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司機就將車開進了楊暖暖和蘇月所居住的小區中,此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半了。

或許是因爲龍少軒所乘坐的車太豪了,正在值夜班的小區保安直接放行。

慶榮華 豪車停在單元樓下,龍少軒獨自一人上樓去尋找蘇月。

“咚咚,咚咚!”一向優雅,貴氣十足的龍少軒,此時雖然表面上波瀾不驚,其實他的心早都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了。

從龍少軒敲門的力度,節奏就能看出他此刻是有多麼的着急。

龍少軒敲了第一遍門,房子裏沒有傳出一絲動靜。

現在是凌晨兩點半,正常的人肯定都在睡覺,蘇月體型大,她睡眠的質量與她的體型成正比。

龍少軒還沒敲開蘇月家的房門,原本說好在樓下等着的司機,手拿着龍家內部人員特製的電話,急匆匆的跑上來。

“少爺,少爺,李管家的電話。”司機雙手捧着電話,把電話遞在了龍少軒的面前。

龍少軒看都沒看司機一眼,他停了五分鐘,再次擡手敲響了房門:“咚咚,咚咚,咚咚。”

站在一邊的司機,神情看起來很着急,正是一天之中最冷的時候,這個司機竟然急出了一頭汗。

司機唯唯諾諾的道:“少爺,李管家指明瞭要讓你接電話。”

“……”龍少軒靜靜地看着蘇月家的房門,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漠

龍少軒靜靜地站在門口,他自動屏蔽了司機的聲音。

司機見龍少軒不理會自己,他要哭的心都有了。

司機苦兮兮地道:“少爺,我求你接一下電話吧。

你要是不接李管家的電話,李管家一定會生氣的,李管家一生氣那我的工作就難保了。

少爺,我上有老下有小,全家老小就靠我一個人養活。

我不能丟了工作,我要是把工作丟了的話,我們全家都得餓肚子。

少爺,我求求你,接下電話吧。”

司機哀怨的哭訴像是喚醒了的龍少軒一般,龍少軒看了一眼53歲的司機。

龍少軒接過司機手中的電話。

龍少軒拿過電話靜靜地道:“你不用擔心,你不會丟工作,你的家人更不會餓肚子。”

“謝謝!謝謝!謝謝!少爺,我謝謝你!你們龍家都是好人。”司機激動的鞠躬道謝。

龍少軒看着司機,他嘴角微微上揚起一點淺淺地弧度。

龍少軒靜靜地笑着迴應司機:“不客氣。”

“少爺,少爺,你去哪了,你不回家到哪裏去了?”

電話裏傳來李成激動的聲音。

龍少軒對着電話道:“李管家,我很好,你不用擔心我。我在找朋友,我等會就會回家了。”

李成語氣激動地道:“少爺,你在帝都哪裏有朋友!你到底去哪了??!”

確實,龍少軒在帝都肯定沒有朋友。

龍少軒從前從來都不和外界聯繫,他在他的親人面前都不開口說話,他哪裏會有朋友呢?

龍少軒靜靜地說:“我有朋友,我在帝都有朋友。”

楊暖暖就是我的朋友,她不但是我的朋友,還是我喜歡的人!

李成是何等人物,從龍少軒沒及時回家他便知道了龍少軒去了哪裏。

龍少軒肯定是去找楊暖暖了,除了楊暖暖,誰還能波動龍少軒的心絃呢?

電話中的李成道:“少爺,我知道你去找楊暖暖了。”

龍少軒說:“既然知道了,那就好。李管家,你放心,我很好,我馬上就會回家了。”

龍少軒說完話就把電話掛斷了,他把電話遞給一直守在一邊的司機面前。

龍少軒靜靜地說:“你去車裏等着我,如果李管家再打電話過來,你就告訴他我們現在的位置。”

白云殿內長生人 “是。”司機拿着電話,轉身離開。

司機走了之後,龍少軒又敲了好幾次門,但蘇月家裏一直都沒有動靜傳過來。

在龍少軒記不清自己是第幾次的敲門之後,蘇月家裏突然傳來一聲暴怒的喝聲:“誰啊!!!!!大晚上的不睡覺!竟然敢打擾老孃睡覺,你不想活了嗎!!!!”

龍少軒聽到蘇月的怒吼立馬道:“蘇月小姐,是我,我找你有事,請你把門開一下。”

蘇月繼續大着嗓門吼道:“是我!!是我!!是我!!

我怎麼知道你是誰啊!!!有種的自報家門,竟然敢打擾我睡覺,你月姐可不是吃素的!!!”

龍少軒面不改色,神情依舊淡漠如水。

龍少軒保持着他慣有的音量和語氣,他靜靜地說:“蘇月小姐,我是龍少軒。”

蘇月亂糟糟的臥室中,她大大咧咧的躺在牀上。

蘇月的眉頭緊皺。眼皮一眨一眨的。

自從楊暖暖離開之後,蘇月家裏就沒人收拾了,現在她的家亂的就像豬窩一樣。

蘇月在清醒的時候,常常發呆的念着楊暖暖。

蘇月早就知道生活中有楊暖暖真好了,但她從來都不知道沒有楊暖暖的日子,竟然會是這麼的糟心!

蘇月嘴裏嘟囔着道:“龍少軒,龍少軒,我怎麼知道你是誰啊。”

蘇月的話剛從嘴巴里冒出來,她猛地睜開了眼睛。

剛剛門外的人說他是誰啊?

龍少軒?龍少軒怎麼可能會到我這家來?蘇月一個鯉魚打挺從牀上翻坐起來,她胡亂的把臉上的頭髮晚上抹了一下。

蘇月疑惑地開口問:“門外的人!你剛剛說你是誰啊??”

“蘇月小姐,你好,我是龍少軒。”

龍少軒靜默的聲音緩緩地傳進蘇月的耳朵中。

“媽呀!!!!”蘇月大聲怪叫了一聲,她連滾帶爬的下了牀。

蘇月顧不及整理自己的頭髮衣服,她連拖鞋都沒穿,一頭從臥室中衝了出去。

蘇月用力的拉開房門:“天吶,龍少爺,真的是你。

這大晚上的,龍少爺你找我有什麼事?

真的很抱歉我剛剛睡的太沉了,沒能在你來的第一時間爲你開門。”

龍少軒道:“我是來找楊暖暖的。”

蘇月說:“暖暖啊,她還沒回家呀。”

龍少軒問:“那,楊暖暖之前如果不回家的話,她會去哪裏,你是暖暖最好的朋友,你一定會知道的。”

龍少軒生怕蘇月,說自己不知道 爲了尋找楊暖暖,龍少軒在凌晨找到了蘇月家裏,他在蘇家門外等了大約半個小時。

蘇月睡的很沉,等她被敲門的動靜吵醒時,龍少軒已經在門外站了半個小時了。

在得知門外的人士龍少軒時,蘇月連滾帶爬的衝出臥室打開了大門。

龍少軒看着蘇月靜靜地問:“你知道楊暖暖去哪了嗎?”

蘇月半信半疑的開口問:“龍少軒你這大半夜的來我家,是爲了找暖暖嗎?”

蘇月說的這不是廢話嗎?

龍少軒不來這裏找楊暖暖,難道他還能半夜來找蘇月嗎。

“是。”龍少軒點頭回答。

蘇月說:“你找暖暖啊,暖暖沒回家啊。”

龍少軒的心跳陡然收緊,他那雙比琉璃還要好看的眼眸中出現了一絲絲的恍惚,楊暖暖沒回家,她沒回家,會去哪呢?

龍少軒問:“蘇月小姐,請問你知道楊暖暖平時如果不回家的話,她會去哪了,除了你之外,她還有沒有什麼交情深的朋友呢?”他的聲音平靜如死灰。

蘇月認真仔細的想了想,她面帶歉意的擡起頭。

蘇月道:“龍少爺對不起,我不知道楊暖暖現在在哪,也不知道她會去哪裏。

我和暖暖認識四年,她也在我家住了四年,後來我們共同在嘉恆影視公司工作。

暖暖的性格很招別人喜歡,因此她也總是被一些心胸狹窄的人欺負排斥,這樣一來一往,楊暖暖就不怎們和人深交了。

她除了我之外沒有一個聯繫比較頻繁的朋友,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暖暖不回家會去哪裏。”

蘇月說完話之後,她盯着龍少軒看了許久,龍少軒一直靜靜地,沒有反應,

五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十五分鐘過去了……

蘇月剛剛出門太着急了,在這樣一個寒冷的深夜中,只穿着睡衣的蘇月很快就凍的牙齒打顫,渾身發抖。

蘇月一直等龍少軒的開口,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蘇月歪頭看着龍少軒,她試探性的地開口喊了一聲:“龍少爺?……”

龍少爺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啊?

龍少軒聽到蘇月的聲音,他靜靜地看了一眼嘴脣都凍成淡紫色的蘇月。。

龍少軒說:“謝謝你。” 宋朝敗家子 龍少軒道完謝就轉身離開。

蘇月看着龍少軒消瘦修長的背影,不知道爲什麼蘇月能從龍少軒的背影中看出孤獨和悲傷。

龍少軒的孤獨是那麼的明顯,他的悲傷是那麼那麼的顯而易見。

蘇月盯着龍少軒漸漸離開的背影,蘇月的心一痛,蘇月的心在請她去幫一幫龍少軒,幫一幫漫無目的的龍少軒。

蘇月對着龍少軒大聲道:“龍少爺,你等一下,我要和你一起去找暖暖。

暖暖這麼久沒回家,我很擔心她,請你等一下!”

龍少軒聞聲停住腳步,回頭,他對着蘇月靜靜地說:“不用,蘇月小姐請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把暖暖平安的帶回家。”

蘇月連忙大聲道:“不不不。龍少爺你是誤會了,我不是不相信你,我相信龍少爺你一定能把暖暖帶回家的。

我是最熟悉楊暖暖的人,你讓我和你一起去找暖暖,一定會事半功倍。

別的都不說,最少暖暖認識的人,我全部都認識。

有我陪你一起去找暖暖,肯定比你一個人要更加快捷。”

蘇月說的很對,現在蘇月是最瞭解楊暖暖的人了,帶着她。說不定真的能很快的找到楊暖暖呢。

龍少軒點點頭:“好,我同意你和我一起去找暖暖。”

蘇月說:“龍少爺請你等我一分鐘,我回家換一下衣服,我速度很快,兩分鐘之內絕對會收拾好。”

龍少軒沒說話,他輕輕地點了點頭。

蘇月一頭鑽進自家的房間中,蘇月前腳才進家門,樓道中的電梯叮的一聲打開。

李成左手的胳膊上搭着一件駝色的大衣,右手提着一個保溫桶。

Www •ttκan •¢ ○

李成步伐穩健的走到龍少軒身邊,他的臉色很不好看。

李成擡頭問龍少軒“少爺,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家?”

李成最近老了很多,他本來就花白的頭髮,如今白髮的數量佔據了百分之八十。

龍少軒眼神空洞無聲的道:“等我找到她就回家。”

原本李成應該開心的,因爲龍少軒及時的回答了他的問題,這在之前絕對是李成不敢想象的。

但現在,李成一點都開心不起來,龍少軒有了喜歡的女孩子,那個女孩子就像是一朵漂浮不定的白雲。

楊暖暖就像一朵白雲,她隨時都有可能離開,或許她的離開可能是情非得已,但是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結果就是——她會一點一點的從龍少軒的身邊離開。

李成不知道龍少軒能承受幾次楊暖暖的突然無聲無息的離開,李成比誰都清楚,龍少軒需要的是穩定的生活,穩定的情緒,他不希望有任何外界的因素干擾到他的一切。

李成看着龍少軒問:“那少爺現在知道該去哪裏尋找楊暖暖嗎?”

龍少軒回答:“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我一定會把暖暖帶回家。”

李成說:“從少爺下了飛機開始,一直都在找楊暖暖,但到現在爲止你一點關於楊暖暖的消息都沒找到。”

“……”龍少軒沉默不語,他不否認李成的說法。

李成繼續道:“少爺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你知道你有多長時間沒有休息了嗎,你知道你纔出院多長時間嗎?……”

李成一連串的問了好多關於他身體的問題,但李成始終沒有把那個問題問出口。

你知道你是個先天性心臟病的患者嗎?

“我沒事,你放心。”李成明明問了很多問題,龍少軒一個都沒回答。

邪王獨寵:王妃命犯桃花 龍少軒還沒找到楊暖暖,他怎麼會有事的呢?

在龍少軒沒有找到楊暖暖之前,即便是他突然命懸一線了,他也會因爲那一種刻骨的執念挺到天崩地裂,海枯石爛的那一刻……

換好衣服的蘇月提着一個包包出了家門,一看到李成,她愣了一下。

蘇月把家門鎖上,她走到龍少軒和李成面前。

“你好。”蘇月禮貌的向李成打招呼,李成看着蘇月點頭回應。

蘇月隨即又說:“龍少爺,我準備好了,我們走吧。”

重生之我要當有錢人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李成原本想好好的教訓龍少軒一頓,他想要讓龍少軒徹底斷了的對楊暖暖的念想。

李成知道,楊暖暖不適合龍少軒,和楊暖暖一比,任何一個女生都比楊暖暖更加適合龍少軒。

因爲蘇月的出現,李成不得不暫停了自己與龍少軒的談話,

李成把手裏的駝色大衣遞給龍少軒:“少爺,現在外面很冷,你把衣服穿上。”

龍少軒接過大衣,他把大衣拿着手裏:“蘇月小姐,我們走吧。”

蘇月有些尷尬的笑着說:“龍少爺你不用這麼客氣的,叫我蘇月就好。”

站在一邊的李成說:“蘇小姐是楊小姐的姐姐對嗎?”李成也曾經看過關於調查楊暖暖的資料。

蘇月看着李成回答道:“我和暖暖是朋友,暖暖一直把我當成姐姐,我也一直把她當成妹妹,所以,您說我們是姐妹也沒問題。”

李成微微一笑,他點了點頭,笑道:“恩,我懂。”

wωw •ttka n •C 〇

李成說着單手從外套口袋中掏出了一部手機,他把手機遞在蘇月面前。

李成說:“不知道蘇小姐是否能給我留個聯繫方式,你作爲楊小姐的姐姐,我作爲龍家的管家,我認爲我們很有必要互相留一個聯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