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意拿起桌子上的本子看了幾眼,那是明天拍賣行準備的東西,目光落到三號倉庫關著的三層上段大地黑熊的時候,江千尋頓時愣住了,連忙將前一頁翻開一看,果然上面寫著的是三層下段翼鷹,手一松,賬本掉在地上,江千尋手忙腳亂的把備用鑰匙拿出來一看,少了的那把鑰匙果然是三號倉庫了,急的都快哭了。

「糟糕了,我把這兩隻魂獸的位置給記錯了,完了完了,只希望那壞蛋速度不快還沒有走到拍賣行。」江千尋連忙追出去,龍英凡走的還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可江千尋的速度哪裡有龍英凡快,牽著馬出門追了好遠都沒有看到龍英凡。

「不知道晴兒有沒有看出倉庫里的大地黑熊是三層上段,只希望她發現后沒有打開籠子。」江千尋一想到龍英凡可能命喪大地黑熊之手,心裡急的要命,這個時候她才知道,原來她並不討厭龍英凡。

另一邊龍英凡跑進小樹林里,大地黑熊追著不放,它雖然是只魂獸,但還是有一點智商的,狂性打發后要殺龍英凡,看龍英凡渾身是血的樣子,分明就撐不了多久,哪裡還願意放棄眼前的美味。 江千尋快馬加鞭的衝進拍賣行,幾乎是和龍英凡一前一後的,倉庫里的戰鬥說起來複雜實際上也就是片刻功夫,等江千尋衝到三號倉庫跟前的時候,只看到滿地的碎石瓦礫和打開的鐵籠子,空氣里還散發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接著淡淡的月光她看到地上有一攤血跡。

江千尋渾身一顫,她一點都不認為這血是大地黑熊留下來的,皮糙肉厚的大地黑熊就算龍英凡再厲害也不可能這麼容易傷到它,「龍英凡,你在哪裡?」

江千尋一邊喊一邊順著打鬥中留下的痕迹朝前追去,很快就在小樹林里看到龍英凡和那隻碩大的黑熊,一人一熊的戰鬥相當激烈,龍英凡快步在四周移動著,一邊高速移動,一邊揮動著雙拳,拳頭上金色的氣芒在黑暗裡顯得格外的耀眼,不時乘著黑熊不備之際朝黑熊的身上狠狠打去。

黑熊的反應一點也不慢,雖然追不上龍英凡的速度,但它的大掌每每拍出去的時候,總能帶起一陣強勁的氣流,掌風掃過的時候,迫使的龍英凡能打中黑熊的幾率變的十分小,偶爾能打中一拳,但力量畢竟不重,只是讓黑熊吃痛后不斷咆哮著,更加兇殘的朝龍英凡追擊而去。

龍英凡一身白衣都變成血紅色了,上面有他的血,也有的是黑熊受傷噴在他身上的,一人一熊的速度都極快,土黃色和淡淡的金色光芒不斷交換位置,遠遠的看去就好像是兩顆在高速移動的星星一樣,地上不斷有泥土翻飛,也不斷有樹木斷裂傾倒的聲音響起,周圍一片狼藉。

「龍英凡,你撐住啊,我這就喊人來救你啊!……」江千尋連忙出聲對龍英凡喊了一句,拿出放在袖子里的信號彈使勁一彈,一道耀眼的光芒朝天空里飛去,只要這個信號彈飛上天空,不肖片刻功夫,這附近江家的護衛全都會趕來,拍賣行里也有好幾個三層上段的護衛,龍英凡就有救了。

然而,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在信號彈快要飛上去的一剎那,大地黑熊竟然看懂了江千尋的意圖,三層上段實力的魂獸靈智已開,大地黑熊咆哮一聲放棄了對龍英凡的襲擊,竟然從地上猛地彈起來化作一道閃電,直接撲到信號彈的跟前,張開血噴大口就把那彈到一半的信號彈給吃驚嘴巴里。

信號彈在大黑熊嘴裡炸裂開來,大地黑熊的鼻子里、耳朵里、嘴巴里都噴出一股白煙,大地黑熊張開嘴巴咆哮一聲,嘴角流出了鮮血,顯然是被那信號彈把嘴裡給炸傷了,它實力再強嘴裡也是弱點。

大地黑熊怒氣沖沖的咆哮著就朝江千尋撲過去,江千尋沒想到回出現這樣的事情,簡直快驚呆了,這麼近的距離,江千尋甚至來不及反應,她勉強躲開了第一掌,卻已經來不及躲開第二掌了,眼看那大地黑熊強大的熊掌就要打中她,龍英凡大喊一聲:「小心!」

大地黑熊一掌拍過來,江千尋已經閉上了眼睛,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撞擊在她的身上,江千尋倒在地上,卻並沒有預想中的疼痛感,江千尋睜開眼睛的時候,只看到龍英凡趴在她的身上,噴出一口鮮血的景象,江千尋又一次愣住了。

原來在千鈞一髮的時候,龍英凡飛撲上去,直接擋在的江千尋的前面,大地黑熊那一掌就結實的打在了龍英凡的背上,渾身骨頭都快被拍碎了,龍英凡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他悶哼一聲,輕咳一聲迅速抱著江千尋朝旁邊滾過去,閃開了大地之熊緊隨而來的襲擊。

江千尋畢竟不是尋常的女子,反應過來后,立刻一躍而起,抽出腰間的鞭子朝大地黑熊抽過去,鞭子上帶起一道寒氣,鞭子抽過的地方,地上的草皮都開始結冰,這才是江千尋認真起來的實力,大地黑熊實力強大不能硬拼,江千尋只能用鞭子打起遊走戰。

「龍英凡,你怎麼樣了?傷的重不重。」

「咳咳……你被它拍一掌試試……」龍英凡勉強從地上爬起來,喉頭一甜又噴出一口鮮血來,他喘息道:「你這個小惡魔,我快被你坑死了啊!……」

江千尋心中愧疚不已,但她也不是大地黑熊的對手,只好說:「龍英凡你還能走嗎?快點去搬救兵,我來纏住這頭大黑熊,拍賣行的護衛還有半個時辰才會回到這裡。」

「你……咳咳……你行不行啊……」龍英凡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感覺眼前的東西都開始晃起來,就連草地都是在晃動的,他狠狠的咬了一下舌頭,勉強讓自己清醒過來。

「管不了那麼多了,你快走啊!」江千尋急切地喊。

龍英凡暗自盤算了去喊人一來一回的時間,再看看江千尋的實力,等他去找人回來這丫頭估計都被大地黑熊整個生吞活剝了,還活著的幾率幾乎為零,龍英凡暗自嘆了口氣,原本只有他一個人大概還能勉強逃走,或者想辦法把大地黑熊引到有人的地方,現在想逃走都不行了。

看來只能用那一招了,當初被人偷襲差點死掉之後,龍英凡曾經學了一招禁術,那是卧龍掌里最霸道威猛的一招,但是這招的反噬力太過強大,真正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但這招遇到強敵的時候可以保命,龍英凡專門學了,「也不知道這一招究竟有沒有父親說的那麼打的威力,但也只能拼一把,總不能讓江千尋這個小惡魔去送死吧!……」

龍英凡緩緩站起來,原本黯淡下去的光芒再次閃現,耀眼的金色在他身上匯聚著,一時間天地靈氣瘋狂的運轉起來,從龍英凡的身上爆發出一股駭人心魄的氣勢,如此強大的氣勢壓根就不是三層下段的人可以試出來的。

龍英凡臉漲的通紅,渾身青筋暴起,經脈里那超出身體負荷的力量撐的他臉都開始扭曲了,眼角都開始滲出血跡。

「啊!」江千尋忽然傳來一聲驚呼,被大地黑熊一掌給拍飛出去,她從地上爬起來見龍英凡居然還在,又驚又怒:「你這個混蛋怎麼還在,現在好了,我們都得死在這裡。」

「我不會讓你死的啊!……」龍英凡淡淡的說出這句話,一步一步走向大地黑熊,此刻,他的背影看起來是那麼的可靠。 痛到極致後身體就只有麻木了,龍英凡一步一步走向大地黑熊,他渾身爆發出絢麗的光彩,強大的氣勢在他的身上不斷攀升,捲起陣陣狂風駭浪,一波高過一波,大地黑熊似乎感覺到了威脅,猛地發出一聲正攝人心的咆哮,警惕的看著龍英凡,肥大的熊掌在地上拍了一下,似乎是在給自己打氣一樣。

土黃色的光芒又一次黯淡下來,同時大地黑熊張開大嘴,口中淡藍色的光蘊隱隱出現,顯然想再次使用這招。

短短的幾步距離,龍英凡渾身氣勢已經攀升到最頂點,他忽然仰天呼嘯一聲,右手在虛空里一劃,直接朝大地黑熊打出了一掌,恍惚間天地間好像飛出了一條巨大的黃金聖龍一般,在虛空之中嘶吼著,盤旋著,朝龍頭張開大口朝地上噴出一口龍息,頃刻間,澎湃而起的力量爆發而出,撞在大地黑熊吐出來的淡藍色光球上,直接就將那光球給吞噬。

然後撞在大地黑熊的身上,大地黑熊那碩大的身體直接朝後倒去,沒人能形容出那一掌的威勢,剎那間彷彿天地都失色了,只有那金色的飛龍是天地間唯一的顏色,讓所有人都未至失神。

「嗚!吼!」大地黑熊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重重的摔倒出去,落在地上趨勢不減,竟然滑出去好遠,撞斷了無數的大樹,這才停下來,倒在草地上不斷的抽搐,顯然是被這一掌強大的威力給傷的快斷氣了。

看著大地黑熊的慘狀,龍英凡忍不住揚起的唇角,露出一個終於鬆了口氣的笑容,他慢慢轉過聲去,看向從地上爬起來的江千尋,才想說話,嘴裡忽然溢出鮮血來,緊接著眼前一黑,就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啊!」江千尋急忙跑過來扶著龍英凡急切地說:「龍英凡,你這怎麼樣了?你醒醒?」

江府大宅這一天都在雞飛狗跳的忙碌中渡過,先是拍賣行里的護衛在後院的樹林里發現了受傷的大小姐和昏迷不醒的龍家少主,還有已經被龍英凡一掌揍的還剩一口氣的大地黑熊。

緊接著更要命的是龍家少主傷的非常重,被抬回去江府的時候昏迷不醒,大小姐哭的那個慘狀讓眾人還以為龍家少主不行了,這可不得了,雖然大小姐說龍家少主是她的僕人,那也只是說說而已,大小姐閑的無聊找個同齡人來玩耍很正常,這要是龍家少主真的死在江家那可就不得了了。

尤其是一位江家的管事長老,江家家主江暉閉關之前可是把江家大小事務都交給他了,要是等家主出關后發現他給招來一個強敵,那這管事長老可真的就只能抹脖子去了。

等把過脈療過傷之後,眾人才鬆了一口氣,龍家少主只是傷了很重,但並沒有危急生命,江千尋也終於鬆了口氣,立刻吩咐下去,讓下面的人送來最好的療傷聖葯,拍賣行里遇到什麼好葯也直接讓買了送來。

各種上好的藥材連續不斷的被送到後院去,龍英凡的傷勢總算是慢慢平穩下來,就是人依然昏迷著,總是不醒,江千尋衣不解帶天天親自照顧龍英凡,整個人憔悴了很多,可龍英凡就是不醒,江千尋每日都在焦急中渡過。

「吳叔叔,龍英凡為什麼還不醒,不是說他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嘛?」江千尋又一次忍不住問了給龍英凡檢查傷勢的管事長老。

吳長老沉吟片刻道:「龍少爺的傷勢確是已經穩定下來,並沒有什麼大礙,只要好好休養些時日便可,只是聽小姐說當為了殺死那三層上段實力的大地黑熊時,用了一種超越了他等級的禁招。」

「是的吳叔叔!龍英凡本來跟我一樣是三層下段的實力,後來殺大地黑熊的時候用了一招竟然在一瞬間將他的實力提升到三層上段,這才殺死了大地黑熊。」江千尋眼眶還有些泛紅,事情本來就是她不小心搞出來的,現在還害得龍英凡昏迷不醒,江千尋心裡十分不好受。

「這就是了,大凡禁術大多對身體的傷害都很嚴重,屬於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那種招數,不但傷及身體,就連精神力也會受損,輕易不會試出來,據老夫所知,龍家的絕學卧龍掌里就有一招禁術,試出來威力巨大,我想龍少爺之所以昏迷不醒應該是使用了禁術的原因,小姐稍安勿躁。」吳長老道。

「是啊小姐,你就別擔心了,龍少爺一定不會有事的啊!……」晴兒也在一邊安慰道。

「三天前你就這麼說了,可是,過了三天他還是沒醒。」江千尋黯然道。

「小姐,你已經好些天都沒有好好休息了,讓我在這裡照顧龍少爺吧,你去休息一下。」晴兒試著勸阻江千尋。

「不,我要看著他醒過來。」

「小姐!」

「晴兒,你不懂,龍英凡他……是為了救我才變成這樣的,他當時明明可以逃走的啊!……」江千尋彷彿又看到了那天晚上的那個背影,靜靜的擋在她的身前,沒有一絲猶豫,看起來是那麼的高大和溫暖。

「可是小姐,你身上的傷也沒好,萬一龍少爺還沒好你也跟著病倒了怎麼辦?你先去休息一下,我會在這裡寸步不離的照顧龍少爺的啊!……」

耳邊傳來說話的聲音,迷迷糊糊中,龍英凡虛弱的睜開眼睛,手指才動了一下,居然就牽動的全身都在疼,就好像是被一輛大卡車給撞了一下那種感覺一樣,渾身骨頭都快要碎了,眼前的景物映入眼裡都是模糊的。

江千尋終於被晴兒勸動了,轉身要離開,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回頭看了眼龍英凡,忽然發現龍英凡已經睜開了眼睛,驚喜的衝過去,撲到龍英凡的面前,連日來的焦急和現在的驚喜讓她忍不住留出了眼淚,哽咽道:「龍英凡,你終於醒了,你感覺怎麼樣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是小惡魔啊!」龍英凡勉強將眼睛睜大了些,模模糊糊的看清是江千尋,待看到江千尋雙目中含著的淚水時,有一瞬間的震撼。 一個人受傷昏迷多日,醒來看到一個人滿臉憔悴的站在你的床邊又哭又笑的看著你,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了,龍英凡說不清楚,但他卻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拭去佳人眼角的淚珠,然後他真的就這麼做了,勉強伸出手,江千尋也不躲開,任由龍英凡的手落在她的臉上。

將那落下的淚珠拭去后,龍英凡柔聲道:「小惡魔,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又哭又笑的啊!……」

「啊!」江千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哭了,連忙伸手擦去,有些彆扭地說:「我才沒有哭,是你眼花了,看錯了啊!……」

「大概是吧!……」龍英凡忍不住笑了下,一不小心牽動了身上了傷口,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氣,江千尋被嚇的不輕,手忙腳亂的跑出去叫大夫。

大夫來了,開了葯,說了一大堆囑咐的話,江千尋記得很仔細,在屋裡忙前忙后的又是幫龍英凡倒水,又是幫龍英凡擦汗,等葯來了還親自給龍英凡喂葯,那葯很苦,龍英凡原本想一口氣喝下去了事,但看江千尋仔細喂他喝葯的樣子,不知為何話就沒有說出口來。

等龍英凡喝完葯江千尋又喂他吃了一塊蜜餞,龍英凡忍不住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還需要吃這些東西。」

「就算不是小孩子,喝葯還是苦的……」江千尋朝龍英凡笑了笑。

龍英凡吃著這塊蜜餞,只覺得從來沒有過的甜美,看著江千尋的笑,一時間有些失神,江千尋見龍英凡半晌沒有說話還以為龍英凡哪裡不舒服,連忙問:「龍英凡,你怎麼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我沒事!」龍英凡搖頭道:「我只是忽然覺得,原來你這麼好看。」

「……」江千尋一時間面紅耳赤,隨後立刻不滿地說:「什麼好看,我知道我最近的樣子很狼狽,你不用說好話哄我開心。」

確是如江千尋所說的那樣,她因為近日裡一直照顧龍英凡,又心中焦急,根本就沒怎麼打扮過,整個人看起來非常憔悴,一點也沒有了往日的神采。


龍英凡靜靜的看著這樣的江千尋,忽然一臉認真地說:「對我來說,你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漂亮過。」

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閃爍著的微光,掀起了一陣漣漪,深邃的像是要把江千尋給吸進那漩渦一般。

江千尋的臉更加紅了,簡直快熟透了一般,她不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自己好看,可不知為何,龍英凡這麼說了之後,她的心裡竟然跟蜜一樣甜,對上那深邃的眼眸,江千尋的心止不住加速跳動起來。

「你你……我……我還有事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江千尋落荒而逃,就好像後面有什麼洪水猛獸在追擊她一樣。

龍英凡看著江千尋離去的背影,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江千尋一口氣跑出龍英凡的房間,然後又衝進自己的房間里,直接將自己一頭扎進柔軟的枕頭裡,「該死的壞蛋,幹嘛忽然說這麼奇怪的話,本小姐好不好看還要你說。」

話雖這麼說,但臉上的笑意卻怎麼也不減,抱著枕頭把它想象成龍英凡的樣子,在枕頭上戳了幾下,「你這個壞蛋,就知道欺負我,還笑的那麼好看,別以為你對我笑我就會放過你,雖然這次你救了我,但下一次有機會我還是會整你的啊!……」

說道這裡忽然捂著臉小聲道:「他怎麼可以笑的那麼好看,讓人心跳的這麼快,那雙眼睛就好像會說話一樣,算了,看在他今天笑的那麼好看的份上,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計較了啊!……」

晴兒跟在後邊,站在門口聽到自家小姐自言自語的內容,忍不住輕聲笑出來,在門口敲了下道:「小姐,龍公子說想見見龍家大小姐。」

「咳咳!」江千尋連忙站起來,故作鎮定地說:「是嗎?你去安排一下就好,讓人去接龍清玉。」

在龍英凡受傷期間,江千尋細心的照顧他,什麼事都親力親為,一點也不假手他人,龍英凡的傷一天一天的好轉,期間兩人的感情逐漸升溫,江千尋不再使喚龍英凡幹什麼,反而是做什麼都帶著龍英凡一起,兩人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龍英凡也樂得給江千尋駕馬車,不過這一次換江千尋可不願意了。

龍英凡傷好后又一次進入了高強度的修鍊里,進入三層後龍英凡原本就很忙,本來應該晝夜不停的修鍊,偏偏遇到大地黑熊這麼一檔子事,家傳的卧龍掌他再不修鍊父親恐怕都要有意見,不死之尊沉睡前給的劍術,還有碧玉里的劍意都等著他消化。

龍英凡一個頭兩個大,泡葯浴的葯在他進入三層沒幾天後就用完了,龍英凡也沒有再買,因為他發現進入三層后那練體的葯浴已經沒多大作用了,龍英凡隨便在一家鐵匠鋪里買了把劍,準備先練練劍術,等劍術修鍊有成之後再去想辦法弄一把好劍。

不知道是誰說過這麼一句話,每一個大天朝的人都有一個武俠的夢,鮮衣怒馬,仗劍江湖行,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乃是人生一大快事,而這些事情的基礎就是要回武,龍英凡也不例外,曾經,他也幻想過這麼一幕。

長劍在手,內力一動原本平淡無奇的長劍上就附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芒,強大的氣勢在他身上不斷攀升,長劍上頓時爆發出一道璀璨的劍芒,猛地,龍英凡一躍而起,衝上半空,揮手朝地面上狠狠劈出一劍,璀璨的劍氣劃破長空飛出去,落在地上直接將一塊做裝飾的大岩石給劈的粉碎。

龍英凡回身一旋,長劍在空氣里一抖,幻化出一道道劍影,劍氣肆意,猶如一道又一道匹練一般的光,不斷閃爍著,看起來甚是好看,卻散發著恐怖的威壓,猛地,長劍脫手而出,直接飛射出去,快若流行閃電一般,直接落在假山上,凌厲的劍氣像是切豆腐一樣直接貫穿了假山,又從假山的另一邊飛出去,最後才落到地上,插進泥土裡。

龍英凡滿意的看著自己造成的結果,飛身上前,撿起地上的長劍,才要離開,手裡的長劍忽然毫無徵兆的自動斷裂開來,碎成一片一片的,卻原來是龍英凡的內力太過凌厲,這等普通的長劍根本已經滿足不了他的使用。 龍英凡為了找一把適合自己用的兵器,立刻寫信給龍天,讓龍天幫他留意,也順便告知拍賣行的管事,要是有上品的好劍直接送到龍家,價錢不是問題。

這個時候大部分人還都不知道龍英凡已經打破了玄武廢魂的詛咒,力量已經達到三層下段,龍天和龍清玉知道后雖然開心但他們都不是愛說閑話的人,至於江家的人,瞧瞧江千尋和龍英凡相處的樣子,基本都已經把龍英凡看成未來的姑爺了,自然不會亂叫舌根子。

終於有一點空閑下來,龍英凡拿出上次在拍賣行里拍賣到的那塊碧玉,這碧玉上只刻了一個字,劍,然而這個字蘊含的力量非同小可,當日龍英凡二層實力的時候,只看了一眼幾乎就看不下去了。

龍英凡運起內力,緩緩的看著這個「劍」字,只覺得這個字似乎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魔力,讓人忍不住生出一些幻想來,不其然的,腦海里出現一副畫面,一身玄色長衫的絕世強者,手中長劍一揮,衝上雲霄,一劍揮出,剎那間天地失色風起雲湧,再一劍揮出,大地震動,江河倒流一般的感覺。

一時間龍英凡好像領悟到了什麼一樣,那種感覺壓根就說不出來,也難怪有人說,劍意是最難領悟也最難傳承的東西,因為每一個人的劍意都不一樣,即使你看到相同的劍意,領悟出來的也不一樣,他沉靜在這樣玄妙的感覺里不能自拔,就好像這塊碧玉上,有著無窮無盡的吸引力一般。

良久,龍英凡長舒一口氣,終於回過神來,待他再去看那碧玉,竟然有一種頭疼欲裂的感覺,龍英凡不信,繼續看了一眼,忽然間,體內內力不受控制般自行運轉起來,緊接著龍英凡喉頭一甜就噴出一口血來。

他連忙斷了與那碧玉之間的練習,好強大的劍意,修為不夠強行看竟然還會受傷。

迷霧森林,是一片廣漠無邊的森林,就在洛城百里之外的地方,茂密的森林裡長著無數的參天大樹,遠遠望去綠油油的一片,森林外圍不時有一些等級較低的魂獸出沒,一些沒有家族的氣魂師為了換取修鍊所需要的東西,便時常成群結隊的一起來到迷霧森林外圍獵取魂獸。

獵道靈晶之後拿去換丹藥靈草之類的東西,偶爾外圍也會出現一些三層的高階魂獸,不過,通常比較少,獵殺小隊遇到這些單隻的魂獸一般都會群起而圍攻,三層魂獸的靈晶已經算比較值錢的東西。

迷霧森林裡也有不少的靈草靈藥之類的東西,不過大多都在森林深處,外圍時常有人掃蕩,大多是找不到什麼值錢的東西,然而迷霧森林深處卻不是一般人趕去的地方,裡面危險重重,有天然的瘴氣屏障,毒蟲沼澤,光是這些兇險的地方就已經很難搞定,更何況迷霧森林深處還有四層魂獸出沒。

不過若是運氣好,在迷霧森林裡撿到一隻魂獸幼崽,那就發達了,一些大家族很喜歡把幼獸養在身邊,做一個戰鬥的好幫手,迷霧森林裡到處都是錢財,只要是有能力的人,就絕對不愁沒錢花。

近日裡迷霧森林卻沸騰起來,據說有強者在迷霧森林裡出現了一隻實力在四層上段的超級魂獸,要知道這魂獸天生修鍊出四層就極為不容易,要修鍊到四層上段更是極為不易,原本既然實力已經是四層上段了,自然沒有多少人願意去招惹它,不然,四層上段實力的魂獸一發威起來,那就簡直是一場災難。

偏偏有一位也是四層上段實力的大強者在迷霧森林裡發現了它的蹤跡,一時心癢,想要把這隻魂獸抓來馴服作為自己的坐騎,這魂獸的消息就傳了出去,一時間不少人都在打這魂獸的主意,有的想想辦法收復他,有的想獵取它的靈晶來修鍊,讓自己的修為更加精進。

總之,迷霧森林是徹底熱鬧起來,不少實力強大的人都跑進了迷霧森林深處,也有一些實力雖不算太強的人,組織人手,成群結隊的往迷霧森林裡去,都想在這個時候撈點好處。

進入三層實力之後,所需要的靈晶數量立刻增倍,而龍英凡由於修鍊的功法特別,更加需要靈晶,於是他決定去迷霧森林外圍轉轉,不但能獵取靈晶,還能在戰鬥中提升和鞏固自己的修為。

「龍英凡,聽說最近迷霧森林很熱鬧,我們去看看怎麼樣?」江千尋笑著說。

龍英凡搖搖頭道:「去迷霧森林可以,湊熱鬧還是算了,那些去看熱鬧的人,哪個不是四層實力的人,最少也是三層上段實力,我們兩這實力跑去,那不就是送死嗎?」

江千尋白了龍英凡一眼,「我又沒說要去迷霧森林深處,外圍去轉轉還是挺好的,據說迷霧森林外圍也有不少景色優美的地方,你難道就不願意帶我去看看。」

「你確定去了不會到處亂跑?」龍英凡原本就準備去迷霧森林一趟,可他就是想逗逗江千尋,跟江千尋鬥鬥嘴。

「什麼我不會亂跑?」江千尋氣鼓鼓的朝龍英凡打過去,輕輕柔柔的一掌,只不過是情人間的戲鬧罷了,「我可是三層下段的實力,又你這麼看不起人的嗎?再說了,迷霧森林外圍我還沒去過,你不願意帶我去,我就去找別人。」

龍英凡順手就把她的芊芊玉手捏在掌心裡,「好啦,我的大小姐,我們明天就收拾東西去迷霧森林,順便獵取一些靈晶,我修鍊正好需要,如果我運氣好撿到一隻魂獸幼崽,我就把它送你怎麼樣?」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

「千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