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李順遇忽然咧嘴笑了起來。

君歡被她笑容里摻雜了的陰狠與毒辣嚇了一跳,心猛地一撞,忍不住問道:

「媽,你笑什麼?」

李順遇抬手將她落下的垂髮掛到了耳後,柔聲說:

「媽媽是在高興,你馬上就能成為一個健康的人了。」

一股巨大的喜悅竄了上來,君歡一把掐住李順遇的手臂。

似又覺得她這樣有些刻意了。

她立馬將手鬆了開,若有所思道:

「媽,你可不要為我做傻事。否則就算是我好了,也不會高興的。」

李順遇倍感欣慰,「放心,媽媽只不過是順勢而為,就算旁人查也查不到媽媽身上來的。」

「媽,你真好。」君歡立刻抱住了李順遇,窩進了她的懷裏,半是試探半是示意:

「那事成之後,我們也得好生照顧葉瓷妹妹才是,畢竟她犧牲了那麼多。」

「我只怕她留在君家,會將這件事鬧大,對君家來說只怕不太好。」

李順遇不以為然,語氣刻薄道:

「事成之後,媽媽會給她一筆錢,讓她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但絕不會再讓她留在君家。」

陰暗處,君歡唇角邊的弧度不斷擴大。

她無聲地笑了笑,又恢復了平靜問:

「媽,那我該做什麼?」

李順遇忙帶了些許的迫切說:

「媽媽差點就忘了,走,我們先去醫院裏等著。等到那些人把葉瓷送來,你就能手術了。」

她拉着君歡上了車便走,從頭至尾似乎都沒有想過。

葉瓷願意不願意……

那輛車漸行漸遠,藏身在暗處的榮恆才走了出來。

他面色不虞地盯着變得只有一點亮光的車輛,手緩緩握緊。

君太太跟歡兒真的要對葉瓷出手。

可葉瓷怎麼說也是她們的血脈親人啊。

伯母向來對葉瓷不假辭色。

她這番舉動倒也無可厚非。

可歡兒不是一直很親近這個妹妹嗎?

榮恆看着漫天的星空,遠處樹木沒有絲毫的晃動。

可他卻不知為何有種寒風刺骨的感覺。

榮恆沉吟了片刻,轉身要去找譽舒。

剛走了一步,他又變得遲疑起來。

若歡兒真的等著葉瓷救命。

他這樣做豈不是斷了歡兒希望。

但要他眼睜睜看着葉瓷這樣被害。

他着實是有愧的。

而且葉瓷才救了他!

下定了決定的榮恆,心一橫,在倉庫內找到了正在忙碌的譽舒。

「榮少,請問有事嗎?」譽舒含笑問。

榮恆並沒有與他寒暄,開門見山道:

「葉瓷有危險,你別問我為什麼知道。總之她有危險,你們那位四爺也該是有危險的。」

他想來想去,也只有找到那位陸四爺的手下。

那個人看起來不簡單。

有他在,他的手下應該會去救葉瓷的。

譽舒唇角的弧度一下子落了下去,「榮少可知我們家四爺跟少夫人去了何處?」

少夫人?

聽到他對葉瓷的稱呼,榮恆心底生出了一種奇怪的鬱氣。

他顧不得多想,沉聲說:

「松陽醫院。」

「好,我們去松陽醫院,勞煩榮少帶路。」譽舒沉聲應道。

譽舒叫來幾個人叮囑了幾句,拉着榮恆上了車。

與此同時,陸景延開着車疾馳在暗夜之中。

他用手撥動方向盤,見葉瓷神色有些晦暗,溫聲寬慰道:

「別擔心了,奶奶會沒事的。」

葉瓷眸底憂色漸沉,沒有注意到他對葉奶奶的稱呼有什麼不對。

她瓷白的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語氣不明地說:

「我明白,我只是……」

她的話頭在此處便戛然而止,不再往下。

陸景延卻從她的眼眸中看出了許多複雜的情緒。

他俊眉微蹙,心裏像是被千萬根針刺一般,綿長而細密的止不住心疼。

「你也別想太多了,松陽醫院在川城還算不錯的醫院……」

陸景延俊美的面容上漸漸染上了一抹陰鬱。

他深邃的眼眸里掠過一抹異色,沒有把話說下去。

葉瓷斜瞥向車窗外,看着飛快往後退去的景色。

忽而側目看向陸景延,與他異口同聲道:

「不對!」

葉瓷清淺的眸子冷得出奇,「療養院有我的電話號碼,就算打不通我的電話,他們會通知張叔叔,而不是通知君家。」

陸景延隨之緩緩開口:

「我想就算奶奶發了病,他們應該會送到川城第一醫院,而不是送到松陽醫院?」

就算療養院的人不知道阿瓷在第一醫院有個特邀專家的職位。

療養院到第一醫院的距離遠遠比到松陽醫院短得多。

沒道理,他們會捨近求遠。

況且第一醫院的名氣可比松陽醫院大得多。

他踩下剎車,凝重道:

「不如先回去看看奶奶。」

方才阿瓷便已經給奶奶打過電話了。

但奶奶那邊的電話一直不通。

不然阿瓷與他也不會如此着急。

。 「原來水妃根本就沒有復活!」黑暗中傳來刻意壓低的聲音,但是千帆還是聽出來人是個女子,不過她並沒有答話,一揮手,整個水妃宮殿裏便一片燈火通明。

「怎麼說呢?有時候人不能看表面,你說她死了,其實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她沒死,你說她活着,但是水妃的確死了,」千帆笑眯眯地看着那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女人,仔細打量了她一番,總覺得十分熟悉,但是一時也想不起來她到底是誰。

「你把水妃藏在哪裏了?」刺客很謹慎,眼睛四下看了又看,卻發現這裏只有千帆一人,不禁開始盤算有多大的把握能逃走。

「你在想怎麼逃走嗎?」千帆悠哉悠哉地坐在她對面的桌子旁,笑着說道:「我告訴過你,不要看錶象,很多時候愈是安全的地方其實未必安全。」

「你到底想怎麼樣?」女刺客聽到千帆的話,拿不准她話里有幾分真假,但是也不敢輕舉妄動,慢慢走到千帆對面坐了下來,壓低聲音問道:「你在這裏等着我總不能是為了跟我聊天吧?」

「如果可以,我倒是不介意跟你聊聊天,」千帆看着那刺客的眼睛,更覺得似曾相識,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才笑道:「如果我沒猜錯,元尊是讓你來找水妃拿麒麟塔的是么?」

「你怎麼知道麒麟塔的事情?」女刺客眯起眼睛,防備地看着她說道:「原來麒麟塔在你手裏!」

「沒有在我手裏,你應該知道我是路家門的門主,這點小事我還是很清楚的,那麼你為什麼要把水妃殺了?」千帆揚眉看向刺客,繼續說道:「你奉命來拿麒麟塔,在東西沒有到手之前你卻殺了她,是為什麼呢?」

千帆停頓了一會,貌似想到什麼一般笑道:「除非她認出了你是誰,而且你竟然還是她非常熟悉的人,甚至說她從未懷疑過的一個人,能見到水妃而且與她還比較相熟的除了宮中的娘娘,就是七皇子府的人。」

千帆說完這些,突然轉過頭,刺客眼中一閃而過的慌亂落入她的眼底,但是那女刺客很快穩定了情緒,淡漠地說道:「我聽不懂你再說什麼。」

「聽懂與聽不懂你自己心裏有數,太上皇退位以後,宮中只留下雲妃娘娘和水妃娘娘,其他的基本都遣散出宮了,雲妃娘娘是七皇子的親生母親,你覺得她會害自己的兒子嗎?」千帆轉過頭,眸色凜冽地看向對面的刺客,冷聲道:「秦子情,你隱藏的可真夠深的!」

房間里頓時陷入一片寂靜,就彷彿方才還在針鋒相對的兩個人突然消失了一般,許久那黑衣女子才長出了口氣。

「難怪元尊那麼忌憚你和納蘭珉皓,我知道若是碰到你,也許很快便會被識破身份,但是沒想到你竟然從水妃的死這件事便能猜出是我。」黑衣女子邊說邊扯下面巾,那張臉的確是秦子情無疑。

「從水妃死的時候,我就懷疑你了,只是沒有證據而已,」千帆看着秦子情略有不解地問道:「秦子情,如今距離小七登基不過十日,之後你便會成為皇后,你不是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坐上那個位置,你又何苦為元尊賣命?」

「元尊是我師父,我不能違抗師命,」秦子情似乎很無奈,平靜地說道:「在我剛出生的時候身子比較弱,包括我父親都以為我活不下來,但是師父恰巧從那裏路過,將我帶走了,直到十歲的時候才將我送回來。」

「元尊搜羅了很多像你這樣身體不好的孩子么?」千帆聽到秦子情的話,不禁問道:「如果活不下來的孩子怎麼辦?」

「沒有人會活不下來,只有被人殺死,」秦子情似乎不願回憶那段往事,語帶悲涼地說道:「我們這些孩子天生體弱,被師父帶走以後會好好撫養到四歲,隨後便會有第一場廝殺,我們被餓了十天,然後被告知只有三個人的飯菜,活下來的才能吃飯。」

秦子情垂下眼眸,似乎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一般顫抖著雙肩,「一開始他們還在猶豫,但是太餓了,所以那些人開始瘋搶食物,為了食物廝殺,最後留下來的只有三個人。」

「你殺了很多人?」千帆皺起眉頭,終於明白為什麼天下竟然有這麼多人會效忠元尊,原來他從很早便開始培養死士了,而且帶走的孩子裏不分階層,以至於活下來的人送回來便成為最好的暗樁。

「也不算多,因為裏面有個男孩子要大一些,始終護着我,我就僥倖活了下來,」秦子情突然笑了下,說道:「但是最後我殺了他,師父說如果我不殺他,那麼我就得死,他拿着我的手,將劍刺入了自己的心口。」

「這些年你一直都沒有被發現,難道元尊從來沒有讓你打探過什麼嗎?」千帆看着秦子情,對於她的配合倒是有些意外,按理來說她不是應該立刻殺了自己么?

「沒有,師父那個人很沉得住氣,他總是會按照每個計劃去安排每個人,保證每一個人都會得到最大的利用價值,」秦子情坐在桌子對面,眼光暗淡地看着千帆說道:「你布了這麼一場局就是為了抓住我,你打算把我交給夫君么?」

「秦子情,你愛不愛小七?」千帆垂眸看着自己的茶杯,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話。

「我從來沒有奢求過自己能嫁給皇上,但是真正跟他成親的時候我覺得就好像一場夢,」提起洛朗空,秦子情的臉上反倒是浮現了溫柔的神色,「我一直祈禱師父能夠就這樣忘掉我的存在,能讓我長長久久地陪在皇上身邊,可是那都不過是奢想而已。」

「如果你師父讓你殺了小七,你會動手么?」千帆抬眸看向秦子情說道:「你想過這個問題沒有?」

「想過,但是我定然是下不了手的,」秦子情苦澀地笑了笑說道:「我是在愛上皇上才明白當年那個少年護着我的心情,寧願自己身死也不願讓對方受一絲一毫的傷害。」

「可是這次你卻對水妃動手了,你覺得如果皇上知道這些他還會相信你的話么?」千帆似乎不相信秦子情的話,淡笑着說道:「元尊讓你殺水妃你說師命難違,那麼如果他讓你殺了洛朗空,你就能違抗師命么?」

「皇上和水妃不同,水妃與我並無關係,殺了她只是為了不讓自己的秘密泄露而已,」秦子情搖搖頭,似乎並不贊同千帆的話。

「但是元尊現在就要對付皇上,你願意幫皇上對付元尊么?」千帆轉過頭定定地看着秦子情,似乎在等她的答案。

「我可以!」秦子情立刻點頭應聲:「只要能讓皇上安全,我做什麼都可以!」

「那你回去吧,今晚的事就當沒有發生過,」千帆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說道:「希望以後我們能夠一同保護洛朗空。」

「你……」秦子情看着千帆轉身離開,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她真的不能相信千帆竟然這麼容易就放過她,但是只要皇上不知道是她,那麼她又何樂不為?

於是秦子情戴上面巾,立刻悄無聲息地消失在黑夜之中,就彷彿從未出現過在這裏一般。

等到秦子情離開,納蘭珉皓和千帆緩步從走廊的盡頭走來,不遠處是一直守護他們的神機營。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是,是的。」Next post: 聽見這句話,吳克勇頓時便憤怒無比,臉色陰沉,盯著門口的那個男人,怒聲說道,「你他奶奶的算個什麼玩意兒?本少爺要做的事情,你竟然也想阻攔?我看你是活膩了是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