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童鶴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身來,滿眼星星的問李未名:「少俠還有小還丹嗎?可以給我看一下嗎?」

「這……」一開始不知道這些藥丸的用途,李未名還覺得沒什麼,但是現在了解了其逆天的功效后,反而不太敢隨意暴露在外人面前。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李未名還是懂的!

大還丹是沒有了,只有一顆被自己吃掉了,但是小還丹確實還有,那個勁霸男留給自己的瓶子裡面裝了足足有三顆之多! 神念顯化僅僅意志的凝練,乃是虛物,不具備實際的力量,然而隨着精神進一步加強,神念愈發強大,最終形成一股念力,這股念力是融合身體之氣和天氣之氣的關鍵,也是學徒階段的最後一步,只有神念化形,入主泥丸,才能主導這一步!

“要是明日還能借助妖獸的聲音修煉,以這個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在體內產生念力,修出三力,正式進入學者階段,到時候我便可以離開此地,殺回礦區!”劉封心情大好,躺在樹上有些亢奮,隨性也不再休息,便把幾個基本動作做了幾遍,然後使用“破氣決”引動天地氣息沖刷傷口,不覺間天色已亮。

只一晚上,傷口便隱隱作癢,這是爛肉翻新,有新鮮肉在快速滋生的緣故,造這速度,估計最多十來天,傷勢就能恢復如初。

劉封也不急着回去,又去打了一些獵物,採集了一些清水,做好了長期居住的準備。

不過,昨天晚上見識過那頭妖狼的厲害,劉封便刻意避開了礦狼,避免給自己招來**煩。

Wωω▪ t t k a n▪ C〇

整整一天,除了進食, 億萬暖婚 ,他能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正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強大。

入夜之後,劉封便多了一分期待,期待能夠再次經歷那種狼嚎虎嘯的洗練。

果然,半夜時分,狼嚎首先劃破了長空,隨後窸窸窣窣,萬狼齊動,全部往樹林深處走去。

狼嚎持續了一段時間後,虎嘯也響起,兩隻妖獸,此起彼伏的聲音交錯,讓整個樹林都出現了一種微妙的變化。

劉封在聲波衝擊中修煉,可以說是一步一個腳印,雖然艱苦,但是效果也明顯。這一次,狼虎之爭比前一日更甚,壓力也強大了數倍,甚至有那麼一段時間,聲音的衝擊讓劉封的傷口出血了崩裂。

靈脈傲神州 ,劉封拔出狼刀,運動“斬風刀法”,刀勢一動,聲波衝擊頓時弱了不少,到最後,竟然在更強的衝擊下,前進了更遠的距離,離狼虎爭雄的樹林深處,又多走了數百步。

持續了近一個時辰之後,劉封身體承受已經到了極限,而狼虎爭雄便漸漸平息了下來。

最後,兩妖獸又約定明日再戰,方纔各自散去。

連續五日,兩頭妖獸都在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長嘯爭鋒,始終不相上下。劉封每日準時報到,收益匪淺,到了第五日之時,已經能夠隱隱看到遠處的高峯,聲音就是從那高峯上傳來。


又過了兩日,劉封傷勢基本癒合,修爲與日俱增,漸漸適應聲波衝擊,聲波衝擊自己修煉帶來的好處不如前幾日那麼大,劉封也不失望,繼續準時報到。

連續的多日觀察,劉封發現,這兩頭妖獸,似乎並不是在做生死鬥爭,相反倒是相互切磋的樣子。狼嚎虎嘯之間,並不是簡單的聲波衝擊,而是在其中,還有着諸多玄妙。


兩者之間,虎妖實力要更強一分,大多數時候都是主動出擊,狼王防守。然而虎妖只有一頭,狼王卻是率領了數萬礦狼,每每狼王嘯聲處於弱勢,要被虎嘯壓下去時候,羣狼便會一起發聲。四方八方、此起彼伏的狼嚎聲響起,看似毫無章法,其實暗含規律,就如同波浪一樣往中心聚集,最後和狼王的聲音一起,形成一股合力,與虎妖對持。

虎妖強於狼王,卻壓不住數羣狼之威,此時就會暫避其峯,待羣狼聲退,才又嘶吼震天,以神威壓下。此時狼嚎又化作尖銳,擰成一把尖刀,在威壓中尋求一絲突破。

如此再三反覆,聲波變化繁多,卻脫不出一個範疇,虎嘯以威勢壓之,狼王以巧力破之。雖然最後虎妖雖佔了上風,卻怎麼也奈何不了狼王,於是這戰爭便一直持續下去,永無停止的一天,直到有一天一方被徹底壓下去。

弄明白了這聲波衝擊中的道理,劉封興奮無比,從此之後,在修煉的同時,他還多了一門心思,那就是不做聲波震動的規律、強度,大小,努力嘗試着去模仿。

虎嘯勢大,這種震天嘶吼,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精魄才能完成,劉封模仿數次之後,便果斷放棄,專攻狼嘯。

然而狼嘯看似簡單,要模仿起來卻不容易,特別是那聚集羣狼之力的功法更加困難,劉封連試三日,始終不得門路。他性子執拗,越是不行便越不放棄,之後的幾天,連“破氣決”的修煉都放得次了一些,滿腦子只充滿了一聲聲的狼嚎呼嘯。

這天白天,劉封去捕捉禮物,眼見一頭小鹿在前方相隔百米出掠過,速度飛快無比,眼看着追不上,劉封下意識的大喝一聲!

聲音從喉嚨口衝出,似乎凝聚成了一線,呈直線轟了出去,如同離弦的箭,“刺”在小鹿身上。小鹿身體一晃,摔倒在地,頃刻後奮力爬起,飛速的跑了。

劉封無心追趕小鹿,他突然明白了一些關鍵,剛纔的那一聲大喝解開了他多日來心中的疑惑。

不管是模仿老虎的威勢,還是模仿狼王的巧妙,這畢竟都是妖獸的東西,而煉氣師和妖獸有着本質的不同,一味的模仿,並不能取得好的效果。

“破氣決”快速在體內運轉,劉封能夠感應到,身體一百多個穴竅中充盈的氣,引入體內的天地之氣,進一步的靠近和牽引,意念的調動之下,兩種氣慢凝聚在一處,形成了一股新的力量。

這股力量,可以用任何一種形式展示出來,也包括聲音。

“吼!”一聲巨吼從劉封口中發出,自他身體前方以外,空間氣流隨着聲音震盪,一圈又一圈的空氣漣漪疊加、飛速擴散,形成了一道強而有力的衝擊波。

身前兩個腰身粗的大樹,在一吼之下,樹葉飄落無數。

第一聲餘音尚未消失,劉封再兩聲吼發出,三吼聲疊加,聲威更震,隱隱有些轟鳴之聲發出。腰身粗大樹受到這股力量衝擊,竟然也瑟瑟抖動起來!

三吼之後,劉封整個人都如同虛弱了一樣,有些無力的靠在了身後的大樹上,只是他的眼中,卻綻放出了興奮的光彩。

這些天來,劉封已經嘗試了上千次,卻沒有一次成功,他無時無刻不在研究兩頭妖獸的聲音,而且是身臨其境,心領神會下已經掌握到了一些要領,然而他一直在模仿,脫離了“煉氣師”的本質,反而不得要領。但是剛纔那連續的三聲吼,他完全沒相過去模仿任何一頭妖獸,所以中氣十足,凝聚成了聲波,形成攻擊力。

這喝聲攻擊力實在弱小,連一頭小鹿都傷不到,三吼疊加,也只能“吹”得大樹搖晃幾下,但是這一步總算邁出去了,劉封自然無比興奮。

是夜,劉封再次進入兩頭妖獸的聲波衝擊之中修煉,這一次,他添加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對聲波衝擊的抵抗也隨之增強。

他不再單純的抵抗,也不再是簡單的用“破氣決”讓在被改變的聲波空間中修煉,而是開始順着聲波衝擊的頻率,慢慢的轉化爲自己理解的節奏,然後一個點一個點的拼接,形成了自己的聲音。

這是在偷師,劉封結合了兩種截然不同聲波的頻率,形成獨屬於自己的聲波衝擊。

半月之後,劉封基本完成了自己的聲波衝擊,並開始運用到實際之中,劉封把這聲波衝擊命名爲“虎狼衝擊”。當然,他的修爲還很弱,虎狼衝擊並不能造成真正的傷害,但是劉封相信,隨着自己修爲的提高,虎狼衝擊也會越來越強!

身體傷勢完全好了,劉封已經做好打算,離開此地,回到礦區殺死陳二狗和陳大牛,幫小泉報仇之後,便出去尋找父親,安頓好後上路,去尋找成爲一個真正強大的煉氣師方法!

在離開此地之前,他還必須完成一件事,那就是突破到學者的境界。陳大牛力量強大,只有突破到了學者境界才能匹敵,他能感覺到,自己距離學者已經無限接近,多則十日,少則三天,就能突破。

他對力量的渴望,在兩頭妖獸的不斷衝擊下,越來越強烈了。

這天晚上,劉封出現在了山腳之下,爲了突破學者境界,他決定下一次猛料,一次性前進了數里路距離。 請大家支持本書,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看到李未名有些為難,東方童鶴搓了搓手,自己也知道,像小還丹這種逆天聖葯,一旦被一些心懷不軌的人發現,肯定會招致禍端。於是頗為不舍的說道:「少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吧……」

在李未名看來,如果是其他人,這些東西自己是萬萬不能拿出來的。而面前這位老者,說話雖然一驚一乍的,但是句句屬實,言語很實在,告訴自己不少以前不明白的東西,不像是那種需要時刻提防的小人。

想罷李未名也不再猶豫,掏出裝有小還丹的藥瓶,遞給東方童鶴:「既然前輩想看,在下也不會太小氣,看一看又壞不了。吶,這就是小還丹。」

東方童鶴顫抖著手接過小藥瓶,就和小孩子見到喜愛的玩具一樣趕緊抱在懷裡,生怕掉在地上摔壞了。一旁的李未名和樊小小看到,早已忍俊不禁,這老者行為確實有點怪異。

還真不能怪東方童鶴這樣,小還丹這種逆天聖葯,放在誰手裡都要激動半天。只有像李未名這種之前不懂的,才覺得無所謂。

小心翼翼的打開瓶蓋,一股濃烈的葯香頓時撲鼻而來。東方童鶴閉上眼睛很是享受地聞著其中的香味,不由得嘆道:「不愧是聖葯,僅僅是聞一下,就覺得整個人都舒坦了好多!」

說完東方童鶴趕緊蓋上瓶蓋,生怕香味散了影響其療效!

本來東方童鶴還想拿出來看一下小還丹的模樣,但是又怕拿出來弄壞了,抱在懷中仔細回想著方才散發出的味道,沉醉其中。

好一會了,東方童鶴才依依不捨的把小還丹還給李未名,縱然自己再喜歡,也不可能就這麼拿著一輩子,說來說去都不是自己的東西。

東方童鶴所表現出的模樣,李未名看在眼裡,差不多放下心來。像他這種醫師,醫道和極品丹藥對他的吸引力是非常巨大的,他能克服這種吸引力帶來的佔有慾,說明此人雖鑽,但一點都不貪,是個可以信任之人。

「前輩,我朋友的傷勢,到底怎麼樣了?」既然該問的都問了,該看的都看了,李未名也不再耽擱,還是救人要緊。

東方童鶴老臉一紅,自己都忙著看小還丹去了,病人還在床上躺著等著救治呢。趕忙咳嗽了一聲道:「多虧了少俠的丹藥,你的朋友傷勢已經得到很好的控制,身上的傷不日便可康復。」

「這就好這就好,那她現在是?」聽東方童鶴說基本上沒事了,李未名終於放下心來。但是既然都快好了,為什麼還在昏迷不醒?

「哦,這個少俠不用擔心。你的朋友只是精神力消耗過度,暫時處於昏迷狀態。待老朽開方補藥,加以調理,很快就可以醒過來。」

「多謝前輩!」李未名連忙道謝。此時李未名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總算是落地了,這個少女自從見到她到現在,總共都沒有說過幾次話,連名字都不知道。但不管怎麼說,兩人都互相救了對方一命,算是一起經歷了一番苦難。現在少女不多時就要醒了,李未名心中莫名的很想和她說說話。

「不必不必,今日有緣能認識少俠,也是我東方童鶴的福分。來日若是有用得到的老朽地方,儘管帶著此物到東方醫館找我。」東方童鶴是個明白人,李未名如此年輕就能擁有小還丹此等逆天聖葯,絕對不是一般人,與之交善才是正道。

接著,東方童鶴掏出一塊木牌遞給李未名。「老朽平日行蹤不定,但是只要少俠攜此物到東方醫館,自會有人給我發信,老朽會以最快的時間趕到。」

「這……,太麻煩前輩了,不太好吧。」李未名自知自己幾斤幾兩,貿然收下對方的禮物,總感覺心裡過意不去。

「已經送出去的東西,怎麼能收回來呢?少俠莫不是不給老朽面子?」東方童鶴眉頭一皺,佯怒道。

東方童鶴都這麼說了,李未名知道不收下是不太好:「既然前輩都這麼說了,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完便伸手接下東方童鶴遞來的令牌。


「這才對嘛。」東方童鶴哈哈一笑,起身準備出去給李未名抓藥。

事情基本上處理完了,李未名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在地宮中,勁霸男留給自己好多瓶葯,還有幾種上面沒有寫字。既然東方童鶴有與自己結交之意,而且人品也不錯,還不如順便讓他給自己鑒定一下。

想罷,李未名開口道:「對了前輩,我這兒還有一些不知道用途的葯,還有勞前輩幫忙鑒定一下。」

「哦?快拿出來我看看!」東方童鶴一聽,頓時來了精神,李未名手中的東西,多半不是凡品。

說著,李未名就掏出了剩下沒有標註的藥瓶,放在了桌子上。

東方童鶴拿起其中一瓶,打開后又聞又看。過了老半天,東方童鶴搖了搖頭:「這個……,實在抱歉,老朽無法鑒定出來是何種丹藥。」

連東方童鶴都鑒定不出來,李未名有些愕然。剛才東方童鶴僅僅通過把脈就知道了周曉玲的病因,醫術一定不低。既然東方童鶴鑒定不出來,看來是已經超出了他的認識範圍。

有些猶豫的拿起第二個藥瓶,東方童鶴剛剛打開瓶蓋就感覺渾身一震,經過仔細辨別,這種丹藥自己認識!而且又是一種極品丹藥:「少俠,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老朽覺得這個瓶子中裝的,應該是補氣丸!」

「補氣丸,是幹什麼用的?」李未名對這些葯是一點都不了解,只能無奈的問道。

「這種丹藥作用很強,在戰鬥中如果出現靈氣消耗過度,無法持續支撐戰鬥的情況,吃一粒,便可重振雄風,它是用來恢復戰鬥所消耗的靈氣的!但是補氣丸也有品階,具體是幾品的,還沒辦法確定。」東方童鶴耐心的解釋道。

「哦?還有這種丹藥?」倒吸一口氣,李未名無比震驚,這個世界有太多自己不了解的東西了! 請大家支持本書,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東方童鶴也不管李未名此時何種想法,自顧自的拿起剩下的藥瓶仔細觀察起來。但是令東方童鶴沒有想到的是,所有藥瓶中,除了補氣丸,其他的自己都不認識!

這個結果東方童鶴完全沒有料到,自己本來還想著,就算不能全部鑒定出來,認出個百分之七八十應該沒啥問題,結果費了半天勁,就認出一個來!

不僅是東方童鶴,李未名也是一直沒有從震驚中緩過勁來。剛剛東方童鶴鑒定出補氣丸的時候,就把李未名震驚的夠嗆,而現在剩下的東西連東方童鶴都不知道。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剩下的丹藥比補氣丸更加珍貴,說不準是和大還丹是一個等級的物品!

東方童鶴表示很無奈,自己鑒定不出來,還是與自己的實力有很大的關係。實力不到相應的層次,是無法清晰了解那些丹藥的作用的。

事實如此,李未名也就不在這件事上浪費太多時間,收回藥瓶,和樊小小一起對東方童鶴道了謝,就準備去背周曉玲。

這時,東方童鶴才正式介紹了一下自己:「誒,剛剛給興奮糊塗了,都沒有自我介紹一下。老朽複姓東方,名為東方童鶴,不知幾位怎麼稱呼?」

「東方前輩客氣了,晚輩李未名,這是……這是我女朋友樊小小。」李未名指了指身旁的蘿莉小美女,對東方童鶴答道。

「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對啊。」東方童鶴由衷的感嘆道。

「哪裡哪裡,東方前輩客氣了。」見東方童鶴如此誇讚,李未名心中多少也有些高興,不說自己吧,樊小小可是一等一的美女。

一旁的樊小小則是被二人說的即害羞又有些竊喜,一來李未名在外人面前說自己是他的女朋友,當時心中就開心的不得了;東方童鶴不加掩飾的誇讚,則是讓樊小小在李未名面前有些害羞。樊小小此刻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於是輕點著食指細聲細語的道:「謝謝前輩誇獎!」

「哈哈,你們以後也不要前輩前輩的叫了,顯得太生分。如果不介意,叫我一聲鶴老就好。」東方童鶴哈哈一笑,縷著鬍鬚道。

「鶴老說怎麼叫,我們就怎麼叫!不過鶴老也不要叫什麼少俠了。直接喊我未名,喊她小小,挺親切。」見東方童鶴如此隨和,李未名也不那麼拘謹了。


「好!好!哈哈!」東方童鶴開心的笑道。

片刻,東方童鶴見二人一直沒有提到今天來看病的人,有些疑惑的問道:「未名,那床上躺著的這位是?」

「唉,說來話長,我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她叫什麼。」微微嘆了口氣,李未名有些無奈。

「哦?此話怎講?」聽李未名這麼說,東方童鶴更加的疑惑。

接著,李未名也沒有保留,把從遇到周曉玲開始的事情前前後後的都給東方童鶴說了一遍。

東方童鶴仔細的聽著,聽到危機之處,不由都有些揪心;在知道最後周曉玲把李未名背出來時,更加覺得這個少女的不可思議。二人可以說是經歷了生死,好不容易才活下來!

現在東方童鶴也多少理解了李未名的心情,不然無緣無故的也不會跑這麼遠來看病。

「對了,這次的診費和藥費是多少?」雖然和東方童鶴算是較熟了,但是李未名卻不想平白無故的占別人便宜。

「這個啊,給個一百銅就夠了。」東方童鶴無所謂的說道,其實心中明了,如果一點都不問李未名要,反而會弄得對方不開心,要一點意思意思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