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這石壁上好像有字,不過看不懂。”龍小小在石室中掃視了一圈后發現石壁上都刻著很多的字。

欲走過來,看了看:”這是魔族語,要我們找到鑰匙才能開門,說鑰匙就在這個房間內。”

龍小小抬頭望了望,這四周包括這頂上都是光溜溜的牆壁,哪裡來的鑰匙?!

“這裡面,恐怕另有玄機。”欲說道,顯然,此刻他也是想不明白鑰匙會藏在哪裡。

紫妖也開始對著石壁探查。

狐六幫不上什麼忙,便在龍小小的懷中睡了過去。


“這魔皇真真是變態!”欲的語氣第一次有了些怒氣。

龍小小走過去,看到他面前的石壁上有字。

“這上面說,這石室內每半個小時就會注一次水,而且這裡是不能使用任何法力的。”

龍小小看向鐵門,一根根的柵欄分明,這有什麼好擔心的?

看到她的眼神,紫妖和欲便知道她不怎麼擔心。

“你可知道,這些柵欄是可以攔住水的。”紫妖道,”這世上還有種東西叫做結界。”

龍小小猛的拍了拍額頭,是啊,她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這麼說,如果他們找不到鑰匙,就會被淹死?

說著,半個小時就已經到了,頭頂的牆壁突然打開,往石室內注水,幾人趕忙跳到高一點的平台上,這一次的水,就直接淹到了大腿處,那這用的了幾次?

事情突然緊迫起來,龍小小將狐六放在乾燥的岩石上,不停的渡著步子。她需要冷靜,才能好好的想想這鑰匙到底會藏在哪裡。

“你不要太緊張,我們還有這個萬事通嘛。”紫妖拉住了她。龍小小看了看欲,萬事通,這個名字的確很適合他,感覺有欲在,每次都不用擔心。

欲正在栓著從剛剛開始便漲昏了的吳老二,轉過身看著他們兩的眼神,欲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這次你們可別指望我,我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鑰匙。”

三人乾脆直接坐在地上,拿出乾糧吃了起來,要先填飽肚子,才有力氣思考。

很快,第二次的降水又來了,這次的水直接到了胸口,但是離他們坐著的台階還有一點距離,不過再有一次,他們這裡也不會安全了。


腳下已經是很深的水了,看著這水,龍小小陷入了沉思,腦子裡響起了臨走前鬼老對她說的話:什麼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而是需要將這件事深層的剖開,看到裡面的東西,可是,這裡面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她無意識的四處看了看,突然,靈光一閃。

“我好像知道怎麼找到鑰匙了!”她喊出聲。驚醒了好夢的狐六,狐六揉著眼睛,不滿的看著他們,耳朵還一動一動的,萌萌的樣子。

“我們一直拘泥在尋找這個鑰匙,但是這個鑰匙根本是不存在的,你看我們這個石室中的水,是哪裡來的?”

紫妖和欲的眼裡都露出一絲瞭然。”還能哪裡來的,自然是頭頂來的,這和鑰匙有什麼關係?”狐六說道。

“這關係就大了,其實,真正的出口,就是在這頭頂,其餘的不過是迷惑我們的。”

狐六聞言歪著腦袋想了想:”不明白,我還是繼續睡覺好了。”

“不,你不能睡。”龍小小將她抱了起來。

“為啥?”狐六迷惑不已,龍小小卻笑而不語,她的笑容讓狐六頭皮有些發麻。

沒一會,頭頂響起了水聲,龍小小迅速的將一根麻繩栓在了狐六的身上,然後讓欲用力一拋,狐六就被丟了出去,正好丟進了水柱中,淹沒了狐六的尖叫和謾罵,而他們正好借著繩子,也爬了上去。

水裡衝擊太大,他們上去時還是受到了很大的阻力,不過這種阻力並沒有持續多久他們就爬了上去,一陣眩暈過後,他們已經站在了森林中,看著周圍的紅花綠草,甚至是毒蛇,龍小小都覺得分外的親切。

狐六一落地就開始插著腰:”我是看出來了,你們是打算玩死本仙啊,要不是本仙躲的快,你知道這會是什麼後果嗎??青丘就會少了一位很厲害的勇士!然後我的族人也沒有人去救了,你們可以說是毀了我整個狐仙族!”

一口氣說完,她還很是氣喘,瞪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三人一屍。

“沒辦法,你個頭小,而且狐仙不是最會蹦噠么,如今你救了我們,你也沒事,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么?不要再計較這些小問題了。”紫妖面無表情的說道。

“小問題?!這怎麼會是小問題?!稍有不慎,我可是會喪命的,你這隻妖怎麼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真不好意思,我是妖,自然不會有你們仙那種虛偽的同情心咯。”紫妖攤了攤手,說完他還朝著龍小小和欲道:”當然,不是說你們,你們不要對號入座。”

“算了,本仙不與你這個妖人計較!”狐六吼了一聲后,便閉上了眼,躺在地上。

龍小小已經很累了,此刻坐在草地上不想起身,看著兩人鬥嘴,紫妖向來對女人不客氣,想想她沒有恢復記憶那會,就在宮殿里見過他處置一個小妾,那可是毫不留情。

不過他似乎對狐六沒有什麼敵意,龍小小笑了笑,若是因此成全了一段姻緣也是不錯的。

吳老二剛剛正昏過去,突然又被水沖醒,驚覺自己在半空中,於是,有恐高症的他此刻正在不遠處狂吐。

幾人休息了一會,發現這裡正是小木屋的背面,明明這麼短的一段路,卻將他們困住了這麼長的時間。

“他們到底被關在哪裡了?”龍小小望著天,突然生出一股絕望來。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容易打敗了?”紫妖看了她一眼。

“我只是覺得這麼找下去希望太渺小了,隨時都可能出現像剛剛那個小木屋一樣的陷阱,我不怕死,可是我怕拉著你們一起死。”

“不會的,你不讓我們死,我們誰也死不了,我深知這一點。”欲說道。龍小小看了看他,心裡覺得有些溫暖,這就是朋友,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會義無反顧的支持你,即使上刀山下油鍋,也毫不含糊。

“好,那我就保定你們了!”龍小小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絲的豪情萬丈。

“你們在說誰?”狐六疑惑的問道。”天庭的人。”龍小小答道。

“天庭的人?本仙知道在哪裡啊,你們怎麼不問本仙?”狐六說道。

龍小小猛的起身:”你知道在哪裡?他們在哪裡?”狐六被她的眼神嚇得縮了縮脖子。

“十八層地獄。”狐六說道。

“他們在陰司?”龍小小不敢相信。

狐六忙擺手:”是這萬魔森林的十八層地獄,也是魔皇一手弄出來的,與陰司的一模一樣,那裡面可不比剛剛的那個小木屋,這個可要恐怖多了,一不留神,小命就沒了。”

“你帶我們去!”龍小小沒有一絲猶豫的說道。狐六見此,點了點頭。

沒多久,他們便走到一個火山口,據狐六所說,入口便是在這裡,龍小小看著這個入口,還有岩漿在冒著泡。

“這裡是入口?你該不是在報復我們吧?”紫妖眼裡全是懷疑。

“本仙像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嗎?我說這裡是,這裡就是,你們愛信不信!”說完背過身去,明顯是氣急了。

“我信。”龍小小道。狐六轉過身,得意洋洋的說道:”看吧,還是有識貨的仙,不像你這個妖,從來就只知道爾虞我詐,哼!”

紫妖沒有搭理她,而且看向龍小小,眼裡有著擔心:”這裡太危險了。”

末世之帶球跑 但是我必須要去,我的兒子女兒,還有丈夫父母朋友,都在裡面等著我,我怎麼可以退縮。” 見她如此堅定,紫妖也阻攔不住,欲則根本沒打算阻攔,只是站在龍小小的身邊,意思很明顯。

龍小小看了看他們,心中有暖流淌過,再次開口:”你們真的不用再幫我了,這裡很危險,你們就在這裡等我吧。”

欲拍了拍她的腦袋:”說什麼呢,是我將你帶進來的,所以不管你做什麼,我都要跟著你。”

“是你將我弄進來的,你敢丟下我一個人?”紫妖淡淡的道。

龍小小眼眶突然有些發熱,她何其有幸,能得到這麼多真心相助的朋友。

勸說無果,結果就是他們全部下去。


龍小小努力的想著十八層地獄的構造。

思考了一會,幾人便出發了。

用仙力護體,慢慢下了火山口,炙熱的岩漿讓他們隔著保護罩都能感覺到。

下到離岩漿不遠的地方,有一處平台,在狐六的示意下,他們降落在了那裡。

腳下是炙熱的火山石,雖然隔著防護罩,但是依舊能感覺越來越熱。

“我們需要進到岩漿里。”狐六道。”岩漿里?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即使我們都有功力護體,也保不齊一下子就灰飛煙滅了啊?”紫妖奚落道。

狐六瞪了他一眼,從包里拿出一個玉瓶,從裡面倒出了五顆晶瑩剔透的藥丸,包括吳老二都有一顆。

“這是可以不被岩漿灼燒的藥丸。”

“有這東西怎麼不早一點拿出來?”

“這東西的藥效只有半個小時,你以為像是雜草一般隨便都可以拿出來的嗎?沒見識的妖!”狐六依舊氣鼓鼓的模樣。

紫妖撇了撇嘴,沒有說話,龍小小朝他使了眼色,畢竟他們現在都是因為狐六才能找到這個地方,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吞下藥丸,一股清涼的感覺席捲全身,周圍的灼熱也漸漸消失,看來這個藥丸果然有效。

這個時候需要的就是抓緊時間下去,聽狐六說,這個岩漿很深。

下了岩漿,周身都被一片灼眼的紅色包圍,其他的人也看不見了。

半個小時,不多不少,剛好到底,所有人都平安到了,吳老二身後的衣角剛好被燒到。

下來以後,頭上是懸浮的岩漿,像是被什麼拖著一般,熱度也感覺不到了。

他們的眼前是一個很大的黑色牌匾,牆面寫著十八層地獄。給人很壓抑的感覺。

隨後,幾人進了大門,第一層是拔舌地獄,凡在世之人,挑撥離間,誹謗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辯,說謊騙人。死後被打入拔舌地獄,小鬼掰開來人的嘴,用鐵鉗夾住舌頭,生生拔下,非一下拔下,而是拉長,慢拽……

所以,他們會在這一層遇到很多的長舌頭鬼。

隨後,幾人走了進去,有許多扮演鬼差的妖魔正在對著一些人進行鞭打,這些人的舌頭上都拴著一根鐵鏈,另一頭則拴在了木樁上,這些人的舌頭已經被拉長,每一天都在守著這樣的刑法。

他們走進去,卻發現這裡的人都像是沒有看到他們,都在做自己的事。吳老二對於這裡的氣息似乎是很喜歡,露出了一臉享受的表情。

“我們隱身了?”龍小小疑惑的問道。

“應該不是,每一層地獄都有一個管事的,我們應該會見到他,然後他會告訴我們一些任務,做完了才能去往下一層。”欲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

“我曾在別的地方看到過關於這裡的記載,所以知道一點。”

果然是個萬事通。。。

沒走多久,他們果然見到了這一層的管事,是個戴著高帽的男子,那樣子,很像小黑小白。

“歡迎來到拔舌地獄,請告訴我,你們要去往十八層地獄的原因。”男子拿著一個筆記本,很公式化的說道。

“觀光旅遊。”龍小小搶先答道,開玩笑,要是讓他知道他們是來救人的這第一關就過不了。

管事的嘴角抽了抽,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他們,來十八層地獄旅遊,可真是新鮮。

“既然如此,你們需要完成我的任務,才可進入下一層。我的任務是,你們需要拔掉是個鬼魂的舌頭。”

男子說完,龍小小愣住了,拔舌頭!!先不說他們會不會站在那裡等他們來拔,這樣拔舌頭不覺得有些殘忍么?

龍小小剛要說什麼,就被欲拉住了,欲對她搖了搖頭:”這裡的人都是說一不二,你要是敢質疑,就會立刻不被驅逐。”

聞言,龍小小隻好接受了。

這管事就像一個NPC,發布完任務以後便不再搭理他們,不管他們如何旁敲側擊,都淡定的做著自己的事情,這素質,一看就是經過專業培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