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風徐徐中,冰寒之氣以一種非常快的速速頃刻間就消散一空。

赤鐵嶺發生的響動,不僅僅是驚動了衛無忌和雪女兩個強者而已。

更遠的地方,無論是屹立於高山之巔的神廟,還是深藏於茂密叢林裏的古宮,又或者是繁華熱鬧的鋼鐵城市裏,都有一個個身上氣息遠遠強於一般武者的人,將注視的目光投向了天邊的某個方向。

或許是因爲距離過遠的緣故,也有可能還有其他別的原因,總之,那些強者們,並沒有像衛無忌那樣,循着一絲感應就追了過去。

所以,他們也就不會看到,在赤鐵嶺離地千米的高空,一顆巨大堪比小山的黑色骷髏頭,頭頂着滾滾烏雲,在電閃雷鳴聲裏兀自瘋狂鬼嘯不已。

忽然,天地之間驟然一亮。一道閃電,形如長蛇,蜿蜒盤旋着,朝着骷髏頭狠狠劈了下去。

剎那後,伴隨着一道震耳欲聾雷鳴聲的響起,電光四濺中,骷髏頭那張巨大的鬼臉上,霍然出現了一個足有三米直徑的圓形大洞。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股股鬼氣,好似夏夜燃燒的蚊香逸出的輕煙般,一縷縷朝着空中四處擴散而去。

“吼!該死的賊老天!”

仰天一聲怒吼後,骷髏頭對着天上烏雲就噴出了一支十數米長的幽黑氣箭。 背著她,突然說道,「你以後,便跟著我吧。」

曦禾正在坐著發獃,聽了這話,猛然瞪大了眼睛,興奮道,「你是在跟我說話么?」

玄星淡淡的應了一聲,「不然呢。」

曦禾瞬間高興的差點蹦起來。然而又扯到了她身上的傷口,痛得呲牙咧嘴,又坐了回去。

眉眼彎彎,得意的說道,「你願意追隨我,一直保護著我啦?」

玄星氣得大叫,「你給我搞清楚,是你跟著我,什麼叫我跟著你?我一個大男人難道還需要你來保護嗎?」

王妃人狠話不多 「還有,反正我看你也不想報仇,那你就不要回飛雪山了,和他們斷了關係吧。」

話音還未落,玄星突然倒抽了一口氣。

只見他的臉上被刮出了一道血口。

曦禾對他勾了勾手,你過來我幫你管吧。

玄星嫌棄的瞥了她一眼,「你會幹什麼?毛手毛腳的蠢丫頭。」

「我刮鬍子的技術可是一流的,你不相信?還有你教了我那麼多次啊,就當我幫你做一件事的話,你放心,我的手不疼了,絕對比你的技術要強。」

玄星懷疑的看了他一眼,到底還是把劍交到曦禾手中。

然後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坐在他的身旁。

曦禾的手摸上玄星的臉,便輕輕地為他颳了起來。

突然笑嘻嘻道,「之前我給牛刮過毛,雖然牛毛沒有你的毛粗,但是也難不倒我。」

玄星聞言揚起手準備要揍她一頓,曦禾一點也不害怕他。

隨後,玄星又道,「你身為鳳凰山的神女,居然還會替牛刮毛。」

曦禾聽了微微一怔,然後開玩笑的道,「反正閑著也是閑著,練練手唄。」

「但是你渾身上下有沒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曦禾沒有再說話了,低頭專註的給他刮鬍子。

玄星望著她一雙細細的眉眼,白皙的皮膚,精美的小臉妖艷無比,她生得很是好。

玄星心中暗道,要是這丫頭的脾氣再乖一點就更好了。

他看著看著不由發了呆,突然看到曦禾的小嘴動了動,然後說道,「你跟著我,我很高興的,不過,我要是跟你走,說了不回去,那我又中了毒,豈不是還是死路一條啊?」

少女的聲音呵氣如蘭,呵在玄星的臉上,熱乎乎的,玄星聽了下意識道,「反正你就跟著我就行了,雖然不知道你的毒是不是他們下的,不過我會找人幫你解毒的,相信我。」

曦禾手上的動作突然一停,半天,才幽幽的說道,「玄星,你對我很好。」

玄星猛然一怔,臉上突然泛起一抹紅暈,隨後道,「你是鳳凰山的神女,鳳凰山唯一的血脈,我隨意做的,也只不過是應該做的事情罷了。」

曦禾突然淡淡一笑,低聲說道,「對呀,因為我是鳳凰山的神女嘛。」

曦禾再也沒有說些什麼。

專業的刮著鬍子。

直到刮完。

「好了,你自己看看。」

玄星摸了摸自己英俊的臉,光滑滑的,然後道,「多謝了。」

然後他起身盛了一碗湯,走過來就要用勺子喂曦禾。 無盡夜空,連綿烏雲好似一條巨型山脈般橫躺其下。呼嘯狂風中,絲絲電芒隨着烏雲的攢動而在其內部隱隱跳躍。

霎時,一道閃電霍然成形,然後“咔擦”一聲撕裂空氣,化作一支銀白長矛,對着一支由下而上射來的黑色長箭徑直就刺了過去。

轟然一聲巨響裏,銀白長矛毫不猶豫的將黑色長箭撕裂成嫋嫋黑煙四散一空後,一點都不停頓地直接衝着那顆巨大的骷髏頭又刺了下去。

森森鬼氣涌動中,巨型骷髏頭眼裏鬼火驀地一閃。下一瞬間,一縷幽綠色的火蛇從它的一隻眼睛裏飛出,然後迎風一晃,體型就變大了至少十倍。

“噝噝”嘯聲裏,綠油油一片的火蛇碩長的身軀一擺,衝着直刺而下的銀白長矛就探出了一對散發出無窮陰寒之氣的長牙來。

剎那後,天空之上,驟地響起了“咔擦”的一聲。

電光閃耀中,銀白長矛一矛就洞穿了長蛇的身軀。其內蘊含的強大電壓,瞬息之間就將長蛇的身軀擊打成了片片的綠色鬼火飄散在了天空。

經過兩次的阻擊,銀白長矛的體型雖然縮小了至少三分之二,但是依舊以一種堪比光速的速度,倏然來到了骷髏頭的眼前。

然後轟的一聲,銀白長矛狠狠轟擊在了巨型骷髏頭身上,打得它是頭頂冒煙、仰天痛叫不已。

巨型骷髏頭體內,周身被三百六十塊六陰玄玉散發出的嫋嫋黑煙困住的陳志凡,感知到頭頂上方有一絲電勁擊下,打得那些黑煙是發出了“滋滋”的陣陣細微響聲。

看着那些電勁好似一條條微小的游魚般,在黑煙裏來回竄動,他倏地精神一振,然後將右手伸到了六陰玄玉組成的陣勢之外,找準時機,唰的一下就抓住了那絲電勁。

感覺自己的手裏像是握着一顆正在持續爆炸的炸彈般,炸得手心那是陣陣發麻,某青年咧了咧嘴,忍不住輕聲咕噥了起來:“天地能量就是天地能量,就是要比人爲製造的電能夠勁。”

一邊說着,他一邊收回了手掌,靈念動閃間,閃電錐悄然浮現了出來。

就跟鬼撲滿看見了好吃的一般,電芒一出現,閃電錐就一個閃身湊了過去,通體一道銀白光芒閃過之後,電芒消失,閃電錐看着像是得到了十分滿足般,兀自浮在半空飄來又蕩去。

注意到了閃電錐的這一靈性變化,心裏暗自一喜的陳志凡,看着它低聲說道:“咱們悄悄佔了好處就好,你還是乖乖躲進來吧,待會兒還得看你發威滅殺那個大傢伙呢。”

說完話之後,他靈念一動將閃電錐收入到了丹田虛空,然後盤腿虛浮半空,一臉淡然的看着在自己周圍以一種恆定速度在快速移動的六陰玄玉。

赤鐵嶺上空,烏雲滾滾中,一道長達千米的叉狀閃電,驟然撕裂天空,朝着半空的巨大骷髏頭狠狠劈了下去。

骷髏頭渾身黑煙翻滾,一聲鬼嘯後,一顆顆充斥着無盡森寒之氣的漆黑鬼珠,好似一顆顆子彈般,朝着天上的叉狀閃電咻咻就射了上去。

“啪啪”的沉悶響聲裏,閃電一路劈碎了那些漆黑鬼珠後,“咔擦”一下就重重擊打在了骷髏頭的兩眼之間。

“吼!”

伴隨着一聲痛嚎,巨型骷髏頭眉心之間黑煙散逸,絲絲電勁,化作一尾尾銀白游魚般,徑直朝着它的體內深處鑽了進去。

“吼!該死的賊老天!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你居然還想要斬盡殺絕!我鬼皇明玄臺宗與你,不死不休!”

對着天上滾滾烏雲發出了一連串的怒吼聲後,巨型骷髏頭一邊鼓動體內鬼氣四處絞殺那些電勁,一邊騰空飛起,渾身黑雲滾滾的衝着天上烏雲狂飆而去。

骷髏頭體內,感知到又有絲絲電勁湊過來的陳志凡,看準六陰玄玉所組成的陣勢空當,嗖的一下就伸出手去抓住了其中的兩絲電勁。

微皺眉頭任由電勁在掌間跳躍閃爍的他,收回手掌掌心向下,“啪”的一下就拍在了自己的腹部丹田位置。

丹田虛空,汩汩往外噴涌鬼氣的鬼門上方,唰的一下就閃現出兩道通體閃爍銀白電光的長蛇來。

長蛇一出現,就扭動長軀將頭衝向了鬼門的方向。

仰天一聲長嘶後,電光驟然一閃。下一秒,兩條長蛇好似瞬移般紛紛用頭狠狠撞擊在了鬼門的獸首門環上。

“滋滋”電花閃爍中,爆眼突牙的門把獸頭被電得嘴裏噴出了大股大股漆黑如墨的濃煙。一陣喑啞的“吱吱”響聲裏,大開的鬼門,緩緩移動關閉了起來。

忽然,從虛空深處,驀地射出了一道銀白光芒來。下一瞬間,通體閃爍銀白光芒的閃電錐顯露出了身形,嗖的一下就躥到了那兩條銀白長蛇眼前。

好似一個男人見到了朝思暮想的初戀情人般,閃電錐表現出一種無比熱情的狀態,呲溜接連兩下,就將那兩條蘊含了大量電勁的長蛇給吞吸一空。

連吞了兩條電芒所化的長蛇後,表面銀白光芒更顯亮眼的閃電錐兀自搖晃了幾下後,咻的一下就不知飛到虛空的哪裏去了。

虛空中央,滾滾鬼氣縈繞中,鬼門上的門把獸頭似乎是輕輕吐出了一口淡淡的煙氣。

片刻後,鬼門停止了關閉,但是也不見它重新打開,就那麼保持着半開半閉的狀態,繼續汩汩往外噴涌出大股大股的鬼氣。

赤鐵嶺上空,宛如一座小山般巨大的骷髏頭,擺出了一種義無反顧的姿態,渾身鬼氣森森的迅速來到了距離滾滾烏雲不是很遠的一個高空位置。

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 似乎是被巨型骷髏頭這一挑釁的行爲所徹底激怒,如山烏雲翻滾裏,一道道電芒閃爍中,“咔擦”一下,一道粗有十米的銀白閃電,好似一根巨大的銀白電柱般,攜帶着毀天滅地般的強橫威能,撕裂虛空,瞬間就出現在了骷髏頭的頭頂上方不遠。

在這一個剎那,時間似乎已經停止了流動。熾白亮光照射下,巨型骷髏頭的臉上,居然浮現出了一抹淡淡的得意微笑來。

下一個剎那,時間恢復流動。

就在銀白電柱即將轟擊在骷髏頭上時,隨着一蓬濃濃黑煙的驟然閃現,周身被三百六十塊散發出淡淡森寒鬼氣玉片環繞的陳志凡,眼角浮現過幾許無奈的出現在了銀白電柱之下。 曦禾看著玄星說道,「我想過了,這個仇一定要報的,寶貝必須要先找到,因為我不能讓他們把屬於我的寶貝奪走,那是我的,也是鳳凰山的東西。」

不要說她小氣,都說白了,她就是捨不得把那些寶貝送給他們。

總而言之,讓她們讓他親眼看著那些寶貝落到飛雪山的手中,那還不如給她來一刀呢。

沒想到玄星居然贊同的點點頭。

「不過,寶貝藏在哪裡你知道嗎?」玄星淡淡的說道。

曦禾晃了晃腦袋,「這個我也不知道。」

玄星無語道,「也不知道你這個神女怎麼當的,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曦禾沒搭理他。

突然想起來了什麼,道:「不過他們之前給了我一張地圖,說這應該和那個地方有關,但是我看不懂,你可以拿去研究一下。」

玄星挑了挑眉,然後去扒她的衣服。

曦禾臉一黑,沒好氣道,「你給我放下,不是那個,在那邊。」

玄星頓時好笑,「你真是個貪財的傢伙。」然後又轉身繼續找。

在曦禾的衣服裡面看到有好多絲線,各種各樣的顏色,交纏在一起。

看得玄星一個頭兩個大。

不一會兒他就找到了一張地圖。

在地上攤開。

玄星說了些什麼曦禾聽不懂的話,她走過去一看,突然不小心碰到了旁邊的一碗水,不小心撒上了圖紙一點。

她立即擔心的看著,誰知道圖紙上突然出現了變化。

他們兩個人皆是一愣,誰也沒有想到原來還藏著這個機密呢。

誰也沒想到用水要泡一下。

接著,玄星用匕首在上面比劃比劃,分別畫出了幾個印記。

然後說到,「這個,在這裡,是雲霧山。」

曦禾瞥了一眼那個位置,頓時苦著臉道,「我不想回到那裡,那裡不就是飛雪山附近嗎?」

她一點都不想回飛雪山,她自己去找寶藏,要是回到飛雪山豈不是自投羅網,何況她還與子書玉琴有約定。

總之,要是讓飛雪山的人找到她,還不得把她大卸八塊。

玄星拍了拍他的小腦袋說道,「反正這是你的東西,你自己說了算,總之不管你怎麼決定,以後不要後悔就可以了。」

他說著又要再研究。

曦禾撇了撇嘴說道,「一時半會也找不出來,你想把我餓死呀。」

玄星只能丟了地圖,然後端起湯喂曦禾吃東西。

曦禾定定的看著他,一邊嚼著東西,一邊打量著玄星,看到他把寬大的袍子脫了。

他的身材高大,但是卻很清瘦。

他的脖子里掛的有一條冰藍色的水晶項鏈。

曦禾的眼睛頓時一亮,這個東西絕對比她的那些寶貝都要好看。

一定很值不少錢吧,關鍵是多少錢先不說。

她真的喜歡……看的東西都不想吃了。

曦禾心中暗道,這傢伙天天打打殺殺,真看不出來,他還這麼有錢。

說起來,她還不知道玄星的身份是什麼呢,該不會他還真是個有錢的吧。

曦禾越看越想要,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拿,離得玄星越近,突然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曦禾挑了挑眉,她們身上都沒有帶什麼香包,突然只見玄星項鏈裡面有一個小洞。

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貌似就是那邊的味道。

曦禾正伸長了脖子,像個仙鶴似的長脖子去看,突然冷不丁的頭被拍一巴掌。

抬頭見玄星沒好氣的道,「看什麼呢?」

曦禾眯起眼睛,摸了摸下巴,打量著他說道,「我正在想,怎麼會有人這麼蠢,有錢還出來天天鬼混,不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吃香的喝辣的。」

玄星無語的抽了抽嘴角,把衣服拉上,「要是按你這個看法,那天下所有人都是有錢人。」

「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曦禾不解。

玄星站起了身子,目光放空,酷酷的轉身。

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喃喃道:「錢雖然有用,但是總有一些東西是你用錢也得不到的。」

看著玄星的背影,曦禾只覺得他無比的欠揍。

學著他的樣子,哼了一聲,陰陽怪氣道,「這就是你們有錢人的世界,我小窮人不明白。」

玄星更加鄙夷的看著她,「你鳳凰山神女,那麼有錢,裝什麼窮。」

說完便轉身上外面,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曦禾托腮,老老實實的坐在一旁,想著玄星說的話,世界上總有一些東西是用錢也買不到的。

她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但是她現在連錢都沒有,更別提什麼以後了。

而這邊。

藍煙背著子書玉琴在山中兜兜轉轉,不知道轉了多少天。

藍煙依然沒什麼事。

子書玉琴卻受不了了,急得道,「趕緊把我下來,我要去小解,我還餓了,你去給我找點吃的。」

藍煙點點頭,將他放了下來。

再次回來的時候。

她的手裡已經打了兩隻野兔,並且清洗乾淨。

全能大佬是偏執顧爺他女神 子書玉琴讚歎的看著她,「小藍煙不如你別跟著你主子了,你過來保護我吧,我的那些馬屁精加起來都不如你一個。」

藍煙想也不想的搖了搖頭,「我已經有主子了,我要跟著她一輩子。」

子書玉琴壞壞的笑了笑,「那怎麼成?你們兩個都是女子在一起怎麼會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