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菜單上的美食圖片,慕卿卻沒了想吃的心情,合上菜單:「你點的應該就夠了,我就不加了。」

見狀,封時奕只好點點頭,示意服務生先下去,親手給慕卿倒了杯紅酒。

「八幾年的拉菲,湊合喝點。」封時奕抿了口酒,眼底閃過一絲嫌棄。

慕卿動作頓了下,頗為無奈地看了封時奕一眼,平常人家想喝今年的拉菲都拮据,到了封時奕這裡竟然是湊合……

果然,人和人的差距就是這麼大。

「你就這樣將公司丟下,真的不會出事嗎?」微抿一口酒,澀澀的口感令慕卿下意識皺眉。

怪不得封時奕會說湊合,原來口味被養叼了也不是什麼好事。

「有季陽在,公司不會出什麼大問題。」就算是出了問題,他也能夠及時趕回去。

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慕卿也沒有再問,靜待美食上桌。

當餐桌被擺滿時,服務生還是沒有停下上菜的動作,慕卿震驚的看著封時奕:「你到底點了多少?!」

「不多,也就你喜歡吃的那些而已。」封時奕回答的輕描淡寫,像是完全不覺得值得震驚。

慕卿這才發現桌上不僅僅是海鮮,還有糕點、川菜等等……

看著桌上層層疊疊的碗筷,慕卿粉唇緊抿:「我們只有兩個人,你點這麼多,吃不掉不是浪費嗎?!」

「不會浪費。」封時奕朝著窗外看了眼,篤定地勾了勾唇角。

順著封時奕的目光看過去,慕卿終於發現窗外有很多穿著邋遢的小孩,這些小孩看他們的目光似乎在冒著綠光……

狠狠地打了個寒顫,慕卿收回目光:「他們是什麼人?難道平常都吃不到飯嗎?為什麼感覺他們有種想要把我們吃掉的感覺?」

「你放心,他們對你沒有什麼興趣,他們只對食物感興趣。」封時奕將奶黃包放在慕卿的面前:「嘗嘗這個,你不是最喜歡吃奶黃包了嗎?」

幾乎每次去俏江南都會點奶黃包,封時奕還笑話過她的口味,而她是理直氣壯的頂了回去,專一的人才最長情……


慕卿懷著複雜的心情嘗了下奶黃包,口感居然異常甜美,甚至比俏江南的還要好吃…… 「小心被她吸幹了!」孫海劍笑道。

晚上的月亮真的很圓,月光掛在京城的上空,整個京城披上了銀色的晚裝。江帆為什麼會斷定月圓之夜媚教采女會有所行動呢?

因為月圓之夜是男子元氣最旺盛的時刻,也是元氣最易採取的時刻,「月滿則精溢,精溢則氣足。」這就是媚教采女要行動的原因。

京城北門外的郊區冷冷清清,路上行人很少,江帆四處轉悠,沒有發現那個絕色美女。

轉悠了兩個多小時,江帆感覺到有些累了,找到一塊青石坐下,突然身後傳來女人的聲音:「嗨!小帥哥,一個人寂寞嗎?」

江帆回頭一看,立刻認出了那個女的就是水碗里看到那個絕色美女。

「美女,一個人真的好寂寞,你願意陪我賞月嗎?」江帆笑道。

「好啊,我們孤男寡女一起欣賞這滿月。」那絕色美女坐到江帆身邊,撒嬌道:「今晚月色很美,感到渾身有點發冷,你願意抱抱我嗎?」眼睛露出狐媚之色。

我靠!這麼快就挑逗我了,竟然用了秋波術,要不是老子久經情場,就中了你的秋波。

「哦,我怎麼忍心讓如此絕色美女受涼呢!來,抱抱!」江帆的手摟著那女子,立刻施展龍華按摩秘術,雙手在背部遊動,鳳翅穴、腎俞穴、促精穴全部都不放過。

片刻之後那女子立刻動情起來,主動貼著江帆磨蹭起來。「哦,怎麼熱起來了,幫我脫衣服吧!」

那女子拋出媚眼,扭動腰肢,手勾住江帆的脖子,腳一跨,坐在江帆大腿上,緊緊貼在他的臉上。一股奶香味襲來,江帆感覺到有點迷糊,渾身燥熱,忍不住在上吻了一口。

「哎呀,你喜歡吃奶嗎?喜歡就吃吧!」那女子媚笑著,開始主動寬衣。

「來吧,你盡情地動手吧,用牙齒咬也行!」對著江帆吹了一口氣,手開始撫江帆的身體,每撫到之處,江帆感覺到十分舒坦。

我靠!這女的也會類似龍虎按摩秘術的催情手法,看來不能和她久拖下去,否則真的被她吸幹了呢。江帆的手滑道她肋下,輕輕點按,那女子感覺肋間一麻,頓時就不能動彈了,她雙眼瞪得大大地望著江帆。

「嘿嘿,你是媚教的采女吧,想打我的注意,你還嫩著呢!」江帆雙手握著她的用力揉按,極度變形,幾乎要爆裂。

「你再瞪著眼睛,老子捏爆你咪咪!」江帆加大力量,山峰再次變成葫蘆形狀。

「咯咯,真是小看了你小子,你是什麼人?」從那女子腹部傳出聲音來。

「腹語傳音!」江帆震驚道,沒想到這女的會腹語傳音,在被點穴情況下,能用腹語傳音,非同一般。

「你快開我,否則我讓你好看!」那女子腹部傳出聲音。

「嘿嘿,你已經被我點了穴,還能把我怎麼樣,老子打爆你咪咪!」江帆在她身上用力拍了下,如同打排球一樣。

「你以為點了我的穴就不沒辦法了,我們媚教的元神出竅術,想必你有所耳聞吧。」

那女子話音剛落,頭頂天門打開,一縷白光升起,那女子竟然從才頭頂飄了出來,伸出纖縴手指輕彈,一道紅色箭直奔江帆心臟。

「元神出竅!」江帆震驚喊道,他沒想到這女子有如此高深的道行,竟然可以元神出竅。

閃過紅色符劍,江帆立刻踢出三腳,直奔那女子的元神,「呵呵,地網!」

嘩!地上冒出一張白色網狀物,把江帆兜在網中,「收!」網立刻收了起來,「哈哈,該知道老娘的厲害了吧!」

「哼,你別得意太早!符火!」江帆身上立刻出現紅色火焰,白色的網狀物立刻被火燒成灰燼。

「小子,老娘媚三娘不信鬥不過你這毛頭小子!」那女子如同燕子般飛起,高空俯衝而下,直奔自己的身體。

「呼!」她的元神進入身體,身體猛地震動起來,紅色光芒四射,「轟!」的一聲響,她竟然衝破穴道站了起來。

身體扭動,發出嬌媚嬌喘聲,江帆立刻感覺到渾身血脈膨脹,頭暈目眩,「讓你知道我的迷魂術的厲害!」

江帆身體開始搖晃起來,步子踉蹌起來,眼前出現了無數的美女在晃動,天空的月亮也旋轉起來。

江帆暗叫不妙,但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突然江帆身上的兩顆珠子閃了一下,一股清涼的氣流到了頭部,江帆立刻清醒過來。

我靠!差點就中了迷魂術,江帆立刻默念五雷消魂術,轟隆隆!天空發出雷滾動。媚三娘驚叫道:「五雷銷魂術!」

唰!人影閃動,媚三娘身體像一道流星似的,遠逝而去,江帆隨後就追,但她速度太快,無法追上。

「我靠!媽的,溜的比兔子還要快!」江帆罵道。

江帆望著媚三娘逃逸的方向,是郊區城外的五嶺峰,難道她就住在哪裡?據江帆所知,媚教采女一般是群居的,看來五嶺峰就是媚教的一個秘密教地。

江帆立刻使出千里追蹤術,很快就斷定媚三娘進入了五嶺峰。五嶺峰是京城外一座小山,山上有座廟,遠在山下就可聽到撞鐘的聲音。

「山上是什麼廟呢?」接著月光, 環形筆記之戲命師 。走了大約十多分鐘,江帆終於看到廟,遠看廟不大,走進了才看清楚這是一家尼姑庵。

江帆是從廟門上空懸挂的匾額上的字:「靜妙庵」確定這是家尼姑庵。

庵里可以看到燭光搖曳,依稀聽見念經的聲音,「這尼姑庵不會就是媚教的落腳點吧!」江帆心道。

帶著這個好奇,江帆悄悄穿牆而入,穿過一片竹林,看到大雄寶殿里燈火通明,有十多個尼姑在念經。木魚聲有節奏地響起,念經聲音很齊,從表面上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靜秒庵里一共三棟建築,中央最大的是大雄寶殿,兩側是平房,應該是尼姑居住得地方。

江帆悄悄地走到右側的平房,只有一間屋裡有燈光,其餘的房都是黑漆漆的。江帆側耳聽到嘩啦水聲,應該是誰在洗澡的水聲。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大力支持啊!把書給頂入新星榜!迫切需要支持啊!最後三天衝刺! 「你怎麼知道他們家的奶黃包好吃?」來這裡散心不過是一時興起,慕卿不禁有些好奇,封時奕怎麼知道這裡的美食。

誰知封時奕朝著慕卿神秘地勾了勾唇角,薄唇微張,送了慕卿兩個字:「秘密。」

總裁誘入懷:老公大人,早上好! ,低頭繼續吃著美食,心中暗暗腹誹封時奕小氣。

每道菜都嘗了點,可是依舊沒有全部吃到,慕卿摸了摸鼓鼓地小腹,帶著不舍將飯菜送給了門外的孩子。

「他們是那邊福利院的孩子,只是福利院養不起,所以他們每天都吃不飽。」封時奕看出慕卿可憐這些孩子,淡然地開口解釋著:「餐廳里的客人有剩菜,餐廳就會給他們送出來,所以每天至少也可以顧得上溫飽。」

聞言,慕卿秀眉微皺,眼底閃過一絲不忍。

看出慕卿的意思,封時奕唇角微微上揚:「別同情她們了,如果你找不到工作的話,怕是你也要跟他們一樣了。」

「我才不會!」慕卿白了眼封時奕,眼底閃過一抹傲嬌。

「是是是,我家卿卿還有我,當然不會變成孤兒。」封時奕連連點頭,唇角勾起一抹寵溺。

慕卿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低頭吃著面前的食物,只是還是有些同情那些孩子。

「好了,別多想了,我已經捐了一百萬。」封時奕捏了捏她的臉頰,眼底滿是笑意。

慕卿詫異的望著封時奕:「你……」

「別這麼驚訝,我的老婆心地善良,我當然也要配合。」

「時奕……」謝謝你!

「行了,走吧,我帶你去海邊逛逛,散散心。」說著,封時奕起身拉著慕卿朝外走去。

「好。」慕卿唇角勾起一抹笑容,邁步跟著封時奕。

兩人來到海邊,沿著沙灘走了很久。

吹著海風,慕卿莫名覺得心情好了很多。

「我們去買點喝的吧,我有點渴了。」慕卿忽然覺得有口渴,四處尋找可以買水的地方。

聞言,封時奕伸手指了下不遠處的礁石:「你先去那裡等我,我去給你買。」

「那你小心點。」慕卿點了點頭,朝著封時奕手指的方向走了過去。

坐在礁石上,看著封時奕遠去的背影,慕卿轉頭看向大海的方向。

傍晚時分的海面異常平靜,沒有海鷗的點綴,也沒有海浪的波濤,有的只是令人享受的寧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封時奕依舊沒有回來,慕卿百般聊賴地站在礁石上胡亂跳動著。

心中忽然湧起一陣濃烈的不安,慕卿下意識轉過頭,就感覺背上被人重重地推了下。

一世盛寵:佳偶添成 ,慕卿腳下不穩,直接從礁石上滑落下去。

「啊!」

驚呼聲傳進剛剛回到沙灘的封時奕耳中,封時奕抬頭看向兩人約定好的礁石處,卻沒有看到人影,心中暗叫不好,丟開手裡的水,大步沖了過去。

慕卿跌進海里,不停地掙扎著,原本會水的她,因為小腿抽筋的原因,全然使不上力氣……

「救命……救……」

海水絲絲嗆入口鼻,慕卿僅存的體力也被消耗殆盡。

無力下沉時,慕卿似乎看到了封時奕的影子,只是太過於模糊,慕卿苦笑一聲,沒想到最後想到的人竟然是封時奕……

「卿卿!」

封時奕趕到海邊的時候,看到慕卿只剩下一隻手在海面上,連忙跳下海,游上前抓住慕卿的手,將慕卿從水裡撈了出來。

由於嗆入了大量的海水,慕卿此時已經陷入昏迷。

顧不得其他,封時奕抱著慕卿放在沙灘上,雙手交疊,用力地按壓著慕卿的胸口。

捏住慕卿的口鼻,封時奕不停地將空氣渡到慕卿口中,雙手不停地按著胸口,即使手酸也不肯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