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爲曾經驕傲的御士軍一員,自然聽過風國是怎麼個情況。

風國可不就是由龍家執掌的嗎!更何況這爲首的是自稱什麼太子的!

八成,不對,九成!九成九!是碰到風國的大太子了!

而且現在這江北還讓自己去噴人家?

噴他?怎麼噴?難道是……

陳菊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看了看身後的幾個女弟子,臉色開始緩緩地變紅。

真的要這樣嗎?

喉嚨滾動,彷彿是殘疾人一般,艱難的向前一步。

右手緩緩下移,放在了自己的褲腰帶上……

“臥槽,你這是幹啥?”江北的神識可是一直籠罩着呢,看到陳菊這個樣子當下就麻爪了。

這不是!二蛋最常乾的事嗎!這菊兒怎麼也學會了?莫非是在他昏迷的時候……

“脫褲子,噴他們啊。”陳菊傻愣愣的回答道。

“老子讓你罵他們!不是尿他們!”江北一拍額頭。

這菊兒,智商一如既往地低。

陳菊愣了一下,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暗歎自己還是沒有江北的狠厲。

罵他們?罵風國的大太子?這怎麼罵啊?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有些詞窮,以前的那些文采都發揮不出來了。

“哼!無知小兒!既然你們已經知道這是太子殿下,爲何還不速速出來迎接!”

紅衣男子身後一個狗腿主動上前喝道,也打斷了陳菊的思路。

陳菊傻愣愣的擡起頭,看着這穿着銀色盔甲的男子,又看了看江北。

這種形式,好像還是閉嘴爲妙,千萬別把這些大神給惹怒了。

小人物,難啊,就算是隨便上來一個,一刀就能給自己砍翻了,這事兒沒地方說理去。

江北挑了挑眉,這幫人是不是沒搞清楚狀況?

我爹可是在宗門呢啊!

可能慫你們這羣鹹魚?

沒等江北說話,那龍森明後面又竄出來幾個。

“江北!速速出來行大禮迎接!今日我太子殿下還能饒你一命!”

“無知的無極宗!果真是蠻夷之地!入不得大雅之堂!哼!”

“竟然信口雌黃的想讓龍太子滾?也不知道是誰給你們的勇氣!”

“江北!今天我等只要你的項上人頭,其他人我們都可以放過!”

“尊貴的太子殿下親自前來,你等竟然如此怠慢,又該當何罪!”

……

一羣人你一言我一語,指着山門就開始了表演。

而另一邊的龍森明一時間也不急了,就這麼饒有興致的看着山門內的人。

挑了挑眉,看着江北。

彷彿是在說:看看,這都是我的人!

這派頭,很驕傲,很拉風,不愧是太子!

江北微微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這年頭傻子太多了。


他們好像真的沒分清情況。

再看看身後的那些宗門內的長老,弟子。

一個個好像也是很擔心的樣子,雖然知道了宗主在呢,但是這可是風國親自來人啊!

尤其是武王侯鋒還有侯煙嵐,可謂是擔心得很。

無極宗,說到底還是影響力小了點,而人家可是風國朝廷!

“江北……”侯煙嵐挽着江北的手臂,有點擔心。

“不妨事。”江北輕輕拍了拍,順帶着胳膊肘還往外拐了一下。

侯煙嵐臉色一紅,他是不是故意的!

但是又不好發作,畢竟這麼多人呢。

不過不管是侯煙嵐,還是身後的那些人,看着江北的側臉或是背影都這麼自信,心中一顆心也平靜下來了不少。

但是要說不擔心,那也是不可能,畢竟人家的背景可是在那呢!

半晌,山門外那羣人罵罵咧咧的行爲終於結束了。

爲什麼不打斷他們?

怒氣值他不香嗎!蚊子腿再少也是肉啊!

而且這幫人還是循環提供的,多刺激!

就這麼一波,也來了個一千多,尤其是還有三個天境的存在,可謂是讓江北過足了癮!

頂上!還有六萬二了,日子過得可真難。

再看看零星的這點怒氣值,撇了撇嘴,沒啥用了。

“菊兒,上!呲他們去!”江北拍了拍陳菊的肩膀說道。

陳菊:???

有點不解,剛剛不是噴他們嗎,怎麼又成了呲他們了?

“解開褲腰帶,你剛纔不是想嗎?”江北看着陳菊這傻愣愣的樣子,無語的補充了一句。

陳菊的嘴角狠狠抽了幾下,剛纔讓我上去呲,可能真就敢了。

但是人家現在放了那麼半天的狠話,我去呲了,不是找死嗎!

看着江北這一臉不懷好意的笑容,陳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江北也微微搖了搖頭,感嘆了一句:這慫包,這點小事都不敢,以後怎麼走向天境強者的席位?這就是你以後的心魔啊!

但是這麼丟人的事,他真的做不出來,不過又很想看。

眼珠子轉了一圈,緩緩往後退了一步。

“菊兒,你要明白,本尊這是在幫你度過心魔!走你!”

陳菊還沒反應過來,便感到了一陣陰風襲來!

衆人都下意識的捂住了眼,太慘了。

連帶着還有鞋底踢在屁股似的聲音,連帶着陳菊的一聲慘叫,傳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一腳,就這麼給陳菊踢出了宗門……

陳菊孤零零的站在山門口,前是風國朝廷來的人,後面是自己的援軍。

很想後退,有點慫。

“菊兒!上!呲他們!”江北吼了一嗓子。

瞬間,龍森明那頭的人都懵了。

這又是什麼情況?呲我們?什麼招式?

竟然敢以一個玄境的辣雞來對抗我們上百的修士大軍!

陳菊額頭上汗如雨下,右手顫抖着。

半晌,才從懷裏拿出來一根菸,用宗門通用的打火技能點燃。

深吸了一口,吐出,整張臉上滿是狠厲。

龍森明的大軍齊齊後退一步,事有蹊蹺!

這無極宗果然不簡單!

陳菊看到他們退了一步,心中大定,果然江北還是有點良心的!

微微轉了轉頭,朝着江北點了點頭,意思很明顯,少宗主,放心!我行!

江北也笑着對陳菊點了點頭,加油,度過你心中的魔障,不能屈服去權貴!

陳菊抽了半根菸,終於把右手緩緩放在了自己的褲腰帶上。

“喝!”一聲輕喝!

隨着右手的輕輕一拉!

嘶——

畫面太美,不可描述。 陳菊的褲子就這麼下去了……

好在無極宗弟子的上衣比較長,後屁股沒露出來,不然江北也不可能讓他去,那才叫真正的辣眼睛。

陳菊深吸了一口氣,退無可退,無需再退!

嘴裏叼着燒了半截的靈煙,雙手緩緩將身前的衣服撩起。

三,二,一!說來就來!

潺潺而出的水流聲讓身後站着的無極宗女弟子臉色一片俏紅,也讓龍森明那羣人一臉的黑線。

這種奇恥大辱,還是第一次受到!

還講什麼先禮後兵,還需要什麼調查清楚?

這一刻老國主的那些告誡統統都被龍森明拋棄了!幹!老子要殺光無極宗的人!

風國朝廷上百修士組成的軍隊一個個雙眼爆發着火熱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