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個戰隊成員都保護不了自己,就不要去談論去保護他人。所以,第一尋找七個身體標準的女子,爲什麼是女人,因爲情報獲取我們需要物質上的誘惑。”

“哦,雄哥,你說的我懂,七個標準女子由我來找。”師爺點點頭,第一個應城道。

“行,訓練的事情由鬼臼和殘雪否則,他們二人在狼團的時候,就是優秀的教練員。相信一定可以培育出一支超強戰鬥力的影子戰隊。”商天雄點了點頭同意道,又是對鬼臼和殘雪說道。

鬼臼和殘雪同時點頭,但鬼臼還是有一些的擔心,問道:“少爺,你的安全,是不是需要古塵跟着你?”

“這個暫時不需要,古塵還需要在網絡上查詢一切進入國內的可疑人身份。哎,等等,電話來了!”商天雄說着話,忽然電話響了,拿出來發現竟然是公孫燕打過來的電話。

“喂,公孫大隊長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商天雄走出了別墅,對公孫燕問道。

“聽你說話的口氣很忙?”公孫燕在教練館中剛剛鍛鍊完身體,全身的軍綠色背心已經溼透,不好氣的問道。

“還好,還好,說什麼事情,無事不登三寶殿,有話就直說。”商天雄瞭解公孫燕如果沒有緊要的事情,肯定不會給他打電話,笑了笑問道。

“我要你幫我一個忙。”公孫燕說道。

“什麼事,可別是殺人放火,等等,作奸犯科,我一律不做。”商天雄又是一句玩笑話問道。

“商天雄你這貧嘴毛病爲什麼張楠沒有給你改了,我還沒有證據前,把你當做朋友,所以也不會懷疑你。但如果我有了證據後,第一個不放過你的就是我。”公孫燕有一些的生氣,微怒道。

“好啦,說說什麼事情吧?”商天雄聽得出來,公孫燕一定有了什麼緊要的事情,否則不會和他聊這麼長的時間,不在開玩笑,嚴肅的問道。

“嗯,是這樣的,這不前幾天我們執行任務,我們隊裏受傷了三個隊員。下週三我們應約要去省城搏擊比賽,但三個隊員受傷了,整個隊裏只剩下了九個可以參加比賽的隊員。

但名額上需要十三個,加上我還缺三個,於是我就找到了你。”公孫燕簡潔的說道。

商天雄也聽得出來什麼事情,無非就是讓他頂替一個隊員參加比賽,笑了笑回道:“ok了,既然公孫大隊長已經發話了,這個忙我必須要幫。”

“答應還是挺痛快,就不怕我給你設下的套?”公孫燕沒有想到油嘴滑舌的商天雄,竟然一口就是答應了下來,故意的問道。

“如果是設下的套,我也心甘情願,不過前提是你們關不住我。”商天雄戲虐的說道。

“好啦,別提以前的事情,以前的是我冤枉了你,等到了省城我請你喝酒,親自向你賠禮道歉。”公孫燕一想起以前的事情,心裏也是有一些的過意不去。

“那.!”商天雄還是要說話,對方慌忙的說道:“好啦,我還是有事,到時候出發的時候給你打電話。”

公孫燕說完就是掛了電話,嘴角微微的一笑:“我這到底在做什麼?怎麼就是不由自主的給他打了電話?”

她也鬧不懂自己了,開始的時候局長說如果人數不夠,她們比賽必定要輸給對方,她竟然第一時間想到了商天雄。 商天雄掛了電話回到了別墅中,又是和鬼臼他們商量一下日後的安排。基本上會在別墅區後面圈出一片訓練場地,不管是任何人都要接受高強度的訓練。

走的時候又是帶上了歡歡,因爲歡歡馬上就是要開學了,不管什麼事情也不能耽誤了對方的學習。一路上歡歡眨着眼睛看着商天雄:“雄哥哥,我現在感覺你真的好偉大,如果蘭蘭知道你這麼厲害,一定會羨慕死的。”

“得了吧!你雄哥哥有什麼厲害的,現在你主要的就是將學習放在第一位,懂不懂?”商天雄看的出來歡歡的芳心一動,雖然芳芳看上去非常的可愛,不過畢竟人家年紀太小了,他又是怎麼能夠耽誤了她的學習。

在這一路上給歡歡講了不少的人生的大道理,歡歡到是愛聽,因爲商天雄都是講述他從前的經歷生涯。他說道:“如果當初我專心的學習,也不會至於到了現在,惹起了這麼多的麻煩。”

“我感覺男子漢就應該是你這樣的!”歡歡嘟着嘴說道。

“你呀!還是年紀太小,還不懂得這個社會上的險惡,更是不明白沒有文化在未來的社會多麼的難走。所以,你只要把學習到位了,以後你說讓雄哥哥幹什麼,我都答應你。”商天雄由心的對歡歡說道,真的不希望這孩子日後走上了自己的路。

可能旁人看來商天雄乃是威風凜凜,其實他也是不願意過這種生活,還不是因爲當初自己的選擇。造就了他要從事這種生活,但他也是感覺既然已經選擇了這種生活就是不能後悔。

“你們幹啥,不要碰我!”在十三中前蘭蘭正對幾個男子手舞足蹈着,喊着。

其中一個光禿頭的小子,耳朵上扎着一個耳釘,穿着一件灰色的背心,背心中隱約的可以發現有紋身的跡象。推了一把蘭蘭,哼了一聲,道:“裝個什麼裝,嘯哥想要帶你玩玩去,算是看的起你。”

“你們別動我,如果我告訴了我媽,一定會讓你吃了兜着走。”蘭蘭還是儘量的掙扎着,喊道。

“你媽媽,恐怕知道我要和你一起玩,也不會敢說什麼吧?你知道我爸是誰嗎?就是管着你媽媽他們企業的,我爸爸的一句話,你們的企業說哪裏不合格就是不合格。所以,你還是跟我出去玩玩,在國外的時候肯定沒少讓你玩了吧?在這裏裝個什麼正經人。”此刻在一輛寶馬車上下來了一位穿着休閒衣服,小背頭的男子,對蘭蘭威脅道。

“蕭振宇你爸爸不就是管理局的局長嗎?囂張個什麼,我蘭蘭愛跟誰就跟誰,就是不跟你。”蘭蘭的脾氣已經被蕭振宇給激憤,對着蕭振宇大聲的罵道。

“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們三個把她給我綁起來,一定要讓她知道知道,我蕭振宇的厲害。”蕭振宇哼了一聲,心說今天吃定她了。

“嘯哥,這玩意!”光頭男在兜裏拿出了一包藥,淫邪的笑了一聲,拿着藥包就是捂在了蘭蘭的嘴上。

“捂捂,你們要幹啥,啊!”蘭蘭捂捂了兩聲,鼻子和嘴都已經被吸進了不少的藥粉,大口的喘了一口氣,喊道:“蕭振宇你瘋了嗎?”

“媽的,磨嘰個什麼,丫頭片子,明着告訴你,這是泰國進口的妹妹粉。一會你就是給嘯哥好好的伺候吧,哈哈!”光頭男譏笑着,說道。

蘭蘭聽了後明白對方話中的意思了,也感覺到了身體上異樣的變化,說話的語氣也是開始脆弱:“你們這些無恥之徒。。!”

“少費點力氣,一會留着力氣伺候嘯哥。”光頭男看了看兩邊,已經開過來了一輛越野車,趕忙和其餘兩個男子將蘭蘭擡上了車。

商天雄正好開車過來,看到幾個人匆匆忙忙擡着一個人上車:“你看前面幹什麼的?”

“不知道呀!”歡歡一直忙着給蘭蘭打電話,但蘭蘭一直都是無法接通。

她向着前面看去,只看見一輛寶馬車向着前方開去,剛要說話,突然看見寶馬車側面有一個髮卡:“停車,停車!”

商天雄一聽緊忙的剎住了車,歡歡在車還沒有站穩的時候,就已經打開了車門,縱身跳了下去,差一點還是跌了一個跟頭。她顧不得這些了,慌忙的跑了兩步,撿起了地上的髮卡:“不好,是蘭蘭的,這是她生日的時候,我送給她的,她不會輕易丟棄的。”

“什麼!”商天雄一聽感覺事情不妙,剛纔前面那輛車的人就是鬼鬼祟祟的,難道.!

“快上車!”他的第一感覺蘭蘭有可能已經被綁架了,叫了一聲歡歡,歡歡嗯;額一聲跑上了車,手中拿着蘭蘭的髮卡,焦急道:“蘭蘭不會出事吧?”

“不會!”商天雄已經一腳油門轟起,朝着前方的路追趕過去。

“開的這麼快找死呀?” 狂噬

而在寶馬上的蕭振宇用手正在摸着蘭蘭臉蛋,淫笑了一聲:“不從我,哈哈,你根本沒有選擇,三,你把車開好了,我要好好的快活,快活,如果幸運的話,還是一個雛那。”

“嘯哥,這丫頭你玩完了,我們哥們。!”光頭的嘴中就剩要流出哈拉子了,對嘯哥問道。

“放心大家都有份,不過我要先試試菜。”蕭振宇說着已經把手伸進了蘭蘭的內衣中,蘭蘭開始的時候還能夠舉起手來阻擋蕭振宇不雅的舉動,但不過在藥勁上來後,感覺全身特別的熱,一種莫名其妙的熱,讓身體的下半部分惹來莫名的癢。

蕭振宇摸到了蘭蘭的一對小高峯,又軟又是硬的,嘴裏嘖嘖道:“真是極品!”

不與君言夏 嘯哥,不好,你看後面!”開車的三發現後面有一輛越野車疾奔過來,緊忙的喊道蕭振宇。

“靠,看個球,我剛剛開始,別打。!”他的話沒有說完,突然轟的一聲,整個車都是晃動起來,三更是把持着方向盤,不好使了,朝着路面的馬路牙子撞了過去。

蕭振宇被這股慣勁的衝擊,頭直接撞在了車門上,痛的他是連連叫痛:“給我下車,看看那個逼養的,竟敢撞我們的車。”

好好的美事突然被人家給打擾了,放在任何人也不能善罷甘休,三首先下了車,發現撞他們的車,正是剛纔疾奔過來的越野車。越野車已經下來了一位年輕男子,眉毛還算清秀,但走起路來的姿勢,一看就是地痞流氓。

“艹,你沒長眼睛,撞車了,懂不懂?”三怒氣衝衝的喊道,兩隻手早已經撰緊了拳頭,如果這人是故意找事,一定要給這小子教訓教訓。怎麼說這車也是蕭振宇的,蕭振宇誰,

省城三少其一,家裏有權有勢。

他們哥幾個的花銷,基本上都是靠蕭振宇的支援,對方把蕭振宇的車給撞了。這事他們還能放過,若不以後該如何跟嘯哥混。

“撞了,咋了?”商天雄說完,便是跑了上來,一腳揣在了三的小肚子上,直接將人給踹飛了三四米。

在車上的光頭還有小四,包括蕭振宇都親眼目睹了這一幕,光頭怒喊了一聲:“媽的,這是來找事的。”說完,打開了車門,手裏還是拿起了一根鋼管,朝着商天雄打了過去。

商天雄是不躲也不閃,臨近對方的鋼管接近,一個側身躲過,接着以及橫踢,直接掃到了光頭的後腦勺。撲通的一聲,光頭男倒在了地上,還想要站起來,但發覺頭非常的暈,根本無法用的上勁。

車上的蕭振宇也已經下了,親眼目睹了對方一下子放倒了光頭男,光頭男也是在海城市混跡的小老大,不說多能打架,但也不會讓普通人一招給放倒。所以,他面前的這個人不簡單,語氣柔軟的許多:“大哥,我叫蕭振宇,這是怎麼了,你說要錢還是要啥!”

蕭振宇認爲這個世界上,只有錢最好使,恭維的笑着問道,商天雄眼角劃過一絲冷,說道:“躲開!”

“誒!”蕭振宇不敢上前阻攔,一看光頭男的下場,他心裏就是有一些膽顫,站在了一邊,商天雄走了過去。發現蘭蘭果然衣衫不整萎縮在車中,手還是不停的在身體部位上摸來摸去。

“你對她?”商天雄臉上的肌肉緊張的縮緊,回頭問蕭振宇。

蕭振宇這明白了,原來是衝着蘭蘭這個丫頭片子而來,回道:“還沒有開始,你們就已經撞了。”

商天雄看了一眼蘭蘭的下半身,並沒有被脫下來的痕跡,一把拉過了蘭蘭,抱在了懷中,剛剛朝着自己車走了兩步,回頭對蕭振宇說道:“以後,如果你在敢騷擾蘭蘭,我就讓你斷子絕孫。”


蕭振宇聽了對方的話,下意識的朝着自己下體看了看,似乎這人的話裏有一把利刃,慌忙的點頭:“一定,一定!”但是在商天雄開車走了後,掏出了手機:“喂,凱子哥嗎?我被人欺負了!” 蕭振宇幾乎是哭喪着臉在電話裏說道,凱子聽了後,問道:“咋了,振宇,有事跟哥說。”

“我在海城被人欺負了,你要幫我出氣呀!”蕭振宇幾乎要哭一樣的說道,凱子聽了後,說道:“振宇,你等幾天,我在京城辦完了事,就過去找幫你報仇。那個人知道叫啥吧?”

“不知道!”蕭振宇纔是剛剛來了海城,哪裏會有認識的人,搖了搖頭說道。

“行,能夠記住那個人長什麼樣吧?”凱子又是問道。

“能!”蕭振宇點了點頭,回道。

“嗯,那就行了,我還有事,先掛了!”凱子答應了一聲,掛了電話。

商天雄將蘭蘭抱上了車,走這麼近的路程,蘭蘭的手一直在抓着胸前的衣服,一對小玉峯已經裸露出來,商天雄不忍直視,用手將她的衣服掩蓋住。但手剛剛把她的衣服蓋住,忽然,蘭蘭就是使勁的抱住商天雄的胸懷,嘴在商天雄胸膛親了起來。

這一幕都是被歡歡看到,苦笑了一聲,看雄哥哥那爲情的樣子,打開了車門,幫助他將蘭蘭弄進了車裏。

“這幫人太可惡了,竟然給蘭蘭下了藥。”商天雄回到了駕駛位上,啓動了車子,說道。

“那這該怎麼辦?”歡歡看蘭蘭難受的樣子,焦急對雄哥問道。

“哎!”商天雄開着車長嘆了一口氣,說道:“先找一個酒店,只要堅持過了24個小時,也就沒事了。”

“哦,行!”歡歡答應了一聲,轉眼看蘭蘭都已經將自己的內褲脫了下來,趕忙給按住了。

車子很快就是已經到了酒店門口,商天雄讓司機將車給開車,抱起了蘭蘭朝着酒店內走進去,開了一間大的房間。

“哎喲!”商天雄抱着蘭蘭的這一路上,不管是臉上還是胸膛,算是被蘭蘭給親了一個夠。

走進了房間商天雄將蘭蘭給扔到了牀上,身上已經累出了一身汗,回頭看歡歡揹着手拿着什麼,問道:“你拿的什麼東西?”

“沒啥!”歡歡有一些的不好意思,說道,商天雄也沒有太在意,回了一下頭,發現蘭蘭正張開了大腿,該看見什麼全部都看見了,趕忙的回過頭來,尷尬的說道:“怎麼不早告訴我?”

“我,我不好意思說。”蘭蘭羞紅了臉,說道,但眼睛發直的看向牀上,商天雄也是趕忙回頭看去,發現蘭蘭竟然把衣服全部都是脫了,手正在身上開始的撫摸。

“的,這裏交給你!”商天雄在這種場合真的無法待下去,如果是一個成年的女人,還要另說,可是。。!

“啊,我該怎麼辦,你留下吧!”歡歡六神無主了,也沒有見識過這種事情,對商天雄央求道。

“這個,你把她拉進浴室中,衝一個涼水澡。”商天雄想想看看衝一個涼水澡,能不能解除她身上的藥效吧!

“能有用嗎?”歡歡已經拉扯着蘭蘭朝浴室走,對正背對着她的商天雄,問道。

“這個要看使用的藥物厲害不厲害,如果厲害的話,除非。。!”商天雄真的不希望,使用的是那種藥物,否則,這事情就要複雜了。

“哦,我試試吧!”歡歡應了一聲,已經將蘭蘭拉進了浴室中。


商天雄聽着浴室中水流刷刷的聲音,心裏在祈禱千萬不要是那種最厲害的藥物。那種最厲害的藥物,曾經也有人給他下過,最後他傷害了她。造成了這麼多年的誤會,至今對方還是無法原諒他。

蘭蘭如今內心如同被火燒了一般的難受,特別是被冷水一洗,整個人開始的時候還能冷靜一些。不過在一會的時間後,忽然,她就是發瘋的一般,嗷嗷的叫喊起來,手在頭髮上胡亂的抓着。

歡歡看到這種局面,嚇得不知所措,打開了門,就對商天雄喊道:“雄哥,不行了,快來,快來!”

商天雄正眼看去,發現歡歡的衣服已經被淋溼,蘭蘭正抓着頭髮要向着牆壁撞過去。他也不能管其餘的問題了,站了起來,過去一把將蘭蘭抱了出來,將赤身裸體的蘭蘭扔在了牀上。

“該怎麼辦?”歡歡焦急的都是要哭了,對商天雄問道。

“爲今的辦法,只有。不行!”商天雄心想肯定還有其它的辦法,欲言又止,但蘭蘭依然在抓着頭髮不停將頭在牀上砸下去。歡歡看的着急,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雄哥哥,你就是說吧!放心,我不會介意的。”歡歡似乎已經知道什麼辦法,可以解除蘭蘭身上的藥效,走了幾步,湊到了商天雄的耳邊,小聲的說道:“你儘管來吧,我出去!”

歡歡說完,就是要朝着門外走去,商天雄感覺到了無比的尷尬,但目前如果不做的話,蘭蘭只有等死的份了。

歡歡已經走出了房間,將門輕輕的掩上,心臟噗嗤噗嗤的跳着。沒有想到她心裏這麼的喜歡雄哥哥,讓她親眼看着雄哥哥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她有一些的心裏受不了。

商天雄已經在房間裏將自己的衣服脫掉,慢慢的走到了牀邊,又是退了一步,他心裏的真的不想。但蘭蘭難受的樣子真的很痛苦,於是咬了一下牙齒,按住了對方的手臂,整個身體壓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