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千人對數十人,就算不用武器,靠人力也能耗死他們。

這便是量變引起質變,King這方雖然戰鬥力很強橫,甚至可以一打十,但耐不住對面人多啊!

打了一茬又一茬,顧恆都要殺紅眼了。

顧恆的眉毛也蹙了起來,他靜靜站立,目光凝視著司夜玄住處的方向。

那人,怎麼還沒有動靜。

這邊戰得熱火朝天,可西郊那頭,卻靜得可怕。

這幾大家族似乎與什麼勢力聯合了,這是下了血本,一定要拿到實驗室大門的鑰匙。

蘇今白站在最前面,她的右手放在腰間,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死局,絕對的死局。

女孩輕嘆一聲,眸光中很是平靜。

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自然不畏懼這些事情,但蘇今白對於其他三人,還是心存愧疚。

四人一起出生入死,早已是對方親人般的存在,否則,花漫漫也不會幫蘇今白擋槍。

「傻丫頭,我欠你條命。」蘇今白喃喃道。

無論如何,就算她身無全屍,也要保住花漫漫一人。 敏攻系和強攻系對戰,往往非常無聊,前者在那裏不斷挑逗,強攻系魂師則是蓄勢待發,隨時準備動手。

一旦找到機會,那勝負很快就會分出來了,如果是普通的敏攻系魂師對上了戴沐白,那在進入他的攻擊範圍三息之內,直接就輸了,連掙扎都不會出現。

風落霄當然不同,疾風狼皇武魂除了擁有強大的速度和攻擊力,更是有額外的風屬性和不俗的力量,所以才能在戴沐白手上堅持下去。

可絕不至於近戰能打贏他,現在先要逃出去,再考慮接下來的情況。

這麼長時間的纏鬥中,他左衝右突,不斷閃避,瘋狂撕扯無數虎掌形成的防禦陣型。但每次戴沐白都會進行調整,將漏洞堵住。

「以我這樣的速度,你的注意力絕對不可能一直跟得上。」

突然,他眼睛一亮,發現一個極好的機會,「就是現在,左邊!」

風落霄魂力全部爆發,向左邊衝去,那裏五隻虎掌虛影攔在前面,數量最少,其餘方向都接近十隻,是好不容易拉扯出的空隙。

在發現對方的突破方向後,戴沐白眼睛中凸現一絲渙散,旋即勉強集中起來,控制着五隻虎掌前往攔截,每一隻虎掌上利爪都十分鋒銳,誓要取他性命。

風落霄注意力拉到極致,身子一側,利爪化開了肩膀,再往前,雙手向兩邊一劈,直接破掉,此時已經越過了三隻虎掌。

雪清汐、水冰兒和葉泠泠三人看得心驚,見此才鬆了一口氣,「做的不錯!」

旁邊,火舞並沒有附和,她實力很強,自然看得更多。

風落霄心中興奮,繼續沖向了最後兩隻虎掌,見到竟然沒有移動了,自覺激動。

可是,當他從中間越過的時候,兩聲小小的爆炸出現了,直接就嚴重超出了心裏預期,並影響了接下來的行動。

對於風落霄逃出了攻擊範圍,戴沐白眼中毫無波動,下一刻,殺意畢露。

第三魂技白虎金剛變,全身屬性大增,接着就是軀幹魂骨魂技掌影憧憧,無數虎掌出現在身邊,最後就是第四魂技白虎流星拳,這些虎掌猶如流星一般,帶着白色的尾焰和血色的殺意,追向了風落霄。

「這兩個人都不錯啊!」

「層層博弈,最後還是戴家那小子稍盛一籌。」

「能逃出來就好了,難道還想完好無損嗎?」

「也是!」眾人點頭附和。

風落霄眼中一片慌亂,自覺中計,隨後被凌厲的殺意所激醒,強行將速度拉起來,一路狂奔。

就見到青色的人影在前踉踉蹌蹌,蒼白色的虎掌在後緊追不捨,一陣陣爆炸聲響起來,似乎隨時都能將其吞噬,真是險象環生。

最後一陣爆炸結束了,一隻虎掌拍在了風落霄後背,「咔嚓」聲預示著骨頭斷裂,他猶如斷線的風箏一樣砸在地面,翻滾了無數圈。

戴沐白站在場中央,胸膛劇烈起伏,魂力消耗巨大,畢竟全程都處於爆發,一點都沒有留力,不然早讓他跑出去了,最後更是一口氣使出了三個魂技,現在真是虛弱無比。

他眼中滿是可惜,不能繼續補刀,要了他的命。

風落霄摔倒地面,劇烈咳嗽,吐出一口口鮮血,站都站不起來,這時一朵海棠花落在了他的身上,不斷散發出魂力,為他療傷,正是葉泠泠出手了。

「這場比試,星羅皇家學院戰隊戴沐白勝!」

「請天斗皇家學院戰隊下一位選手,火無雙出戰!」

裁判這兩句話說得那叫一個快,根本沒給戴沐白一點時間調整,天斗帝國自然不會放過好機會。

有人衝上去將風落霄帶回,火無雙兩腳跳到戰鬥場上,武魂都釋放了出來。

「戰鬥,開始!」

龍吼聲響起來,火無雙衝出,眼神凌厲,沒人會懷疑他眼中的殺意。

戴沐白正是舊力已去,新力未生的階段,更是消耗巨大,但也怡然不懼,做好面對他的準備。

場下,朱竹清來到了戴維斯面前,冰冷的目光死死盯住了他,要為自己愛人爭一個活下來的機會。

戴維斯無視掉,看着火無雙飛快接近戴沐白,算算距離,出口了,「三招,不然帝國面子不好看!」

朱竹清死死咬着牙齒,嘴唇都出血了,但只能憤然離開,心生悲哀!

戴沐白看着衝來的火無雙,現在考慮的是怎麼活下去了,如果給他一點時間調整狀態,機會將多不少。

火無雙可不會有一絲猶豫,火紅色的龍爪探出,直指頭顱,若是命中了,絕對是顱骨爆裂,腦漿飛濺,不,連腦漿都會被龍炎全部焚燒掉。

有治療系封號斗羅在場,幾乎所有致命傷都能救回來,但有兩種傷勢絕對不可能,一種就是上述情況,另一種則是胸腔洞開,心臟俱碎,所以看對方的出手目標,就能判斷出有沒有殺意了。

戴沐白強行使用了第五魂技白虎魔神變,虎掌向前接下了這一擊,然後直接就是一口鮮血噴出,傷勢愈重。

第二招,火無雙第三魂技開啟,一爪拍在戴沐白胸口,將白虎魔神變破掉。

第三招,直接就是第五魂技「火龍破滅爪」,不但本身就有強大的攻擊力量,恐怖的火元素凝聚在龍爪之上,接觸到之後就會瘋狂湧入目標身體之中,這一招,一旦打在戴沐白身上,那估計直接就會炸成一團碎屑,絕無倖免。

面對這必殺一擊,戴沐白眼中出現了瘋狂,全部的魂力調動起來,凝聚在右掌之上,勉強和龍爪相抗衡。

就見到戴沐白右掌變得通紅,然後血肉被炸開,並且向上延伸,很快前臂就見到蒼白可怖的骨頭,血肉俱散。&#8757&#29233&#21435&#23567&#35828&#32593&#8757&#119&#87&#119&#46&#105&#113&#85&#120&#115&#46&#99&#111&#77

藉著這一擊的力量,戴沐白瘋狂後退,勉強拉開了距離,可是侵入手中的火屬性能量還在肆虐,這樣下去,手臂直接會被永遠廢掉,甚至蔓延到胸口會發生生命危險。

這時,一個人影衝上了戰鬥場,一把抓住了他的右肩,將火屬性能量全部逼出去,然後帶着他下場。

火無雙沒有追擊,眼中有着可惜,「差一點就幹掉他了,不過這樣的傷勢幾天也好不了了。」

場外,裁判慢悠悠出口,「這場比試,天斗皇家學院戰隊火無雙勝!」

「請星羅皇家學院戰隊下一位選手,朱竹雲出戰。」

:。: 目送三人離去,張若塵嘆息了一聲,生在這個混亂的時代,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除了張若塵,其他人都沒注意到,有兩個人已經悄然離開。

悄然離開的兩人不是別人,正是韓湫和阿樂。

他們倆之所以離開,乃是想要去探查天堂界派系接下來的動向,如果有可能,他們不介意對天堂界派系採取一些報復行動。

張若塵收回目光,轉頭對小黑說道:「孔雀山莊的守護大陣已經被毀掉,你重新佈置一番,確保孔雀山莊的安全。」

「小事一樁,放心交給本皇便是,本皇隨便佈置,也能讓孔雀山莊固若金湯。」小黑一臉得意道。

繼而,張若塵看向那些原本被封古道以持魂大法控制的九步聖王。

經此一戰,二十六位九步聖王,已經只剩下十七位,有九位不幸戰死,活下來的,也基本上都受了傷。

張若塵拱手道:「此次多謝諸位出手相助,諸位都受了傷,不妨先在孔雀山莊休養一段時間,等傷勢痊癒后,再做其他打算不遲。」

「應該多謝若塵公手斬殺封古道,才讓我等獲得自由。」

「多謝若塵公子。」

十七位九步聖王紛紛向張若塵道謝。

對於張若塵的提議,他們均是沒有異議,如今有傷在身,若是在外受到攻擊,後果將不堪設想。

尤其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強者,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當即,在孔蘭攸的帶領下,所有人都進入到孔雀山莊內。

孔雀山莊不愧是一處覺醒聖土,其內天地聖氣濃郁無比,並不比鳳凰湖差多少。孔蘭攸為所有人都提供了最好的療傷之地,乃至於採摘來療傷的聖葯。

沒有任何耽擱,張若塵當即開始療傷。

此次他傷得極重,且是連續遭受重傷,導致傷上加傷,如果不能儘早治癒,只怕會留下一些後遺症。

而此時,孔雀山莊外,已然是炸開了鍋。

「天堂界派系這次栽了大跟頭,沒能除掉張若塵,反而是損兵折將。」

「單單是功德神殿領袖商子烆身死,便足以引發一場大地震,再加上魂界領袖人物封古道,洪陽界領袖人物紫玲瓏,瑞亞界領袖人物蚩昇和蒼龍,奼界領袖人物顧天陰,還有陰陽界頂尖強者焱霸,空間神殿頂尖強者穆間,等等,不知道會有多少神靈會因此而跳腳。」

「天堂界派系強者眾多,以前只是因為他們不夠重視張若塵,才只讓商子烆出手,如今商子烆一死,只怕那些天堂界派系赫赫有名的頂尖強者,都會盯上張若塵。」

「此事與我等無關,還是不要沾上為妙,早些離開這個地方。」

…………

諸多觀戰的修士紛紛離開,不敢繼續在孔雀山莊附近停留,怕受到牽連。

因為有着諸多觀戰的修士存在,所以聖明城和孔雀山莊所發生的事情,就像長了翅膀一樣,以驚人的速度,向著四面八方傳遞,不但快速傳遍整個崑崙界,更是傳遞到了諸多大世界中。

消息傳出,各方均是大為震動。

那些與天堂界派系不和的修士,很是樂得聽到這一消息,巴不得天堂界派系的損失更大。

而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則是惱怒不已,畢竟自從天堂界成為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后,還從沒人敢如此欺負到天堂界派系的頭上來。

北域大營,屬於鎮元的莊園內。

一道傳訊光符從天邊飛來,被鎮元伸手接住。

在查看了其上的內容后,鎮元不禁露出了笑容,轉頭對風岩、項楚南和裴雨田道:「你們無需再擔心了,張師弟的麻煩暫時已經解決,天堂界派系這次吃虧不小。」

「怎麼回事?」風岩連忙問道。

得知天堂界派系要對張若塵下手,風岩、項楚南和裴雨田是心急如焚,當即便想趕去中域相助張若塵,奈何卻有人暗中出手阻止,連鎮元都沒辦法。

無計可施的情況下,他們只能在北域大營幹着急。

「你們自己看吧。」鎮元笑着將傳訊光符遞給風岩三人。

風岩三人連湊在一起,仔細查看起傳訊光符上的內容。

「哈哈哈,不愧是大哥,真是厲害啊,居然把商子烆都給宰了,痛快,太痛快了。」項楚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房間里的兩個人向我這邊看了過來,長谷部好奇地放下手裏的工作問我:「太鼓鍾,怎麼了嗎?」Next post: 吳安哈哈一笑說道:「手下敗將是如何有底氣說出這種話來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