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尷尬的笑着,爲自己這麼慫的表現感覺很愧疚。

沐君兮就去抓住他的手,還取笑了他一下。

卓偉更不好意思了,拉着女友坐在沙發上,問他們上門來是有什麼事。

他們的解釋也很合情合理,顏愛蘿也沒再追問,轉而說出真正目的。

“其實是你的女友,她長得很像我家裏一位故人。我們觸景生情,這才上門來,想多看看。如果有冒犯的地方,我們可以現在就走。”

兩人互相看了看,沐君兮笑道:“沒什麼的。人有相似,這也很常見。能長得跟你們的故人相似,也是我的榮幸。”

她說話的聲音很柔和,坐在那裏的姿態也很優美,看上去不是學過舞蹈就是小時候受過嚴格並優良的教育。

而且,她的氣質嫺靜,笑起來的時候很溫柔,讓人看了就不忍心傷害或者苛責。

而這一點倒是跟沐輕雲也有些相像,只是沐輕雲要更憂鬱一些,沒有女孩這麼開朗。

鬱子宸始終不說話,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裏,眼神看上去是投射在沐君兮身上,又像是在看着她背後的什麼東西。

沐君兮被看得有些不太自在,只好又問:“我是長得像你們的哪個故人啊?其實我也很好奇,你們有照片嗎,可以給我看看嗎?”

鬱子宸沒說話,顏愛蘿卻沒有照片。

她沒有保存婆婆照片的習慣,更何況婆婆已經去世那麼多年了,留下來的照片很少。

見她不說話,沐君兮也知道情況,很遺憾的說:“我還想看看到底有多像呢,既然沒有照片,那就算了吧。說起來,我小時候媽媽一直跟我說,我長得跟姑姑很像。

可我一直也沒見過那個姑姑,不知道她到底長什麼樣子。我只知道,我……我爸爸跟姑姑關係不好,姑姑走了他也沒回來奔喪。”

卓偉抓住她的手,對着她安慰的笑了笑。

聽她話裏的意思,跟自己的爸爸關係並不好,還很看不慣她爸爸的一些行爲。

顏愛蘿想起進門後還沒問過她的姓名,福靈心至,突然問:“還沒請教你們的姓名呢。你們是本地人嗎?”

卓偉立刻笑着介紹:“看我都忘了,我叫卓偉,我女朋友叫沐君兮,我們不是本地人。其實我們是從國外剛回來的,沒地方住也沒親戚只能租房子住。”

當她說出沐君兮的姓名時,顏愛蘿的瞳孔微縮,不禁看向鬱子宸。

鬱子宸的表情也瞬間變了。

姓沐?也太巧了吧?

諸天征途系統 ?”顏愛蘿又問道。

卓偉說:“就是三點水加一個木頭的沐。這個姓氏不太常見。好像之前明德市有個沐家,君兮的外公家原來就在這裏。只是我們知道的不多。

回國後不知道去哪兒,就還是來明德市了。想着既然長輩們原來住在這裏,這裏也算是故鄉了。”

一樣的沐字,還老家就在明德市,越來越巧了。

顏愛蘿看向鬱子宸,見他神情動容,不禁暗地裏嘆了口氣。

而鬱子宸在進門後第一次開口了:“你爸爸叫什麼,姑姑又叫什麼?”

他聲音平淡,聽不出喜怒,但卻帶着凌厲的氣勢,讓沐君兮忍不住緊張的握緊了卓偉的手。

卓偉也握住她的手,沒有懼怕鬱子宸,而是據實回答。

“她爸爸叫沐文柏,姑姑好像是叫沐輕雲。是這個名字吧?不過他爸爸跟姑姑關係不好,只要一提出姑姑來,就會發脾氣。”


說着這些,他又嘆了口氣。

沐君兮突然嘲諷的說:“他跟誰關係能好了?他就是個狼心狗肺的混蛋,我姑姑跟他關係不好纔不會被他坑。”

她很是悲憤,幸好教養好纔沒破口大罵。

而顏愛蘿跟鬱子宸已經是震驚當場,黑奇更是驚的目瞪口呆。

沐君兮!這個女孩竟然是沐輕雲的侄女。 顏愛蘿跟鬱子宸都沒想到,只是見到一個跟沐輕雲長得很像的人,結果這人竟然就是沐輕雲的侄女,也就是鬱子宸的表妹。

這也太巧了。

沐文柏自從出國後,就再也沒了消息。因爲關係不好,鬱子宸也從沒管過他的事。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表妹,還跟媽媽長得那麼像,他是真不知道該怎麼對待。

他還是很冷靜的看着對方,好像對這件事一點都不意外一般。

顏愛蘿轉頭看他,知道他沒打算隱瞞,好像也沒打算跟親人相認。她覺得不能再待下去了,得先回去,讓鬱子宸冷靜冷靜。

他對沐文柏的觀感不好,但不代表對這個表妹印象同樣不好。

她拉了拉鬱子宸手,而鬱子宸卻在這時候開口了:“你真的是沐文柏的女兒?”

沐君兮點點頭,覺得他的態度也很奇怪:“對啊,鬱先生認識我爸爸?”

而鬱子宸盯着她又看了看:“我是鬱子宸,我媽媽是沐輕雲。”

沐君兮猛然捂住嘴,一臉的驚訝,接着就是狂喜。她猛然跑過來,上下打量了鬱子宸一番,接着就潸然淚下。

“表哥,你是表哥?嗚嗚,你竟然是表哥。卓偉,我找到親人了,我找到親人了。”

她想過來抱住鬱子宸,又覺得這樣太失禮,站在鬱子宸面前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做什麼纔好。

鬱子宸就坐在那裏,神情無波無瀾,一點也沒有猛然見到親人的驚喜。

卓偉抱住了女友,把她拉回去沙發上坐好,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又很歉然的說:“不好意思啊,君兮跟她媽媽這些年跟沐文柏關係不好,母女倆吃了很多苦。

她那邊也沒親人,這次來明德市也有想找親人的意思,所以見到你才這麼激動。真沒想到,鬱先生竟然會是君兮的表哥。”

說着還感慨了一句:“沐文柏真不是東西啊,哎。”

說完後又猛然想到什麼一樣,緊張的問:“你們,跟沐文柏關係好嗎?”

鬱子宸不說話,顏愛蘿只好搖頭:“從來沒聯繫過,我們都不知道他已經結婚了還有個這麼大的女兒。”

卓偉鬆了一口氣,很怕他們跟沐文柏關係好,再把他們得罪了。

“那就好那就好。”

他好像打開了話匣子,抱着女友開始痛訴沐文柏的罪狀。

“這個沐文柏真的太不是東西了。他當年移民X國,錢花的差不多了,就去追求君兮的媽媽,騙的君兮的媽媽嫁給了她。一開始他對我岳母還很好,裝的人模狗樣的。

可後來君兮出生了,他就開始在外面拈花惹草。一開始還偷偷摸摸的,後來就明目張膽,一點也不避諱。

最後還把我岳母給氣死,霸佔了家產,又把君兮趕出來,要把岳母的嫁妝給他的私生子。太不是個東西了。我聽說他本身就是私生子,是這樣嗎?”

他好奇的看着兩人。

顏愛蘿去看鬱子宸,覺得這些事得由他來說。

鬱子宸則是嗯了一聲。

卓偉露出個果然如此的表情,對沐文柏的鄙視更重了。

沐君兮則是哭了一陣,又不好意思的擦擦臉:“抱歉,我媽媽走了以後都是卓偉陪着我。我一直覺得自己無依無靠的,現在有了表哥,真的太高興了。”

顏愛蘿笑了笑,沒接話。

這是鬱子宸表妹,能不能給表妹做依靠,還得看他的意思,她不能幫他做決定。

鬱子宸又看了看她,從口袋裏掏出一張名片來,放在茶几上。

“如果有很要緊的事,可以給我打電話。”

說完後,他就直接起身,又看了看這個狹小的房子,轉身準備走了。

顏愛蘿跟黑奇趕緊跟上,她還轉頭跟兩人說告辭。

因爲來的快走的也快,卓偉兩人都沒反應過來,趕緊起身追過來。

“鬱總,你彆着急走啊,一塊吃晚飯吧。這好不容易見面,都是親戚……”卓偉說不下去了,覺得跟人攀親戚很不好意思。

沐君兮也不好意思的說:“表哥,我送送你,這邊樓道里的燈不亮了。”

“對對,得送送。”

卓偉手忙腳亂的拿着手機開手電筒,拉着女友追了下去。

兩人還是把他們送到了樓下,很是依依不捨。

沐君兮跟找到了媽媽的小奶狗一樣,很崇拜的看着鬱子宸:“表哥,我以後可以去你家玩嗎?”

鬱子宸看着她紅紅的眼睛,古井不波的眸子裏劃過一絲動容的情緒。

“嗯。”

雖然聲音不大,但是沐君兮聽的清楚,立刻笑起來:“謝謝表哥。”

直到他們的車走的很遠了,沐君兮跟卓偉還站在樓下往遠處看着。

等看不到了,沐君兮才擔憂的說:“他好像不是很熱情,什麼都沒問就走了。你說,他是不是不喜歡我?”

卓偉攬住她的肩膀寬慰道:“我聽人說他的性格一向都是這樣,看見誰都不假辭色。你別擔心, 杜鵑不鳴如之奈何

你以後多跟他聯繫聯繫,再說說沐文柏這些年罵你姑姑的那些話,你們倆同仇敵愾,他就會幫你了。”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沐君兮又嘆氣,抱住他的胳膊,跟他一塊上樓去了。

而顏愛蘿跟鬱子宸離開後,她有些不安的看了看身邊的人。

“嗯,真是巧啊,沒想到會遇到表妹。”她乾巴巴的說着,這時候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了。

鬱子宸一直被她抓着手,這時候把手抽出來反抓住她:“我會找人調查一些他們的事。這是個機會。”

“機會?什麼機會?”顏愛蘿還以爲他不在意沐文柏那邊的事。

鬱子宸笑了笑:“我想看看當年外公留給媽媽的東西都有哪些。就算拿不回來,也不能被矇在鼓裏。”

原來如此。


“那好吧,你儘管去做。對了,你表妹那裏,或許我去接觸更好一些。畢竟我們都是女人,說話也更方便。你等我回來,我幫你去跟她接觸。”

顏愛蘿總覺得鬱子宸一看到沐君兮就神情不對,而沐君兮和卓偉的表現也有些奇怪。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多疑了,總覺得那兩個人隱瞞了什麼。 本打算跟沐君兮多聊一會,但是對方說了自己是鬱子宸的表妹後,他們反而直接走了。

鬱子宸沒有多聊下去的意思,她自然也不勉強。

他們從小區裏出來的時候,時間還早,顏愛蘿看鬱子宸還在神遊天外,就提議去買點東西趕緊回家吃飯。


“慎行肯定很想我,我得回家去拿他給我買的小發卡。”她笑嘻嘻的,想着兒子的孝順心情就很好。

鬱子宸瞪了她一眼:“你不是專門爲我回來的嗎?”

怎麼這才一小會就又去想兒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