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麼不怕這攝魂音?”

始皇帝顯然還沒有從剛纔鎖魂鞭的攻擊下緩過勁來,喘着粗氣問道。

“哼!你要是沒事也拿着這玩意當琴玩,慢慢也就不怕了!”

曾毅彷彿想到了那日用鎖魂鞭錘鍊靈魂的痛苦,心悸的說道。

曾毅的話讓始皇帝目瞪口呆,要知道這鎖魂鞭在上古時期可是絕世兇器般的存在,據說曾經有一個非常鼎盛的王朝,就因爲一把鎖魂鞭的現世,一夜之間,伏屍遍野,整個皇城無一人倖免。

真沒想到竟然有人會那這玩意當玩具玩!在這一刻,始皇帝突然開始爲剛開始的行爲後悔起來,早知道眼前的人是個變態,他寧願在畫卷中在呆個五千年,怎麼着也好過就這麼死了吧。

想到這裏,始皇帝果斷的性格立刻讓他做出了相應的決定,隨即一個閃身就欲駕馭這魂魄重歸畫卷。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光幕將他攔了下來,只見一隻沒有動靜的木偶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擋在了天靈穴處。

“軒轅木!”

當始皇帝看清形似曾毅的木偶時,頓時有些心驚肉跳。

現在到底是個什麼世道,怎麼連軒轅木都出現了!出於對軒轅木這種天生神物的瞭解,始皇帝第一次連死的心都有了。

“想走?”

已經看清始皇帝意圖的曾毅,自然不準備就這麼放他離開,雖然他同徐家兄弟認識時間不長,但是怎麼說也是一起挖過坑的兄弟。

如果說沒有報仇的能力那也就罷了,然而現在明顯是形勢大轉,他有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落井下石的機會呢!

不,應該是報仇血恨的機會!

“錚錚!”

也許是曾毅故意爲之,鐵索鏈子在他的手中就這麼拖沓的向着始皇帝走去。

而始皇帝已經完全沒有剛纔意氣風發的樣子,面如紙色的躲在一道龍形金光的後邊,苟延殘喘!

看着眼前的護體龍光,始皇帝開始變得絕望,因爲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眼前金光正在快速的流失,龍形也漸漸的變的淡化。

“你放了我吧!我給你無盡的財富和至高的地位!”

直到這一刻秦始皇梟雄的本質暴漏無疑,對於他來說只有活着才能擁有一切。

“呵!”

始皇帝的話,讓曾毅感到十分好笑,感覺他到現在還沒有認清形勢。

“第一現在已經不在是你的那個時代,第二,你死了外邊的財富同樣都是我的。”

曾毅不爲所動道,其實他現在很享受這種感覺,一想到五千年前的霸主,此時竟然卑顏屈膝的在自己面前求饒,曾毅就有些停不下來的感覺。

“不,我還有三萬魂士,隨時可以爲我征戰沙場!”始皇帝顯然接受不了時代已變的事實,狂喊道。

“魂士?”曾毅對這個名詞有些十分不解,眼中一陣迷惑。

“對!你應該見到過的!就是在我地面宮殿中的黑衣魂士!”始皇帝立刻答道。

始皇帝的話讓曾毅在下一刻想起了那個曾經出現在地宮入口‘末殃殿’的機關人。

“那黑衣魂士只不過是我衆魂士中,最差的一個,也是最不成功的一個!”正在沉思的曾毅,緊接着又聽秦始皇說道。

我艹!那還是個殘次品,一想到那個將自己累的跟條狗似的黑衣人,曾毅頓時對這魂士產生了興趣。

經過一番瞭解,曾毅終於明白了那些魂士的來源,原來那些魂士果然都是以機關術所造,只不過是這些魂士比他剛開始見到的那個更加的神奇,即使是稱之爲奴隸也毫不爲過。

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因爲這些機關人,正如名字所說的那樣,他們都具有魂,人魂!

看着始皇帝像是完成了一項偉大的發明一樣,完全將那三萬魂士當做了他雄霸天下的一種工具,曾毅暗暗了下定決心,始皇必死!

因爲在曾毅的眼裏,那並不是三萬只機關,而是三萬名有血有肉的人。

曾毅看來不說別的單單是殺豬,三萬只也足足需要好幾天,更何況是人呢!而在始皇的眼中他更沒有看到一絲的悔意,不光如此他竟然還爲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有些小驕傲。從而曾毅已經將始皇帝完全從人類這個偉大而可愛的族羣中拋離出去。 “那些魂士呢?”

此時曾毅已經不想在同始皇帝在說什麼廢話,更因爲始皇的殘暴,讓曾毅已經不想在進行貓玩老鼠。

“就在大漠之中,只要你放我離開,我立刻下詔,讓他們都聽從你的吩咐!”

始皇完全沒有看出曾毅已經對他動了殺念,因爲在一個梟雄的認知中,爲了自己的利益完全可以犧牲世界上的一切。

“那好吧!你可以去死了!”直到這時,曾毅再也掩飾不住對始皇的厭惡,狠狠的說道,並再次將鎖魂鞭提了起來。

“別,有話好說!”始皇明顯有些不太明白曾毅爲何轉變會這麼快,伸出雙手恐懼的擺起手來。

但是這次曾毅並沒有再給他說話的機會,而是盡情的搖晃起鎖魂鞭來。

“錚錚!”


“錚錚錚錚……”

鎖魂鞭在曾毅的搖擺下此起彼伏,時而激盪,時而低沉,若是硬要形容的話,就像是用古箏彈奏的十面埋伏一般!

幾番求饒之後,始皇的魂魄已經開始扭曲,神識空間再次恢復成曾毅原來的樣子,變得一片銀白!

“你逼我!”在看到曾毅已經打定了心思要弄死自己的始皇,一改先前的謙卑,臉上同樣變得猙獰!

隨之就見隨同始皇一起進入曾毅身體的九幽火鳳,在這一刻也出現在了始皇的身旁,火鳳自身上的火焰已經變成了黑色,此時更加有了幾分靈動圍繞着始皇的周身盤旋。

“既然你不肯放過朕,朕只好和你一起同歸於盡了!”

說着就見始皇眼中透着瘋狂,對着火鳳大手一揮,然後就見火鳳在一聲怪鳴之後,化作無數黑色的九幽冥火灑向了曾毅的四肢百骸。

“哈哈哈!”

“你就給我一起陪葬吧!”

始皇帝在瘋狂的撲向曾毅時,由於護身的火鳳已經消失,整個人也立刻在一聲琴音下化作一道道黑絲消失不見了。

“啊!”

曾毅的聲音在整個地宮中迴盪,悽慘的叫聲讓人聽的毛骨悚然,如同九幽的厲鬼重返人間一般。

火鳳的九幽冥火 瞬間伏及了曾毅的周身,那火焰十分詭異,附着在曾毅的身上讓曾毅的身體一陣陣扭曲,但是卻並沒有將衣物燃着,反而曾毅的眉目間出現了一層霜白。

鑽心的疼痛,讓曾毅失去了昏過去的自由,身體每一寸的刺痛讓他整個人不停的顫抖,他本欲用元力前去滅火,但卻發現元力更像是助燃劑般使得火勢瞬間大漲。

“還是要掛啊!”曾毅十分後悔沒有在一開始趁着始皇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弄死他,但是現在顯然已經爲時已晚。

九幽冥火 像是冷流一般在曾毅的四肢遊走,並將將曾毅體內的信念和力量一同帶着,最終曾毅心灰意冷的露出了一絲的苦笑。

然而就在這時,曾被天劫洗禮過的經脈再次露出了它異稟的特性,竟然在九幽冥火 向着肉身流走的前一刻攔住了它,這讓曾毅再起雄起了活下去的信念!

運起一直沒有讓他失望過的木偶再次向着黑火鎮壓而去。

九幽冥火 像是對這木偶充滿了忌諱,在木偶行至的地方,它總是會選擇退避三舍。

就在這一追一逐間,曾毅的身體反而漸漸的開始適應了九幽冥火的灼燒,一絲絲的污垢,在冥火的灼燒下化作黑煙從曾毅的身上飄出。

很快這一現象被曾毅發現,本來要命的火焰,在這一刻竟然成爲了他促進修行的工具,不得不說這天地間一飲一啄皆有定數。

此時曾毅因爲木偶對九幽冥火的剋制已經沒有了生命之憂,本能的用冥火淨化起自身的體質來。

冥火的灼燒,如同十冬臘月裏凜冽的寒風,彷彿要將曾毅的骨架吹散,但經脈上因爲雷劫而產生的光膜,如同界限一般將冥火牢牢的困在了經脈之中。

在木偶的推動下,黑火漸漸的又凝聚在了一起,重新幻化成了九幽火鳳,然後沿着曾毅的經脈不停的錘鍊起他的體魄。

冥火的灼燒讓曾毅的牙關冷的咯咯直響,整個人如同置身冰庫之中,彷彿隨時都有凍死過去的可能。

但是每當想到那些依舊活着的仇怨,曾毅的心中不停的對着自己說道:“不行還不夠純粹!”

黑火在曾毅的體內一遍遍的遊走,每一次都是在無數的後悔中進行,漸漸的原本因爲五體不勤而有些微胖的曾毅,在黑火的作用下,就連身材都變得標準了許多,微有些圓潤的臉上也開始有了些棱角!

二十七個周天以後,九幽冥火也慢慢的被曾毅的身體適應,一開始刺骨鑽心的寒意已經緊緊剩下一絲的微涼。

直到這時曾毅知道對於身體的錘鍊已經到了極限,九幽冥火已經沒有了太大的作用。

本來準備立刻用木偶將九幽冥火給收服的他,突然又想到了自己那些有權有勢的強敵,原本已經快要停下的冥火,在次向着五臟走去。

就在剛纔曾毅已經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超越眼前的極限。從而站在另外的一個高度,這樣才能讓他擁有更強有力的武力來應該對報仇時可能發生的一切。

因爲就在剛纔他對付始皇時,已經發現面對那些老謀深算的政客,梟雄某些方面他真的有些太稚嫩了。

冥火對於五臟的灼燒,這注定是一次史無前例的修行,作爲人類生存最基礎的五大器官,從來還沒有人感對它們這樣過,但作爲人類最長使用的臟器,它們上面的污穢,其實也是最多的。

冥火架於五髒之間,在木偶的壓制下,一縷縷肉眼可見的黑煙從它們身上飄出,強忍着那千刀萬剮的痛苦,曾毅的眼中已經失去了神采,只留下一股強自支撐的毅力。

每當一股黑煙帶着焦臭從他的體內離開,曾毅都會感覺到一陣清爽,這是一種苦盡甘來的感覺,

終於五臟也經受過冥火的淬鍊,木偶像是感知到這一切般,化作一組黑影再次向着九幽火鳳。

剛纔的淬鍊好像已經耗盡了火鳳所有的力量,就在一聲絕望的低鳴之後,火鳳就被木偶吸進了其中。

艹!這都湊成一桌麻將了,曾毅在見到火鳳進入木偶,頭上不由出現了無數到黑線,因爲現在的木偶當中出了命格之外還有這天雷之力,玄黃之氣,在加上這九幽冥火……

“咯!”

而木偶在吃下火鳳之後,竟然人性化的打了個飽嗝,然後在打嗝之時,一道奧妙的符文竟然從木偶的口中流出,帶着暗紅色的流光向着識海中飛去,最後同那道雷紋掛在了一起。

“又一種術紋!”

有過一次經驗的曾毅這次只是有些驚訝並沒有過多的在新術紋的出現,因爲他現在再次有了一種就要突破的感覺。 其實這次突破對於曾毅而言,只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因爲畢竟他的三魂早在前些日子已經被淬鍊到了極致。

順着那一絲冥冥中的感覺,曾毅將體內僅存不多的元力按照既定的路線向着三魂中最後的一個魂府駛去。

天靈穴,作爲人體最爲神祕的一個穴位,天魂就居住在其中,由於位置位於人體的頭部,那裏血管纖細,神經密集,更是受不了太強大的衝擊,所以從古到今,這裏都是術士最爲頭痛的地方。

不過曾毅並沒有體會到這方面的糾結,先不說被冥火淬鍊過的體魄,明顯已經高於常人太多,單單是那天靈穴的上阻擋打通的光膜就明顯要薄上不少。

果然曾毅的進階十分順利,只是輕輕的被阻隔了一下,就聽“噗!”的一聲元力就流入了天靈穴的魂府當中。

直到今日曾毅的三魂府徹底被打通,三魂間被一條銀色的光帶相連,曾毅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天地同人之間的聯繫是這麼的密切。彷彿人類就是對天地的一種演化。

就在三個魂府被打通之後,曾毅的腦後再次出現了一個光輪,光輪中有三朵火蓮在燦爛的綻放,五重不同的光環將它們籠罩,呈現了數百年來無人能及的‘三花聚頂,五氣朝元’之相!

就在這一刻,別人一輩子都不曾到達的境界,就這樣被曾毅給輕易到達了!

然而這還不是結束,緊緊纔是一個開始!

就在這時透過厚厚的地層,一道白光從天上降下,白光中鮮花無數,隱約間有仙佛相伴,曼妙的仙樂讓這了無生氣的地宮,變得如同仙府一般。

曾毅透過天魂隱隱約約知道這是天地規則幻化出的一種異象,一種人類超脫某種規則而特有的異象。

天道瘋了?一種疑惑出現在了曾毅的腦海當中,但他明明纔剛剛突破過三層後期啊。

但三層後期,又怎麼值得天道如此隆重的一番嘉獎,要知道三層後期和四層初期可是明顯有着雲泥之分。

三層以前還在天道規則的掌控之下,但是到了四層那就是掌控天道規則了,正如四層境界的名稱一樣,法言天地!

就是說,曾毅一旦達到第四層境界,那麼他的話就是天道就是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