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劉離離似乎也知道只能如此,便不再多說什麼。

「按之前商量好的!離兒你和巧兒使用玄龜殼,要保護好自己。北耀,疾風紗的口訣記好了嗎?」

徐北辰視線一轉,看向衛北耀。

衛北耀看上去十分緊張,不過還是咬着牙點了點頭。

「很好!大家不要怕。我們有三件法寶在身,就算不敵對方逃命也是沒問題的!」

徐北辰滿意的點頭,給大家打氣。話鋒一轉道:「開始吧!」

此言一出,就像是攻城拔寨的命令,幾個人相互對視一眼,像是在無聲的交流,然後默默的沖對方點頭,彷彿在互相給予精神上的支持。

下一刻,只見衛北耀伸手拿起了那塊黃色的紗布,然後站起了身。劉離離徐北辰以及巧兒,也都幾乎同時站了起來!

三個人的目光共同看向衛北耀,徐北辰目光堅定的看着衛北耀,伸手到他肩膀上輕輕的拍了拍。

「注意安全!」

衛北耀重重的點頭,然後也不再多言大跨步走到窗前,伸手一把推開窗戶,緊接着整個人縱身一躍,便跳到了外面的街道上。

他這番舉動,自然引起了早在外面盯着他們一舉一動的李化元等人的注意。幾乎就在衛北耀出現在街道上的同一時刻,李化元不容置疑的開口吩咐。

「去三個人追上那小子,只許生擒!」

「是!」

立刻有三個人站起身,異口同聲的應是。然後三人便直奔衛北耀而去!

「你們三個,跟我衝進去!不許傷人性命!」

說着,李化元懷抱着胡琴,一馬當先的往客棧走去。身後三人也連忙一前一後跟上!幾乎眨眼間,四人便到了客棧門口。客棧的店小二以及掌柜,看着氣勢洶洶來者不善的四人,連阻攔的慾望都沒有瑟縮著躲到一邊,任由四個人闖了進去。

。 正好譚冰的手機響了起來,看看來電顯示,於是接通了,聽了一會兒,說道:「已經不是新聞了,老旦正在說這事呢,你少操別人的閑心。」說完,就把手機掛斷了。

「誰的電話?」顧紅問道。

譚冰站起身來沒好氣地說道:「還有誰?小雪打來的,也是說韓壽房子著火的事情,你們也別坐在這裡瞎操心了,收拾收拾準備睡吧。」

李新年和顧紅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顧紅關上房門,一臉緊張地小聲道:「哎呀,你說這對夫妻會不會就是幫戴山給你送錢的人?」

李新年楞了一會兒,說道:「不會這麼巧吧?老戴的錢跟韓壽怎麼扯得上關係?」

顧紅狐疑道:「可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生這種事難道也是巧合?如果不扯出韓壽的話,我還不會這麼想呢。」

李新年點上一支煙坐在椅子上半天沒出聲。

顧紅走到跟前低聲道:「如果這個男人真是那個給你送錢的人,萬一被警察抓到可就麻煩了,到時候他和戴山兩個一起指證你的話,你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李新年瞪了顧紅一眼,說道:「你就不能說點吉利的?警察都不知道這對夫妻的身份,也沒有照片,他們去哪兒抓人?」

「問題是盛世閑庭不可能沒人見過他。」顧紅質疑道。

李新年哼了一聲道:「見過又怎麼樣?我見過好多次呢,難道警察憑我描述一下他的長相就能認出他來?」

頓了一下,又像是自我安慰道:「再說,他已經鬧出一條人命了,不可能等著警察來抓他,現在肯定已經離開了寧安市。」

顧紅像是自言自語道:「照理說這個男人應該已經知道戴山被抓的消息了,他怎麼還會待在寧安市呢?」

李新年擺擺手,說道:「你就別瞎猜了,也許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我不信老戴找的人會租韓壽的房子,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我倒是懷疑這些錢說不定就是韓壽的,也有可能是蔣建民留給韓梅的,反正萬振良的案子肯定跟毛竹園有關。」

顧紅點點頭,說道:「這下韓壽應該也成為警方的嫌疑人了。」

李新年低聲道:「剛才妙蘭說韓壽主動去了公安局,可警察並沒有為難他,而是讓他回家了,我估摸著這是警察在玩放長線釣大魚的勾當。」

顧紅疑惑道:「誰是大魚?」

李新年乾笑道:「說不定是你媽。」

顧紅罵道:「放你娘的屁。」頓了一下,小聲道:「說不定你才是大魚呢。」

李新年遲疑道:「我拿的是老戴的錢,不是萬振良的錢,只要老戴跟萬振良的案子沒瓜葛,那就扯不上我。」

顧紅小聲道:「我看你還是不要掉以輕心,你藏在那棟房子里的錢要不要換個地方?」

李新年楞了一下,隨即沒好氣地說道:「你以為是搬家這麼簡單嗎?眼下不僅不能換地方,連那個地方都不能去。」

頓了一下,又提醒道:「你難道忘了我說的話?別參與我的事,省的到時候我扛不住把你供出來。」

顧紅掐了李新年一把,嗔道:「那你把我供出來好了,到時候你女兒就成孤兒了。」

李新年乾笑道:「怎麼會成為孤兒?不是還有奶奶外婆嗎?」

顧紅罵道:「不要臉的,什麼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思說笑?」

李新年一把抱起顧紅把她扔在床上,然後撲了上去,喘道:「老子不僅有心思說笑,還有心思干點別的呢。」

顧紅掙扎道:「哎呀,放開我,我沒心情呢。」

兩個人正鬧著,外面忽然傳來腳步聲,李新年急忙從顧紅身上爬起來,走到窗口掀起窗帘看看,說道:「爸回來了。」

顧紅坐起身來喘了一會兒,說道:「不知道爸是否聽說韓壽的房子著火了。」

李新年若有所思地說道:「他也不玩手機,應該不知道吧,不過,媽肯定會告訴他。」

正如李新年猜測的那樣,譚冰見顧百里回來馬上就把他叫進了卧室,皺皺眉頭,問道:「喝酒了?」

顧百里坐在那裡獃獃楞了一會兒,說道:「只喝了四杯。」

譚冰盯著顧百里注視了一會兒,說道:「韓壽家裡出了點事,你可能還沒有聽說吧?」

顧百里好像沒有聽見譚冰的話,坐在那裡發獃。

譚冰罵道:「你這老東西越來越不中用了,四杯酒就喝傻了?」

顧百里回過神來,說道:「我已經聽說了,到處都在傳呢。」頓了一下,一臉憤憤地說道:「媽的,怎麼會出這種事?那個警察難道是故意去找死?」

譚冰臉色一變,瞪著顧百里低聲道:「你什麼意思?難道這事跟你有關係?」

顧百里擺擺手,說道:「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是說韓壽是從哪裡找來這麼兩個房客?這下可是有嘴都說不清了。」

譚冰疑惑道:「他怎麼說不清?房客乾的事情跟他有什麼關係?」

顧百里盯著譚冰注視了一會兒,反問道:「難道你還不明白我的意思?那棟房子里有成堆的現金呢。」

譚冰好一陣沒出聲,最後說道:「除非抓到那對夫妻,否則警察也只能聯想一下,並不能把韓壽怎麼樣。」

顧百里點點頭,說道:「你倒是個明白人。」說完,脫了衣服上了床,嘀咕道:「確實越要越不中用了,這麼幾杯酒居然有點上頭了。」

譚冰哼了一聲道:「鬼才相信你只喝了四杯,難道我還不知道你的毛病?上了酒桌子那次不喝的酩酊大醉,我警告你啊,可別又犯病啊。」

顧百里躺在那裡沉默了一會兒,問道:「新年也知道了吧?」

譚冰坐在床頭遲疑道:「剛才還在跟我說這事呢,我看他好像又在胡思亂想了。」

顧百里好一陣沒出聲,最後嘟囔道:「不要緊,明天他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譚冰狐疑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明天他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顧百里擺擺手,說道:「別在家裡談論這些事。」頓了一下,轉移了話題,問道:「我的護照下來了,你姐那邊商量好了沒有?」

譚冰猶豫道:「已經說好了,最遲後天就過來。」

顧百里說道:「那明天你就去辦護照吧,下個星期就要動身了。」

譚冰坐在那裡怔怔地楞了一會兒,遲疑道:「我忽然有點不想去了。」

顧百里坐起身來,小聲道:「就因為老旦這點事?」

譚冰沉默了一會兒,小聲道:「不僅是老旦這點事,還有韓壽家裡今天發生的事情。」

顧百里盯著譚冰注視了一會兒,信誓旦旦地說道:「你放心,就算是韓壽明天被拉去槍斃,也不可能扯上我,這下你放心了吧。」

譚冰慢慢脫了衣服,鑽進了被窩,一臉擔心道:「你這老東西,該不會說的是醉話吧?」

顧百里好像有點神志不清地嘟囔道:「乾脆明天我去一趟吳中縣親自把你姐接過來。」

譚冰疑惑道:「你又不能開車,不是多此一舉嗎?老旦已經安排那邊分公司派車送過來,你就別獻殷勤了。」

顧百里嘟囔道:「那我也要去一趟吳中縣。」

譚冰奇怪道:「你去那兒幹什麼?」

顧百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今天韓梅給我打了一個電話,普源寺的老主持圓通和尚昨晚圓寂了,明天一大早就開始做法事,我們畢竟是師兄弟,過去祭奠一下。」

譚冰一臉驚訝的樣子,好一陣才問道:「圓通和尚今年多大歲數了?」

顧百里嘴裡病痛似地哼哼了幾聲,說道:「應該八十多了吧?具體也不清楚,反正當年我師傅收我當徒弟的時候,他都二十好幾了。」

譚冰遲疑道:「這麼說韓梅也要去?」

顧百里嘟囔道:「那還用說?」

「你坐她的車去?」譚冰又問道。

顧百里只是「嗯」了一聲。

譚冰沉默了一會兒,問道:「我聽說韓梅跟普源寺的和尚亂搞,究竟有沒有這回事?」

好一陣沒聽見顧百里出身,只聽見一陣輕微的鼾聲,譚冰嘴裡罵了一句,然後只好關上燈睡下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可以,另外這件事情先對外面保密,等他們進入精英訓練營再說。」王巡查使說完后,就匆匆的掛斷了電話。

他需要把這個消息通知總部的那些人。

這樣的天才,極限武館肯定是要把他提前吸收進來,不能讓其他的勢力給搶走了。

巡查使掛斷電話后,楊輝嚴肅道,「剛才巡查使的話你們都聽到了吧,關於白羽這次測試的成績,我不希望你們透露出去。」

「是。」諸葛韜等三位主管立即回答道。

「白羽,這件事情你也不要透露出去,等到了精英訓練營,我估計會有一個驚喜等你。」楊輝看向白羽,立即又露出了笑容。

「好的,楊先生。」白羽點了點頭。

他本來就準備加入極限武館,自然不會去說。

畢竟洪手裏的寶物最多,想要跟他兌換,必須得是極限武館的人才行。

交代完后,楊輝就立刻帶着白羽去簽培訓合同。

「白羽,只要你通過A級的考核,就能夠加入精英訓練營,不過這個考核對你來說沒有難度,只是走個過場。」楊輝笑着介紹道。

不管是誰加入精英訓練營,都是要進行A級考核,這個是慣例,不能更改。

簽完合同后,楊輝又介紹了一下精英訓練營那邊的具體情況。

「我們出發的時間是3月28號下午2點,所以你們到時候準時到達機場就可以了。」楊輝說完最後的集合時間,便離開了。

白羽回到家裏呆了一晚后,又悄然的離開了。

現在他距離一個億的靈點還差五千萬,而距離他離開的時間還有27天,已經足夠了,到時候他還能留着一些靈點,在精英訓練營的時候,也能發揮不少作用。

二十多天的時間一晃而過,星門也如願以償的得到了升級。

星門的大小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面積直接擴大了五倍,高度從原來的2米變成5米,寬度由原來的一米變成2米。

星門升級后增強的效果,也跟未升級前傳遞給他的信息一模一樣。

首先是傳送的距離提升,最遠可以傳送到達100光年的位置。

其次搜索能力增強,這個暫時看不出來,畢竟他現在還沒有使用過這個能力。

最後就是投影能力增強,實體投影變成百分之十的本體力量,並且不管是死亡還是主動結束,投影反饋的力量增加到百分之十。

虛體投影的變化也相同,投影過去同樣還是沒有實力,但是投影反饋的能力同樣增加到百分之十。

「現在終於可是嘗試一下搜索功能了。」白羽興奮的道。

之前的十光年,可以確認沒有生命星球,所以不能浪費靈點。

現在他可以確認百光年內就有一顆生命星球,自然是想要搜索過去。

「是否進行搜索?」

白羽打開星門,一道意念立刻傳來過來。

「是,搜索最近的生命星球。」白羽下達指令。

只要能夠精確自己的搜索目標,就能減少一部分的靈點消耗。

「搜索即將開啟,每秒鐘消耗一百靈點。」一道機械的聲音響起。

「一秒一百靈點?這一個小時就是36萬靈點了。」白羽的臉上立刻出現驚容。

這消耗也太大了吧,如果搜索功能開個一整天,至少得消耗八百六十四萬靈點。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褚逸辰不理她,解開襯衣扣子,轉過身,脫下襯衣,露出精壯身材,在李安安差點破音下,悠閑從衣櫃里拿出一件深灰色的襯衣換上。Next post: 謝暖兒看着午在門前的琪琪和依依拿着刁鑽的題問著新郎和伴郎。自己卻只是莫不作聲的笑着。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