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 未來之親傳弟子 ,便是始終滯留在煉尊之境,

然而,要吸納土屬性天地靈力凝練土之奧義,必須選擇土屬性天地靈力濃郁之地,

這也是秦凡帶著傀儡紫色戰將離開中州府城之內的原因,

唯有在土屬性天地靈力濃郁之地,突破煉聖之境的武者修為概率才能夠有所增加,

「紫翼,我們下去,」

時間飛速流逝,兩個時辰后,

秦凡便是指揮著紫翼血雷虎朝一處岩漿洞口降落而去,

不是秦凡不想繼續前行,而是空間戒指中的傀儡紫色戰將早已狂躁不休,

如若再不讓其突破,恐怕那傀儡紫色戰將永生都再無突破的可能了,

武者的突破除了各種境界修為沉澱到位之外,還需準確把握突破時機,突破時的環境等,

一步邁錯,萬古皆枯,

「紫色戰將,現,」

秦凡大喝一聲,傀儡紫色戰將便從空間戒指之中竄出,周身天地靈力瘋狂涌動,

一雙紫色雙眸布滿密密麻麻的棕褐色絲光芒,紫色長袍鼓盪不休,略顯恐怖,

「嗯,去吧,」

秦凡分出一縷靈魂力量附在傀儡紫色戰將的身體中,便指著那翻滾的岩漿洞口,

悠地,傀儡紫色戰將想也不想便是朝岩漿之中縱身跳去,沒有絲毫遲疑,

「唉,沒想到隨意找尋到一處岩漿洞,其深度竟然如此之深,怕是不下萬丈有餘了,」

這時候,秦凡馭使著傀儡紫色章節在這翻滾的岩漿之中行走大約小半個時辰,

秦凡見到還未見底,不由得大嘆了一番氣運加身,

畢竟,越是接近地底中心,可吸納的土屬性天地靈力便愈發濃郁,凝練的土之奧義便更加粗壯,基礎也愈發的穩固紮實,

這也難怪秦凡在心中不由得會發出這一番感慨,

「呼,終於到底了,」未過多久,秦凡終於是長舒了口氣,

隨後,傀儡紫色戰將便是隨意找了處較為平整之地,直接閉眼盤膝坐下,開始感受土屬性天地靈力,

此時已經深入地底超過萬丈有餘,岩漿的炙熱高溫已經遠遠無法用炙熱一詞來形容,

不過,紫色戰將渾身上下雖然都赤紅一片,原先的紫色肌膚消失不見,

但是深處於如此高溫之下,傀儡紫色戰將的眉頭都是未皺一下,也沒有熔化的跡象,

這便是傀儡的恐怖,

無知無覺,無痛無感,只知殺戮,任是誰碰上這類傀儡,都得提心弔膽,

畢竟,在整個宇宙中最為恐怖的攻擊不是混沌之力,而是不要命的攻擊,

秦凡低頭看了一下下方的炙熱翻滾的岩漿,輕輕地點了點頭喃語道:「看來,紫色戰將修鍊突破,要花上較長一段時間,」

「唉,我也不能夠光是站在此處焦急等待著,還是抓緊時間修鍊凝練一番天地靈力吧,」

畢竟,秦凡此次去那天靈谷外淵龍潭可謂是凶多吉少,

秦凡如若不儘快使自己在短時間內強大起來,恐怕到時候真是有去無回,

隨後,秦凡便是從空間戒指中取出數枚源晶石,盤膝靜坐於地,開始了自己的修鍊,

此時,盤坐於地底岩漿中的傀儡紫色戰將,情況倒是不壞,

一股股棕褐色天地靈力自地底冒出,而後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朝著傀儡紫色戰將的周身聚攏而去,

而且,傀儡紫色戰將也不含糊,努力馭使靈魂力量控制著這股股細小無比的棕褐色天地靈力緩慢聚攏於手心處,

不過,略顯奇異的是那一股股極淡的紫色源氣摻雜進入棕褐色天地靈力之中,

秦凡感受到這番奇異現象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完全不知,只能夠歸結於老哥凌彬煉傀術的神奇,

的確,奧義之力同本身源氣相融,這種奇異的事情,

莫說是秦凡,恐怕是就連正陷入沉睡之中的帝老都是無法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可以這麼說,對於紫色戰將的奇異之處,不是現在的秦凡能夠了解到的,

秦凡索性不再去多想,繼續盤坐於地凝練天地靈力進行修鍊,只是不忘分出一縷靈魂力量,觀察著萬丈岩漿之下的紫色戰將凝練土之奧義,

武道一途,修鍊最是考驗人的精神意志,也最是耗費時間的,

這時待到秦凡睜開眼眸來,八天時光便是一晃而逝,

「呼,」秦凡輕呼了口氣,起身站定,收起地上沒有用完的源晶石,

隨後,秦凡把目光望向岩漿中的萬丈岩漿深處,

秦凡雙眸瞳孔中呈現一股七彩色澤,一層迷濛的光芒釋放而出,竟然是動用了吞天訣的第三重『噬魂靈瞳』觀看,

「土之奧義,凝,」

一聲尖銳無比的暴喝在這滾熱的岩漿底部響起,

此時的傀儡紫色戰將被一股棕褐色天地靈力所包裹,渾身紫色源氣涌動不休,

而且,其手心處的紫色以及棕褐色混雜的奧義之力較之先前竟然變粗變緻密不少,

隨著,傀儡紫色戰將的暴喝聲,紫色以及棕褐色混雜的奧義之力竟然在傀儡紫色戰將手心四處逃竄,

如若仔細聆聽的話竟然還可以發現其中夾雜著無比尖銳凌厲的唳鳴,仿若真正的生命一般,

然而,站立在岩漿洞口的秦凡,嘴中驚咦道:「咦,這土之奧義怎麼回事,竟然如此難以控制,」

「不過,據我了解其他武者貌似並沒有出現過如此窘況,」

畢竟,在秦凡認知中土之奧義屬於武者感悟天地靈力凝練而成,

雖然神異,但是還尚不足以達到具有靈智生命這類高度,

可是,傀儡紫色戰將此時手心的紫色和棕褐色混雜奧義之力明顯脫離了秦凡的認知範疇,

「凝聚,」

此時,在岩漿之中的傀儡紫色戰將的雙眸瞳孔瞬間便是化作血色一片,

其雙臂肌肉隆起,額頭處筋脈暴凸,一股股磅礴的紫色源氣朝手心噴涌而去,仿若化作源氣囚牢,將手中的那股土之奧義給死死地包裹住,讓其絲毫動彈不得,

但是,光凝練完成這土之奧義,仍然無法完全晉陞到煉聖之境,充其量只能夠充當半步煉聖之境而已,

因為還有最為關鍵的一步奧義沉聚丹田還沒有完成,只有將已經凝練好的土之奧義通過所修習的心法功訣,完整的凝聚進丹田中,

這才稱得上是真正晉級到煉聖之境的武者層次,

喝,

隨著,一聲暴喝響起,傀儡紫色戰將手中的紫色源氣突兀地消失不見,

噗,

不過,在紫色源氣消失的剎那,傀儡紫色戰將周身肌肉盡皆碎裂開來,口中也是吐出一口濃濃的血液,

啊,

這時候,連帶處於岩漿洞口處的秦凡驟然感到一陣刺痛,發出啊的一聲,

秦凡雙手環抱自己的腦袋,顯得痛苦不已,

「嘶……這土之奧義的威力竟然如此恐怖,幸虧紫色戰將是傀儡,要不然換做任何武者,都是必死無疑,」

未過多久,秦凡便是從刺痛中清醒過來,

不過,秦凡嘴中卻仍然是發出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以及無語的感慨,

然而,渾身撕裂這種無比極端的痛苦,除非是完全屏蔽了肉身感知,

否則,換做的任何武者都無法承受過來,

雖然說現在處於岩漿底部的傀儡紫色戰將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具骸骨架子,

但是其渾身散發而出的氣息卻是不降反增,

呼……

這倒是讓秦凡長舒了口氣,繼續凝神觀察著傀儡紫色戰將的狀況,

儘管秦凡離開飯太稀客棧已經過去了整整八天,

但是傀儡紫色戰將這種狀況,秦凡斷然沒有撇開獨自離去的意願,

畢竟,傀儡紫色戰將才算得上是秦凡真正的底牌,

如若傀儡紫色戰將此時出現一點什麼意外狀況,秦凡那天靈谷外淵龍潭之行,絕對是九死一生,

時間悄然流逝,秦凡這一觀察便是又耗費了四天左右的時間,

秦凡對此心中雖然滿是無奈,但是又無可奈何,

嗡,伴隨著一聲嗡響,

仿若秦凡身處的整處天地都是震顫了一下,

這讓秦凡瞬間便是從冥思中清醒過來,

至此,秦凡也算是擁有一具煉聖境傀儡了,

導讀:本章出現的人物有秦凡,帝老,張皓, 此時,一抹甜甜的笑意卻是悄然滑過秦凡的臉頰,並未有所動作,

旋即,只見到一股股棕褐色天地靈力風暴在這處天地間極速成形,

然後,便是裹挾著無匹威勢,紛紛朝著岩漿洞中奔涌而去,其聲勢宏大駭人無比,

不過,這時處於翻滾的岩漿中的傀儡紫色戰將此時哪還有半點先前骸骨架子的樣子,

一塊塊堅硬無比的肌肉軋結,雙眸熠熠生輝,

一股股無比磅礴的氣勢釋放開來,讓那包裹著其身體的岩漿都是不停地滾動,仿若掀起道道波濤,


天地間的靈力亦然猶如河流倒泄一般,瘋狂湧入傀儡紫色戰將的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