道洲忍者勾結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份視頻流傳到網上還好,可是偏偏無形之中,有一隻隱形的手掌在後面推著,甚至將慕容獲的身份給暴露了出來,頓時,在網上掀起了千層巨浪!

誰也沒有想到,金城慕容家的少爺竟然會勾結道洲人,這簡直就是賣國啊!

僅僅是一個晚上,金城慕容家就遭到了全網的謾罵,一時間,整個慕容家都處在風口浪尖上。

慕容獲也不是傻子,他清楚,很有可能就是秦穆然出手了!

昨天晚上剛剛派人去追殺他,當即便是出手了,這簡直就是預謀已久的事情!

原以為秦穆然會找自己來算賬,但是誰能夠想到秦穆然會這麼的狠,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這簡直就是將自己往火坑裡推啊!

不,不僅僅是自己,以及自己背後的慕容家,也已經處在了懸崖的邊緣!

如今韋武已經回到了金城,憑藉著韋家在金城的力量,想要將這一件事無限的擴大,實在是太容易了!

原本韋武就看慕容家不爽,再加上秦穆然昨晚又遭到了慕容獲的刺殺,這就讓韋武無法忍受了!有了韋武的強勢出手,足夠慕容獲喝上那麼一壺的了!

「嗡…嗡…」

忽然,慕容獲的手機發出了輕微的震動,將正在沉思的他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當他看到手機上顯示的來電后,面色頓時大變,因為來電正是他的爺爺慕容博!

慕容家並不是只有他一個嫡系,慕容家的三代裡面可有不少青年才俊,而慕容博除了自己的那個大哥外,並沒有給其他的人說過更多的話,更不用說打電話了!

此時他打電話來,慕容獲自然覺得並不是什麼好事!

猶豫了片刻后,慕容獲還是接通了電話,他知道,該來的始終要來,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喂,爺爺!」

慕容獲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

「慕容獲,網上流傳的視頻你看了?」

慕容博的聲音有些低沉,但是聽上去卻很是有威嚴。

「看…看了。」

「給我一個解釋!」

慕容博不容反抗的聲音傳來。

「爺爺!這件事真的跟我沒關係,都是誣陷,我是被人誣陷的!我怎麼可能與道洲人勾結呢!道洲人在夏國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我又不是不知道,真的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慕容獲立刻解釋道。

「你是說這個視頻說的都是假的?」慕容博並沒有相信慕容獲的隻言片語,反問道。

「額……」

慕容獲被這麼一問,反倒是愣住了。

「慕容獲,我說了多少次了,秦穆然先不要動,現在還不是時候,先不說秦家在那裡看著,就算是那家,也不想在這個重要的時候動他!你這麼一動,瞬間便是改變了當前的格局,讓人抓住了把柄!弄的整個慕容家現在都很被動!」

慕容博也是軍人出生,經歷過那場浩劫,對於道洲人也是萬分的痛恨!

慕容家的人,雖然大部分的人並沒有進入軍伍也沒有從政,但是從小出生於軍二代家族的他們,仰仗著祖輩的餘蔭,一切事情也沒少做,慕容博心裡清楚,但是他沒有說什麼,因為他覺得孩子們都大了,做事有分寸,不會玩的太過,但是他沒有想到,慕容獲仰仗著手中的那麼一點關係,竟然勾結道洲人!

視頻流傳出來,無論是誰,都瞬間意識到了不好,哪怕沒有任何的事情,但是光憑著勾結道洲人這件事,就足夠慕容家喝一壺的了!

雖然說,夏國的傳統是窩裡斗,但是在面對一件事的時候,他們總會出奇的一致,那就是對外的時候。

我們自己人互相爭鬥著,可以!但是你道洲有什麼資格管我夏國的事情?就是這個,我們不答應!

所以,今天一大早,慕容博家的電話便是被打爆了,紛紛都在問責,而慕容家的人也在剎那被孤立了起來,無論身處什麼樣的位置,一個個見到他們如同瘟神一般,避讓不得。

慕容家將會面臨著一場極大的考驗!

「爺爺,我真的沒有,您這一次一定要救我啊!」

慕容獲慌了,連忙說道。

「慕容獲,這一次,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你的愚蠢,讓慕容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不出意外,一會兒,家族之中所有在體制內的人都會被帶走問話,我希望你,不該說的別說,爛在肚子里,一個人扛,知道嗎?」

慕容博話音說完,便是掛斷了電話。

聽到耳邊傳來的嘟嘟聲,慕容獲整個人都愣住了,他知道,這是自己被慕容家拋棄了!

他堂堂慕容家的少爺,曾經八面玲瓏,風光無限,可是現在呢?卻是在一夜之間一無所有,被自己的家族所拋棄了。

慕容獲的眼睛通紅,手緊緊握著手機,憤怒地將手機摔在了地上,手機驟然碎成了渣渣。

「秦穆然,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慕容獲知道自己完了,一切都因為秦穆然,自己一無所有! 我震驚的指着他,“你,你你……”剛剛還沒有發現,這會兒一靜下來,才覺得他的手冰涼的嚇人,比c楚珂的還要涼上很多!

他狐疑的看着我說,“你怎麼了?”

這一晃眼的功夫,我發現他的眼已經變成了原色,跟平常人沒什麼區別,我用力晃了晃腦袋,然後直接砸了砸頭,然後又伸出手使勁揉了揉眼,再看他的眼,沒有紅色,沒有了,難道剛剛是我眼花了嗎?

見他還是在疑惑的看着我,我只能笑了笑說,“沒,你的手怎麼這麼涼,生病了嗎?”

他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別多管閒事,快點跟我來,不然待會兒他們該追過來了。”說完以後,好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鬆開我的手,然後往回走了兩步,直接爬上了木樁,然後手在上面用力拍了幾下,然後就聽見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音,他直接就脫了一隻鞋,扔在了上面,緊接着那個門重新關上了,這才跳了下來,朝着我揮了揮手,示意我跟上。

我嚥了口口水,心裏突然十分的忐忑,他他他,到底是不是人啊?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兒,難道剛剛當真是我眼花了?鬼我見過不少,但是當真也沒有見過成型的妖呢……

楚珂曾經也說過,現在很少有妖了,因爲現在環境不好,妖都是很難成型的。可能真的是我想多吧……

我看了看上面的出口,明白葉寒是弄了一個我們已經離開的假象,這樣寨子裏面的人就不會懷疑我們還在這裏了。

看着前面光着一隻腳走路的葉寒,我連忙就跟了上去,葉寒帶着我來了一堆枯草後面,扒拉開讓我躺進去,我瞪大雙眼,頓時明白葉寒說的藏起來是什麼意思了,原來是想要藏在這枯草裏面。

葉寒見我一看傻眼樣子,連忙不耐煩的催促,“你快點。”我吞了口口水,躺了進去,發然後倆眼一閉,不吭聲了,葉寒哼了一身,就將枯草直接就蓋在了我的身上。

然後告訴我說,只要捱過了今天晚上就沒事兒了,這裏很少會有人來,但是今天晚上我們剛剛鬧了一場,那些人不會死心,待會兒還會過來的,只要他們相信我們已經離開了以後,就不會再懷疑到這裏了。

過了好一會兒,就沒再聽見葉寒的聲音,猜他應該是跟我一樣,現在已經藏在了枯草堆裏面,就閉上嘴不再吭聲了。

很快,我就聽見一陣腳步聲,趕緊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了。聽腳步聲來看,好像來的人不少,那些人越過我們朝着前面走去。

緊接着,就聽見一個人說,“長老,那小子不在。”

這句話說完,好半天都沒有聲音,片刻後,才聽見那長老說,“上去看看。”

有人應了一聲,然後就聽見咔咔的兩聲,機關的門開了,半晌後,就傳來一道聲音,“這裏有一隻鞋,糟糕,那小子逃了!”

長老沉聲開口,“追。”

我這才鬆了口氣,看來這些人信了葉寒,只要相信我們已經逃走了就好了,那麼就沒有危險了,過了好半天,外面都沒有了動靜。

我進來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就已經快亮了,整整折騰了一個晚上,現在也覺得困了,索性就躺在這裏面睡了一覺。心裏想着,暫時還是不要出去的好,過一會兒那些人抓不到人肯定還會回來的。

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天色已經大亮了,這一覺睡得很沉,並沒有聽到他們回來的動靜,也就沒敢動,肚子咕嚕咕嚕的一隻叫,有點餓得慌。

過了沒多久,外面就傳來了葉寒的聲音,“出來吧,他們應該是不會回來了。”

葉寒的聲音離得很近,看來就在我旁邊,已經出來了,我這才從枯草堆裏面爬出來,然後就看到葉寒正站在旁邊呢,身上一根草都沒有,比我仙子的狼狽樣子好多了。

“他們回去了?”我把頭髮上年插着的枯草拔了下來,看着葉寒疑惑的說。

葉寒點了點頭,“暫時沒有危險了。”

我應了一聲,趕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枯草,然後葉寒就遞給我一個饅頭說,“先吃點墊墊吧。”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心想這個小屁孩心腸是真的還不錯。

葉寒說雖然今天應該不會再有人來了,但是還是保險點好,我們就蹲在了不遠處的草叢裏面,只要他們不找我們,這樣應該就不會發現我們了。

我看了葉寒一眼問道,“你知不知道,他們所說的貴客,一個姓裴的小子?”不知道爲什麼,自從我聽到這個裴姓以後,心裏莫名其妙的,就總是很不踏實。

葉寒看了我一眼說,“倒是聽見他們提起過,聽說這個姓裴的,好像是他們主人請來的貴客。”

我着急的看着葉寒,“那你有沒有聽說,那個姓裴的到底叫什麼?”

葉寒皺了皺眉,仔細回想了片刻,才搖了搖腦袋告訴我說,“並沒有聽他們提起過。”

我垂下腦袋,心裏想着,他們嘴裏那個姓裴的,到底跟裴俊星有沒有關係呢?

一天,我就吃了一個饅頭,很快就到了晚上,葉寒本想讓我等在這裏,不要去了,我連忙保證說這次絕對不會扯他的後腿,最後,他見還是拗不過我,也就點頭答應了。

跟着葉寒第二次去寨子的路上,我問他到底是怎麼知道我在這邊的,他告訴我說,當時聽到那個長老走過來,還問誰在那邊,以爲是他自己暴露了,後來見長老朝着窗戶那邊走過去,才意識到這邊原來還有人。

我驚疑不定的看着他的說,你當時有沒有看見一條蛇,足足有半人多高,手臂似的那麼粗,我當時就是被那條蛇給嚇了一跳,才弄出了動靜的。

說着話,我就仔細的看着他的臉,企圖從他的臉上看出一些問題,但是葉寒只是看了我一眼,說並沒有看到。

臉色很平淡,就跟平時沒有什麼區別,我心裏頓時更納悶了,難道當真是我自己多想了?

那天晚上的時候,那條蛇就在我的旁邊,當時黑了吧唧的,也看不出來它到底是不是想要攻擊我,而就在長老出聲的時候,那條蛇就剎那間消失不見了,後來,葉寒就突然跑出來了……

看了看葉寒,他看起來的確是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除了機靈一點,跑得快一點以外,就是個普通人,應該是我多想了吧。

一路上,葉寒也沒有再說話,我心裏想着事兒,也沒有吭聲,很快,就到了昨天晚上我蹲在窗戶前的屋子,葉寒告訴我,這裏不過只是這寨子其中的一個窩點,並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藏在這裏面,其他的還在村子再往前,這些屋子裏面都有很多毒蟲,一個弄不好,就會徹底的沒命了。

說完了以後,還警告了我一番,說待會兒看他的顏色行事,不然他不會再救我。

我苦笑一聲,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這次,葉寒沒再帶着我去之前的房間,而是去了裏面的一個房間,說那個長老昨天晚上已經被驚動了一回,難免會產生警惕,我們去了無疑是自投羅網。

幸好是晚上,外面的人並不是很多。葉寒跟我說,這個寨子裏面所有的女人都是拿來養蠱的,也賣過幾個男人,是砍掉手腳,然後製成蠱人,放在木桶裏面,但是具體是什麼用處,他也還沒有弄清楚。

我點了點頭,心想難怪當時錢平安聽到我們說將他賣到寨子裏面來的時候會那麼驚恐,原來只要是買進來的人,下場都會十分的慘。

不過……我轉過腦袋看了看葉寒,笑了笑說,“沒想到你知道的還挺多的,當真是昨天晚上進來的?”

葉寒瞪了我一眼,就轉過了腦袋,“不信就別再跟着我。”我摸了摸鼻子,心想着小屁孩人不大,沒想到脾氣還挺大。

很快就到了葉寒說的複方,然後拉住我,指了指前面說,“別出聲,我們去那邊。”

葉寒指的地方,是一個窗戶旁邊,而且地方很隱蔽,在牆角旁邊,而且前面還有一顆大樹,不同意被人察覺導。

我跟葉寒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等蹲在了牆角邊上,我才扭過腦袋吃驚的看着葉寒,心想這孩子不是學過古代的輕功吧?怎麼走路都不帶聲音的,難怪跑的那麼快。

我本來想像上次一樣將上面的窗戶同一個窟窿,誰知道葉寒攔住了我,朝着我搖了搖腦袋,然後他自己伸手弄了一個窟窿,還壓着我的腦袋,不讓我起來看。

我登時就着急了,這個屋子並沒有像是昨天晚上那個房間一樣傳出來奇怪的聲音,但是我來都來了,不讓我看,心理還真是有點癢癢的,而且不弄清楚的話,就算是讓我回去,我都不甘心啊。

葉寒見我掙扎,低下腦袋就瞪了我一眼,低聲道,“你之前怎麼答應我的?”

我聽了葉寒的話,頓時不敢動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餓我突然聽到裏面傳來一道聲音,“裴少爺,來這邊請。” 秦穆然醒來的時候,是被手機震動吵醒的,昨天晚上和陸傾城說了太多的故事,導致最後兩個人就這麼相互抱著在沙發上睡著了。

接過電話,赫然是韋武打來的。

「喂,老大,你安排的事情搞定了!」

韋武傳來幸災樂禍的聲音道。

「搞定了?怎麼樣?」

秦穆然問道。

「慕容獲算是徹底的完了,慕容家如今自己都自身難保,更何況是他?他已經被慕容家給放棄了!」

韋武說到這裡別提多開心了。

「那他人呢?回金城了嗎?」秦穆然聽到這個消息並沒有什麼意外的,大家族都是這樣,很多時候都只有利益,沒有親情,如今慕容獲出了這樣的事情,慕容家為了保全其他人,絕對會放棄慕容獲的,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知所蹤!應該是跑路了!」韋武說道。

「他若是再來招惹我,我就讓他死!」

秦穆然目光一寒,殺氣驟現。

「小五,辛苦了!」秦穆然聲音稍微緩和地說道。

「哪裡的話,這才是我們復仇的第一步,接下來,還有好多,老大,我在黃焱等你回來!」韋武鄭重地說道。

「我…再說吧!」

對於黃焱大隊,秦穆然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回去,這是心裡的一個劫,他需要緩緩。

「我知道,我們等你!大家都想你了!」

平淡的一句話,卻是觸動了秦穆然內心的那根線,久久無語凝噎。

掛斷了電話,陸傾城也是緩緩醒了過來,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陸傾城朦朧著眼睛問道:「老公,你這麼早就醒了啊!」

「不早了,懶豬,太陽都曬屁.股了,你再不起床,上班就要遲到了。」秦穆然臉上露出了一絲寵愛的微笑道。

「你竟然還知道遲到呢啊,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上班以來,哪天不遲到。」聽到這話從秦穆然的口中說出,陸傾城有些意外地說道。

「我那是有事情!」

秦穆然臉上露出一絲的尷尬道。

「是是是,你最忙了!誰讓你這麼優秀呢!老公,我的肚子好餓。」陸傾城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似乎沒有吃什麼,現在一覺睡醒,肚子都餓癟了。

「我給你做早飯!」

秦穆然微微一笑,知道陸傾城這是嘴饞了,想要吃自己做的飯菜,當即便是順著她說道。

「嘿嘿,你最好了!mua!」

陸傾城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隨即便是站起身來,猝不及防,親了下秦穆然的臉頰。

「等著啊!」

秦穆然臉上洋溢幸福的笑容,隨後便是走進廚房開始做起了早飯來。

等秦穆然做好早餐,陸傾城也已經洗漱完畢,當熱氣騰騰的西紅柿雞蛋面出現在面前,光是聞著那誘人的香味,陸傾城就忍不住胃口大開。

「唔,真好吃!」

陸傾城嘗了一口后,便是停不下來了。

「好吃就多吃點,不夠還有!」 邪御天嬌 秦穆然微微一笑,聲音十分的溫柔道。

「嗯嗯!」陸傾城連連點頭,手中的筷子則是不斷地動著,沒過多久,便是吃光了。

「老婆,走,我送你上班去!」秦穆然收好碗筷,看著陸傾城說道。

「好!」

說完,秦穆然便是拿著鑰匙,帶著陸傾城,向著集團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