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微微皺眉,卻根本沒掙扎,對方快速搜了他的身,奪走了手機,也確定他身上無異樣後,才看向領頭之人。

“安全,沒問題。”

聽到這話,那人才滿意地點點頭,然後一揮手,示意。

“帶走。”

沈君斯很配合地走了,但,嘴角卻微微地勾起,的確,他身上沒裝有任何追蹤器,手機更被沒收走。

然而,在沈君斯的左邊那裏,藍色的耳釘,在黑夜裏,卻閃爍光芒。

這就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祕密,連同白尊樓都不知道。

另一旁,顧北他們的車,沒敢靠得太近,只進行遠程追蹤,看到電腦裏的紅點在以步行的速度移動,顧北看向司楠朗。

“應該是換車了。”

聞言,司楠朗看過來,臉色嚴肅地點點頭。

“嗯,跟上。”

與此同時,沈君斯又被帶上他們的車,然後載着他開走,路途中,男人看着外頭的夜景,眉頭暗暗皺了一下。

現在開往的地方,越加偏僻了,連警察都不願意管的那種環境,根本無人居住。

見此,男人收回視線,他開玩笑一般掃了那個領頭。

“你說你們,幹哪行不好?非得幹這行偷雞摸狗的事,難道都沒想過父母子女麼?”

領頭看過來,許是被挑起了些許興趣,笑回了句。

“我們這行?我們這行怎麼了?我們這行,至少比你們那些所謂的正人君子要真誠得多,嘴面笑呵呵,一副關係很好的樣子,可是,卻總是在做背後捅刀的事情,虛僞這個詞,就是爲你們這些正人君子創造的。”

沈君斯怔了怔,他沒吭聲了。

小車開的時間不算短,但,也不算太長,轉眼間,遠遠就看到那處住所了。

談不上多豪華,但,卻也算高檔的豪宅。

小車開了進去,沈君斯粗略看一眼,保安設施挺嚴。

(本章完) 美國?沈修晴蹙起眉:“我不會回美國的,我要留在a市!”

“你鬧的笑話還不夠嗎?還要留在這裏幹什麼?”沈微敏氣得直翻白眼,“你看看你,這才嫁了人幾天就搞成這樣,我要是你就遠遠的走開,省得讓人看了笑話!”

“笑話?”沈修晴好笑的聳了聳肩,“沈微敏,你不覺得你這樣說話太好笑了嗎?”

沈微敏臉色變了變:“沈修晴,注意你的口氣!”

“沈微敏,你也不想想是誰把我害到這個地步吧?如果不是你五年前把我騙上他的*,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你怎麼好意思來怪我?”沈修晴忍無可忍的說,“爲了讓你成功嫁給南宮默,你們全家一起合起來設計我。你們欺騙我,給我下藥!你知不知道,當我躺在那張*上被駱北辰撕裂的時候,我的心有多痛?”

“那是你自己沒眼見……”

“你明明說了那是南宮默的房間,我只要等在那裏,等他一出現你就會衝進來拍照,然後威脅他娶你。你說我只要配合你演一場戲就可以了。結果呢?”

“我……我也不知道南宮默會臨時改變主意要去海邊,更不知道駱北辰會陰差陽錯的進了那間房……”

“你不知道?一句不知道就可以解釋一切了嗎?沈微敏,你還和小時候一樣永遠不會承認自己犯錯!五年前你就知道強-殲我的男人是駱北辰了吧?可是你不想我比你嫁得好,你故意說不知道,還慫恿爸媽把我扔到美國!沈微敏,你真是個好姐姐啊!”

“砰!”

房門被人一腳踹開,南宮默黑着臉站在那裏,陰沉沉的看着她們:“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沈微敏被嚇了一跳,聲音都顫了起來:“老公……”剛纔的談話他聽到多少?

沈修晴也沒料到南宮默會半夜三更的闖進來,也嚇了一跳。

“她說的是不是真的?”南宮默陡的拔高了音量,怒瞪着沈微敏。

“老公……”沈微敏腳一軟,癱坐在地毯上,瑟瑟發抖。

“世上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姐姐?”南宮默居高臨下的看着沈微敏。原來五年前沈修晴該上的是他的*,如果不是他臨時改變了主意答應和她一起去海邊,那麼笑笑就會是他的孩子!

是他錯過了嗎?

都是因爲這個歹毒的女人!

他看着嚶嚶哭泣的沈微敏,從來沒有哪一次覺得她這樣醜陋。

“晴晴,笑笑是駱北辰的女兒?”南宮默改而問沈修晴。

沈修晴想說不是,動了動脣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你也不用否認了,你們的談話我全部都聽到了。”南宮默嘆口氣,安慰道,“你放心,我不會告訴駱北辰的。”

“謝謝……”

“至於你,沈微敏,我們離婚吧!”南宮默說。

沈微敏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竟然因爲這個要和她離婚?

“南宮默,你說什麼?”

“我們離婚。”南宮默重複了一遍。

沈微敏的心沉了下去,她咬牙看着他淚落如雨。而他只是很安靜的看着她,沒有愛也沒有恨,甚至連憐憫都沒有!她終於慌了,跪着爬過去抱住他的腿:“老公,你不能這樣,我現在還懷着你的孩子啊!”

“那就把他打了吧!”南宮默說,悠遠的目光看向窗外。窗外夜色無邊,“五年前就利用那個孩子逼我娶你,五年後,我不想同樣的事情再發生。”

“不,老公,老公我愛你,你不能這樣對我……”沈微敏哭着請求道,臉上精緻的妝容被淚水衝開,格外難看,“老公我再也不敢了……老公我求求你,原諒我……你說了要把這孩子養在我們身邊的,我們會有很幸福的未來的……”

“不可能。”南宮默直接搖頭。平時他還可以忍忍,可是在知道了五年前的真相以後他怎麼還忍得了?爲了嫁入豪門,她先設計他懷上孩子,甚至還想把自己的親妹妹送上他的*,好拍下他強=殲高中生的照片來威脅他!這個女人太可怕了!

“老公是我糊塗,可是我後來放棄了呀,我不知道她還會跑進那個房間裏,更不知道駱北辰會闖進去!”沈微敏哀哀的哭泣着,“晴晴,你說是不是?你快替我說兩句話吧!”

事到如今,她竟然還有臉說出這樣的話來,她不會再縱容她了!沈修晴冷冷的回了她一句:“我哭着求你把光碟給我,向駱北辰說出真相的時候,你爲什麼不替我說兩句話?”

沈微敏無言以對。

“自作孽,不可活。在我沒有把你交給警方之前,你滾吧!離婚手續律師會和你聯繫的。”南宮默陰沉沉的說。

“不,不,老公……老公我求求你……不要離婚……我會聽話,我再也不敢了……你打我罵我都行!”

“滾——打你,只會髒了我的手!”

他的性格很暴戾,平時會罵她會打她,可是現在他連打她罵她都不屑了,可見他是真的鐵了心和離婚了。沈微敏終於絕望了,坐在地毯上泣不成聲。

在沈修晴的眼裏,沈微敏從來都是高傲的,可是現在看她落到這個境地,她的心又軟了下去:“姐夫……”

“如果你替她求情,我現在就通知駱北辰!”南宮默冰冷的目光掃過來,她只好又住了口。他拿出手機直接打電話給在一樓傭人房休息的司機,“把少夫人送回a市去!”

不多時,司機和王嫂都來了,半拉半拽的把沈微敏帶了出去。不多時,就聽得汽車發動離去的聲音,只是風中依稀還有沈微敏卑微的哭聲。

她們都愛上了不該愛的男人。

沈修晴嘆口氣:“姐夫,你出去吧,累了。”

“好,你休息,其它的事明天再說。”南宮默倒也不有爲難她,紳士的退了出去,臨關門去,他又補了一句,“你姐姐的話不要放在心上,你是個好姑娘。”

“好。”

鬧了大半晚,現在已經是凌晨二點多了,沈修晴脫鞋*,彎成一隻蝦米的形狀從背後抱住側睡着的笑笑。小孩子一睡着就像火爐一樣熱乎乎的,此刻她汲取着笑笑的體溫,凌亂的心慢慢安定了下來。

駱北辰說的沒錯,南宮默就是一隻虎!與謀爲謀,和身在狼窩有什麼區別?不行,她一定要想辦法離開這裏!

*****************************偶素竹子滴分割線***************************

第二天一大早,南宮默就起來了,大大方方的與沈修晴母女共進早餐,彷彿昨晚的一切只是個鬧劇,甚至還親切的和笑笑鬧了起來。

“笑笑,多吃點兒,等下姨父帶你去海邊玩。”

“好,謝謝姨父。”

“晴晴,你也多吃點兒。”

“哦……”

沈修晴心不在焉的喝着牛奶,腦袋裏想的是這南宮默不用去公司的嗎?他不走她怎麼跑路?他不是打算守着她吧?哎呀,老天爺啊,你行行啊,讓他趕緊走吧!

還好這一次老天爺聽到了她的禱告,早餐還沒吃完,王嫂就驚慌失措的跑了過來:“南宮先生,a市打電話來說夫人在家流血了,腹痛不止,可她就是不肯上醫院。她說……”

王嫂怯懦着不敢再說下去。

南宮默臉色大變,加重了音量:“她說什麼?”

“她說如果先生不回去,她就和孩子死在家裏,讓先生一輩子不得安生!”

“混帳!”南宮默聞言差點兒沒氣得吐血,他一拳砸在餐桌上,臉色陰沉得像要滴水,“她竟然敢詛咒我?”

“先生,車子已經備好了,您看是不是……”

眼看事情鬧大了,沈修晴再不喜歡沈微敏也不能看着她死,溫聲勸道:“姐夫,你還是去看看吧!”

南宮默衡量了一下,站起來:“我去去就來,你在家裏等我。”

“好。”

南宮默急匆匆的走了。

沈修晴擡頭看看時鐘,還有一個小時陸長歡就到了。她裝作若無其事的吃完早餐,拉起笑笑就往外走:“王嫂,我們去外面散步。”

“正巧我也要去買菜,那就一塊去吧!”王嫂機靈的說。

沈修晴皺了下眉,看來南宮默已經交待過了。她想了想,說:“好啊!”

三人一起出了門,別墅外面就是公路,行車很少,路兩旁種着高大的法國梧桐。沈修晴暗暗慶幸自己囑咐了陸長歡來這裏接,不然她和笑笑要走好遠才打得到車。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甩了王嫂這個眼線。

眼珠一轉,她計上心頭:“王嫂,這裏的空氣真好。”

“呵呵,c城是個海濱城市,空氣當然好了。”王嫂笑道,“二小姐你要住上幾天肯定會喜歡上這裏的。”

“我怎麼覺得已經有點兒喜歡了呢?呵呵……”沈修晴輕笑了起來,“哎,王嫂,這裏的魚肯定很新鮮吧?能不能買到純正的海魚?”

“當然能買到。”王嫂驕傲的昂了昂下巴。

“那太好了,我們笑笑最喜歡吃魚了。王嫂,你去買條海魚煮清湯,笑笑這幾天在學校肯定沒吃好,今天我們讓她補補。”

“行。”王嫂爽快的應完,又猶豫了,“不過二小姐,你們要不要先回去?”

“不用,我們玩一會兒!”沈修晴問,“不如這樣,我們在前面的那個拐角等你?你打電話叫司機送你,然後來接我們。”

“這樣啊……”王嫂遲疑着。

“好了,快去吧!”

“媽咪我們來比賽跑步吧!”笑笑忽然回頭道,紛嫩的臉龐漾着純真的笑容,兩個羊角辮隨着她的動作一甩一甩的,可愛極了。

“比賽?好啊!”沈修晴笑着應道。

“噢噢,太好了,比賽囉!”

笑笑又蹦又跳,趁沈修晴不注意就提前跑了起來。讓沈修晴和王嫂又好氣又好笑:“哎喲,你個小賴皮!”然後她也小跑着跟了上去。

“王嫂,記得買魚!”

王嫂想想應該不會有事,二小姐身上什麼也沒帶,不可能離開的。於是她放心的召了司機來帶她去買菜。

前面的拐角處,一輛銀灰色的寶馬車無聲無息的停在樹蔭下,車窗放下來,露出陸長歡陽光帥氣的容顏,他往路口探了探。沈修晴竟然在凌晨打電話向他求助,而且這電話號碼還是陌生的!她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困難,一想到這裏他心裏就揪成了一團,放下電話立刻就驅車趕來c城了。雖然開了六個小時的長途車,但他一點兒睏意都沒有。因爲一想到馬上就見到晴晴他就興奮得不得了。

不多時,一大一小兩抹倩影就躍入眼簾,他大喜過望,按了按喇叭。

沈修晴也看到了他,她警惕的四下看了看確定沒有人跟蹤,她才抱起笑笑衝寶馬車跑了過來。

“長歡,你來了!”

“快上來。”

等到她們一坐穩,陸長歡就關上車窗驅車往另一個方向駛去。

一路上,他緊張的沒有說話,不時瞟瞟後視鏡看有沒有人跟蹤。沈修晴也是,生怕被南宮默的人逮到,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出,緊緊的摟着笑笑。

直到上了高速公路,他們才鬆了一口氣,陸長歡看了看她,問:“到底出了什麼事?”

“長歡,我要離婚了。”沈修晴終於說,平靜的容顏看不出一絲難過。

陸長歡的心疼了起來,晴晴一直是個感情化的動物,什麼心情都寫到了臉上。她曾經那麼喜歡駱北辰,如果不是受了極嚴重的傷害,她不可能像現在一樣平靜。因爲只有痛得太深了,才會只剩下麻木。

“沒關係,我們先回去。不過你昨晚住的地方……”

“是南宮默的別墅。”沈修晴嘆了口氣,“長歡,南宮默已經知道了笑笑的身世,所以我才想趕緊走。”

“笑笑的身世?”陸長歡愣了愣,“難道是他?”

“不是他,是駱北辰。”沈修晴輕聲說,看了看笑笑,她正拿着陸長歡的手機玩遊戲呢,根本就沒聽大人們說話。

“什麼?”陸長歡大吃一驚,握着方向盤的手一抖,差點兒撞上前面的車子,“你說什麼?他就是五年前的那個男人?!”

“恩。”沈修晴點了點頭,提起舊事臉色有些蒼白,“此事說來話長,你現在開着車,還是等到了y省我再和你細細說吧!”

************************偶素竹子滴分割線****************************

a市,沈家已經鬧翻了天,先是大女兒流產,並且還面臨着離婚的危險。後是駱氏忽然抽走了資金,沈氏剛剛爬起來就又倒了下去,而且還摔得更重更疼。

不過半天功夫,沈氏的股票就開始大跌。駱北辰看着大盤上快成直線的綠色,冷冷的勾起了脣角:“沈修晴,我看到底出不出來!”

駱南星不苟同的看着他:“大哥,你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我過分?”駱北辰冷笑,“我就要讓她後悔!”

“如果她不後悔呢?”駱南星問,“南宮默現在要離婚,他的目的已經非常明顯了。只要有南宮默庇護她,短時間內我們根本動不了她!她又何來後悔之說?哥,給別人留後路就是給自己留後路。”

駱北辰怔了怔,想到她此刻就自由自在舒服的在南宮默的別墅裏曬太陽,他的心裏就堵得慌。如果,她真的再也不回來,或者直接嫁給南宮默……晴天白日,一股寒意從腳底竄了上來,他不敢再想下去。

“我想,你需要喝一杯。”駱南星從灑櫃裏拿出一瓶xo,倒出兩杯,“來吧!”

駱北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接過酒一口飲盡。

自從昨晚從c城回來,他就一直呆在辦公室裏,陷入糾結中。期間楊雪打了幾個電話過來,他卻推託加班沒有回去。其實已經很明顯了,他已經愛上沈修晴了,只是他自己不有發現而已。

初戀是什麼?初戀不過是一段美好的回憶,存在於心底誰也抹不去。但再美,也只是回憶而已。

“哥,放手吧,你和楊雪是沒有未來的。”駱南星說着,又爲他斟了一杯,“你們需要面對不止是她的病,還有你的心。”

駱北辰怔了怔:“你都知道了?”

“恩。”駱南星點點頭,“媽咪也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