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戴著面具的人突然衝到他的房間,李謀藝的后脖子馬上就涼了。

難道,這兩個傢伙是來打劫的嗎?

「你們,你們不要殺我。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李謀藝哆哆嗦嗦地說道,剛才那一腔的**,瞬間就無影無蹤了。

「啊!」的一聲,裡面的徐曼麗看到突然闖進來兩個不速之客,嚇得把頭埋進了被窩裡。不過,她那小腿和腳還露在被子外面,不停地抖動著。

「少廢話!馬上給我退到床上去!」那個戴著蝙蝠俠面具的女人叫著,她的聲音似乎是故意捏著的,聽上去有點恐怖。

李謀藝不敢違抗,只得退到床邊。

「拍照!」這個「蝙蝠俠」下令了,另一個「蜘蛛俠」就開始拿出手機,開始拍起了照。

「你們這是要做什麼啊?」李謀藝驚呆了。

他原本以為這兩個人進來就是要拿錢的,自己最多拿錢給他們就是了,可沒想到,對方竟然是來拍他的不雅照的。

「被窩裡的那個,把頭給我露出來,聽到沒有?」那個面具女人叫道。

徐曼麗不敢出來,腿還在抖動個不停。

「聽到沒有?要是你不出來的話,我就強*了你!」那個面具男人插了一句話。

那面具女人給了他一腳,面具男人痛得哎呦地叫了一聲。

「說點別的好不好?」面具女人低聲說道,「你們男人只懂得這個呀?」

「你不出來的話,我就自己扯開你的被子了,聽到了沒有?」這面具男人糾正道。

徐曼麗無奈,只得露出了頭。

「把被子給我掀開,你剛才什麼樣,現在就什麼樣!」面具女人冷冷地說道。

「不要吧,我可沒穿衣服啊。」徐曼麗的牙齒上下地磕碰著。

「廢話,你穿衣服,我們拍什麼啊?你到底脫不脫?」那女人根本不給她商量的餘地。

「曼麗,他們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別廢話了!」李謀藝給徐曼麗使了個眼色。

徐曼麗只好掀開了被子,但還是拿了條薄薄的枕巾,蓋住了自己的敏感部位。

「誰叫你遮住了?你必須**,聽到沒有?」那個面具男人指著她,「全脫掉!」

「可以了,你是來拍照還是來看luoti女人啊?」這面具女人又狠狠踹了他一腳,「趕快拍!」

「好,我知道了。」面具男人就舉起那手機,開始拍照了。

「你們,你們能不能不要拍照啊?」李謀藝見到這兩個人進來,既不要錢,也不劫色,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

要錢的話,他李謀藝有錢給。要是劫色,反正這徐曼麗也不是處女了,而且也不是他老婆,劫就劫吧。

可是,這一拍照,不等於就是要把自己的醜行給曝光了嗎?這下,自己以後還怎麼在演藝圈混啊?

「對不起,我們要的就是你們這副醜樣。」那女人冷笑道,「我就要讓你們這對狗男女,好好地暴露在大家面前,讓大家都知道你們的本來面目。」

「我,我給你們錢,你們不要拍了,好嗎?你們要多少錢,我都給!」李謀藝從丟在一邊的長褲里拿出錢包,「你們要多少,開個數吧?」

「錢?我們稀罕你的臭錢啊?」那個面具男人道,「我們不為錢,我們就是要來輿論監督的吧,我們要把這照片給電台、電視台、報紙和網站。讓他們看看,我市知名大導演李謀藝是怎麼樣的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的。」

「嗯,丁??????你總算說了一句人話。我們就是要讓你們這些社會渣滓曝曝光!」那面具女人說道。

原來,這個面具女子就是青青,而這面具男人,當然就是丁當了。

這兩個人進到這賓館里,找到李謀藝的房間,就敲開了門。

為了避免被賓館的監控錄像拍到,他們還分開來,低著頭進了賓館大門。一直到了沒有監控探頭的過道,這才戴上面具,沖了進來。

「什麼?你們就是要來拍照的?」李謀藝的大腦嗡了一下,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不,不,你們放過我吧!」

突然,他竟然撲通一聲,給青青跪下了。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該死,我齷蹉,給我一次機會吧,千萬別把這些照片發出去啊!」

為了自己的前途,李謀藝竟然連尊嚴都不要了。

丁當看到他這樣子,心裡也有點不忍了,低聲趴在青青耳邊說道:「青青,算了吧,就饒了他一次吧。「


「哼,饒過他?有那麼容易嗎?」青青咬緊了牙,「我差點就毀在他手裡,現在我一定要讓他身敗名裂!」

丁當吃驚了,他根本沒想到,自己的女神青青會有這麼強烈的報復心,非要搞臭李謀藝不可。

就在他一愣神的時候,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李謀藝突然站了起來,一把就要奪過丁當手裡的手機。

好在丁當的手抓得很牢,並沒有被他奪走。

兩個人就抓著手機,爭奪了起來。

突然,咔嚓一聲,那手機竟然自動響了一聲,還亮起了閃光燈。

這閃光燈響過之後,李謀藝突然大叫了一聲,就倒在了地上。

「啊?」丁當愣住了,蹲下身,將手推了一下李謀藝,「李導演,你醒醒啊!」

可是,李謀藝卻一動不動。

丁當嚇壞了,伸出手,就放在李謀藝的鼻子上。

可這一放,他的手嚇得縮了回來。

「青??????他,他死了!」

「什麼?不會吧?」青青也蹲下身,伸出手,放在李謀藝的鼻子上。

「啊?他,他真的死了啊?」青青的手也哆嗦了起來。

突然,徐曼麗從床上爬了起來,扯著床單裹在身上,就衝出了房間。

「殺人啦,殺人啊!」她發瘋地叫了起來。

「青青,快跑!」丁當也不敢怠慢,就拉著青青跑了出去。

在門口,那個發瘋一樣的徐曼麗還在大叫著。

「我讓你叫!」丁當一拳頭就砸在徐曼麗的後腦勺上。

咣當一聲,徐曼麗就倒了下去,那身上的床單就順勢掉了下去,露出了她**的身子。

丁當也顧不得欣賞這女人的光身子了,就拉著青青跑進了電梯。

兩個人一跑進電梯,就摘下了面具,喘著粗氣。

「好險,好險啊!」丁當喘著氣,說道。

「是啊,我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青青神色慌張地說道。

「青青,我們闖禍了!李謀藝被我們給嚇死了!」

「那能怪我們嗎?」青青的頭髮都亂了,「我們又沒有打他,他自己就心臟病突發死了。」

「心臟病突發?」丁當皺了眉,「不會吧?他又沒有受到什麼刺激?不就是被手機的閃光燈給拍了一下,至於嘛?」

突然,兩個人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手機!」??????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82章、今天晚上能到我家來住嗎?

「丁當,你把那手機拍下來的照片給我看看。」青青伸出手。

「好吧。」丁當打開了手機。

前面拍的幾張,沒什麼特別的。驚愕的李謀藝,掩著面的徐曼麗,還有,就是被搶奪手機時不小心拍到的一些沒什麼內容的畫面。

可當看到最後一張的時候,兩個人都吃驚了。

只見,在這張照片里,被閃光燈照得刷白的李謀藝的臉,變得扭曲了起來。

而最讓兩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有一團白霧,竟然從李謀藝的臉上,飄了出來。

「這是什麼?」丁當的眼睛睜得老大。

「我也不知道啊。」青青也愣住了,「這就是你說的那個鬼嗎?難道,那鬼還在他身上嗎?」

可就在這時候,突然,那照片里的白霧消失了。

「怎麼回事?」兩個人又叫了起來。

嘩啦一聲,電梯門開了。

在電梯門口,正有幾個人要進入電梯。丁當和青青趕緊低著頭,走了出去。

在賓館外面的路上。

「丁當,你不覺得太奇怪了嗎?那團白霧怎麼說沒就沒了呢?」青青緊鎖著眉頭,說道。

「我怎麼知道啊?這手機有點古怪啊。」丁當撓了撓頭,「它能拍下鬼魂的影子,可是,拍完以後,怎麼就消失了啊?」

「你這手機是從什麼地方買的嗎?」青青問道。

「哦,我是從一個小偷手上買的。」

「小偷?」

「就是那些賣手機的小偷,你知道的。」丁當朝青青擠了擠眼。

「你買的是賊機啊?」

「別說那麼難聽,就是那種來路不明的手機而已,搞得我好像是那些賊的同夥一樣。」

「李謀藝真的死了嗎?」青青的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

「死了,肯定死了,不是都沒呼吸了嗎?」

「萬一他要是沒死呢?我們當時應該打120急救電話的啊。」青青緊張了起來,「不行,我們還是趕快報警吧。」

「報警?」

青青還是報警了,不過,她並沒有打給120,而是打給了那家賓館。

「怎麼樣?」丁當問道。

「沒問題了。賓館前台說他們在收到我們電話之前,已經發現了躺在過道上的徐曼麗,還進入房間找到了李謀藝。」 毒後歸來 ,「徐曼麗已經被送到醫院急救了。不過,不過李謀藝還是死了。」

「真是悲劇啊。」丁當也沉靜了下來,「我們真不該這麼做啊。」

「對不起,是我做錯了。」青青轉過頭,看了他一眼,「我把你給牽扯進來了,要是你因為這事情而跟著我坐牢的話,我真是過意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