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梓安直接朝八號擂臺走去,而後面則是一大羣慕容家族的青年才俊跟隨着。每走過人羣,就有人議論道:“看,那就是李梓安,聽說他在遺蹟中奪得靈寶送給慕容二小姐的。”

快穿︰听說女配又掛了 我可聽說,李梓安目的是橫刀奪愛,纔有遺蹟增靈寶的舉動”另外一人補充道。

“ 哪算什麼,李梓安可是在遺蹟中大展雄威,劍斬二十八個大魔導師,力克神器塔林飛,完敗萬劍宗顧長青。”

“怎麼以前沒有聽說過李梓安這號人物啊?”前面一人疑惑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聽說李梓安可大有來頭,乃是千年前一代宗師木青天神話級別的傳人,修煉的乃是《青天劍歌》。前段時間還在轆戰臺打敗瘟神北冥蛟呢?”後者趕緊吹噓道。

“要是我也修煉《青天劍歌》那我就能名震東域了!”另外一人嚮往着喃喃的說道。

“ 你以爲你是誰啊!還想名震東域呢?”前人取笑道。

“ 我想象不行啊 ! ……..”

李梓安面無表情的穿過人羣來到八號擂臺,見八號擂臺早有一人等待,放眼望去,竟然煉獄門的一老熟人,當年天機子天煞龍門陣裏面一起尋寶的煉獄門護法,汪洋大鬍子!

李梓安見到大鬍子汪洋,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倒是想起自己還有一份寶藏沒有去探尋,等神兵賽結束後也可以差不多去天機仙府一趟了。

“大鬍子,可還認識在下,一別經年,大鬍子還是大鬍子啊!哈哈……”李梓安像是見了多年的老熟人似得,笑的特別的開心。

大鬍子汪洋一見到李梓安就認出他,只是當初南宮彥一直叫李梓安爲李醫師,更本不知道的真名。當然也就不知李梓安近來名鵲東域了。不過當初見南宮彥對李梓安很是客氣。也不敢怠慢。

趕緊拱手笑道:“原來是李醫師,好久不見,真是風采依舊啊!我老汪與李醫師正是有緣啦!”雖與李梓安問候,但是目光卻是瞟向李梓安的身後,見到都是慕容家族的青年才俊。

大鬍子汪洋心中一驚,暗道這李醫師到底什麼來頭,這回身後跟隨的都是西域慕容家族的精英子弟,上次卻是南域南宮彥,雖說南宮彥沒有上豪傑榜,但是也是南域世家的公子爺。

雖然心驚,汪洋到是**湖了,沒有表露出來。於是開口問道:“不知李醫師找我老汪有何事啊?” 汪洋雖然看起來一臉大鬍子,不過今年剛好還沒有過神兵賽最大的年齡線,剛剛好在三十歲年齡線上,剛剛好!

“大鬍子,我可是十五號,你說我來找你幹嘛?”李梓安笑道。

“你 、你就是李梓安? ”大鬍子汪洋口吃的指着李梓安喊道。

“ 對!我是李梓安你有必要這麼吃驚嗎?”李梓安疑惑的問道。

“ 你就是最近名震東域,轆戰瘟神北冥蛟,劍破萬劍朝宗,斬掉林飛一臂,並且大戰二十多人的大魔法師的李梓安?”汪洋吃驚的盯着李梓安說道。

“ 當然就是我李大哥咯!除了他誰還有這麼厲害!”木青兒在臺下喊道。像是李梓安做的這些事情,那是多麼的不值一提一般。

汪洋終於知道這位李醫師的不凡了,苦笑的說道:“其實老汪我在知道我的對手竟然是最近名聲鵲起的李梓安時,本打算只是瞧瞧到底是何青年才俊,並沒有打算在這擂臺上與其一爭高下的。不過李醫師竟然是李梓安的話,那麼我老汪只好厚顏望李醫師請教了。”大鬍子嚴肅的說道。

“多謝大鬍子的厚愛了!”李梓安知道這面前的大鬍子是對於對手的尊重,纔會沒有做出未戰先降的舉動。

“ 那我老汪就不客氣了,希望李醫師不要留手。”大鬍子老汪爽快的笑道。 韓立在杜月笙、黃金榮的引薦下,又與等在外面的那些政商要人,見了見,見的也基本都是民國曆史上的上海名人。

各路大亨。

顧竹軒、黃炎培、榮毅仁這些位基本都來了。

他們家業、產業都在上海,上海淪陷期間大筆資金雖然撤走,但很多家業無法變現,只得留守,但卻絕對沒有和日本人合作,有很多位,例如榮毅仁甚至資助了反抗日軍的活動,可以說是愛國商人。

他們此時看韓立打回來了,那自然是高興,興高采烈的的過來拜訪,一見面同樣是一通誇讚。

“韓將軍拯救萬民於水火啊,我們這些升斗小民能有緣一見,乃是幸事,幸事啊。”

“韓將軍之功,不亞於衛青、霍去病,不亞於李靖、岳飛啊。”

“韓將軍年輕有爲,一表人才啊。”

“我們已經想好了,要在上海選一條大道,以將軍之名冠之,將軍真是民族英雄啊。”

一一點頭哈腰。

韓立哈哈大笑,“各位過獎了,過獎了,我所做只是一箇中國軍人的本分,日後上海灘的繁華還有賴各位呢,各位,一定要幫忙啊。”

“必當竭盡全力,爲韓將軍馬首是瞻。”

“韓將軍你說怎樣,我們就怎樣,絕對沒有二話。”

一個個樂呵呵的可以看出,都很高興,都很興奮。

一箇中年老人,還尊敬的說呢,“我們已經商量好了, 需盡歡 ,到時將軍一定要親臨啊。”

“對呀,將軍一定要親臨現場啊。”

“這······”

韓立有些撓頭,所幸說道:“上海的戰事還沒結束,各個地方依然有盤踞日軍,所以不好現在就說勝利的事,打戰之事,就怕嬌兵,所謂嬌兵必敗,這件事還是在等等比較好,等上海的日軍徹底被消滅在說。”

“對,對,我們不能影響將軍作戰。”

“是啊,將軍作戰第一重要,我們完全認同。”

一一開口,不敢多言。

韓立哈哈一笑,接着說道:“反之各位,能在此時來此見我,必然是耳目衆多,手眼通天啊,所以啊,日後必然會有需要各位愛國商人幫忙的時候,到時各位可不能含糊啊,一定要鼎力相助纔好。”

“這沒的說。”

“將軍若有事找我們,那是給我們臉上貼金,我們必當全力以赴。”

“對,將軍你這話就見外了,我們身家性命,全是將軍所救,這肯定沒的說啊。”

一個個的依然痛快答應。

韓立自然更加高興,“嗯,那我就不多說了,等我把殘餘的日寇全部消滅,咱們在好好聚聚。”

“好!”

“好。”

這些位能見上韓立一面,就已經很高興了,一個個的知道韓立忙,也聽出來了,戰鬥還沒完全結束呢,立刻笑呵呵的又退去了,“那就不打擾韓將軍了。”

“待韓將軍馬到功成時,在會。”

客氣離開。

算是一個短暫的見面會。

他們心滿意足,高興離去。

韓立呢,也算親民待民了。

隨後。

辦公室裏就只剩下了,杜月笙、黃金榮,二人也沒在做礙眼的,跟着拱手告辭,“韓將軍,您所說的我們都已記下,必當立刻去辦。”

“對,韓將軍看的上杜某,杜某必當以死報答,嗯,我這就去招募幫手,整頓上海。”

“對,黃某我這就命令青幫手下,收集和日本鬼子有過合作的商家名單,把那些漢奸一個個的都給找出來,如韓將軍所說,漢奸必須死。”

“哈哈,好,那就去吧。”

韓立揮了揮手。

二人點頭告辭。

杜月笙轉身往外走,卻又扭頭過來,問了一句,“韓將軍,嗯,如果範爾迪問起來了,我該怎麼回覆啊。”

韓立哈哈一笑,“這個簡單,你就如實回覆,就說,這個叫韓立的賊小子要將法租界、公共租界全部收回,讓他趕緊聯繫法國**吧,還和他說,我這個人不可救藥,無法交流,你已經管不了了,就好。”

“嗯?!這樣好嗎?”

杜月笙眉頭一緊,“日本人那邊還沒打完呢,要不要拖一拖,我知道您這話的意思,是想讓我從這件事裏擇出去,讓我一心一意的去忙上海市的事,可這樣是不是太直白了。”

“不需要,和他們這些法國鬼子,沒什麼可說的。”

韓立信心在握,哈哈一笑。

杜月笙明白了,點頭道:“好,我必當如實奉告。”

這才離開。

杜月笙這邊明白。

只要自己這般一答覆,就沒自己什麼事了,可以堵上範爾迪找自己的嘴,自己可以一心一意去忙別的。

算是幫了自己。

杜月笙出了指揮部,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

因爲他從韓立的雙眼中看到了篤定,看到了信心,就也躍然使然了,“看來,上海灘真要變天了,以後,不管是哪路外國鬼子都不好使了,哈哈。”

黃金榮閱人無數,雖然偶有偏差,卻也自認識人眼光可以,點頭說道:“這位韓將軍身上帶的氣質我從未見過,從容,自信,談起外國人來,毫無畏懼,一臉淡定,這就說明,他早就摸清楚了法國人的底細啊,看來,是這樣了。”

“哈哈,未來上海灘可就是咱們哥倆的了。”

黃金榮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嘆。

杜月笙何嘗不明白,一個上海市市長,管理一切政務,一個是鋤奸隊隊長,擁有生殺掠奪的大權。

要誰生,誰就生,要誰死,誰就死啊。

這樣的權力,是他們一直想擁有的。

但此時此刻,杜月笙卻是更加小心,“這位韓將軍,可不是平常之輩,你我還是好好幹吧,也算給祖宗長臉,也算是爲國效忠了。”

還和黃金榮說,“尤其是大哥你,一定要抓真漢奸,不能污垢,打壓異己啊,那樣的話,恐怕韓將軍這裏也容不下去。”

“我懂,放心,這投名狀,我一定會辦好的。”

這一刻。

這兩位上海灘的大亨,都有了自己的要做的事。

杜月笙去搪塞範爾迪。

黃金榮的更難,要去抓張嘯林,但不管怎樣,二人爲了身上的官職,爲了自己的未來,都得努力去做了。

韓立這邊。

他站在窗口,內心深處也深知此時自己該幹什麼,不該幹什麼啊。

重生之盛世醫女 ,把日本鬼子先處理掉,然後在說租界的事,一步一步的來,纔是正確的。

不可操之過急。

但他既然穿越了,既然獲得了這麼多的能力,就不想在等,就不能自己的眼皮子地下,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國家在被任何的國家和民族欺壓。

誰都不好使。

而且收復上海灘的任務就是如此。

所以他必須去做。

他站在玻璃前,看着此時外面依然時不時傳來的,“噠!”“噠!”“噠!”機槍聲,還有“轟!”“轟!”的坦克轟炸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