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讓乾昊大吃一驚的是,他化身比干陰魂前去刺殺費仲和化身尤渾的紂王,明明已經刺中了心臟,明明親眼看見兩股鮮血噴涌而出,明明已經確定對方死亡,可是結果紂王和費仲依然好好地活著,安然無恙。

由此,乾昊深感不妙,他遠遠低估了紂王背後的力量,紂王的背後肯定有天庭中的天神撐腰,否則他乾昊怎麼可能失手?

在聞太師和無名師父的勸說下,乾昊只好暫時按兵不動,但是他絕對不會就此罷手,絕對不會。

因為在柔兒的提醒之下,乾昊已經開始對無名師父和聞太師產生了懷疑!

乾昊不相信無名師父和聞太師會害自己,但是他隱約中卻覺得他們二位似乎有很多事瞞著他。

…… 乾昊選擇按兵不動之後,朝歌城很快便恢復了往日的景象,紂王也漸漸恢復了往日的精氣神。

本來,經歷死裡逃生的紂王受驚不小,但是在蘇妲己蘇娘娘的勸慰之下,很快便好了瘡疤忘了疼。

蘇妲己告訴紂王,她當初消失也是被人暗算,但是最終獲得神秘天神的解救,天神還告訴她,鹿台中的費正和紂王也會相安無事,因為紂王的命數未到,大商朝的氣數也沒有盡,讓紂王大可放心便是。

眼看著朝歌城一切如初,無論怎麼搜索查找,也沒有發現那些企圖造反之人的蹤跡,所以,紂王理所當然認為對方怕了,退縮了,潛逃了。

紂王哪裡知道,就憑他那些凡兵凡將,就憑凡兵凡將的搜尋本領,就是到死也不會發現乾昊他們的蹤跡。

紂王更不知道,對方的主人是盤古轉世重生,對方的手下幾乎清一色都是魔神或者天神,就連最不起眼的狐妖都是法力不俗……

———————————————————————————

在煎熬了一周之後,乾昊再也沒有在夢中或者現實中見到聞太師或者無名師父。

乾昊曾經在夢中質問同時出現的聞太師和無名師父,問他們為何如此懼怕紂王?

為何不替天行道?

為何要迷信所謂的天譴?為何不向玉帝說明紂王的倒行逆施?

為何……

一開始的時候,聞太師和無名師父還能勉強回答,到了最後直接被乾昊問得啞口無言,相視無語。

畢竟聞太師和無名師父曾經都是乾昊的恩人,所以乾昊沒有繼續咄咄逼人。

但是,乾昊也沒有示弱,最後堅決對二位恩人說道:「經歷了此次劫難的紂王如果依然執迷不悟,不知悔改,那麼到時候他絕對不會客氣!你們二位恩人也不必苦苦勸說我,有什麼天譴我一個人擔著!」

眼見乾昊語氣堅定,態度決絕,聞太師和無名師父也沒有再言語,只是默默點了點頭。

這一周內,乾昊發現紂王根本沒有吸取這次的的教訓,依然我行我素,依然沉迷於酒色笙簫之中,依然殘忍暴戾,依然隔三差五荒於朝政。

於是,乾昊準備深夜再次潛入紂王寢室,然後讓紂王再一次受到驚嚇,這一次爭取讓這紂王躺在床上一個多月。

既然不能堂而皇之地誅殺昏君,那麼慢慢折磨他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

這一天午夜時分,乾昊全副武裝,悄無聲息推開客棧的門,然後直奔紂王的寢宮飛掠而去。

憑著乾昊的本領,出入紂王的寢宮簡直是輕鬆加自如,片刻后,他便來到了紂王寢室外。

寢室外有幾十個將士們正在來回巡視,就這樣晃過來晃過去,看神情臉色以及步伐,很明顯這些人都是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只不過是按照慣例值班而已。

而且,這一段時間,朝歌城內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紂王寢宮內也一直很安寧,所以這些將士們也漸漸放鬆了警惕。

乾昊利用隱形術幻化出一個隱形網,站在隱形網中,他冷冷注視著幾步之遙的將士們,然後從懷中掏出一瓶葯,一瓶迷幻藥。

擰開瓶蓋,乾昊嘴唇放在瓶口,準備沖著那些將士們吹去,乾昊所站的方向,微風徐徐吹向巡視將士們所在的位置,所以,迷幻藥很容易便會飄向那些將士們的鼻孔之中。

但是,乾昊瓶蓋剛剛擰開,嘴巴剛剛張開的時候,卻發現那個右手中的瓶蓋竟然自行鑽出來,然後重新蓋在了瓶口上。

「啊?」乾昊大吃一驚,瓶蓋怎麼可能會從手心中自行鑽出來?

瓶蓋肯定不能自行活動,下意識地,乾昊便想到一定是這隱形網中進入了異物,而且異物利用法術讓瓶蓋重新蓋在了藥瓶之上。

與此同時,乾昊也想到這異物絕非一般人,因為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隱形網,所以自然也發現不了隱形網中的他以及他的所作所為。

很顯然,這個侵入隱形網中的異物想要阻止他使用迷幻藥,所以乾昊將迷幻藥收回懷中,然後上下左右仔細查看,企圖找出異物所藏匿的位置。

但是找了幾分鐘,始終沒有發現蛛絲馬跡,心中納悶不已的乾昊只好主動詢問:「朋友,出來吧!不要跟我玩捉迷藏的遊戲了,我還有事,沒空陪你玩!」

「哈哈哈,乾公子不要著急,老夫馬上就出來!」說話間,隱形網頂部突然冒出一道白光,緊接著,一個和顏悅色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乾昊面前。

「請問大叔尊姓大名?聽您喚我乾公子,想必對我有所了解!您是怎麼發現這裡有一個隱形網,又是怎麼發現我的?」乾昊客氣地問道。


中年人出現的瞬間,乾昊便意識到,這絕對不是一個凡人,凡人不可能有發現隱形網的本領,更沒有闖入隱形網的能力。

「哈哈哈,乾公子,我姓伏名羲,伏羲是也!」中年男人笑著回答道。

「伏羲?您就是傳說中的伏羲大神,是嗎?」乾昊非常震驚,他怎麼也無法將傳說中的伏羲大神和眼前的中年男人聯繫起來。

「呵呵,乾公子,我的確是伏羲,只不過不是伏羲本人,而是伏羲的神魂而已!」伏羲的神魂微笑著對乾昊說道。

「神魂?您是伏羲大神的神魂?可是我為什麼一點也看不出來,也絲毫沒有感應出來?」乾昊非常不可思議,憑藉他的特殊體質,特殊的盤古轉世重生的體質,應該可以感應出神魂的存在。

然而,從對面中年男子身上,乾昊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神魂的存在,怎麼看都是一個正常的人。

「說實話,乾公子,你感應不出我是神魂,這很正常!因為我不是普通的神,自從我千萬年前死去后,我的靈力一直在飛速增長!導致我的神魂已經達到了以假亂真的程度,至今我還沒有遇到可以辨認出我是神魂的高人或者高神!」伏羲神魂向乾昊解釋道。

「伏羲大神,我從小就是聽著您的故事長大的,據說您是雷神的兒子……」說到這裡,乾昊興緻很濃,因為伏羲在他心中那可是最頂尖的天神,便將自己聽過的伏羲的故事講出來。

———————————————————————————

相傳,很久很久以前,在西北方很遠很遠的額地方,有一片極樂的國土,這個國家被稱為「華胥氏之國」。

但是,凡間之人,誰也不知道這個國家究竟有幾千幾萬里原,因為無論是坐車還是乘船,人們都無法到達,所以人們最終也只能嚮往神遊一下而已。

傳說中,這個國家沒有國王,裡面的人們整天都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得很是安逸快樂,而且每個人的壽命都很長。

據說,他們走進水裡淹不著,走進火中燒不著,並且可以在空中自由行走,如履平地,雲霧根本擋不住他們的視線,雷霆也絲毫擾亂不了他們的視聽,世間的利害、美醜、善惡也都不能使他們動心。

由此看來,這真的是一個神奇而美好的國度,傳說中

———————————————————————————

但是找了幾分鐘,始終沒有發現蛛絲馬跡,心中納悶不已的乾昊只好主動詢問:「朋友,出來吧!不要跟我玩捉迷藏的遊戲了,我還有事,沒空陪你玩!」

「哈哈哈,乾公子不要著急,老夫馬上就出來!」說話間,隱形網頂部突然冒出一道白光,緊接著,一個和顏悅色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乾昊面前。

「請問大叔尊姓大名?聽您喚我乾公子,想必對我有所了解!您是怎麼發現這裡有一個隱形網,又是怎麼發現我的?」乾昊客氣地問道。

中年人出現的瞬間,乾昊便意識到,這絕對不是一個凡人,凡人不可能有發現隱形網的本領,更沒有闖入隱形網的能力。

「哈哈哈,乾公子,我姓伏名羲,伏羲是也!」中年男人笑著回答道。

「伏羲?您就是傳說中的伏羲大神,是嗎?」乾昊非常震驚,他怎麼也無法將傳說中的伏羲大神和眼前的中年男人聯繫起來。

「呵呵,乾公子,我的確是伏羲,只不過不是伏羲本人,而是伏羲的神魂而已!」伏羲的神魂微笑著對乾昊說道。

「神魂?您是伏羲大神的神魂?可是我為什麼一點也看不出來,也絲毫沒有感應出來?」乾昊非常不可思議,憑藉他的特殊體質,特殊的盤古轉世重生的體質,應該可以感應出神魂的存在。

然而,從對面中年男子身上,乾昊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神魂的存在,怎麼看都是一個正常的人。

「說實話,乾公子,你感應不出我是神魂,這很正常!因為我不是普通的神,自從我千萬年前死去后,我的靈力一直在飛速增長!導致我的神魂已經達到了以假亂真的程度,至今我還沒有遇到可以辨認出我是神魂的高人或者高神!」伏羲神魂向乾昊解釋道。

「伏羲大神,我從小就是聽著您的故事長大的,據說您是雷神的兒子……」說到這裡,乾昊興緻很濃,因為伏羲在他心中那可是最頂尖的天神,便將自己聽過的伏羲的故事講出來。 乾昊選擇按兵不動之後,朝歌城很快便恢復了往日的景象,紂王也漸漸恢復了往日的精氣神。

本來,經歷死裡逃生的紂王受驚不小,但是在蘇妲己蘇娘娘的勸慰之下,很快便好了瘡疤忘了疼。

蘇妲己告訴紂王,她當初消失也是被人暗算,但是最終獲得神秘天神的解救,天神還告訴她,鹿台中的費正和紂王也會相安無事,因為紂王的命數未到,大商朝的氣數也沒有盡,讓紂王大可放心便是。

眼看著朝歌城一切如初,無論怎麼搜索查找,也沒有發現那些企圖造反之人的蹤跡,所以,紂王理所當然認為對方怕了,退縮了,潛逃了。

紂王哪裡知道,就憑他那些凡兵凡將,就憑凡兵凡將的搜尋本領,就是到死也不會發現乾昊他們的蹤跡。

紂王更不知道,對方的主人是盤古轉世重生,對方的手下幾乎清一色都是魔神或者天神,就連最不起眼的狐妖都是法力不俗……

———————————————————————————

在煎熬了一周之後,乾昊再也沒有在夢中或者現實中見到聞太師或者無名師父。

乾昊曾經在夢中質問同時出現的聞太師和無名師父,問他們為何如此懼怕紂王?


為何不替天行道?

為何要迷信所謂的天譴?為何不向玉帝說明紂王的倒行逆施?

為何……

一開始的時候,聞太師和無名師父還能勉強回答,到了最後直接被乾昊問得啞口無言,相視無語。

畢竟聞太師和無名師父曾經都是乾昊的恩人,所以乾昊沒有繼續咄咄逼人。

但是,乾昊也沒有示弱,最後堅決對二位恩人說道:「經歷了此次劫難的紂王如果依然執迷不悟,不知悔改,那麼到時候他絕對不會客氣!你們二位恩人也不必苦苦勸說我,有什麼天譴我一個人擔著!」

眼見乾昊語氣堅定,態度決絕,聞太師和無名師父也沒有再言語,只是默默點了點頭。

這一周內,乾昊發現紂王根本沒有吸取這次的的教訓,依然我行我素,依然沉迷於酒色笙簫之中,依然殘忍暴戾,依然隔三差五荒於朝政。

於是,乾昊準備深夜再次潛入紂王寢室,然後讓紂王再一次受到驚嚇,這一次爭取讓這紂王躺在床上一個多月。

既然不能堂而皇之地誅殺昏君,那麼慢慢折磨他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

這一天午夜時分,乾昊全副武裝,悄無聲息推開客棧的門,然後直奔紂王的寢宮飛掠而去。

憑著乾昊的本領,出入紂王的寢宮簡直是輕鬆加自如,片刻后,他便來到了紂王寢室外。

寢室外有幾十個將士們正在來回巡視,就這樣晃過來晃過去,看神情臉色以及步伐,很明顯這些人都是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只不過是按照慣例值班而已。

而且,這一段時間,朝歌城內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紂王寢宮內也一直很安寧,所以這些將士們也漸漸放鬆了警惕。

乾昊利用隱形術幻化出一個隱形網,站在隱形網中,他冷冷注視著幾步之遙的將士們,然後從懷中掏出一瓶葯,一瓶迷幻藥。

擰開瓶蓋,乾昊嘴唇放在瓶口,準備沖著那些將士們吹去,乾昊所站的方向,微風徐徐吹向巡視將士們所在的位置,所以,迷幻藥很容易便會飄向那些將士們的鼻孔之中。

但是,乾昊瓶蓋剛剛擰開,嘴巴剛剛張開的時候,卻發現那個右手中的瓶蓋竟然自行鑽出來,然後重新蓋在了瓶口上。

「啊?」乾昊大吃一驚,瓶蓋怎麼可能會從手心中自行鑽出來?

瓶蓋肯定不能自行活動,下意識地,乾昊便想到一定是這隱形網中進入了異物,而且異物利用法術讓瓶蓋重新蓋在了藥瓶之上。

與此同時,乾昊也想到這異物絕非一般人,因為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隱形網,所以自然也發現不了隱形網中的他以及他的所作所為。

很顯然,這個侵入隱形網中的異物想要阻止他使用迷幻藥,所以乾昊將迷幻藥收回懷中,然後上下左右仔細查看,企圖找出異物所藏匿的位置。

但是找了幾分鐘,始終沒有發現蛛絲馬跡,心中納悶不已的乾昊只好主動詢問:「朋友,出來吧!不要跟我玩捉迷藏的遊戲了,我還有事,沒空陪你玩!」

「哈哈哈,乾公子不要著急,老夫馬上就出來!」說話間,隱形網頂部突然冒出一道白光,緊接著,一個和顏悅色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乾昊面前。

「請問大叔尊姓大名?聽您喚我乾公子,想必對我有所了解!您是怎麼發現這裡有一個隱形網,又是怎麼發現我的?」乾昊客氣地問道。

中年人出現的瞬間,乾昊便意識到,這絕對不是一個凡人,凡人不可能有發現隱形網的本領,更沒有闖入隱形網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