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突破了!

我終於可以發出‘劍氣’了!

看來秦蕭馬上就要達到‘暴氣’巔峯期了,可以把體內的真氣運送到兵刃上了。

雖然那光暈很微弱,微弱的只有自己才注意到,但這徵兆表明秦蕭已經有了質的飛越。

“布萊斯,和你的黑龍一起去死!”

秦蕭飛騰而起,躲開了從天上飛馳而來的盾牌,大手一揮,一擊無情狠絕的重劍飛出手心,貫穿了黑龍的胸腔,穿透而上,刺進了布萊斯的身體裏。

這一劍同時刺死了黑龍和布萊斯,龐大的黑龍‘砰’的一聲從空中掉落下來砸在地上,布萊斯也從黑龍身上滾落到一邊,死的時候眼睛睜的大大的,好像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一樣。

空中的霍克失聲大哭:“哥哥!該死的秦蕭,我要你償命!”

秦蕭那把生鏽的鐵劍,深深地插入到了布萊斯的身子裏,秦蕭費了很大的力氣纔將它拔了出來,他昂着頭,用劍指着霍克說道:“你還是去找你哥哥吧,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

霍克聽後既傷心又憤怒,狠狠的拍了一下黑龍坐騎,黑龍咆哮,發瘋似的俯衝而下,瘋牛一樣的用頭撞擊秦蕭。

秦蕭抓住了一個時機,跳到了龍背上開始用重劍刺它,霍克嚇了一跳,與秦蕭展開了近身搏鬥,兩把長劍‘咣咣’的撞擊了起來,由於兩個人的力氣都很大,長劍相交、碰撞了幾次後,都被撞飛出去,於是兩個人赤手空拳在龍背上展開了拳擊大賽!

“砰”霍克的下巴被秦蕭揍歪了。

“咚”秦蕭的額頭也遭到重擊。

這是最真實的較量,刨去兵器、靈獸的幫助,實打實的像鬥毆一樣的掄拳大賽!

觀衆又一次歡呼了,也許只有這樣才最能展示出角鬥士的英武、英勇,這纔是讓觀衆真正血液沸騰的場面 !

男子漢的血氣畢現!

觀衆席上又一次的**沸起!很多貴族公子站起來大喊:

“打爆他的頭!”

“揍扁他的鼻子!”

“弄死他!”

貴族喜歡暴力,而角鬥士的生命他們卻不會在乎。

霍克的臉上很快就被秦蕭打的流滿了血,黑色的皮膚完全被殷紅的鮮血覆蓋。

也許他已經暈了過去,但曾經是職業騎士的身份讓他無比頑強,仍然晃晃悠悠的保持着坐着的姿態沒有倒下去,兩個拳頭也痙攣的重複着一個動作,只是每一拳都打不到秦蕭的頭上。

“膨!”秦蕭極有力度的一擊重拳打在了霍克的臉上。

拳風氣浪無比的霸道!

“格格”骨頭爆裂的聲音秦蕭聽得無比清楚,他的拳頭甚至都快要打進他的肉裏去了。

“拳氣?”

我有‘拳氣’了!

這個時候的秦蕭興奮無比!

秦蕭搖着頭抽回了拳頭,滋??臉上急噴而出的血灑在了他的的身上,他也像負了重傷一樣變得渾身血粼粼的。

“第五十一個…”秦蕭默唸了一句,這是他兩年來殺死的第五十一個角鬥士,他其實已經厭倦了殺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一天,也像這五十一個人一樣被別人殺死。

因爲無奈,他必須殺人,他的生活規則就是這樣的,強者生存,要麼殺死別人、要麼被別人殺死。這樣的生活環境深深地改變了他的性格、他的人生觀、他的價值觀、他的信仰、他的一切…

或者說,生存環境會改變一個、造就一個人。

“噓…”有人吹起了口哨、

“寶貝兒幹得好!”

“秦蕭我愛你!” 面對歡呼喝彩,秦蕭卻高興不起來。

他知道角鬥士在這個社會中是沒有地位的,即使他是最好的、最勇猛的、最受歡迎的角鬥士,仍然擺脫不了自己是奴隸的身份,這就是他們的命運,這是他們的悲哀。

“早晚有一天我會離開這裏的,再也不見你們這些討厭的貴族!”

秦蕭雖然恨貴族,但是一年多以來,有一個觀衆還是引起了秦蕭的注意。

那是一個黑頭髮、黑眼珠的東方美女。

她從來沒有給過自己飛吻,更沒有拋給自己胸衣,她的座位很固定,每一次都坐在離比賽最近的地方。

她有着東方女孩特有的文靜、秀雅,她就是火焰帝國的儲妃——杜莎兒。

秦蕭經過多次打探,才知道杜莎兒原來也是大秦國的人,這就更增加了秦蕭對她的注意。

杜莎兒是個混血美女,有着不似凡人的美豔,神一樣的脫俗,任何語言、任何詞彙都無法修飾的美麗;杜莎兒這個名字也有東西合璧的意思,他隨的是父姓,但名字卻是金髮碧眼的媽媽給她取的。

芳華絕代的她就是以神一樣的容貌存在着,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女神一樣的容貌…

打完第一場比賽,秦蕭目光遠眺,視線落在了杜莎兒的臉上,她一如既往的沒有歡呼、沒有喝彩,只是平靜的看着自己…那雙眼睛好一彎平靜的湖水,很深邃很虛茫,秦蕭看着她的眼睛,彷彿看到了很遠的秦國…

她爲什麼不給自己喝彩呢?

他立即又把目光定格在杜莎兒身旁的王子身上,眼中露出了嫉妒之色。

原因是他嗎?

杜莎兒會嫁給他嗎…

這時,解說員興奮的宣佈道:“本場的勝者是——秦蕭,但比賽還沒有完,秦蕭接下來還要面對來自土厥的煉氣二段武士——摩根,他也有着驚人的戰績,半年的時間取得了30勝、0敗的成績,巔峯對決,大家拭目以待…”

比伯看到秦蕭又贏了,氣的鼻子都了,聽到解說員那麼興奮的宣佈,就更加憤怒了。

他走到解說員面前,一拳打爆了他的頭,肉醬迸濺,腥血飄飛:“狗日的,誰讓你這麼高興的!”

打爆一個頭,就像打爆一個西瓜。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秦蕭和摩根身上,並沒有注意到比伯殺人,比伯擦了擦沾滿鮮血的拳頭,又坐回了杜莎兒的身旁,攬住了她的腰肢…秦蕭向對面的摩根望去,兩米多的身高,健碩的肌肉顯得很有力量,全身都投射出高級武者獨有的殺氣。

他確實很有實力。

秦蕭知道,這是個勁敵,同樣都是暴氣的實力,但是他到目前爲止還沒有敗過。

摩根的人氣和支持率,在坦巴爾城中和秦蕭不相上下,都有很多狂熱的粉絲。

雖然支持摩根的都是中年婦女。

少女都給秦蕭喝彩,大部分中年婦女都給摩根喝起了彩。

摩根看着只有十七八歲的秦蕭,有點輕傲,雙臂抱在胸前,充滿了不屑。

“小子,遇到我是你的不幸,你已經敗過兩次了,看來今天你的死期到了!”摩根說話很自信,甚至是有點自傲。

秦蕭立即怒道:“放屁!我知道你的弱點,你今天會輸的!”

摩根被他嚇住了,“什麼?我有弱點?哈哈,少佔嘴上便宜,我有什麼弱點?”

“敗了你就知道了!”

原來秦蕭暗中調查過他,那個受賄的‘管理者’告訴秦蕭,摩根長期服用一種叫‘聚氣果’的靈果,他知道‘聚氣果’能在短時間內提升一個武者水平。


煉氣二段初期的武者如果大量吞食‘聚氣果’,十天內就能讓他達到二段巔峯期的水平,比賽前如果服用‘聚氣果’,也可以短時間內增加他的內氣,讓攻擊性、戰鬥力翻倍。

但是‘聚氣果’是有毒的,是一種毒藥,雖然短時間內能增加一個人的實力,但是日子久了毒性就會發揮作用,讓他痛不欲生。

‘聚氣果’還有一個缺陷,它不是真的能增加一個人的能力、能量,而是‘聚集’一個人的能力、能量,也就是說那些能量本來就在人的體內,‘聚氣果’只是在短時間內調動起他身上的所有能量罷了。

也就是說,它激起了一種亢奮狀態,但是短時間的亢奮以後,人就會十分的疲乏、脆弱。

這就是摩根的弱點。

秦蕭只要往後拖延一點時間,摩根必敗無疑。

摩根被秦蕭這麼一說,嘴上雖然狡辯,但是心中卻虛了起來,他也知道‘聚氣果’是一種毒藥,但是作爲一個可悲的角鬥士,在敗了就得死的規則下吞食‘聚氣果’,也是摩根無奈的選擇。

毒藥發作畢竟是幾年以後的事,但是角鬥場上的生與死卻是每一週都有可能發生的事。

摩根上場之前服用了五顆‘聚氣果’,這個劑量是十分大的,搞不好人就會大量的流鼻血而死。

但是摩根必須服用這麼多,因爲他的對手是秦蕭,這個生存時間最長的角鬥士。

不能等了,再等藥力就會失效了,摩根想到這裏,藉着強大的藥性,對秦蕭發起了無比強烈的進攻!

“黑魔拳!”——

摩根叫囂着,衝了上去,像野牛一樣的衝了上去。

摩根習練的典籍是《黑魔拳法》,所有武學典籍中最邪惡、最變態的拳法,這套拳術的創始人是——黑潭老妖,一個神祕的東方修武者,據說他曾經用黑魔拳打敗了聖武門的掌門,讓他全身潰爛發黑而死。

自此,黑魔拳被列爲了邪門功法。

秦蕭知道,不能和他硬拼,且不說黑魔拳十分變態、拳風帶毒,僅憑五顆‘聚氣果’,自己就絕對不是摩根的對手。

所以,秦蕭跟摩根玩起了貓捉老鼠,又開始施展‘周旋’步法,在十分寬闊的角鬥場中奔跑了起來,他知道,拖延一刻,摩根的能量就會減少一分,自己的勝算就會加大一分。

但是這個舉動立即惹火了貴族觀衆,他們是來看比斗的,不是來看貓捉老鼠的。所有的貴族發表了不滿:

“秦蕭,快乾掉他!”

“秦蕭,你是勇士,不能後退,上,上,上,上!!”

“寶貝,別讓我失望!”

秦蕭可不管這些,畢竟自己的性命要緊,不能跟這個吃了毒藥的瘋子硬拼。

摩根着急了,他感到藥力在減弱,身上的能量也變少了,聚集在雙拳上的真氣也漸漸的在擴散。

摩根急了,再拖延下去必敗無疑!

“王八羔子!別跑,有種就接我一拳!”

秦蕭就當沒有聽見一樣,撒開腿,能跑多快跑多快,還不時地回頭看摩根內息上的變化,看看他的真氣衰退了沒有。

“黑魔撲屍!”

摩根感覺自己的真氣越來越少了,在還沒有全部散光之前,發起了最有力的一擊,人幾乎都飛起來了,想一個大鷹一樣,飛身撲向秦蕭。

“咳咳…”秦蕭的肩膀立即被摩根抓了一個大洞,嘴角也流出了黑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