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色一冷,瞬間擺出了禦敵之勢,皇后叫了一聲,躍在了我身旁。

這兩個女鬼衝過來時候,我纔看到她們的面容,長得有八分相似。

很有可能生前是兩個親姐妹,這也可以解釋通爲什麼白衣女子當初會守着紅衣女子。

“不要傷了她們。”

我衝皇后喊了一句,她喵嗚一聲算是迴應我了。

兩個女鬼只是被色鬼利用而已,她們本身沒錯,何況我來這別墅最初目的,就是解決女鬼的問題。

面對兩個平常女鬼,我根本沒動手的意思,想着憑皇后就足夠對付她們了。

但瞬間交手後,我發現了不對勁,兩個女鬼實力雖然是不濟,但這打法有些不對勁,完全是不要命,像發了狂的怪物一樣,根本不在乎自己身上的傷勢。

我有所感應地看向了藏在後面的色鬼,我從他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絲陰邪和得逞。

“這個傢伙!”

我低語一聲,同時加入了戰場,皇后出手沒有分寸,我必須控制她,不要讓她傷到兩個女鬼的根本,同時想辦法讓他們清醒過來。

就在這時,我焦急卻沒有辦法的時候,腦海之中有所感應的出現一個傢伙的身影。

是老醜!

這傢伙似是感應到了什麼,我面前空間一晃,這個醜陋的傢伙就跳出來了。

他一出現,倒是先把自己人給嚇了一跳,皇后直接跳到了小青身邊,一副戒備的樣子。

饒是三面佛見多識廣,面對女鬼都沒失態,可老醜一出來,我看到三面佛整個身子都不由一顫,趕忙收回了目光,把小青護在身後。

“嗨!醜八怪,你又來了,這次也是來捱揍的嗎?”

小青卻探出個腦袋,跟老醜打起了招呼。

沒成想老醜面對可愛單純的小青,竟然沒有兇她,而是別過腦袋,選擇默認了這個事實。

從老醜一出現,我對面色鬼就開始坐立不安了,我看到了他眼神深處的退縮和畏懼,那是一種骨子深處的壓制。

此時的老醜已爲鬼士,是真正的鬼族,所以對色鬼這一鬼族敗類,有天生的敵意。

吼!

老醜一雙鐵拳猛錘胸膛,還真有點兇猛之意。

這是我第一次見這傢伙如此陽剛,但很快就沒了動靜。

我一看,這傢伙剛纔太用勁,給錘的岔氣了,還沒緩過勁呢。

衆人不由一臉的黑線,真是個奇葩。

“趕緊解決它!”

我衝老醜喝道,再耽擱下去,我怕會突生變故。

吼!

老醜不滿地朝我吼了一聲,不情願地衝了上去。

兩秒鐘之後,我看到老醜愣在了原地,我暗道一聲不妙,這傢伙八成是把色鬼的身份給忘了。

接着老醜那醜陋的身軀,就在我們面前,爬在地上,開始了最原始的獸性行爲。

說真的我都有點心疼那地板。

老醜這個樣,我肯定是不能把他留在這個地方,不然教壞了小孩子,主要還是太辣眼睛。

我直接把這傢伙傳回了鬼界,在那邊隨他怎麼造吧。

色鬼顯然也沒料到,自己會遇到這麼一個奇葩的鬼士,看到老醜消失後,他悄悄鬆了口氣。

我眯着眼睛,既然這樣的話,我就不得不動用自己準備的後手了。

我悄悄地走到三面佛身前,低聲道:“往屋子裏跑。”

他心領神會,沒露出任何動靜來。

至於小青,我已經把她手緊緊抓住了。

“跑!”

我喊了一聲,直接一個公主抱,將小青抱起來,衝進了屋子裏,三面佛緊隨其後。

進來以後,我把小青交給三面佛,便是讓他先藏在了角落裏。

正對着的門口,是一塊直垂而下的紅布,只要色鬼一進來便是能夠看到。

但是,追進來的卻是一紅一白兩道倩影,我沒想到色鬼竟然這樣謹慎。

一直藏在手心的封邪立朽符,只能又縮了回去。

這紅布只對色鬼有用,能夠讓他短時間迷失自己。

但他要不看到紅布,我沒有辦法出手,畢竟這兩個女鬼擋住了我的路。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了屋子的角落,一面一人多高的落地鏡,我頓時有了計劃。

幾乎同時,兩個女鬼嘶吼着朝我撲了過來。

“佛爺!把鏡子搬過來!”

我急忙衝着三面佛喊了一聲,轉身跟兩個女鬼戰在了一起,小青則交給了皇后來保護。

三面佛先是一愣,隨即臉上一閃狠厲,起身抱着落地鏡,直接跑了過來。

而在他快到我近前的時候,紅衣女鬼竟然調轉槍頭,朝着三面佛撲了過去。

我暗道一聲不妙,想要抽身去救三面佛,但白衣女鬼直接發了狂,根本不放我離開。

這緊要關頭,三面佛這麼多年的經歷立刻就做出了最佳的反應,畢竟是習武之人,打不過這些邪物,跑還是沒問題的。

他手裏抱着鏡子,被他當成了武器,耍得飛轉。

“放在門口,把紅布照進去!”

三面佛衝到門口的時候,我急忙衝他一喊。

嘭!

就見他兩手用力,直接把落地鏡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正好反射着紅布的光,照向了色鬼!

我一掌擊退面前的白衣女鬼,直接衝了過去,沿途攔住了紅衣女鬼對三面佛必殺的一擊。

“好樣的!”

我不禁對三面佛稱讚道。

“呃啊!”

鏡子面前的色鬼突然怪叫一聲,整個人在一瞬間陷入了呆滯狀態,朝着鏡子飄了過來。

我不敢耽擱,衣袖之中的封邪立朽符瞬間花落在手指尖。

我再把體內爲數不多的念力灌注指尖,悠悠道:“封邪立朽,撕盡萬邪,諸邪避讓,盡誅此獠!”

說完之後,封邪立朽符金光乍現,直接對着色鬼的眉心印了去。

在最後一瞬間,色鬼的眼神恢復了清明,卻又瞬間被恐懼替代。

“呃啊!”

一聲淒厲地慘叫,響徹整個別墅。 色鬼醜陋的身軀,在我面前逐漸被金光所覆蓋,皮膚表面彷彿龜裂的瓷器一樣,佈滿了細紋。

隨即在一聲爆炸聲中,色鬼的身形變成了碎片,消失在天地之間。

被封邪立朽符鎮殺,他連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這也是他罪有應得吧。

嘭!

我剛鬆口氣,就聽到背後有人倒地的聲音,趕忙就看了過去。

三面佛臉色有些蒼白,還不停地盜汗。

“不中了,年紀大了。”

他笑笑,竟是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急忙上前,把手貼在了他背上,將體內近乎枯竭的念力,注入進去,三面佛的臉色這纔好了一些。

“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這個時候,紅白女鬼也清醒了過來,眼神恢復了正常。

“不用謝我,我第一次來這裏,對我下手的,是你吧?”

我突然將目光看向了紅衣女鬼,她的面色也是驟然一變,不過卻是往害羞的方面變化的。

“大人莫怪,是我妹妹不懂事。”

白衣女鬼急忙站出身來。

“無妨,我沒有怪她的意思,是我運氣不好撞到了她,但她沒對我下手,不然的話,我豈會費這麼大功夫救你們。”

那天晚上,其實是紅衣女鬼留了手,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驚醒過來,所以我對她沒有殺意,畢竟她也有自己的苦衷。

“我知道你死前那方面沒有被滿足,正值花季,變成鬼魂之後,難免要往這方面想。”

我說着,紅衣女鬼愈發不敢擡頭看我,如果不是因爲她是鬼魂之身,我估摸着現在她已經臉紅了。

“但你要知道,這樣一直行走在邪惡邊緣,早晚有一天你會把持不主的。”

“還請大人救我妹妹!”

白衣女鬼給我跪了下來,我嘆了口氣,“我不會見死不救。”

說着,我便把帶來的紙糊童子拿了過來,當着她們兩的面,點着了。

兩個女鬼畢竟生前還是二十多的女孩,看到我這個樣子,不禁有些害羞,卻沒有吱聲。

“現在你們要把自己身上發生的事都告訴我,陰陽有別,你們一直待在陽間,也不是個辦法,瞭解了心願,抓緊去投胎吧。”

我燒掉地童子慢慢出現在紅衣女鬼身邊,他們兩站在一起,倒是有些般配。

“先生,這件事還是我來說吧。”

白衣女鬼走上前來,眼神之中充滿了掙扎和恨意。

我的光影華娛 “我和妹妹是一齊考進藝術學院的,因爲我們名字都帶個芳字,長得又不錯,就在學校有了姐妹校花的稱呼,叫我大芳,妹妹小芳。”

“本來我以爲學校會是個美好的地方,但直到那一天,她帶着我和妹妹出去吃飯,竟然在我們飯菜裏下了藥,我和妹妹可是把她當最好的姐妹。”

“就這樣,我們醒過來的時候,身上已經沒穿衣服,中間躺了一個男人,這男人叫方國正,他現在一定是個大官了吧。”

“我們被視頻威脅,敢把這件事說出去就要曝光我們照片,我和妹妹選擇了沉默,我本想着他不會再來找我們,但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他竟然妹妹竟然一直被他威脅,成了他的情人,而威脅妹妹的條件,就是拿我的照片。”

“我得知情況的時候,妹妹已經跟他有一個月的時間,我當時生氣極了,我趁妹妹不在宿舍的那天晚上,直接找到了那個男人所在的地方,就是這個別墅。”

“我看到了妹妹被他捆在牀上,他用各種變態的工具,去挑逗妹妹,我才知道他那方面有問題,妹妹一直還是處子身。”

“我當時,沒忍住衝了出來,罵他禽獸,還告訴他要報警抓他。”

“當時,我看到他眼睛裏有慌亂,隨即變成了陰冷,我沒想到他竟然敢對我和妹妹下手,而且我也沒想到他竟然會在自己枕頭下面藏着一把刀,那是剔骨刀,全世界最鋒利的刀子。”

“妹妹爲了救我,被他攔腰斬斷,妹妹當時看着自己雙腿離開自己,你不知道那種恐懼的眼神,我這輩子都忘不掉。”

“我衝上去跟他拼命,但很快我就敗下陣來,他畢竟是個男人,用手掐住我脖子,直到我死在他面前。”

“這個男人是變態,他太會隱藏自己了,甚至能夠讓自己坐上高位,我和妹妹一直不肯離開,就是希望有一天,他會遭到報應。”

故事講到這裏,我也算心知肚明瞭,我不禁有些感慨,法治社會之下,竟然會存在如此可憎的傢伙,最重要他還在任高職,不知道是時代的悲哀還是人性的冷漠。

至少我不會放棄對那個方國正的制裁。

“佛爺,你知道這個人嗎?”

今天三面佛的表現,值得我對他這個稱呼,人與人的尊敬是相互的,我不會因爲自己懂點道術,就在三面佛這樣的人物面前裝起來。

“不僅知道,還打過不少叫道呢。”

三面佛表情有些不自然,想來也是沒想到方國正會是這樣一個人吧。

三面佛畢竟黑白通吃,所以跟上面有點關係,不值得我驚訝。

“這傢伙在洛陽地位不小,我們要動他可能有點難度,不過這件事我會上心的,這種人渣留下來,太禍害。”

我聞言也只好點點頭,畢竟我還沒什麼資本,能夠在洛陽待下去,也是因爲幫了三面佛的忙,所以還不能正面得罪方國正,這件事需要用另外的方式去解決。

我瞧了瞧,正在和童子貼的跟緊的小芳,忽然眼前一亮,有了想法。

“色鬼被收拾掉了,你們暫時先待在這裏,我會幫你們報仇,但這段時間,你們不可以傷害人,任何人都不可以,明白嗎?”

“大人放心!”

這裏搞定之後,爲了防止有其他小鬼來搗亂,我特地在這圈別墅貼上了隔絕符,能夠擋住普通的小鬼,至少可以讓他們姐妹兩清靜一些,也能夠讓小芳盡情的釋放自己。

當晚,三面佛就回去安排調查方國正的事情,要搞掉他,還是要做到知彼知己。 本來道家之人是忌諱參加俗世的紛爭之中的,尤其是官場。

畢竟道士是一種不可控的力量,用不好就會給國家甚至社會帶來嚴重問題,爲此國家明確限制了玄學中人,並且成立了專門的部門,名叫立察司,專門負責管理和監督玄學方面的事宜,向雷就是立察司的人。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滅生教的恐怖之處,我記得趙爺跟我說過,滅生教可能滲透到了國家的高層,不然上次清虛觀被滅,上清宮被毀,都是出事之後,上面纔來的人,而且還把這件事給壓了下去,我不得不認真考慮起來,自己到底能夠相信誰。

調查方國正的事情,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完成的,我也樂得清閒,便每天在莊園,打坐修煉,要不就陪小青玩會兒。

反正調查的事宜由三面佛去做,我對他放心。

而大芳和小芳因爲有了童子,每天晚上也不會哭泣了,整個別墅顯得特別安靜祥和。

但這樣下去根本不是個事,他們兩畢竟是陰魂,不能一直待在陽間,更何況還在我的眼皮底下活躍,這要是讓同行知道了,非說我貪戀女鬼的美色不成。

爲此,我就找上了她們兩姐妹,在一天晚上,爲了避免自己遇到尷尬的事情,我特地再樓下,就把自己腳步聲弄得很大。

“大人!您怎麼來了!”

大芳和小芳一起飄出來,兩姐妹神色都有些不自然,我也沒有點破。

“你們變成鬼魂之後,沒有陰間鬼差來抓過你們嗎?”

“好像是有,但那兩個人看了我們一眼,搖了搖頭就走了,什麼都沒說。”

大芳努力的回想着。

“哦!對了,他們一個長着牛臉,一個長着馬臉。”

牛頭馬面!

我瞬間便是想到了,這兩個傢伙不是專門負責陰間秩序的,怎麼會跑出來做黑白無常的工作了。

“你們當時變成鬼魂時,方國正在不在旁邊?”

“在!他就在旁邊收拾我們的屍體,對了,牛頭和馬面好像就是看到他,才退縮的。”

我聽完之後,眉頭一挑,暗道一聲不妙。

這方國正不想表面這麼簡單,根據我的猜測,他必然跟玄學界有關,甚至跟滅生教有極大的關係。

想到這裏,我忽然又想到了三面佛,他調查方國正已經一週了還沒有消息,而且也沒跟我打過一個電話,我頓時反應過來,三面佛可能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