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現在雖然都已經幾乎達到了先天境界巔峰,但是還一直沒有突破炎魂大境界。」秦逸心中,一陣慚愧,自己的實力提升太快,差一點都忘記了這些生死關頭,能夠擋在自己面前的這些兄弟。

秦逸伸手一拍,啪啪啪啪,四道強勁真氣,如同陽光火髓,打入吳鵬等人的體內。

吳鵬等人,頓時覺得全身筋脈肌肉里,蓄滿了力量,體內許多雜質,也在不斷從毛孔里,排出體外,全身上下,透著說不出的輕鬆愜意。

「從今天開始,你們就在巨鹿峰上修鍊。」秦逸對他們道:「巨鹿峰上有扶桑神木,靈氣不斷,比學院里許多所謂的洞天福地,還要濃郁百倍,你們在這裡修鍊,將我剛剛打入你們體內的真氣煉化,要不了一個月,你們都可以順利突破到炎魂大境界。」

聽到秦逸的話,吳鵬、趙景勝、許強衛和曾玄,激動無比,幾乎熱淚盈眶。

炎魂大境界,曾經在他們看來,那麼遙不可及,甚至可能一輩子,都不可能達到那樣的高度。

但是現在,秦逸告訴他們,只需要一個月,他們就可以成功突破!

「一旦突破到炎魂大境界,我就是家族中的天才,地位會再度提升,甚至勝似家主!」趙景勝激動地道:「到時候整個家族上下,都會聽我號令!」

「我們家族在大武朝的影響力,也能夠達到巔峰,其他那些家族,就算現在再得意,到時候也要看我們家族的臉色!」許強衛哼道:「據我所知,那些家族,到現在為止,可還沒有出現一個突破到炎魂大境界的人物。」

聽他們這麼說,秦逸也稍稍放下心來。

以秦逸現在的實力,御風大陸世俗裡面,就算是一個皇朝,都不可能有人,有資格來約束他。

秦逸只是希望,自己可以幫助這幾位兄弟,提升他們家族的實力,這樣子可以免去許多禍端。

「你們突破到炎魂大境界,才只是第一步,等你們突破后,我還有許多丹藥法寶,全部煉化,幫助你們提升實力。」秦逸自通道:「到時候我們兄弟幾人,就算是在整個御風大陸橫著走,都不會有人敢說什麼。」

秦逸的話,讓眾人體內熱血,陣陣沸騰!

「秦逸,你說讓我們在這裡修鍊,會不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吳鵬沉吟片刻,望著秦逸問道。

PS:謝謝女頻大神過路人與稻草人借的移動wifi 吳鵬在幾人中,老成持重,考慮問題比較周全。

見到秦逸望向自己的詢問目光,他解釋道:「按照學院的規則,不同階層的學生,是不能夠越級,到更高的地方去修鍊,吸收靈氣的,那麼做違反學院的規則。」

秦逸擺了擺手,目光炯炯有神,道:「我今天殺了這麼多弟子和長老,相比讓你們來巨鹿峰修鍊,這點小事,基本上都可以忽略不計了。」

秦逸頓了一下,自通道:「再說了,就算是我讓你們來我這裡修鍊,天聖學院難道還有人敢說什麼嗎?」

秦逸的自信,來自他強大的實力。

現在秦逸的凶名,一定已經在整個大陸上傳播開來,引起軒然大波了。

整個天聖學院,恐怕現任弟子里,暫時一段時間內,都不敢有人來找他的麻煩了。

「走,我們去小輪迴峰看看。」秦逸安排吳鵬等人,留在巨鹿峰上,熔煉體內真氣后,對洛珞招了招手。

洛珞早就擔心慕容習等人的安危,當下緊隨著秦逸,一路趕到了小輪迴峰。

一路上幾乎都沒有看到幾個弟子,包括學院那些巨人守衛,都不見了蹤影。

稍微一想,秦逸和洛珞,便瞭然過來。

剛剛那一番大戰,掀起的滔天煞氣,腥風血雨,恐怕已經把所有弟子和守衛,全都嚇得縮進屋子,毛骨悚然,心驚膽戰,根本不敢出來多看一眼。

來到小輪迴峰上,見到慕容習的時候,對方除了看上去比之前憔悴一些,其他倒還沒有什麼大礙。

見到秦逸和洛珞到來,看到二人安然無恙,慕容習一直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

慕容習可以清楚地感覺到,秦逸和洛珞二人氣勢上的變化。

秦逸實力的精進,在慕容習看來,就算是用絕世天才來形容,都顯得不夠分量。

幾個月時間,就從炎魂大境界初期,一舉躍升到能夠擊殺數名炎宗境界大長老的地步,放眼整個歷史長河,至少在慕容習了解的範圍內,絕對沒有第二個,像秦逸這般無法無天,兇悍絕頂的人物。

除了秦逸,洛珞境界的提升,也讓慕容習心驚又欣喜。

「慕容師姐,你現在提升到什麼層次了?」秦逸等慕容習和洛珞講完話,便開口問道。

「現在是炎士境界第四層。」慕容習道,「原本一直在準備,想要衝擊一下第五層境界,凝練金丹,但是因為步逸塵等人,搞得學院里烏煙瘴氣,這件事也耽擱下來了。」

秦逸點了點頭,伸手猛地朝慕容習一掌拍下。

強勁的氣流,滾盪如潮,地面噼里啪啦,如蛋殼一般碎裂。

慕容習口中吐出一口鮮血,往後連退十數步。

這一幕看得周圍女弟子們,齊齊拔出武器,要和秦逸拚命。


「大家不要動!」慕容習見狀,急忙擦擦嘴角,開口阻止。

聽出來慕容習聲音有力,並不像被人打傷的模樣,眾人的臉上,頓時寫滿了驚奇。

洛珞眼睛一眨,便明白髮生了什麼,望向秦逸的眼神,頓時充滿了感激。

慕容習朝眾人擺擺手,示意周圍女弟子們,將手中武器,全部放下,然後深深呼吸一口,片刻后,她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容光煥發,整個人神采奕奕,舉手投足間,都給人一種超塵脫俗,和種種法則,互相契合的感覺!

「原本有些阻滯的筋脈,已經全部暢通了,丹田氣海,也變得更加渾厚,體內雜質,全部祛除!」慕容習低頭望了眼,自己剛剛吐出的那口鮮血。

鮮血中飽含雜質,要清除這些雜質,原本以她自己的修為,至少還要兩年時間,才能清除,並且還不會清除得如此乾淨!

「師姐,這裡還有二十枚萬靈朝聖丹。」秦逸手掌一揮,一個方方正正的木盒,飄到了慕容習面前。

木盒縫隙中涌動的流光,不斷溢出來的雄厚藥力,讓四周眾人,無不動容,甚至呼吸一口,都感覺獲得極大好處,一個個都變得神采奕奕。

「我剛剛已經幫你祛除了體內的雜質,伐毛洗髓。筋脈氣海,也都得到了增強,再加上這些萬靈朝聖丹作為輔助,你用不了三天,就可以順利凝練金丹,突破到炎士境界第五層了。」秦逸笑著道。

按照秦逸的估計,慕容習根基極穩,厚積薄發,再加上自己的幫助,凝練金丹,絕對順暢無比,甚至可能要不了三天,就能成功。

「萬靈朝聖丹……」打開盒子的剎那,流光溢彩,雄渾藥力,幾乎凝聚成晶瑩液體,慕容習說話的聲音,都隱約有些顫抖了。

四周那些女弟子,也全都瞪大眼睛,眼睛一眨不眨,緊緊盯著木盒。

就算是萬靈朝聖丹湧出來的香氣,在她們看來,都珍貴無比,能夠讓她們得到提升。

在場眾人,全都明白,在御風大陸上,太乙元丹,都是珍貴無比,人人夢寐以求而不可得的極品丹藥。

就算是天聖學院、太乙道這些,御風大陸上頂尖的宗門,也只有絕頂高層,才有資格享受少量的太乙元丹。

其他的,就算是高層弟子,想要得到太乙元丹,都是痴心妄想。

而萬靈朝聖丹,則是比太乙元丹,還要高出許多倍的靈丹妙藥!

御風大陸三千大道,幾乎九成九的宗門,就算是宗主,都沒有服用過萬靈朝聖丹。

聚炎丹在萬靈朝聖丹面前,更是連垃圾都算不上!

眾人望向秦逸的眼神,全都充滿了震撼,震驚。

「謝謝師弟,有了你的幫助,我的實力,一定會突飛猛進。」慕容習雙手托著木盒,深呼吸了幾口,才讓自己的心情,稍微平復下來,但是雙手,依舊有些顫抖。

秦逸擺擺手,示意慕容習不要在意,笑道:「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師姐之前對我的幫助,我都記在心裡,你就不要和我客氣了。我剛剛鬧出那麼大的動靜,要是沒有猜錯的話,步逸塵恐怕早就逃走了,我現在就去乾坤宮的總部看看,要是留下什麼好東西,我是絕對不會和他客氣的。」

和眾人道別後,秦逸身形一閃,穿破虛空,片刻之後,就凌立在了一座山峰頂上。

不遠處一塊三層樓高的巨石上,寫著大大的「逍遙峰」三個字。

一座恢宏的宮殿,金碧輝煌,流光涌動,浮光四溢,建在巨石后不遠的地方。

秦逸真氣一掃,整座山峰上下,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

「不出所料,步逸塵已經逃走了,整座逍遙峰上,連一個活人都沒有留下。」秦逸冷笑一聲,「不過你當真以為我找不到你嗎?我一定會在皇無極回來之前,將你擊殺,斬斷他的左膀右臂!」

居高臨下,望著恢宏宮殿,秦逸伸手一抓,空間顫抖,跳躍,一聲巨響,整個宮殿,被秦逸掀翻開來。

逍遙峰都在震耳欲聾的轟鳴中,不斷顫抖。

秦逸眯起眼睛,打量漫天塵埃一眼,猛然目光一凝,如虎如龍,一指點下。

砰!

整個逍遙峰,頓時從上而下,連連爆炸,一圈圈塵土怒雲,如同千軍萬馬,朝著四周奔騰翻湧。

炸開的逍遙峰內,無數的丹藥,天材地寶,如瀑布一般,滾滾而下。

PS:今天要是晚上過了9點還沒更新,那就沒有了,今天就是一更。明天傍晚進修結束,晚上會趕回來,順利的話,更新會在晚上11點左右上傳,比較晚所以不建議等

PS2:這幾天情況特殊,謝謝大家包涵,下周二,也就是22號,爆更一下,作為補償 「皇無極擁有大氣運,這麼多年來,不知道撞上了多少奇遇,積攢了讓人難以想象的寶藏。他在各大宗門經營這麼久,一定會用這些寶藏收買人心。」

秦逸輕哼了一聲:「我果然沒有猜錯,如果不是寶藏的誘惑,怎麼可能讓那麼多人為他賣命,唯他馬首是瞻。」

「收買人心,建立自己的勢力,需要的就是法寶、丹藥。誰要是不服,就用丹藥砸得他服,砸得他死心塌地!如果你一點好處都不能給別人,別人憑什麼成為你的手下。」

這些道理、想法,在秦逸心中,越發清晰,思維此刻極為順暢,就如同從逍遙峰上,滾滾而下的無數丹藥一般,絲毫沒有阻滯,許多過去有些模糊,有些朦朧的思緒,一下子完全建立、構架成了理論。

「太乙道、皇龍島、天聖學院等等宗門,之所以能收攏數億弟子,在御風大陸成就霸業,無非就是它們擁有數量極多的資源,這才讓無數修道者,趨之若鶩。」

「皇無極用的,也就是這一手。那些修道者,為了能夠長生,為了能夠提升境界、實力,都會依附皇無極,因為他手中有能夠幫助他們完成心愿的丹藥、法寶等等天材地寶。」

「修道者關心的,無非就是壽命和實力,皇無極都能給他們,所以他們才會一個個甘心為他賣命。」

秦逸深深吸了一口氣,猛然一抓。

浩蕩如奔騰巨龍一般傾瀉的丹藥,頓時在半空轉了一個彎,齊齊朝著秦逸飛了過來,被秦逸全部收進了千幻世界珠內。

巨大轟鳴、炸響,彷彿夏日大風雷雨,叫人心神顫抖。

不知道多少弟子,在逍遙峰炸開的剎那,就被那平地雷涌一般的轟鳴,驚得透過窗戶,朝外面不斷張望著。

坍塌、崩潰的逍遙峰,讓他們心神搖曳,顫抖得幾乎不能自已。

在天聖學院,達到了高階弟子,才可以擁有一座山頭,建立自己的府邸。

而在一定程度上,這座山頭,就是弟子的身份、臉面的象徵。

步逸塵的逍遙峰,更可以說,是權傾一時的學生黨派乾坤宮的象徵!

此刻逍遙峰在秦逸掌下,炸成齏粉,所有寶藏,都被秦逸強悍奪走,對整個學院學生的衝擊,不知道有多大!

遙遙看到這一幕,皇極苑的周航、龍星痕,昇龍坊的羅天,等等眾多學生黨派的領袖,臉色都極為複雜,心中開始不斷權衡。

相比其他那些還在觀望,心中忐忑的黨派領袖,皇極苑的眾人,以周航和龍星痕為首,此刻終於長長舒了一口氣,相比之下,不知道比其他人輕鬆了多少倍。

而那些普通弟子,此刻更是一個個如同炸開的鍋一樣,徹底沸騰了。

「你看到了沒!逍遙峰倒掉了!」

「聽說是那個秦逸乾的,他剛剛在巨鹿峰上,殺了好幾位長老,就連雪東陽師兄,都被他斬了!」

「瘋了瘋了!殺了這麼多長老,還毀掉步逸塵師兄的逍遙峰,學院裡面根本沒有人能夠製得住他了啊!」

「步逸塵師兄都逃走了,乾坤宮一下子就覆滅了啊!」

「這個秦逸怎麼這麼厲害,地動榜排位賽的時候,實力才突破炎魂大境界,現在竟然一下子殺了那麼多弟子,甚至就連炎宗境界的長老,都殺了好幾個!」

無數弟子,議論紛紛,所有人都驚懼地望著遠處倒塌的逍遙峰,秦逸兇悍跋扈的形象,在他們腦海中,久久不散。

「學院的創始者,這時候怎麼還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