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瑞絲!你這樣做不好哦,別人跟你打招呼的時候,怎麼可以這麼沒有禮貌”鬍子老爹從側門走了進來微笑着朝克瑞絲說道。

“額!早上好,艾德……琳娜”克瑞絲撓着頭尷尬的朝艾德琳娜說道。

“艾德琳娜今早起的很早,而且還特意找到我說已經完全可以幫克瑞絲你充當“營銷員”了!當時的我也嚇了一跳,但是爲了確認、我特意考覈了一下她對這屋裏裝備的理解,結果竟然是瞭如指掌……除了價格不知道外,在對裝備上的瞭解她已經完全超過你了克瑞絲“鬍子老爹聳了聳肩膀笑着說道。

“不……不會吧!”克瑞絲一臉驚駭的道。

“我想應該是前段時間我在告知你這屋子裏裝備屬性和製作材料的時候,艾德琳娜也一併聽到了!我想應該就是那時候記住的吧,如果真是那樣,你的記憶力真的是很驚人那!”鬍子大叔一開始朝克瑞絲說道,隨後又轉朝艾德琳娜疑問道。

艾德琳娜點了點頭,算是默許鬍子老爹的話。

“好……好厲害!”克瑞絲結巴的說道、

“那麼!我的乖女兒,以後前臺就交給艾德琳娜了。你要乖乖的跟我學手藝,我可不想我的這門獨門手藝失傳”鬍子老爹拍了拍克瑞絲的肩膀兩眼冒光的說道。

克瑞絲……

就這樣!艾德琳娜從那以後就一直在前臺當“營銷員”,而克瑞絲則在後屋跟隨鬍子老爹一起學習鍛造裝備!偶爾也會出來替艾德琳娜一會!艾德琳娜在裝備店也就這麼相安無事的過了三年。

而這期間克瑞絲也發現了艾德琳娜的一些不對勁!比如很少吃飯,睡的時間很少、最爲奇怪的就是她的身高,竟然一直沒有增長……克瑞絲經過三年的蛻變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個可愛的少女了。而艾德琳娜卻依舊還是那副蘿莉的樣子一點都沒有改變……

不過純樸的鬍子老爹和什麼都不知道的克瑞絲也不多問什麼,因爲只要艾德琳娜是好人就行了!而艾德琳娜也不做多解釋,日子就那麼過着!直到有一天……

瑪藍帝國的國王下達了一道命令,強行徵集所有資深的鐵匠!據說是發現了一枚稀有礦石,戰爭學院所在的祖龍城是最先遭殃的。鬍子老爹無奈的只有跟隨着軍隊的人一起走了!這一走就再也沒回來。裝備店,也爲此關閉了一段時日!克瑞絲天天失神的坐在門口看着人來人往的人走過。

不過終於有一天,克瑞絲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她要重新開張!對於克瑞絲的決定,艾德琳娜只是微微愣一下,隨後便輕輕的點了點頭。

於是就這樣第二天,戰爭學院龐那個曾經火熱一時的裝備店又復活了過來,艾德琳娜賣裝備,克瑞絲掌錘!雖然做的沒有鬍子老爹的好,但終究還是穩住了牌面。

戰爭學院作爲四大學院之首!擁有的學員自然是最多的,騎士、魔法師、刺客、弓箭手。都有專門的導師負責教授。(PS:當然刺客日後只會爲瑪藍帝國服務,與大路上的刺客公會是兩碼事)

克瑞絲依靠着老爹傳下來的技術,還有這間裝備店所佔據良好地形的優勢。再加上店內一個漂亮開朗的老闆娘,還有一個蘿莉可愛的“營銷員”……倒是成功的吸引了很多學員!也就是這樣,這間裝備店在祖龍城內也開始小有名氣了。 克瑞絲在失去鬍子老爹的指導之後,每天便開始自學起來!首先是鬍子老爹留下來的鍛造筆記,那裏面收集了不少過去鬍子老爹旅行和以前學習時候記載的鍛造方法!其中還有很多稀有的礦產和魔獸材料等。爲了能更好的經營這家小店。克瑞絲開始努力的攻研這些筆記,而前臺則徹底的交給了艾德琳娜。

……

“尊貴的魔法師請問什麼需要”艾德琳娜面帶微笑看着眼前的一位老者說道,不過看見這名魔法師竟然開始施展靈魂探索!艾德琳娜心中便開始有了一些防備。

“哦,我隨便看看!”那名老者魔法師一邊說道一邊在屋子裏轉悠起來,偶爾隨意翻動一下襬放在貨架上的裝備、有時也會跟艾德琳娜閒談幾句!不過沒有幾分鐘這名年邁的魔法師便搖着頭失望的跟艾德琳娜道別離去了。

“真是奇怪,明明感覺到一絲死靈的氣息!爲什麼會突然不見了那?”年邁的老魔法師一邊嘟囔着一邊從門口走了出去。

聽到年邁老魔法師臨走時候嘆氣的話,艾德琳娜只是微笑的搖了搖頭!輕輕的將被弄亂的貨架上的裝備歸於原處!不過此時艾德琳娜微笑的表情卻有些古怪,更有些像冷笑 “你應該慶幸,你沒有發現什麼!否則我不介意在多殺一個人”艾德琳娜冷冷的自言自語道,似乎像配合艾德琳娜所說的話一般,原本清澈無比的雙眼竟然射出了一道妖異紅光。不過隨後,一切都歸於平靜,艾德琳娜重新坐回櫃檯裏側……那個只屬於自己、高高的椅子上!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個天真可愛的小女孩罷了……

兩年之後!大陸動盪時期,也就是獸人開始進攻神風大陸的時候。有一天,克瑞絲突然從裏屋衝了出來,十分激動的握住了艾德琳娜的手,始終不肯鬆開。

“老闆娘,怎麼了?”艾德琳娜由於被克瑞絲扯的手有些發麻。(PS:常年鑄造裝備,打鐵等克瑞絲的臂力已經很強大了)於是從高椅上跳了下來責怪的問道。

“艾德琳娜,你知道嗎?我成功了,我打造的第一件附魔武器終於成功了”克瑞絲激動的說道,絲毫沒有注意到臉上由於打造裝備從而被烤的有些發黑了!其中的一些黑灰甚至還粘在她臉上。

艾德琳娜臉色一愣!隨後笑出聲來,擡起左手掏出一方手帕!輕輕的將克瑞絲那漆黑的小臉蛋擦拭了一番。

“ 咦!你怎麼哭了……鍛造出來就好了嗎,你也不用這麼激動”艾德琳娜搖着頭將克瑞絲擁抱懷中,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的道(PS:雖然艾德琳娜是蘿莉,身高受限!但是克瑞絲其實也並不太高、所以艾德琳娜還是勉強可以做到的)

“纔不是因爲這個那!我是因爲找不到一個認識的魔法師才……”克瑞絲擦乾眼淚低着頭梗咽的說道。

“原來還需要附魔,我都忘記了這個步驟!”艾德琳娜也想起來還有這種過程,頓時也犯起難來了。

通常來說!附魔裝備打造出來的時候,還不完整!也不能叫附魔武器,大路上的鑄造師管這種半成品統稱爲沒有靈魂的半成品……既然叫附魔裝備自然就需要魔法了。每一個附魔裝備打造成功的時候,都必須要由強大魔法師往其注入魔力!使其完整的進化,有的人也會稱其爲注靈。否則這個半成品的附魔裝備最終只能變回一把沒有元素的冷裝備了……

在大路上除魔法師和結界師以外還有有一批附魔師的的存在,當然這只是大路上人給他們的尊稱,其實他們也是魔法師。只不過他們有着其餘魔法師不同有的魔法親和力和凝聚力、當然一般強大的魔法師也有,不過他們都不太願意爲別人鍛造武器。(有哪個魔法師會爲一個打鐵的出那麼多力)只有那些級別不算高的魔法師,他們有的願意爲那些鐵匠服務,而那些魔法親和力和凝聚力稍強的魔法師就被稱爲附魔師……因爲實力不算太強主要依靠爲別人附魔賺錢、一般在魔法師階段左右居多。

附魔裝備的鍛造異常嚴格,而且要求也特別多。不但要求大量的元素魔法、而且還要在裝備剛剛打造成功的一個時辰之內必須附魔,否則很遺憾!這件裝備只能當做一把稍微強一點的廢鐵來賣了。

……

看着身旁傷心不已的克瑞絲!艾德琳娜決定幫克瑞絲完成這個心願,一道五彩的亮光從艾德琳娜的手中亮起,令梗咽中的克瑞絲嚇了一跳。

一枚渾身散發出濃烈黑氣的古樸項鍊被艾德琳娜用左手緊緊的握在手中!想了很久的艾德琳娜最終神情黯然的朝克瑞絲釋然的說道“走吧!我們一起見證那把附魔武器出世的樣子”

“可是!我們還沒有魔法師”克瑞斯驚愕的問道。

“相信我!我從來都沒有騙過你不是嗎?”艾德琳娜微笑着朝克瑞絲笑着說道。

“話是這麼說沒錯了!可是真的能……”克瑞絲話還沒說完就被艾德琳娜用右手緊緊的拉住朝裏屋拽去。

一把不算太寬的長劍靜靜的擺放在屋內的一個劍架上!那細長的劍身在陽光下發出耀眼刺芒的寒光,只是單單看上一眼!都會令心裏長生一種莫名的顫抖。就好像那裏擺放的不是一把劍,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般。

“克瑞絲!看來你鑄造了一把不錯的武器那。”艾德琳娜輕輕的摸了一下劍身淡淡的說道!不過單單只是輕輕的摸了一下,鋒利無比的劍鋒卻將艾德琳娜的手指毫不留情的劃破了!不算太鮮紅的血液從艾德琳娜的手指上緩緩滴落。不過令人詭異的是!那剛剛滴落的血液竟然立刻被劍架上的那把劍吸食掉……就好像這把劍有魂是的。

被劃破手的艾德琳娜眉頭一皺,不過立刻就疏散了。手中劃破的小口,被一小團黑色氣體纏繞,兩秒鐘後瞬間恢復原樣!除了劍鋒上那一滴鮮血外,根本沒有什麼足跡證明艾德琳娜的手指曾經被劃破過……不過此時那滴血也消失的無影無蹤,還真的是一點痕跡都沒有了……

“艾德琳娜,真的可以嗎?”克瑞絲還是問出了最開始想問的話。

“只要有這枚項鍊,我想應該沒有問題”艾德琳娜輕輕的撫摸着項鍊的紋理朝克瑞絲說道。

原本從那以後便再也不想用到你的,卻沒想到還是要違背當初的誓言了!呵呵,而且竟然還是用你來鑄造一把附魔武器,你可不要生氣啊,艾德琳娜此時正詭異的用精神與那枚古樸的項鍊交流中。

而那枚項鍊自始至終,依舊是那副樣子……唯一變化的可能就是身體上那層黑色氣體變得更加濃郁似乎在抗議着什麼…… 艾德琳娜將那枚古樸冒着濃烈黑暗元素的項鍊輕輕的放在了劍架身邊!隨着艾德琳娜嘴中不知道唸叨了幾句什麼咒語!那枚黑色項鍊頓時突生異象。

一生強烈的龍吟從項鍊中傳出!震的克瑞絲差點摔倒。緊接着一條黑色龍爪從項鍊中探索而出!緊接又是一隻龍爪而黑色項鍊則依舊在不停地顫抖,只不過不同的是外表所蘊含的黑暗氣體比原來更加濃烈,最終竟然佈滿了整個房間。

不好!我竟然如此粗心,暗黑聖器的出現必將吸引那些強者,我竟然忘記施展結界。艾德琳娜突然想到自己竟然忘記了一個關鍵步驟!而就在此時,一聲比之前更加強烈的龍吟從項鍊之中傳出,這次不單是龍吟!在項鍊上空已然出現了一顆碩大的龍頭!一雙紅色的龍眼伴隨着濃郁的吐息,淡淡的看着艾德琳娜。

可惡!你這傢伙也給我安穩一下。艾德琳娜雙眼微睜用精神與那頭散發出濃烈黑暗元素的龍頭交流道!似乎巨龍的吐息所造成的煙霧,也給艾德琳娜帶來了一點影響。

碩大的龍頭不停的晃動,似乎在活動身體一般!緊着着龍身、龍尾、最後整個一條黑色巨龍從項鍊中飛了出來!由於空間過於狹窄,黑色巨龍將自己的體型縮小了數倍。此時靜靜的漂浮在上空。

艾德琳娜在之前與那頭黑龍交流的時候,變在裝備店外施加了一層強大的結界!不過之前那兩聲龍吟我想應該也吸引了不少人了吧。


“天啊!我看到了什麼?竟然是龍,這是真正的龍!比那些蜥蜴強多了啊”克瑞絲一邊後退一邊驚駭的說道。

艾德琳娜沒有理會驚歎的克瑞絲!此時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事等着她。這頭黑暗魔龍竟然不同意當器靈……。

“你想違背當初的誓言嗎!克拉德美索?”安德琳娜嘴脣翻動着!似乎在與某人交流中,但是詭異的是卻沒有任何聲音傳出。而克瑞絲則因無法承受房間內強烈的暗元素腐蝕已經趴在地上痛苦顫抖着。

“吾爲你效勞了數萬年,也應該足夠了吧”黑色巨龍吐着龍息,朝艾德琳娜說道。

“哼!克拉德美索你要知道,是你當初甘願爲我做器靈我纔不殺你的、還是說,你現在想死了嗎?”艾德琳娜鮮血般的雙眸慢慢顯現出來,有些戲謔的朝空中的黑龍說道。

克拉德美索看見那鮮血般的雙眸,彷彿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身體一顫,龍頭慢慢下垂。

“好吧!吾知道了,”克拉德美索晃動着巨大龍頭,鼻孔用力的一吸!之前那些被克拉德美索噴出的龍息還有混雜在房間內的黑暗元素通通被再次吸收掉。

一聲龍吟在房間中迴盪!克拉德美索化爲一道黑光從空中朝下方劍架中的那把劍衝去!整個房間在克拉德美索的衝擊之下開始顫抖起來,不過也緊緊只是一下變重新歸於平靜……

黑色古樸的項鍊在克拉德美索離開之後,變徹底的粉碎爆開最終散落在地。而那把長劍此時卻是光芒萬丈!(PS:冒的是黑光) 整把長劍懸浮於空中,顫抖着。克拉德美索化爲一條劍紋出現在劍身!惟妙惟肖……

克瑞絲痛苦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遠處閃爍黑芒那把原本屬於自己所打造出來的劍。

“艾德琳娜!那……那頭龍?”克瑞絲捂着頭虛弱的朝艾德琳娜問道。

“那頭龍現在就在你所鑄造的那把劍裏,現在它就是這把劍的器靈”艾德琳娜淡淡的說道。

“器靈?那麼說……這把劍已經不是附魔武器了?而是……”克瑞絲捂着嘴震驚的說不出口。

“不錯!這把劍已經成功進化到聖器了!怎麼樣!喜歡嗎?”艾德琳娜拍着克瑞絲的肩膀微笑着說道。

“這……這不可能!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克瑞絲搖着頭震驚的問道。

“關於這個!我想也是時候告訴你了,或許你早就發現了我的不對勁!比如外貌身高不會改變!紅色的眼睛還有……”艾德琳娜一點一點的說道。

“還有受傷立刻恢復的能力嗎?”克瑞絲打斷艾德琳娜的話小聲的說道。

“呵呵!果然還是被你發現了那?那麼我的身份你應該已經知曉了吧”艾德琳娜拍着克瑞絲的肩膀笑着說道。

“亡靈法師嗎?老爹曾經也這樣跟我說過你的身份!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至少你和我在書中還有其他人口中所說的亡靈法師不一樣!而且你幫我打造這件裝備甚至告訴了我這些,你……是想離開了嗎?”克瑞絲有些傷感的問道。

“克瑞絲!你真的長大了那、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打算要離開了!之前那頭黑龍所散發出的氣息,一定吸引了不少人,其中可能就會有認識我的!所以我不能繼續呆在這裏了。至於這把劍!就送給你當鎮店之寶好了”艾德琳娜一臉輕鬆微笑着說道。

“我……”克瑞絲似乎想張嘴說些什麼但是最終沒有說出、不過卻轉而衝進裏屋拿出了一個信封遞給了艾德琳娜。

“這是鬍子老爹給我的信?”艾德琳娜疑惑的接過那封刻有鬍子老爹標誌的信朝克瑞絲問道。

“是的!這是老爹很久之前就交給我的,說如果有招一日你要離去的時候讓我交給你的”克瑞絲神情黯然的說道。

艾德琳娜輕輕的撕開信封!卻發現竟然撕不動!一股黑色氣體從信中飄散而出!“魔法印記?還是黑魔法!”艾德琳娜吃驚的說道。

艾德琳娜雙手輕輕一揮信封上覆蓋的黑魔法印記頓時消失無蹤!艾德琳娜輕而易舉的撕開了信封。粗獷有力的字跡確實是鬍子老爹寫的沒錯……

不過信封的內容卻讓艾德琳娜乍舌不已!內容大致是鬍子老爹早早就知道了艾德琳娜的身份,還有克瑞絲的身份!克瑞絲其實並不是他的女兒,而是在二十年前在一處沙漠之地撿到的!然而更加令艾德琳娜吃驚的還是鬍子老爹的身份。

信中曾多次提到!黑暗之心逐漸將我吞噬、我以身不由己等字眼。在結尾的最後一段

話明確的標出!我經數十年的努力終於擺脫了黑暗的束縛,本想就這麼度過一生!但是亡靈之火的離去卻大大的縮短了我的壽命。作爲一名曾經的亡靈法師!我深深的知道,那種被人操控的感覺,而且亡靈之中!也並不是沒有好人。艾德琳娜你就是其中一個……我的靈魂之火已經無法支持我太多時間!幾年或者十年……

我希望你能代我照顧克瑞絲!她是我完成契約重新變回人類之後,唯一的依靠!在這個不安詳的大陸上!她畢竟還是太過弱小……一個失敗的亡靈!鬍子老爹留。

“這!”艾德琳娜一時被信上的內容嚇了一跳呆呆的站在原地。

“艾德琳娜!鬍子老爹他對你說了什麼”克瑞絲黯然的問道,似乎還在爲艾德琳娜要離去難過。

“那個……”艾德琳娜左手輕輕打了一個響指。信封突然在艾德琳娜手中自燃起來“其實也沒什麼!我想我還是留在這裏吧”艾德琳娜輕輕的說道。

“真的!”克瑞絲興奮的問道。

“既然你不怕我給你帶來麻煩!那我也沒什麼好怕的了”艾德琳娜微笑的說道。

………… 就在艾德琳娜與克瑞絲暢談的時候,那把懸浮於半空中冒着黑氣的長劍突然散發出一聲悲鳴的龍嘯,將克瑞絲嚇了一跳。

艾德琳娜也是一震!慢慢走到黑色長劍的身邊,閉上眼睛然後伸出左手輕輕的撫摸着劍身“克拉德美索!你感覺怎麼樣,”艾德琳娜淡淡的問道。

“能怎麼樣!還和以前一樣” 克拉德美索懶洋樣的回道。

“那你發出那麼痛苦的叫聲幹什麼……?”艾德琳娜疑惑的問道。

“我只是在感嘆自己的悲慘遭遇!想當初吾貴爲暗黑龍王!沒想到會敗在你這小丫頭片子手上,吾不甘心啊!”克拉德美索說着說着又嚎叫起來。

艾德琳娜……

“我記得我比某隻龍大一萬多歲!”艾德琳娜面帶微笑用精神與黑色長劍交流道。

“你個變態!大變態……”黑色長劍顫抖的發出劍鳴聲音,就好像克拉德美索在朝艾德琳娜吼叫似的一般。

“隨你怎麼說好了,你就暫時呆在這裏吧”艾德琳娜拿起一張黑布輕輕的蓋在黑色長劍之上,笑着說道。

“艾德琳娜!外面好像聚集了……不少人耶”克瑞絲看着艾德琳娜震驚的說道。

“這樣!咱們就這麼對他們說……”艾德琳娜趴在克瑞絲的耳旁說道。

……

走出大門的艾德琳娜立刻皺起了眉!來的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多,如果說地上佔滿了人還有情可說,那麼天上飛着那幾十名魔法師還真是令艾德琳娜無語……

“各位聚集在小店門口究竟是有什麼事嗎?”艾德琳娜疏散眉頭微笑着朝外邊的衆人詢問道。

聽到艾德琳娜的問話,衆人皆議論紛紛!最終一名最前邊的一名魔法師似乎有些地位終於張開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