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夜看著紫天和寶寶,無奈的輕嘆一聲,蹲下身給紫天和寶寶檢查了一下,然後先開始為紫天療傷,紫夜拿出一些藥液,丹藥,有些粗魯的塞入紫天的嘴裡,又幫紫天煉化了!

然後手一揮,一道水柱打在紫天身上,瞬間就把昏迷的紫天給澆醒了,紫天無語的看著紫夜,嘴角狠狠的抽搐著!

然後紫夜查看了下紫天的傷口,接著眉頭皺的更緊了:「怎麼會傷成這樣?」

「他們人多!」紫天苦笑一聲說道。

這真的是他最慘的一次了,好在這個鬼地方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竟然不會讓他在重傷的時候,人形都維護不住,不然要是連人形都維護不住了,怕是根本救不出寶寶的!

紫夜察覺到紫天的傷勢很重,卻沒想到這麼重!

這樣重的傷還堅持到現在,不是紫天強,應該是一股信念支撐著紫天吧!

紫夜心裡劃過什麼,卻沒來得及抓住就消失了……

隨著紫夜的手在紫天的身上輕輕拂過,紫天身上的傷口也瞬間恢復如初了,只是表面的傷口痊癒了,但是紫天的傷勢卻依舊很重!

不過,暫時倒是沒有性命危險了!

如果他們能離開的話,九狸應該能治好紫天的,紫夜心裡如此想著!

「先休息一會兒,醒來再說!」紫夜看著紫天說道。

紫天聞言卻沒有閉上眼睛,而是看著紫夜說道:「你先把的記憶看一下,我擔心自己睡了再也醒不過來了……」

紫夜聞言猶豫了下,把手放在紫天的頭頂,過了片刻后:「可以了,我都知道了,你先休息下,不然傷勢會加重!」

「我知道了!」紫天說完就再也撐不出的閉上了沉重的眼皮,心裡的擔憂也終於放下了!

只要紫夜在,一切就不用自己擔心了!

看著紫天沉睡過去,卻依舊沒有恢複本體,紫夜的眉頭皺的更緊了,紫天傷的太重了!

仔細的說起來,紫天算是紫夜的主人,但是那時的紫夜比如今還要高冷話少,大概是因為一時無聊,看到紫天的本體是一隻紫色沒有靈智的小獸時,覺得眼色很順眼! “洛暘,我發現孟子赫的事情足以讓你瘋狂,你連你自己的死活都不顧了?”漆警官急躁地點了一支菸。

我詫異,我認識漆警官也都是因爲孟子赫,從一開始他都知道我,爲何又這樣來教訓我!

“他人都死了,換句話來說,他死的那天,他就和你沒關係了!不管你們之前是什麼關係,你們發生了什麼,他要是在天有靈,都只會希望你往前看,往前走,一定要照顧好你自己!”漆警官說得是聲情並茂,彷彿他已經化身爲了孟子赫。

我怔怔地盯着他,等着他繼續說下去。

他像是話已經說完,扔了手裏的菸頭,嘆氣道,“你的情況,不好立案,去找你的父親吧,他會保護好你的!”

我知道漆警官是關心我的,他對我,不像是納稅人和公務員的關係,更像是對待朋友一般地擔心我!

“我的父親是不會管孟子赫的事情的!”我坦言,“而我在沒有找到真的兇手之前,也不會放下這件事情的!”

“何必如此固執!”漆警官坐在了牀邊,再一次點燃了一支菸。

“等我發了工資,錢自會還給你。”話不投機半句多,我起身進了浴室。

等我洗漱完畢之後,漆警官已經不見了蹤影,茶几上留着一個紙條——“有事給我打電話,警局有事,我先回去了。”

深吸一口氣,正是想着自己是否真的固執了。管志傑便是已經給我打了電話。

“昨晚的事情,我非常抱歉,但你也不能因爲我而不要這份工作吧?!”管志傑的聲音異常的關心和溫和。

他是我唯一可以懷疑的對象,我當然也不會這樣輕易就放棄。

“管總,我只是可能有點生病,沒上班,忘記跟你請假了!”我開口,還是一如既往的號脾氣。

“嚴重嗎?要不要我來看你?”管志傑那聲音之關切,讓我受寵若驚。

我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有些乾澀地笑道,“不用了,明天我就能上班!”

“是不是家裏出什麼事情了?”

我搖頭否認。

“洛暘,現在你跟你父親也斷了關係,我想我能幫你的都會盡量幫助,你就不要排斥我了!”管志傑說得是那樣的真實。

他怎知我家裏出了事?無疑,我再次懷疑到他的身上,他知道我家的地址,如果……如果…..我搖頭,如果真如自己所想,那麼這個人才真的如同漆警官所說,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

掛了電話之後,我給孟子赫的母親打了電話詢問,才知道孟子赫死後唯一不見的東西是他的鑰匙, 這把鑰匙並不是死了就不見的,而是婆婆弄丟的!我清楚婆婆的性格,每一樣東西都是小心收納的,在他的心裏配一把鑰匙的錢都是浪費!怎麼可能那麼不小心就搞丟了孟子赫的鑰匙?!如此想來,曾經有一個人來拜訪過,也在孟子赫的房間裏呆了不少的時間,這樣看來,這把鑰匙是管志傑帶走的!

掛了和婆婆的電話,我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正如我猜想的一般,昨晚上的事情大概就和管志傑有關係了! 第3610章

因此,紫夜用自己的神力,點化了紫天幫他開啟了神智,但是紫夜卻忘記了,哪怕是在神界,紫天當初還是獸族的體魄,那裡經得住自己的神力啊!

因此,原本好心想幫紫天的紫夜發現,自己的神力進入紫天體內,差點讓紫天直接掛了!

紫夜又不想殺了對方,因此用自己的一滴血,保住了紫天的性命,同時也徹底改變了紫天的血脈,等到紫天再次醒來后,實力突破不說,直接化為人形了!

化形后還是少年的紫天,對紫夜有種父親的感覺,特別的粘紫夜,而紫夜那段時間也剛好在那裡沒有離開,因此隨手指點了紫天很多東西!

負心首席:千金大小姐 紫夜離開前,在紫天的識海種下了一道奉墨九狸為主的信念,在特別的時機才會開啟!

紫夜離開了,紫天聽紫夜的話,努力修鍊,爭取自己離開那個地方,去找紫夜!

只是等到紫天終於修鍊大成,從遇到紫夜的地方出來后,卻發現紫夜已經隨著那時的墨九狸隕落了!

紫天在極度難過的情況下,開啟了識海中的紫夜留下的信念,紫天想紫夜隕落了,留下的心愿自己一定要完成!

於是在打聽了墨九狸是誰之後,得知紫夜和墨九狸的關係,紫天想了想直接墜入輪迴,去尋找紫夜和墨九狸,卻沒想到自己輪迴後會是什麼遭遇!

紫天運氣不怎麼好的,或者是因為紫夜在下界的關係,總之沒有記憶的紫天一直不斷的在下界輪迴了多次,從開始輪迴的每一世都是人族修鍊者,好不容易修鍊到那時下界的九重天!

後來因為恢複本體和記憶,錯過了墨九狸和紫夜在九重天的哪一世,等到醒來得知消息后,去下界尋找的時候,又趕上身體出了問題,被寶寶所救!

至於為什麼當時只有寶寶能看到紫天,紫天自己也不清楚!

後來恢複本體被墨九狸契約,見到紫夜,紫天終於算是安心了,也是在見到紫夜后,自己身體的一些暗疾才被紫夜治癒了,大概是因為紫天本身體內有著紫夜血脈的關係吧!

紫夜輕鬆就能治癒紫天身上不重的傷勢,就如剛才的外傷一樣!

後來紫夜讓紫天保護寶寶的安全,紫天也很好的照做了,只是畢竟輪迴了很多次的紫天,性格早就發生了改變,不是當初第一次遇到紫夜的單純小獸了!

自己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加上紫夜傳達的消息晚了一步,才讓寶寶受了那麼重的傷,但是之後紫天卻是用心在照顧著寶寶的!

數次轉世后的紫天,對紫夜的感情依舊不同,最初可能是把紫夜當成再生父母,主人那般尊敬懼怕著,後來則是把紫夜當成親人,兄長一般對待著!

反正對於紫天而言,這個世界上自己最親近的人就是紫夜,不管經過多少年,自己輪迴多少次,這一點都不會改變的!

紫夜清冷,可能是紫天體內有自己當初賜予的一滴血的關係, 如此說來,我更加不能這樣退出,警察都查不出管志傑的異常,我只能自己親自來了。

料想到管志傑肯定會以朋友的身份過來看我,我把自己打扮得異常美麗,穿上華麗的旗袍,望着鏡中的自己,彷彿看到了孟子赫,我不再問自己是否做得正確,只當自己是爲自己的幸福去買個單,買個無悔。

看着時間,臨近下班的時候,果然門被敲響了,管志傑是裝得有多小心,手裏拽着鑰匙,偏偏要敲門。

我整理了下情緒,去打開門,管志傑手一手提着水果,一手拿着鮮花,一臉詫異地望着我。

我給他讓出了一條道,知道是自己的妝容嚇到他了,抿嘴一笑,“我想自己犯病的模樣不該讓人看見,所以上了妝,正準備出門呢!”

管志傑進來放下東西,將鮮花送到我的手裏,“去哪裏?我陪你!”

一股霸道總裁的味道迎面撲來,我放下玫瑰,坐在沙發上,望向了窗外,“總該出去走走不是!”

“還沒吃飯吧?我們出去吃點東西。”管志傑絲毫沒有要坐下來的意思。

我也而話不多說,拿着小包跟上了管志傑,所謂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要捨不得自己,怎麼能引出管志傑這個大惡狼!

我剛剛與管志傑出門便是遇上了過來的漆警官,漆警官皺着眉頭看着我,管志傑有些警惕地看了看漆警官又看了看我。

我立馬一把抱住管志傑的胳膊,冷聲衝着漆警官罵道,“你還來這裏幹什麼?我都說了,我對你沒興趣,你這樣的不入流的警察,根本就配不上我!”爲了消除管志傑的戒心,我必須這樣說,但凡他多慮一點,我和漆警官的朋友關係都會讓他十分警惕!

漆警官眉頭皺得更深了,正欲說話,我更加強勢地走到他的面前,拼命跟他使眼色,嘴裏還是諷刺着,“我都叫你滾了,你還在這裏杵着幹什麼?你是警察,你應該知道我可以告你騷擾的!”

管志傑過來是直接摟着我的肩膀,先是溫柔教訓我態度不太好,隨後又對着漆警官伸手笑着說道,“漆警官好久不見,洛暘這人心直口快,你就不要往心裏去。”

不與人交惡,管志傑還真是一個十足的“老好人”!

漆警官明白了我的意思,吊兒郎當地點了一支菸,笑着盯着我,“是啊,我看上你還真是我瞎了眼睛,早知道你這種富貴小姐是看不起我們窮蝦米的,我何必跑過來還想等你下班一起吃飯!”

“你這話可就不對了!”管志傑那僵在半空中的手有些尷尬地收了回來,“我倒是覺得洛暘是十分迷人的!”

漆警官“氣憤”離開, 我立馬撒開了管志傑的手,“不好意思,讓你做擋箭牌了!”

“因爲你,我很樂意!”管志傑微微一笑。

正是走着,管志傑的手機響了,他故意走快了一點,似乎要與我拉開距離,纔是接聽了電話。

“什麼?死了?我不是跟你說要好好照顧嗎? 總裁馴妻成癮 多少錢都不用擔心嗎?!”

管志傑的語言特別驚訝和緊張,我聽得清清楚楚,是“死了”!到底是誰死了?是蔣銘心的母親嗎!?

“這個事情誰都不能說,你把後面的事情處理好,過段時間再回來!”管志傑掛了電話,沒有立即回頭等我,而是在思考着什麼。

我的耳朵向來極好,他的話我是聽得一清二楚,要是蔣銘心的母親真的死了,他是該封鎖消息,蔣銘心將一輩子安安分分地呆在監獄裏! 第3611章

對於紫天也難得的不是那麼無情,但是紫天心裡想的,把自己當成什麼,紫夜卻是懶得去多說一句!

如今看著紫天陷入沉睡,紫夜心中依舊沒有什麼波瀾,不過紫夜還是很感激,紫天聽從自己的命令,把寶寶救回來了!

紫夜手一揮,拿出一張床,把紫天放在上面!

然後起身看了眼一邊的兩層小樓,想了想紫夜抱起地上昏迷的寶寶,走了進去!

紫夜在寶寶和自己身上罩上了一道紫色結界,就算屋內忽然出現什麼,也不會碰觸到他們的,相比起外面身上啥都沒蓋也沒結界保護的紫天,待遇一眼可見啊!

紫夜抱著寶寶走進這葯宗一樓,發現是一個巨大的煉丹師,而且還是一個已經損壞的空間寶器,整個一樓從外面看著是尋常建築大小,只有一扇門是入口!

但是裡面卻是差不多有五個足球場那麼多,周圍一圈都是擺放整齊的,裝著無數藥材的柜子,中間左側是一排煉丹爐,右側地上放著幾個圓莆,還有一些聚靈陣的痕迹!

按照左側丹爐的數量來算,這裡至少曾經有一百多煉丹師在左側煉丹,右側修鍊,因為紫夜掃了一眼,左側煉丹爐的數量和右側圓莆的數量是相同的!

紫夜順著中間的樓梯去了二樓,因為樓梯在正中央的位置,上了樓梯也是分為左右兩側的,紫夜掃了眼先往左側走去,有兩個房間!

推開房門后一個房間是煉丹房,裡面有丹爐還有許多儲存藥材的柜子,另外一個滿是塵埃的房間是寢室,只是因為太久沒人來了,灰塵太厚了!

紫夜腳步一動走向右側,右側比左側多出一個小房間,紫夜挨個看了一遍,發現右側和左側差不多,靠近樓梯的是煉丹房,然後是一個小的廚房,接著是一間卧室,比起左側的大卧室,這間雖然小,但是裡面似乎乾淨了很多!

紫夜想了想,在門口站定,隨手打了打出數道紫色的光芒,瞬間整個二樓右側的三個房間內就煥然一新,變得纖塵不染了!

紫夜走到最裡面的卧室內,把屋內的大床一個用力就化成塵埃飛出窗外,然後從自己的戒指內又拿出一張大床來放下,這才把寶寶輕鬆的放在床上!

寶寶身上穿的是墨九狸當時給寶寶,經過小金火焰淬鍊的鎧甲,不僅有著強悍的防禦,也能隨著寶寶的喜好幻化款式,任何武器沒有小金火焰強度厲害的,都無法穿破!

雖然墨九狸那是遇到的小金,還沒回去全部實力,可小金畢竟是神火之最,哪怕寶寶被紫天好不容易救出來,渾身是血的抱著逃跑一路,但是寶寶身上卻是一點血跡都沒沾染到!

只是臉色難看,頭髮凌亂罷了!

寶寶的容貌長相酷似帝溟寒,哪怕此刻雙目緊閉,臉色蒼白,也是傾國傾城之色!

紫夜把寶寶的頭髮整理了下,剛才在下面他就檢查了寶寶的身體,但是他卻無計可施, “想吃什麼?”管志傑回頭又是一個微笑,像是之前的事情從未發生過,完全也沒有擦覺到我所聽到的。

我嘴邊劃出一個微笑,淡然地看着管志傑,“隨你。”

管志傑也許從未見我如此,有些錯愕,但還是領着我去了一家西餐廳,因爲旗袍的緣故,我大概從來都是這樣引人注目,管志傑彷彿跟我走在一起都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吃飯的時候他也是顯得有些不自然起來,終於忍不住開口道,“洛暘,你這麼喜歡穿旗袍嗎?!”

言外之意我已然明瞭,但還是裝作一個糊塗的模樣,“子赫覺得我這樣很好看,難道你不這樣認爲嗎?!”

婠居一品 管志傑只是訕笑着點頭,幾杯酒下肚,他又開始說胡話,聽起來像是對於管志傑的不滿,管志傑走了都這麼久了,我似乎都還不見得對任何人傷心,他一肚子的不甘心。

那晚,彷彿管志傑很容易就醉了,等我反應過來,他已經“一塌糊塗”了。作爲一個公司的老闆,他如此用心地導演這場戲,我當然要把戲都給他演完了!

我扶着他出了西餐廳,一直詢問他家住地址無果,只能先暫時將他放回了自己的家裏,哪裏知道剛剛進門他便是直接衝進了我的房間,睡得是那般安穩。我深知這世上唯一叫不醒的人便是假裝睡覺的人,我只是喚了他兩聲,便是放棄,自己關上門去了沙發上。

回想起來便是一頓冷汗,他對於孟子赫的家裏是如此熟悉,連房間的位置都是那般的瞭解,橫衝直撞便是進了房間,隨後就睡得跟死豬一樣,他有利可圖,唯利是圖!

我坐在沙發上,一直都不敢睡覺,就想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叮…….”手機在包裏響了起來,我慌忙去拿出來掛掉電話。漆警官可能是擔心我,我立馬是回了短信——“我很好,他現在在我家裏,我不方便接電話。”

“洛暘,你是不是瘋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多危險!”

“你放心,我沒事,我還有利用價值。”

惡魔總裁惹不得 “我馬上到你家,就在樓下,有什麼事情立馬給我打電話!”

漆警官的話讓我格外感動,我卻絲毫不敢驚動管志傑。

夜深時聽到房間裏有聲響,我聚精會神去探聽,只見管志傑從房間裏搖搖晃晃走了出來,徑直只是去廁所上了個廁所很快便是回了房間。

這一夜出奇的安靜,可獨獨這早上的時候,婆婆過來了,聽到鑰匙聲音,我立馬就坐了起來,剛起身要去開門,門已經打開了。婆婆笑着走了進來,“我過來那點東西,你繼續睡就是!”

正當她走到房間門口,聽到房間裏的鼾聲,立馬回頭驚訝地看着我,“屋裏有人!”

我瞪大了眼睛,婆婆要看到房間裏是個男人該作何感想!

我慌忙去門口擋住,“朋友喝多了。”

婆婆若有所思地進了她的房間,不一會的功夫便是收拾好了東西,正當我要關上我房間門的時候,管志傑已經醒來打開了門,與婆婆剛好撞上!

婆婆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管志傑又是做賊心虛的退回了房間,我瞠目結舌,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第3612章

或者說哪怕是九狸在這裡也沒辦法將寶寶救活!

寶寶的身體之所以還保持著生機不斷,都是因為寶寶的契約獸自願犧牲自己的生命力,在為寶寶續命!

寶寶其中一隻契約獸是九尾天狐,本事比一般的獸族強悍許多,正是因此才讓寶寶現在還有生機在!

雖然當初寶寶離開的時候,自己陷入沉睡,但是紫夜記得墨九狸當時給了寶寶幾隻契約獸的,而且都是龍族和鳳族,雖然那些龍族和鳳族都是下界的,血脈不純正!

可是實力也不算弱的,只是沒想到跟著寶寶去了一趟星辰國,全部受傷,最後為了寶寶能活下來,輪流為寶寶續生機,慢慢隕落了!

如今只剩下九尾天狐了,如果九尾天狐再隕落,那麼寶寶可能就……

紫夜拿起寶寶的手腕處,隱約可見一枚眼淚的痕迹,原本的神秘的紫色,現在已經淡的幾乎看不出來了,代表著自己封存在裡面的力量,都已經消耗胎盡了!

紫夜想起當時墨九狸捨不得讓寶寶出去歷練,如果不是跟九狸說了一些話,可能寶寶就不會……

「我沒想到那一劫會這麼重,早知道我就不讓九狸放你走了,抱歉!」紫夜看著寶寶十分內疚的說道。

當初他算到了寶寶有一劫,必須一個人出去歷練才能化解,剛好遇到了那時小星出現,想讓寶寶去星辰國,而哪個時候也是紫夜看出寶寶眉心隱約有凶兆,想著寶寶再不離開的話,最後可能小劫變大劫了!

紫夜比任何人都了解墨九狸,也比任何人都清楚寶寶在墨九狸心裡的位置,所以縱然早就發現寶寶應該離開墨九狸身邊,一個人去歷練破解劫難,卻因為了解墨九狸遲遲沒有開口!

小星的出現,加上寶寶眉心若隱若現的凶兆,才讓紫夜在墨九狸猶豫的時候,開口勸了幾句,只是紫夜也沒想到一個星辰國,還是跟寶寶有著契約的小星,竟然隱藏的如此之好,連他都騙過去了!

讓寶寶變成現在的模樣,寶寶現在這樣雖然不全是星辰國的原因,但畢竟是因為在星辰國受傷,才會讓寶寶慢慢變成這樣的!

紫夜心裡說不自責是假的!

紫夜的手在寶寶手腕間的印跡上,輕輕輸入一絲紫色的力量,瞬間寶寶手腕隱藏的紫色手鏈就出現了,紫夜的神識也隨即進入其中!

空間裡面還是跟之前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慕容兄弟兩人卻渾身是血的躺在裡面,兄弟兩人身邊還趴在一隻白色的小獸,看起來情況都不太好!

紫夜想了想,將自己的手腕劃破,直接滴了三滴血液,快速的送入寶寶的空間內,給慕容兄弟和小白,嘴裡都灌了一滴,然後又給慕容兄弟服下了即可丹藥!

最後視線落在小白的身上,紫夜想了想手裡紫色的力量,往小白體內輸入了一些,直到小白的身體散發著淡淡的紫色光芒,紫夜才收回手!

做完這一切之後,紫夜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蒼白了! “洛暘,我原本以爲你是一個好女孩,子赫這才走多久,你怎麼…….你怎麼……”婆婆氣得渾身發抖!

我伸手去拉着婆婆,正要解釋,沒想到婆婆已經一個耳光打在我的臉上,指着我鼻子罵道,“難怪說子赫的葬禮你不參加!你早就在外面有人了!還打着什麼戰友的旗號,你以爲我這個老婆子眼睛瞎嗎?!”

管志傑一個勁兒地跟我婆婆解釋,我婆婆是一句話都聽不進去,反而這話是說得越來越難聽,“以爲是我兒子出去亂搞,我還覺得我們孟家對不起你,沒想到你早就給我兒子扣上了一頂綠帽子,我說你一個大小姐,能不能檢點一點!”

這話還真是可笑,且不說我和孟子赫都是潔身自好,就算我們都出去做了什麼,我這個大小姐還是特別不能做,做了就該千刀萬剮的嗎?!

“伯母,這話可不能亂說,我和洛暘是清清白白的,昨晚上她只是照顧我,我喝醉酒了而已。 ”管志傑簡直是越描越黑。

“我不想聽你在這裏胡說八道,洛暘,你說,你和他到底什麼關係!”婆婆將臉轉向了我。

“媽,我和他真的只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