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這句話,吳克勇頓時便憤怒無比,臉色陰沉,盯著門口的那個男人,怒聲說道,「你他奶奶的算個什麼玩意兒?本少爺要做的事情,你竟然也想阻攔?我看你是活膩了是吧?」

門口的那個人影不是其他什麼人,正是葉臨天!

此時,他將雙手背在背後,眼中充滿了寒意,隨意的掃視了一下院子之中的情況,以及被吳克勇踩在腳底的柳青。

頓時便無可奈何的說道,「爺爺為什麼會讓我來找你呢」

柳青,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廢物了

莫非,是爺爺弄錯了?

隨後,葉臨天便將眼神鎖定在了站在一邊的吳克勇,說道,「看在我的份上,放了他們!」

聽到這句話,吳克勇頓時便氣得不行,看著葉臨天,怒聲罵道,「看在你的份上?你丫的是個什麼玩意兒?還真的把自己當做一個人物了?你知道本少爺是什麼人嗎?」

「剛知道。」

葉臨天淡然無比的說道。

聽見這句話,吳克勇更加的憤怒了,說道,「王八蛋,老子看你這是活膩了,都給我上,給這個葉臨天的傢伙一點教訓!」

頓時,十多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便全都拿著武器,向著門口的葉臨天沖了過來。

可是,一瞬間,那些向著葉臨天衝過來的保鏢們便全都向著後面飛了出去,全都痛苦無比的捂著胸口,嘴裡接連有鮮血湧出。

吳克勇幾人,完全沒有看到葉臨天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此時,吳克勇徹底的慌了,他向著後面走了幾步,躲在了那些荷槍實彈的戰士背後,眼中滿是驚恐之色,僅僅的盯著緩步走過來的葉臨天,憤怒無比的說道,「打死他!」

「全都給我開槍,把這個王八蛋給我打死!」

頓時,那些士兵,便準備將子彈上膛。

可是,葉臨天猛地一抬手,數十根飛針從他的手中飛射而出,徑直將面前的那些士兵的手全都洞穿了!

瞬間,那些士兵便感覺手臂發麻,槍支全都拿不穩了,手中的槍全都掉在了地上。

頓時,吳克勇便感覺渾身冷汗直冒!

而葉臨天,也不慌不忙的一步步走了過來,隨後直接將吳克勇一腳踹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

吳克勇直接撞在了柱子上,跌落在地之後,便捂著胸口不斷的翻滾著,嘴裡不停的哀嚎。

「你他娘的,你竟然敢踢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我會讓我爹,我二叔將你抓起來!」

吳克勇哀嚎道。

而此時,葉臨天已經走到了吳克勇的身前,隨後直接將吳克勇踩在了腳下,居高臨下的開口道,「現在我問你,師家之事,可不可以就這樣算了?」

吳克勇剛準備開口,葉臨天便加重了腳上的力量,將吳克勇踩得不斷的哀嚎,感覺肋骨都被踩斷了!

隨後,他便高喊道,「小爺饒命啊,可,可以,我再也不會了求你高抬貴腳吧!」

這不能怪我吳克勇就繞得如此之快,因為葉臨天的手段實在是太厲害了。

不過兩下而已,便把他帶來的那些保鏢以及戰士,全都放倒了!

葉臨天這才將腳離開了,而後冷冷的說道,「滾蛋!」

吳克勇隨即便艱難的爬了起來,捂著胸口,帶著他的那些手下逃跑了,走到了門口,還回過頭來說道,「小子,你要是有種就在這裡等著,我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

葉臨天眉頭一皺,然後做出了一個抬腳的動作,吳克勇便被嚇得抱頭鼠竄,屁滾尿流的逃走了。

門口,朱躍生坐在車中,正在美美的抽著香煙,看見吳克勇帶著他的人跑了出來。

頓時,朱躍生便心慌了起來,嘴裡說道,「糟了,這下出事了。」

隨後,朱躍生便個童振海打去了電話,慌張無比的說道,「童局,大事不妙了,這葉先生,似乎打了吳家的那個三少爺,吳克勇,之後,我們該如何是好?」

電話之中,正在西蜀的童振海,聽見朱躍生的話之後,惶恐無比的說道,「你說什麼?吳三少被打了?朱局,無論如何,在我到那裡以前,一定要穩住局面,我馬上就帶人趕過去!」

「童局,我恐怕沒這個本事啊.那可是吳家,何人敢阻攔.」

朱躍生臉上全是惶恐的神色。

童振海怒喝道,「不管穩不穩得住,你都必須辦到,而且,我不是讓你穩住吳家,我是讓你穩住北境來的那個祖宗,要是跟北境產生了衝突的話,你我都得玩完!」

。 沉浸在書中世界的唐元,聽到一道聲音在叫他的名字,隨即從書中回過神來,看著眼前一個高大俊朗的身影,也不禁一喜,笑道:「天恆哥,是你啊!」

來人正是玉天恆。

玉天恆笑道:「剛才叫你好幾聲了,你太入迷了沒聽見,我沒有打擾你吧?」

唐元搖頭道:「怎麼會呢?天恆哥,你怎麼會在這裡。」

玉天恆道:「最近不知為何,魂力突破不大,就來這裡找幾本書,充實一下理論知識。」

唐元點點頭,他可是知道這裡的書都是寶貝。

玉天恆又問道:「你呢?放假了怎麼不回家?」

唐元道:「我家離得遠,我媽媽過來接我,應該也就這兩天到。」

玉天恆道:「原來是這樣,今天我搞了個小型聚會,都是我們學校的同學,也是你的學長學姐,今晚有沒有興趣來玩一玩?」

唐元一聽,有些猶豫,雖然他對聚會什麼的並不感興趣,但是玉天恆對他比較友好,自從那次在天寶樓遇見之後,後來在學校有幾次都遇見了玉天恆,不僅給自己解答了不少關於魂力修鍊的問題,從那以後唐元便感覺這個大自己八歲的大哥十分地親切,一點也沒有架子,兩個人互相的稱呼從「學長」、「學弟」變成了「天恆大哥」和「小七」。

正因如此,唐元不想拒絕玉天恆的好意,但是看著眼前的書海,自己恨不得就吃住在這裡,哪有時間去赴什麼聚會。

玉天恆看著唐元猶豫地模樣,便道:「小七,別為難,不想去的話……」

唐元笑道:「當然去啊,天恆哥,我可沒說不去。」

玉天恆一愣,欣喜道:「好,那晚些時候,我去你宿舍找你,帶你一起過去,你第一次去,不知道路。」

唐元點頭道:「好!」

本來想著這兩天要繼續看書,但是這裡的書恐怕一時半會也看不完,既然玉天恆誠心邀請,那便去結識一些學長學姐也好,自己重活一世,除了玉天恆之外,還沒有幾個要好的朋友呢。

如今已是下午,唐元將書放回書架,然後跟正在找書的玉天恆打了個招呼,就離開藏書閣,回到宿舍中去了。

美美地睡了一覺起來,已經快到晚上了,於是唐元又洗了個澡,換了件比較乾淨的衣服,他可不想滿臉剛睡醒的樣子就去參加聚會。

剛收拾完,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玉天恆的聲音響起:「小七,我到了。」

唐元跑去開門,見玉天恆和獨孤雁就在門口,還停了一輛馬車。

唐元笑著打招呼道:「天恆哥,雁雁姐,你們來了。」

獨孤雁因為經常跟在玉天恆身邊,所以也見過唐元好幾次,平日里,玉天恆總是對這個小學弟讚不絕口,當然也和唐元十分熟悉了。

只聽她走上前來,揉了揉唐元的頭,道:「好久沒看到小七了,又變可愛了,走,跟姐姐上馬車。」

唐元心中苦笑,這還沒自己前世年齡大的小姑娘,每次都把自己當布娃娃一樣看待,也是無奈。

好在唐元前世也不過才十六歲,而且不諳世事,除了孤兒院,就哪裡也沒去過了,社交能力估計還沒獨孤雁成熟,而且獨孤雁一身威嚴,一副大姐大的模樣,久而久之,唐元也就沒什麼感覺了,倒還真把她當做一個大姐姐一般。

三人上了馬車之後,就離開了學校。

馬車在天斗城中穿行,很快就來到了一處氣勢恢宏的建築群之外,這裡正是玉天恆的家,斗羅大陸上三宗之一的——藍電霸王龍家族。

馬車放慢速度,緩緩前行,在馬車上,獨孤雁不斷地向唐元介紹藍電霸王龍家族,玉天恆時不時地糾正一些獨孤雁的錯誤,弄得獨孤雁在可愛小學弟唐元面前失了面子,紅著臉向玉天恆撒嬌,小粉拳什麼的向玉天恆捶去,捶得玉天恆連連告饒。

唐元一臉尷尬地看著二人,不過也習慣了。

很快就到了藍電霸王龍宗的主殿外,玉天恆帶著獨孤雁與唐元二人,徑直上了主殿。

到了主殿之中,唐元見到有兩個老者在殿中暢談,正想著這二人是誰,玉天恆便走上前去,向左邊那位身著藍袍的老者行禮道:「爺爺,我回來了。」

說完,又向右邊那位身著綠袍的老者行禮道:「獨孤爺爺。」

兩位老者均是頷首致意。

左邊那位藍袍老者,正是藍電霸王龍宗的上任宗主,藍霸斗羅玉元震,也是玉天恆的爺爺。

而右邊那位綠袍老者,則是毒斗羅——獨孤博。

正在這時,獨孤博看向正準備逃跑的獨孤雁,笑罵道:「雁雁,見了爺爺怎麼還像見了鬼一樣?」

獨孤雁訕訕然轉過身來,吐了吐舌頭,小跑上前,到獨孤博的身邊,親昵道:「哎呀!爺爺,我只不過來和同學們聚個會,您怎麼還跑來監視我呢?」

此話說完,獨孤博老臉一紅,道:「什麼叫監視?我這次來,是和你玉爺爺有事商談。」

獨孤雁問向玉元震,道:「玉爺爺,我爺爺說的是真的嗎?」

「這個我就不知道咯。」玉元震撫須大笑道,「我說老獨孤,孩子大了,你這麼天天看著也不行呀。」

獨孤博道:「哼,我這還不是怕我寶貝孫女,被你家這個小電龍給勾搭走嘍。」

此話一出,唐元抬頭看著玉天恆,見他尷尬地笑了笑。

「爺爺!」獨孤雁臉色通紅,撒嬌道,「你再這麼說,我不理你了。」

玉元震又是一陣大笑。

獨孤博一臉黑線,自己還真拿這個寶貝孫女沒辦法,不過說實話,獨孤雁與玉天恆從小青梅竹馬,玉天恆天賦過人,且心性上佳,也是一個良婿之選,不過現在嘛……哼,還不夠格。

這般想著,獨孤博發現了正在玉天恆身邊站著的一個小身影,一雙藍色的大眼睛閃爍著精光,一眨一眨地打量著四周。

好精緻的娃娃。

這是誰家的孩子?什麼時候被雁雁……不是,被玉天恆那個臭小子拐來的。

獨孤博問道:「雁雁,那個小傢伙是誰啊?你不跟爺爺介紹介紹嗎?」

獨孤雁一聽,欣喜道:「哎呀,我給忘了。」

說完,跑上前來,牽著唐元的手,帶著他到玉元震的面前,道:「玉爺爺,他叫唐元,是我和天恆哥哥的學弟。」

說完,獨孤雁又向唐元道:「小七,這個是天恆哥哥的爺爺,你叫玉爺爺。」

唐元點點頭,向玉元震行禮道:「小七見過玉爺爺。」

玉元震點了點頭,撫須道:「好有靈性的一個小夥子!」

隨即,獨孤雁又牽著唐元到獨孤博前,撇著嘴道:「小七,這個是姐姐的爺爺,他是壞爺爺,你就叫他壞爺爺。」

「啊?」唐元愣了一下,這不太好吧。

此時一股強烈的威壓鋪面而來,唐元臉色一白,這個魂力威壓十分強大,自己只有在媽媽、蕭伯伯、月關叔叔和鬼魅叔叔身上感受過。

唐元渾身顫抖,額間不斷沁出冷汗來。

正在此時,獨孤雁與玉天恆皆是大驚,不想獨孤博來這一手。

獨孤雁驚叫道:「爺爺,你這是做什麼?!」

獨孤博聽到此話,突然收回魂力威壓,道:「哼,真是女大不由爺,你就先去介紹玉爺爺,把爺爺給忘了是不是?」

獨孤雁不理他,蹲下身來,幫唐元擦去汗水,柔聲道:「小七,你怎麼樣?」

唐元搖搖頭道:「雁雁姐,我沒事。」

獨孤雁眉頭一皺道:「還說沒事,臉都白了。」

唐元又搖了搖頭,笑道:「雁雁姐,我真沒事。」

此話說完,唐元又向獨孤博行了一禮,道:「多謝獨孤爺爺。」

獨孤博饒有興趣地看向唐元,問道:「哦?你謝我什麼?」

獨孤雁在一旁道:「對,小七,你謝他做什麼?咱們不管他,走。」

唐元笑道:「沒事的,雁雁姐,剛才獨孤爺爺用魂力威壓幫我突破了二十級。」

「什麼?」獨孤雁一驚。

唐元點點頭。

獨孤博此時在一旁道:「哼,你小子還算懂事,不像某些人,現在連爺爺也不尊重了。」

獨孤雁知道自己誤會了獨孤博,也知道他話里的意思,於是看向玉天恆,吐了吐舌頭,扮了個鬼臉。

玉天恆尷尬地撓頭一笑。

獨孤博對唐元道:「你叫唐元是吧?今年幾歲?」

唐元道:「回獨孤爺爺,我今年七歲。」

「七歲?」玉元震與獨孤博皆是一驚,這個年紀就達到了二十級,果然是個妖孽。

獨孤博又問道:「你也是天斗學院的學生嗎?家是哪裡的?」

唐元點點頭,又想到臨上學前,比比東交待他,最好不要告知別人死靈山莊的所在,否則武魂殿順藤摸瓜,會影響到唐元的安危。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Next post: 嗯,這一點玉帝確實沒有騙他,五行秘境的確是姜塵的福地,可以助他打下無上道基,獲取大量的資源。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