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幹嘛呢?吃太多了,被撐到了?活該啊……我就說了,做人不能太貪心的,你竟然把什麼便宜都佔了,那麼大一顆妖丹,你消化得了麼?”

葉悠然的聲音將我從沉思之中喚醒過來,我看着葉悠然有些愣神,說:“之前的事情你不知道?”

葉悠然頓時一愣,而後不屑的開口說道:“你少給我打哈哈,我應該知道什麼?你個混蛋,我應該知道你把妖丹給一個人獨吞了嗎?”

葉悠然顯得異常的憤怒,就差沒有對我直接動手了。

我心中閃過無比古怪的感覺,隨後猛然擡頭看向天空,根本沒有之前我看到的一切異常情況。

難道之前全部是我的幻覺而已?我瞬間就將懷疑對象鎖定了葉悠然。

不過很快我就搖頭否定了我的這個想法,因爲妖丹的確是耗費過半,而且裏面蘊藏的記憶信息已經完全消失,因此而言,妖丹對我來說,已經完全失去了絲毫的作用。

不過,我至少證明了一點心中猜測。

而之前較量肯定也是發生了的,只是被限制在靈魂層面上,將我直接捲入進去,外人並不知道。

這些傢伙,到底想要隱藏怎麼樣的真相?我冷笑起來,不要我知道,我偏偏就要調查個一清二楚——

陰兵借道—— —— 墨九狸幾乎是沒有浪費一滴酒精的,將整晚酒精全部都喝進了肚子裡面,放下空碗之後,墨九狸直接拿過小鳳面前的酒碗,再次動作優雅的喝了下去,喝完了小鳳的,又將小騰面前的酒碗也給喝乾了!

掌柜的和眾人現在已經傻眼了,他們從來也沒見過這樣的女子,能坐在這裡的所有人,都經歷了墨九狸經歷的事情,想到當時他們喝的苦不堪言,再看看墨九狸喝的如此優雅,真的是羞愧不已啊!

墨九狸將三碗酒都喝下去后,把碗放下,看向掌柜的笑了笑問道:「掌柜的,你覺得現在可以了嗎?」

「啊……可以,可以!我這就給幾位上菜,樓上都是上房,三位可以隨便選……」掌柜的回神急忙說道。

「那就多謝掌柜的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不客氣,不客氣……」掌柜的呆了呆說道,然後急忙轉身下去了,掌柜的下去后,眾人也紛紛回神,看向墨九狸的眼神也都變了變。

墨九狸只是淡笑不語,什麼也沒說,別人不知道,小鳳和小騰都是知道的,墨九狸其實一口那濃烈的酒精都沒喝過,她只是把那些酒精,送入了空間罷了,否則就算墨九狸的酒量再好,怕是三碗酒精喝完也要神智不清了!

很快,掌柜的端上來幾個可口的小菜,賣相看著十分的誘人,菜都上起了,掌柜的也自來熟的坐在了墨九狸的身邊,看著墨九狸一臉的好奇,墨九狸無視掌柜的好奇,拿起筷子吃了幾口菜,發現味道還不錯,掌柜的不問,墨九狸三人便一直吃,直到墨九狸三人吃飽了,墨九狸擦了擦嘴角看向一邊的掌柜的問道:「掌柜的,你看完了嗎?」

「啊……看完了!」掌柜的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掌柜的可是有什麼想問的?如果再不問,我可是要上去休息了!」墨九狸看著掌柜的笑著說道。

「那個……姑娘,我就是想問你,你的酒量到底怎麼變得這麼好的?你有辦法把我的酒量也變的這麼好的嗎?」掌柜的看著墨九狸期待的問道。

「掌柜的,你的意思難道是……」墨九狸聞言看著掌柜的驚訝的問道,應該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吧?

「呵呵……是啊,就是你想的那樣,我其實沒有酒量,確切的說是,我的味覺對酒有點……」掌柜的看著墨九狸不好意思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著掌柜的,有些驚奇,現在她終於知道為何對方釀造出來的酒是酒精了,原來他自己壓根就嘗不出來啊,只是按照配方去釀造的,但是到底是誰給他的的釀酒配方啊,這不是害人嗎?

「掌柜的,你的釀酒配方是誰給的?」墨九狸看著掌柜的,有些同情的問道。

「是我師父臨終前給我的,說是他老人家一輩子的珍藏,一定要我好好保存,並且爭取釀造出最好的酒來!」掌柜的十分自豪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狠狠的抽搐了下嘴角,她怎麼都覺得掌柜的師父,是在坑自己的徒弟啊! 「找個地方,我幫掌柜的看看吧……」墨九狸想了想看著掌柜的說道。

「姑娘,你是煉丹師?」掌柜的聞言驚訝的問道。

「是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雖然姑娘是煉丹師,怕是也對我的問題沒辦法的,畢竟連吳老都沒辦法的……」掌柜的聞言苦笑一聲說道,說話的時候,還看了眼一邊的老者,正是之前提醒墨九狸三人離開的老者。

「怎麼?吳老是?」墨九狸故做不懂的問道。

「吳老是我們這裡煉丹盟的老盟主,最喜歡喝我的酒了!」掌柜的十分自豪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微微詫異,對著吳老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吳老也笑了笑的說道:「小丫頭,想給掌柜的看病,可否讓老夫旁觀啊?」

「前輩想看,自然可以了!」墨九狸笑著說道。

「那走吧,我們去樓上再聊!」掌柜的看著吳老和墨九狸說道。

於是,墨九狸三人,還有吳老,跟隨掌柜的來到了二樓其中一個房間內,墨九狸看了眼房間很乾凈,然後看向掌柜的說道:「掌柜的,我幫你檢查一下……」

「好的,那就麻煩姑娘了!」掌柜的點點頭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開始為掌柜的檢查身體,神識在掌柜的體內遊走了一圈之後,墨九狸收回神識,微微皺眉的看向掌柜的問道:「掌柜的,你小時候是不是受過什麼傷?」

「你怎麼知道的?我小時候確實受過重傷,那個時候差點死過去了,要不是後來慢慢長大活了過來,怕是早就掛了!」掌柜的聞言驚訝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那就對了,你的病能治,不過因為時間久遠,可能要費些時間就是了……」墨九狸聽完看著掌柜的笑著說道。

「小丫頭,你說他的病能治?你說真的?你要如何為他治療?」這時一邊的吳老聞言驚訝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前輩,掌柜的是味覺缺失症,我想前輩的已經看出來了吧。所以只要補充他缺失的味覺就可以了,如果不是掌柜的是小時候受傷,造成的味覺缺失,可能一顆丹藥就搞定了,雖然現在有些麻煩,但是利用藥汁和丹藥,經過一段時間調理,然後再用丹藥,還是能完全治好的,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應該就能痊癒了!」墨九狸看著吳老簡單的說道。

「你你真的能治好他?味覺缺失難道不是無法醫治嗎?真的能治好嗎?我從未聽說有什麼辦法,能治好味覺缺失的啊!」吳老看著墨九狸震驚的說道。

作為二重天煉丹盟的老盟主,吳老自認自己的醫術絕對是不俗的,但是認識掌柜的之後,卻是對他的病症手術無策,否則吳老也不會沒事就來這裡看望掌柜的了,跟所有煉丹師一樣,吳老也是對疑難雜症格外感興趣,越是沒辦法解決的病症,反而越是惦記著……

現在聽到墨九狸說掌柜的病能治療,吳老可謂不震驚啊! 即便最後關於大破滅時代的相關記憶直接崩塌,我還是在和那個神祕人物的較量之中完全處於下風。

不過,我也並非完全沒有收穫。

這傢伙顯然沒有察覺到我吞吃妖丹的目的,至少我知道了關於李家坳的祕密。

我不由得想到了一句師父經常裝模作樣說的一句話:那就是機緣到了的時候。

葉悠然還在眼巴巴的盯着我。

我不由得無語。

這個什麼公主。有時候冷酷無情,絕對的上位者,有時候又呆萌呆萌,有時候又有點任性總覺得別人像是欠她的一樣,不管做什麼都是理所應當。

多面派啊。

不過現在表現出來的樣子可真的不那麼讓人喜歡了。

我想了想,將妖丹給吐了出來。

巫力隔絕之下,其實也並沒有損失太多,我一捏。巫力釋放,將剩下的不到一半的妖丹直接分離成爲了幾塊小的妖丹。

賤老虎見狀,趕緊衝上來,一口掃了三顆進去,完全不管惡不噁心。

韓德閃身出來,也是吸收了一顆。

看到雙頭雞冠蝮眼巴巴的額看着我,我也扔了一顆過去,畢竟這傢伙之前也算是出過力的。

這三個傢伙都不算是正道修行者,因此,即便吞噬了妖丹對他們也只有好處不會有壞處,更多原因則是他們在我的掌控之下。即便被妖丹之中的負面信息給影響到了也斷然不可能做出太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來。しし

畢竟我仍然能夠將他們掌控在手中。

隨後將目光看向了殷明珠。

殷明珠點頭說道:“給我三顆,我拿回去煉製丹藥,到時候分你一顆。”

殷明珠性子冷淡,但是勝在人足夠直接也乾脆,從來不會說一半留一半之類的事情發生。

我二話沒說直接給了五顆妖丹給殷明珠。

這樣分配之後,就只剩下了最後三顆妖丹在我的手上,葉悠然眼巴巴的看着我,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想要?”

我看着葉悠然開口問道。

葉悠然連連點頭,神情可憐無比。

“我可以給你。”

葉悠然一聽這話,頓時就興奮起來,直接伸手,朝着我這邊抓了過來。

我一把躲開,笑眯眯的說道:“不過,首先麼……你需要回答我幾個問題。”

葉悠然很是有些惱怒的看着我。似乎覺得被我給耍了很是不值得。

我繼續笑着說道:“一個問題一顆。”

葉悠然惱怒的瞪了我一眼,最後還是隻能無奈的選擇妥協,說道:“你最好說話算話。”

我沒有迴應葉悠然的話,而是直接額開口問道:“第一個問題,妖丹你拿來有什麼用處。”

葉悠然對於這個問題顯然並沒有隱瞞的打算,直接開口說道:“我有祕法,可以利用妖丹裏面的元氣凝結元力種子,法一,你給我吧,這對我真的很重要,沒有妖丹,我會面臨大麻煩的。”

我沒有理會葉悠然的祈求,而是笑眯眯的開口說道:“這和我無關,你的麻煩,不是我的麻煩。”

看葉悠然咬牙切?的樣子,我覺得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這女人明裏暗裏暗算了我好幾次,我不讓她付出一點代價不是顯得我太沒有脾氣了一點麼。

“第二個問題,之前暗算我的人是不是你?你是咒言師。”

葉悠然惱怒的瞪着我,說:“你個混蛋,這是兩個問題。”

我無所謂,一臉輕鬆,開口說道:“對不起。我認爲這是一個問題。”

葉悠然瞪圓了眼睛,看着我,神情顯得很是不可思議,似乎完全沒有想到我也有耍流氓的時候。

我笑眯眯的看着葉悠然,神情輕鬆無比,葉悠然和我大眼瞪小眼,最後還是隻能無奈的嘆了口氣,開口說道:“好吧,算你狠,我的確是咒言師,也的確暗算過你,但是一開始那兩次殺局不是我製造出來的,我的確是想要戲弄你,但是我並不想要殺死你。”

葉悠然看着我的神情,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惱怒的說道:“我說的是實話,沒有開玩笑。”

我點頭,笑了起來,這我相信。

這反倒是讓殷明珠愣住了,跺了跺腳,說道:“好了,現在你問我第三個問題。”

“明心叫你公主,那麼,告訴我你的身份,另外,你是用什麼法子對我下的詛咒。”

葉悠然瞪大了雙眼,看着我,說:“這又是兩個問題。”

我一臉悠閒的樣子,笑着說道:“我願意,你不願意?”

葉悠然惱怒的開口說道:“當然不願意。”

偏寵小萌妻 我笑了起來:“不願意也沒有關係,因爲你必須願意才行。”

葉悠然瞪大了眼睛,全身顫抖,顯然被我這句話給氣得夠嗆,最後,連連點頭看着我開口說道:“好,好,算你狠……我只要前面兩個問題的妖丹,這個問題,老孃不要了。”

葉悠然顯然是被氣得夠嗆,都直接爆了粗口了。

“你不說我也猜得到,用彎刀,還點綴寶石的,在華夏來說,至少肯定不是漢族了……”

我笑眯眯的開口說道,看着葉悠然被氣得想要發飆又毫無辦法的樣子,我只覺得全身無比的舒坦。

瞪了我半天之後,葉悠然說道:“你喜歡猜就隨便猜,把妖丹給我。”

諸天重生 我笑着搖頭,說:“回答完了三個問題,就有三顆,有一個問題沒有回答,一顆都沒有。”

葉悠然看樣子快要被我給氣瘋了,大聲的嚎叫着說道:“李法一,你到底還要不要臉了。”

我笑容漸漸冷卻,說道:“這已經算是客氣的了,公主殿下,你可以隨你的喜好對我惡作劇,但是我只要稍微倒黴一點,那就是死定了的結局,你說,我有沒有必要對你生氣?”

葉悠然對我做的那些事情並不是說她在這時候突然和我們聯手對抗巨妖就可以化解得了的,我沒有趁着現在我佔據絕對的優勢直接對葉悠然下手,那是我人厚道,並不想要胡亂欺負女人,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那麼軟弱,什麼脾氣都沒有。

葉悠然想要在我的面前擺什麼公主的架子,對不起,我可不奉陪。

葉悠然眯着眼睛,瞪了我半天,隨後連連點頭,說道:“好,好,真好,李法一,算你狠,我們走着瞧。”

說完,竟然頭也不回的直接離開,連妖丹都不要了。

“好啊,我等着,妖丹要不要給你保存一段時間啊?我怕我忍不住掉糞坑裏面去了。”

我對着葉悠然的背影開口說道。

葉悠然不回頭,直接對我豎起了一根中指來。

我頓時笑了起來,這個女人,未免太過粗俗了一點。

“都走了,你還看?覺得不夠跟着一起離開啊。”

身邊,殷明珠的聲音傳來,怎麼都有着化不開的醋味,我哈哈笑了起來,說道:“葉悠然長得挺漂亮的。”

我自顧自的開口,像是完全沒有注意到殷明珠的臉色在一瞬間變得難看到了極點,連韓德還有賤老虎他們都是相當自覺的和殷明珠拉開了之間的距離。

“不過,等到和你站在一起,對比之下我才發現,所謂的漂亮在你的面前根本什麼都算不上,鮮花瞬間就變成了枯草,明珠,你能告訴我祕訣,到底是什麼方法讓你變得如此漂亮的麼?”

殷明珠一愣,臉色瞬間變化,臉上寒冰突然就消失不見,露出一抹笑容來,那一瞬,笑靨如花,醉了紅塵。

爺爺和媽媽在一邊看着,臉上都帶着神祕而且滿足的笑容,上下打量着殷明珠連連點頭,顯然相當的滿意,殷明珠瞬間回神,突然就害羞起來,臉上浮現一朵紅霞,我看了,竟然有點呆了。唔,給我提意見反應問題的親不少,在第三捲開始之前,悍將構思一下,休整一下情節,爭取有所提升,今天沒有更新了,明日開始第三卷的更新,如題…… 第1936章

「味覺缺失不算大病,可以治療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好啊,那老夫就在這裡看看小丫頭如何為他療傷的!小丫頭,你不會嫌棄老夫吧!」吳老看著墨九狸笑著問道。

「自然不會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接下來的日子,墨九狸三人就在客棧住了下來,墨九狸每天都會用藥材熬制一碗葯汁,奇苦無比然後給掌柜的服下,喝的掌柜的每次看到墨九狸臉都綠了,他有些後悔自己只是味覺缺失,而不是味覺全失了,這葯苦的比黃蓮都厲害幾倍啊!

就連吳老也沒有墨九狸的幾種藥材煉製出來的葯汁,那麼的苦,他只是嘗了一口,想知道什麼味道,嘴裡的苦味就幾天都散不去!

弄得吳老後來看到墨九狸煉製什麼,打死也不去品嘗了,只是詢問墨九狸那些藥材混合到一起,煉製出來的葯汁和丹藥,到底有什麼用處,墨九狸也毫不吝嗇,吳老詢問都回答的十分清楚詳細,讓吳老對墨九狸的印象十分好,加上吳老發現墨九狸會一些他從未聽聞的藥理,經過墨九狸一講解,自己一實踐,讓吳老真的是受益匪淺……

眨眼間,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也到了墨九狸給掌柜的療傷最後階段了,墨九狸讓掌柜的躺好,然後給掌柜的服下一顆丹藥,這才拿出前幾天自己煉出來的綠色丹藥,當時吳老看到的時候,可是誇讚了好久的!

看著已經陷入深度昏迷的掌柜的,墨九狸才把綠色的丹藥塞到了掌柜的嘴裡,並且幫助掌柜的煉化,然後坐在一邊等待著……

「小丫頭,為什麼你要讓他昏迷過去,才給他服用丹藥呢?」吳老十分好奇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這樣丹藥吸收的更快,有什麼不.良反應,也不會太難受的!」墨九狸如實的說道。

「那你難道就不擔心他出現什麼要不對症的情況?或者丹藥的效果和你預想的不同等等嗎?」吳老還是十分不解的問道。

氪金魔主 冷酷殿下拽拽愛 通常他救人都是讓病人清醒著的,起碼在病人服藥后,可以通過病人的感受,來判斷繼續用藥還是如何的,像墨九狸這樣直接把病人弄暈的,吳老還真的是第一次見,也不明白墨九狸為什麼要這麼做!

墨九狸聞言只是笑了笑的說道:「不擔心,丹藥是我自己煉製的,他的身體我也檢查過了,所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吳老聞言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他還是不太認同墨九狸的這個做法的,吳老覺得這可能是墨九狸年紀輕,經驗不足的關係,倒是沒有繼續跟墨九狸辯論什麼,打算等到最後看看掌柜的情況再說!

墨九狸看吳老的表情就知道吳老在想什麼,但是她也沒有去過多的解釋,如果她不讓掌柜的陷入深度昏迷,現在怕是掌柜的早就被折磨的死過幾次了,怕是吳老也會看不下去的,正是因為如此,她才選擇讓掌柜的陷入深度昏迷,也不去解釋……

PS:最近住院,更新有限,別催哈,晚安。 第1937章

可是,即便墨九狸已經讓掌柜的陷入了深度昏迷了,掌柜的也是十分不舒服的,不過還在他可以忍受的範圍內的……

很快,天色暗了下來,掌柜的臉色也變好了,吳老有些期待掌柜的醒來,到底情況會如何了,因為他還是無法相信味覺缺失,真的可以治好的事情!

一直到深夜,掌柜的緩緩睜開眼睛,迷茫的看了眼面前的墨九狸和吳老,然後想到什麼,看著墨九狸問道:「姑娘,我……」

「掌柜的想不想喝一口自己的酒!」墨九狸看著掌柜的笑著道。

「想,我想喝!」掌柜的聞言有點激動的說道。

「不過,掌柜的你的酒現在喝不了,還是先喝點淡一點的酒吧!」墨九狸說著拿出一個酒壺遞給了掌柜的。

掌柜的見狀直接拿了過來,然後又接過墨九狸遞過來的酒杯,倒了一杯酒,看著杯中紅色的液體,掌柜的仔細一聞,頓時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因為他聞到了,真的聞到了,他聞到了酒的味道,還有很多靈果的味道,這是之前他根本聞不出來的啊……

「靈果的味道,酒的味道,我真的聞到了酒的味道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掌柜的開心的說道。

說完,掌柜的直接將酒杯內的紅酒直接喝完了,美酒下肚掌柜的露出滿足的表情,無視墨九狸和吳老的視線,接著又連續喝了幾杯酒,這才滿足的說道:「這靈果釀造的酒真的是太好喝了啊!」

「掌柜的,你真的喝的出來味道了?真的好了?」吳老看著掌柜的問道。

「吳老,真的,我真的好了!」掌柜的開心的說道。

「這……竟然真的好了,這怎麼可能?」吳老不敢置信的說道。

「吳老,真的好了,我現在味覺十分的敏.感!」掌柜的興奮的說道。

「小丫頭啊,你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吳老看著墨九狸十分好奇的問道。

「吳老,你想知道什麼儘管問我。」墨九狸看著吳老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