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古凡從修煉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一夜未眠,並沒有給古凡帶去任何疲憊,相反,經過一夜的修煉,他整個人精神煥發,就連身體上帶來的疼痛也消失殆盡,這就是修煉靈氣所帶來的好處。

古凡來到演武場,這裏,早已經聚集了許多古家子弟,比試定在今日清晨,看看時間,也快開始了,古凡也算來得及時。

眼神在人羣中掃視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隨意站在角落和一位小女孩兒侃侃而談的古陽帝,古凡先是一愣,耳朵微微豎起,強大的靈魂感知力讓他的聽力強於常人,隱約聽到了古陽帝拉着小女孩兒的絮絮叨叨。

“小貝殼,越大越水靈了,做我兒媳婦怎麼樣?”古陽帝如一個猥瑣大叔般拉着古貝貝的小手笑眯眯的說道。

“陽帝叔叔—我是古凡哥哥的堂妹—”古貝貝的小臉羞得通紅,大眼睛忽閃忽閃,怯生生的說道,似乎都快哭出來了一樣。

“也對,真是可惜了,多好的一個美人胚子啊,以後不知道要便宜了哪個混球。小貝殼,要不你可以再考慮考慮?堂妹喜歡堂哥的事情也不是沒有不是?要不我們再仔細研究研究?”古陽帝滿臉遺憾,還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別害怕,你要是同意,我等下就去找清風那小子說說,他要是敢說一個不字,我就踹他屁股怎麼樣?”古陽帝看着泫然欲泣般的古貝貝,笑着說道。

“老頭子,你不能無良到這個地步吧—連貝貝也不放過—”古凡實在是忍無可忍,幾步走到古陽帝身旁,瞪着眼睛說道。

“我這不是爲了以後能多抱幾個孫子考慮嘛—”古陽帝轉過頭,訕訕的笑道,臉上儼然沒有一絲難爲情的意思。

“故凡哥哥,對不起,貝貝不能做你的媳婦—”古貝貝昂起可憐兮兮的小臉弱弱的說道。

聞言,古凡的腦門上流出幾條黑線,有時候太天真還真不是什麼好事,他現在真有些恨不得衝上去掐死古陽帝的衝動,特別是看到他那笑意濃濃的樣子—

“貝貝,別聽老頭子胡說八道,你就當耳邊風聽了就忘吧—”古凡無奈的說道。

“哦—故凡哥哥,我今天爲你加油,貝貝相信,你一定會贏的。”古貝貝乖巧的點了點腦袋,隨後對古凡揮了揮小拳頭打氣道。

“呵呵,不會讓你失望的。”古凡自信的笑了笑,也就在這個時候,古家的五位老爺子,先後出現在高臺之上,緊接着,古清風登上了擂臺,古凡知道,比試即將開始了,首先便是抽籤決定對手。

今天比試的只有三人,有一人將輪空,只有兩人比試,而輪空的那一個將會和勝的那一個比試,如果勝了,將毫無疑問的奪得冠軍,而如果敗了,將和另一位敗者比試,爭奪第二。

古凡三人縱身跳上擂臺,古凡從古清風手中隨意的抽出一張疊好的紙,打開一看,古凡不由的笑了出來,有些玩味的對着身旁的古堅和古華說道:“真不好意思,看來我今天的運氣和昨天形成了反差。”

說着話,他甩了甩手中寫着無的紙張,這代表着,他將是那個輪空的人,這對古凡來說無疑是福音,雖然古堅和古華他都很想收拾,可他對自己的實力很清楚,如果連續作戰的話,勝算太低,不管第一場碰到誰,就算險勝了,第二場恐怕也會無力再戰。

“呵呵,古凡堂弟的運氣是不錯。”古堅笑了笑說道,臉上看不出什麼異樣,而古華則是陰沉着一張臉,冷哼了一聲:“狗屎運。”古凡也不在意,直接跳下擂臺爲兩人騰出場地。

“這一場,我認輸。”古華瞪着古凡,大聲說道,這讓古凡一愣,旋即轉過身,看着臺上的古華和古堅,笑了笑說道:“你們倒是不笨。”

確實,這兩人只要對戰,不管結果是誰勝誰負,消耗是必須的,那樣的話,自己這個坐享其成的魚人是當定了,會輕鬆很多。

正常情況下,靈氣修爲的等級劃分是很嚴格的,八星和九星雖然僅僅只有一星之差,看似微薄,可在兩者自身條件差不多的情況下,八星想要戰勝九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古華這傢伙也算精明,知道肯定不敵古堅,竟然羅漢般的認輸,把古凡心中的美好無情打碎,這同時也表示,他將和全盛狀態下的古堅對決—

“這個落差還真的有些大。”古凡在心中苦笑了一聲,旋即再次縱身上臺,比就比吧,靈者九星,倒也真想看看是如何的強大,古家年輕一輩第一人?不知道我的金色魂焰,能不能彌補和他之間相隔八星的巨大差距!

(今天停電 ,現在纔來。) “古華認輸,古堅直接晉級,接下來爭奪第一之戰,古堅對古凡。”待古清風宣佈之後,整片演武場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着擂臺之上的兩人,很多人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有人認爲,古凡面對古堅,再無任何勝算,就算幸運再次降臨在他身上也枉然。

但也有少數人在期待,希望古凡能再次表現出驚人之舉,讓他們的心臟像昨天一樣,劇烈的收縮。

“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會是和你共同站在擂臺上,你真是太讓我感到意外了。”古堅站在古凡對面,看着古凡那自信滿滿的摸樣,心中沒來由的涌現出絲絲不安,但臉上卻淡然一片,連緊張都未浮現。

“意外?更意外的也許還在後頭。”古凡緊了緊拳頭,手心裏都沁出了汗水,面對靈者九星的古堅,面對這個這麼多年來都宛如巨石壓在他頭頂的古家同輩第一人,雖然自信,可要說完全不緊張那絕對是騙人的。

八星的差距,是任何人都不能忽略的!

“呵呵,我也很期待,古凡,不管我們這次誰贏誰輸,我都希望以前的不愉快一筆勾銷,畢竟,同爲古家人,你說呢?”古堅並沒有着急動手的意思,而是再次說道。

他從昨天看到古凡的驚人爆發時,就有了和古凡冰釋前嫌的心思,他是個聰明人,知道古凡的崛起意味着什麼,不管古凡是曾經隱藏,還是突然奇遇,他都將不再是以前那個可以任人唾棄吐槽的廢物了,以他昨天的實力就足夠證明,他的崛起將是無法阻擋的。

並且以如此恐怖的成長速度,將來古凡的成就幾乎可以預見,更重要的是,他還是古凌天唯一的孫子,古陽帝唯一的兒子,古凌天當真能做到一視同仁嗎?

與他爲敵,根本討不到半點好處。這樣的事情其實只要想通了,也就沒什麼好爭的,就像他所說,畢竟都是古家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就想這麼簡單完事?你就算不了解我也應該知道,我從來就是個很記仇的人,以前是廢物的時候就很少有人能夠在我身上沾到便宜。有氣不撒,不是我的風格。”古凡冷笑一聲說道。

“那你以爲呢?找我們麻煩?把以前的怨氣統統撒回我們的身上?把家族鬧得烏煙瘴氣?這是你想要的?”古堅並不意外古凡會這麼說,這麼多年,他了解古凡的脾氣,確實是個不吃虧的主。

“呵呵,烏煙瘴氣?”古凡嗤笑了一聲,有些不以爲然的說道:“你和我,說到根,你認爲在古家誰的能量大?”


“你。一直以來都是你。”古堅毫不猶豫的說道,在這個問題上他一點都沒有自信,即使他是家族內公認的年輕一代第一人。

“呵呵,你知道就好,那你還認爲憑你們就能讓古家烏煙瘴氣?現在的我要真跟你們鬧,你們除了低頭,還能做什麼?”古凡笑了,笑得很燦爛,很有底氣。

確實,如古堅所說,古凡還是在廢物的時候,他就是古家同輩中能量最大的,不是因爲他是古凌天的孫子,相反,古凌天在以前,從來就不待見古凡,甚至看都很少正眼看上一眼,起碼錶面上看起來是這樣的。

而是因爲他是古陽帝的兒子,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個好姑姑!

那個護犢子到不可理喻的古清悠,那個出塵如九天仙女一般、不沾煙火的精緻女人,那個在古家地位超然的女人,她雖然清心寡慾,從不問家族的事情,可只要每當是古凡的事情,不管大小,不管對錯,她就會沒理由的跳出來大發雌威。

她看起來是世外仙女,清如煙淡如水,可就這樣一個女人,發起怒來,跺一跺腳整個古家乃至塔納城都要震上幾震。

她誰的面子都敢不給,她甚至有一次爲了古凡的事情,去拍古凌天的桌子,只要知道那件事的人沒一個會忘記,那一天,古清悠一襲白衣,一把長劍,把古凌天最喜歡的書桌劈成了兩半,只因爲古凡在外被人欺負,古凌天卻不聞不問—

有這樣彪悍如妖孽般的人寵溺着他,在古家,誰敢說能量比得上他?如若古凡真的要大鬧古家,只要那女人回來,誰又敢怎麼樣?就算幾位老爺子發話也不頂用!

況且,還有一個一直被神祕面紗遮蓋住的古陽帝,古堅雖然不知道古陽帝這個謎一樣的男人到底有什麼可怕之處,可是他也隱約清楚一些—在古家,老一輩的人,都狠顧忌他,甚至隱約能看出,他們都很尊敬這個玩世不恭的‘敗家仔’。

“那你想怎麼樣才肯罷休?以前你不能修煉,有些事情必定會發生,例如你受到的所有嘲諷。你知道,在這樣一個環境中,實力才能證明一切。廢物是不會得到尊重的。”古堅想到這些,泄氣般的嘆了一聲,猶如鬥敗了的公雞,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看着古堅的表情,古凡心中冷笑不已,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現實都是這樣,只有在你有足夠的籌碼時,只有在你足夠強勢時,總是會有無數人低下頭顱,放下那讓人厭惡的臉面。

“我不需要你道歉,更不需要你裝腔作勢的懺悔,收回你那種虛僞的表情。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揭過,但不是因爲你們,而是因爲你們也姓古。不管這次的輸贏,記住,告訴他們,以後別惹我。”古凡淡淡說道。

他心中憋得那口氣,在此刻宣泄了大半,他之所以會如此輕鬆的不計前嫌,並不是因爲被那可笑的幾句話打動,而是因爲他的對手不會一直是這些人,他很快就會超越他們,並且自信會遠遠的把他們拋在身後,和他們勾心鬥角,真的有些太沒意思。

況且,他們都姓古—

“廢話少說,開始吧。”古凡定了定心神,金色璀璨的一瓣蓮臺透體而出,那神聖般的金芒傾灑在古凡的身上,讓他宛如一尊戰神般,有一股說不盡的氣勢在其身上蔓延着。

“好,爲了表示對你的尊重,我不會有任何的保留,小心了。”古堅心中一鬆,緊接着一朵被羣星環繞的一瓣蓮臺浮現,他整個人的氣勢也是瞬間暴漲,身形猛然一躥,迅疾的向古凡衝殺而去。僅僅一個動作,就能讓古凡知道,他,比古新月還要強上不少。

這是一個勁敵,真正的勁敵!

古凡的表情空前凝重,強大的靈魂力集中起來,他不退反進,腳下也是重重一蹬,向古堅衝去。

“破風拳!”古凡徒然大喝,右拳上泛起了陣陣黃色的光芒,爆發出強大的力量,那空氣都被激盪的微微作響,這是古凡所會的幾種靈技中的又一個靈技,黃級中階!

“來得好!”古堅放肆一吼,根本不畏懼古凡的一拳,腳下一踏,身體躍起,在空中旋轉了一圈,同時伸出一腿,甩向古凡的拳頭。

“轟!”一聲大響傳徹,兩人的拳腳對轟在了一起,古凡接連退出了數步,險些沒站穩腳跟,他驚駭的看着落在地面只是微微退了一步的古堅,心裏涌出一股無力感,自己使出黃級中階的靈技,對方只是正常的一腿,這樣的對拼下,自己竟然還落了下風。

這差距,只能有一個字來形容,大!

“古堅堂哥不虧是家族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啊,硬撼古凡那變態的靈技,還佔了上風,看來這一戰,古凡是必敗無疑了。”

“誰說不是?八星的差距,就算古凡再變態也沒用,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古凡還真是夠變態的,竟然不聲不響的就學會了兩種黃級靈技,比我們這些一直能修煉的人都強多了。”

一名少年有些驚歎的說道,確實,靈技雖然強悍,可卻也是非常難練,在古家,十五歲左右的一般人,能掌握熟練一種靈技就不錯了,能掌握兩種的都很少,何況是古凡這個廢物了十年的人?不得不說,他的悟性,實在忒恐怖了一點。

擂臺下的人羣議論紛紛,本就不看好古凡的人,這一下更是不對古凡抱有任何希望了。

“水澤!”不管擂臺下的氛圍,擂臺上的戰鬥依舊在繼續着。和古凡對拼了一記,古堅的身形剛剛頓下,就出聲喝道,雙掌前推,一股深黃色的光芒猛的暴起,旋即,一股靈氣凝聚成的能量向古凡襲去,一閃而沒。

也就在於此同時,古凡驚駭的發現,他的雙腳竟突然被沾在了地面上,使得他雙腿都無法動彈,低頭一看,他的表情豁然鉅變,只見他所站的地方,竟然莫名的多出了一灘綠色的水漬,把他的雙腳死死的沾住了。

“水屬性的黃級高階靈技!”古凡驚呼出聲,靈技分爲無屬性和有屬性的,而有屬性的靈技,附有着一些特殊的效果,例如此時的‘水澤’。

當然有屬性的靈技也是要比無屬性的靈技強大一些。這樣有屬性的靈技在大陸上也是相當稀少的,在古家也存放着有限的幾本,但那不是每個人都能觀看的,卻沒想到,古堅竟然就習得了一種! 不理會古凡的驚呼,古堅傲然一笑,身形快速上前,轉瞬就欺進古凡。

“劈山掌!”古堅大喝一聲,一掌擊出,淡黃色的光芒閃爍,他竟是又使出一種黃級初階靈技,這毫無間隔的連續兩種靈技先後使出,看來古堅是想一舉擊潰古凡,根本不給古凡任何翻身的機會。

看着離自己胸口越來越近的手掌,那力量宛若能夠拍碎鋼鐵一般,淡黃色的光芒清晰的印在古凡的瞳孔中,讓他的心臟劇烈的收縮了幾下,千鈞一髮之際,古凡知道如果這一掌被拍中,那他縱然有再多的底牌也要必敗無疑。


當即,古凡臉色猛的一沉,這一瞬間,他雙瞳中竟然閃爍出金燦燦的火焰虛影,同時,他周身的溫度,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驟然飆升,空氣都一陣扭曲了起來,地面上那束縛着他雙腿的綠色水漬,以肉眼能見的速度乾涸。

“哈!蕩山震!”束縛解除,古凡徒然爆喝一聲,身體微微偏移,一腳猛的踏出,淡黃色的光芒飛濺不已,古堅的一拳還沒打到古凡身上時,整個擂臺就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強大的震盪力激盪而出,古堅的身形不受控制的搖晃了幾下,最終被震得微微飛起。

但這蕩山震帶給古堅的威脅,也是極其有限的,只見其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就控制住了身體,穩穩的落回地面。

古凡看到這個情況,心中暗驚不已,‘蕩山震’竟不能給對方帶去明顯的波及,這古堅真夠強大,不過心中還是很慶幸,方纔那致命一掌算是有驚無險。

“你果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動用全力吧,這樣的戰鬥纔有意思。”古堅深深皺着眉頭說道,方纔那股突然出現的高溫簡直讓他心驚膽戰,他不明白那是什麼,竟然把‘水澤’瞬間破除。

“如你所願!”話畢,古凡的雙眸一凝,忽的,他周身的溫度再次飆升了起來,他周身的空氣,都扭曲了,帶着股炙熱的朦朧感,似乎是承受不住他身上的高溫。

在這寒冷的天氣中,整片演武場,好像都在這一瞬間變得燥熱無比,這是一種及其不協調的感覺,而那種燥熱的源頭,來自於古凡。

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都不由自主的聚集在了他的身上,大氣都不敢喘一個,他們在古凡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及其危險的氣息。

“篷”的一聲輕響,仿若敲擊在衆人的心頭,讓衆人心間一顫,只見古凡的身前,憑空出現了一團金色的火焰,火焰有嬰兒拳頭大小,輕微跳動,宛若有生命一般,與此同時,整片空間的溫度再次爆升幾倍,有些人,身上甚至都滲透出了汗水!

“魂焰!”

“靈魂火焰!”

沉寂的演武場,猛然爆發出如潮水般的驚呼,最終匯成了一道,所有人的神情都震驚得無以復加,那一雙雙驚駭的眼神和一張張足以塞下一個雞蛋的嘴巴,足以證明他們此時的心境。

古新月站在人羣中,看到這一幕,嬌軀猛的一顛,不可思議之後整個人變得心如死灰,古凡似乎越來越遙不可及了,她還想在他身上出口氣,恐怕再無可能—

“金色魂焰,奇異火焰,凡兒他竟然擁有魂焰?!”

高臺上,除了古凌天外的四位老爺子豁然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古凌海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他們此時的表情,比起那些古家衆人也好不了多少。

“老二,古凡他還是一名擁有奇異魂焰的魂鍊師?”古凌雲身體顫抖,轉頭看着臉色難得出現激動的古凌天問道。

古凌天沒有說話,一雙凌厲的老眼緊緊盯在古凡身上,裏面充滿了壓抑不住的欣慰,他輕輕的點了點頭,給出了答案。

“金色魂焰,金色蓮臺!古家,從此又多了一朵奇葩!幸事,古家的幸事!好啊,好!”古凌雲怔了良久,眼神在人羣中的古陽帝身上瞟了一下,隨後落在了古凡身上。

“古凡—你!不可能,怎麼可能?你竟然還是一名擁有奇異魂焰的魂鍊師!”首當其衝的古堅額頭已經流下了涓涓細汗,他滿臉的不敢置信,可是心中已經被眼前這個事實打擊的體無完膚,古凡是一飛沖天了,他知道,可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古凡會飛得這麼高。

高到讓他都快喘不過氣來。

魂鍊師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在大陸上擁有什麼樣的地位,沒有人不清除,那是高不可攀的,更何況,古凡還不是普通的魂鍊師,而是擁有奇異魂焰的魂鍊師,是那一撮最有潛力,地位最高貴,最有望能站到最巔峯的人。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古凡沉着臉,看着古堅的表情,他嘴角輕微的划起了一抹弧度,冷聲道:“來吧,看看我這個靈者一星的魂鍊師,能不能撼動你這個靈者九星天才。”

天才?此時這兩個在古堅以前看來理所應當的字眼,在此時卻是那般的讓他羞愧,在古凡面前,他有什麼資格稱得上這兩個字?十五歲的靈者一星,十五歲的特殊魂鍊師—

“來吧,不管如何,你的出現都是古家的好事。今天我也想看看,這奇異魂焰,到底能恐怖到何等程度!”古堅深吸了口氣,強制讓自己的心境平穩下來,緊了緊雙拳道。

古凡的眼神不易察覺的閃過了一絲讚賞,沒想到古堅會說出這麼一番話,這麼輕鬆的就能恢復心境,還能把他擁有奇異魂焰的事情往好的方面想,這倒是第一次讓古凡另眼相看了。

“就一擊定勝負吧,小心了,古凡堂弟!”古堅輕喝一聲,全身肌肉猛然緊繃了一下,隨後他頭頂那朵九星蓮臺爆發出一陣強盛的光芒,濃郁的靈氣快速凝聚了起來。

“狂風破浪!”隨着古堅的一聲大吼,一股岔眼的淡銀色光芒從他身上激盪而出,隨之而來的,整個擂臺上都颳起了颶風,這股風浪強大到極其恐怖,彷彿要把擂臺都捲走了一般,離擂臺最近的一些人,甚至都有些被掀飛了出去。

“淡銀色?我的天吶,那是玄級低階靈技!”有人驚呼了出聲。靈技分爲四級,黃、玄、天、神,而同時也代表着四種顏色,黃、銀、紫、金!而此時古堅身上的淡銀色,就代表着玄級低階靈技的特徵。

擂臺上,那狂暴的颶風不斷拍打在古凡的身上,古凡的腳跟都快站不穩了,連續退了幾步才穩住,他的眼睛也被吹得快睜不開。

他心中驚駭不已,這傢伙竟然連玄級靈技都學會了,還是風屬性玄級靈技,看來這兩年連續奪得年比第一,還真沒少得到好處。

古凡微眯的眼睛隱約能看到,那強大的颶風,在古堅的身前忽然快速凝聚了起來,最終形成了一道動人心魄的巨大浪潮,翻江倒海般向自己壓來。

那其中蘊含着的能量,讓古凡心顫,如果被其衝擊,古凡絕對相信,就算自己不死也要重傷,可怕!

“這該死的古堅說不留手還真不留手,也忒實在了一點。”古凡在心中抱怨一聲,旋即,臉色無比鄭重,驀然爆喝,那金色的蓮臺綻放出耀眼的金芒,籠罩了數米的區域,精純而強大的靈氣,瘋狂的匯聚,空氣劇烈的波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