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因為損耗精神力和體力產生的疲憊感,通過休息也恢復不了,只能和夜琛接觸才能恢復!

現在她不僅精神力和體力恢復了,手上的傷也癒合了。

上次救爺爺她自己劃出來的傷,也是和他睡了的第二天,就直接癒合了。

不對……

她是和夜琛親密接觸有用,還是只要和男人接觸都有用?

這兩次她都是被那種不受控制的吸引力吸到夜琛房間里來的。

她不知道是因為夜琛的原因,還是因為三樓只有這一個男人。

施念垂下眼眸,默默做了一個決定。

既然不知道,那今天去實驗一下好了……

她下床穿好衣服,回了自己房間,去浴室清理了一遍身體。

等她整理完畢,已經七點了。

施念下樓吃了早餐,然後發信息給薄雲霧,讓他來接她出門。

車上,薄雲霧一邊開車,一邊小心翼翼的通過後視鏡看著後座的小祖宗施念。

「念念,你……你要去哪裡啊?」

施念:「我想去找男人。」

「滋——」

薄雲霧被驚得打了一個激靈,車子差點撞到路邊的綠化帶上。

他趕緊打方向盤,把車子開穩。

他膽戰心驚的看著施念,顫顫巍巍的問道:「念念你剛才說什麼?我最近可能耳背了,沒聽清楚你剛才說什麼……」

施念抬起眼眸,一塵不染的雙眸在後視鏡里和他對上,臉上露出一抹乖巧的微笑,「我想去找男人,麻煩雲霧哥哥帶我去哦。」

薄雲霧震驚的瞪大雙眼,雙手忍不住抖了抖。

施念居然真的要……要去找男人?

「念念你……你怎麼會突然想去干這個?你別衝動啊……」薄雲霧顫聲勸道。

施念捏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思考,「為什麼要去嫖?也許是因為我被薄雲海傷透了心,自甘墮落吧。」

薄雲霧:「……」你個小姑娘壞得很,我信你才有鬼!

昨天他收到小道消息說,薄雲海丁丁被割了,他第一個就想到了施念。

後來他又從如煙那裡聽說施念去做過造型,說要去參加生日宴,他就更加確定是施念做的了。

她對薄雲海下手那麼狠,像是愛薄雲海的樣子嗎?

那種特殊服務的會所,白天是不開門的。

但施念現在要去,薄雲霧只能聯繫了自己一個開了那種店的朋友,讓他帶上他店裡的幾個頭牌,去酒店讓施念挑選。

接著薄雲霧便把施念帶去一家薄家名下的酒店。

在自己家的酒店裡,想保密也比較方便。

施念到酒店的房間時,薄雲霧的朋友已經帶著十個他們店裡的頭牌在房間里等候了。

那十個男人放在普通人群中,的確算得上是上等姿色。

但和夜琛比起來,卻遜色了很多……

不過施念並不介意。

她從這十個人當中,選了一個長得最帥的,然後讓薄雲霧和他朋友帶著其他人出去。

沒被選中的人明顯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們是賣身的,但如果顧客的長相太丑的話,也會影響他們心情的。

施念左臉上那個胎記,佔據了大半張臉,看著太影響心情了。

如果選中他們,肯定要吃藥……

「我叫傑克,小姐怎麼稱呼呢?」傑克很有職業素養,即使面對施念這樣的客人,也依然笑得一臉撩人。

施念:「我不需要陪聊,你先去洗乾淨。」

傑克:「……」好直接的小姑娘。

而此時,夜琛才剛剛在自己的房間里醒過來。

他沉著臉坐在床上,眸色陰冷的看著凌亂的床單上的斑駁痕迹,身上寒意翻湧。

那個女人居然又來找他了……

昨天他因為施念的事,心情很不爽,晚上又去喝酒了。

沒想到在他喝醉之後,那個女人又跑來睡找!

雖然他醉了,也沒有看見那個女人的臉,但他卻很肯定,昨晚那個女人,和上次來睡他那個女人是同一個人。

「你以為你能逃得了嗎?女人,這次我一定會把你給抓出來!」

夜琛嘴角揚起一抹危險嗜血的弧度。

上一次被睡之後,他就讓周正在他房門口裝了監控,防止那個女人再來,方便逮住她。

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夜琛立刻從床上起來,打開電腦,登錄監控系統……

他不知道那個女人是什麼時候來的,只能把昨晚的所有監控加速播放。

等看到人影之後,他才恢復監控的正常播放速度。

那大概是凌晨兩點左右,一個披著頭髮,穿著睡裙的女孩,幽幽的走到他的房間門口。

女孩在門口停了片刻,最後還是打開了房門,走了進來。

看著視頻中女孩的臉,夜琛眯起了雙眸。

這個女孩無論身形,還是臉部輪廓,都很像一個人,一個昨天才對他說恨他的人……施念!

但是,她臉上卻乾乾淨淨,別說施念臉上那標誌性的胎記了,就連一個黑痣都沒有。

即使是在監控攝像頭這種劣質的畫質中,女孩也美得彷彿在發光。

這真的是施念嗎?

夜琛盯著監控中的女孩看了許久。

最後下定決心般,猛地站起身,隨手拿了一件睡袍穿上,便走出了房門。

他要去施念房間親自檢查看看,到底是不是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首席,這個北河的先鋒確實不簡單。」

筑紫丘的休息區域裏,一名坐姿有些前傾的劍道部員收回目光,對着自家主將說道。

「確實不簡單。」

回話的筑紫丘主將點了點頭,輕輕掂了掂手中的竹劍。

「以門田的打法,碰到不了解的對手,上來第一件事肯定是小心試探。就這還能被對方

《戀愛萬能公式》第六十一章鋒戰的完勝 「噠…噠…噠…」

聲音由遠及近,聽上去應該是什麼龐然大物踩在木質地板上。

羅森屏息凝神,開著熱感視覺,透過窗帘小心朝外窺探。

只聽見吱呀一聲,雕刻著精緻花紋,呈現淡黃色的櫻桃木門被緩緩推開。

先是露出來了一隻被黑色絲綢手套包裹著的大手,緊接著一位穿著乳白色絲綢長裙,帶著同樣質地女士帽子的巨人,俯身低頭,走進了房間內。

從縫隙里趁機瞥了一眼,羅森只有一個感受,那就是白…不,應該是大。

從各個方面來說都是如此,無論是身高,還是各部位肢體。

她宛如一位按照正常女性比例被放大了整整一倍的歐洲貴族夫人,烈焰紅唇,雍容華貴,前凸后翹。

全身上下散發著驚人魅力的同時,蘊含著危險致命的陰冷氣息。

他這會兒想起來了村子里那名皮帽男子對這位阿契娜大人的描述:她的身材和美貌一樣,都是需要需要抬頭仰望的存在。

確實如此,名副其實。

只是羅森此刻並沒有陷入對方的美貌和氣質里,窗帘后的他表情凝重,閃爍眼神中透出一絲明悟。

「八尺夫人?」

「阿契娜大人是就是八尺夫人。」

見到對方的第一瞬間,他發現自己居然認識這位龐大女性。

不是通過遊戲,也不是通過電影,而是幾張特殊圖片。

比如這種。

還有那種。

以及這一張。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這位阿契娜夫人太過出名而已。

她名氣甚至超出了遊戲本身,火到了圈外。就連羅森這種平日里沒有時間玩遊戲的醫生也略有耳聞。

恍然之中,他有種揭開雲霧見天明的感覺。

如果對方是八尺夫人,那這裡豈不是生化危機世界!

房間里,阿契娜不知道她的窗帘後面藏著人,也不清楚羅森心中的驚訝。

她優雅挪動身體,輕輕坐在了一張梳妝台前,古銅色鑲邊的鏡子映照出美艷面容。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他們在回去的路上,有人要買花。Next post: 刀架子順勢一閃身溜了出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