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艽微微眯起眼睛,讓紙鶴在山谷附近晃悠晃悠。只是沒想到,紙鶴好像是被什麼困住了一樣,根本飛不遠。

隱約中,她看到了大量的蝴蝶從山谷下面飛出來,略過紙鶴的身邊。不一會兒,那些蝴蝶再次飛下去,似乎撕扯著一隻靈魄飛下去。

秦艽當即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紙鶴的力量增強,衝破了結界追趕著蝴蝶而去。

就在它快要接近到那些蝴蝶的時候,一隻手猛然捏住了紙鶴的翅膀。她看到一抹青色的衣角閃過,伴隨著奇怪的笑聲,紙鶴就被捏碎。

影像被迫中斷,秦艽因為符籙受損,手掌處一道燒焦的痕迹。

她琢磨著穿越者應該是在山谷下面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於是決定等早課結束就去看個究竟。

好不容易挨到下課,簡單的將小測試做完,秦艽就匆匆忙忙跑出了早課室。

她快速的奔到了後山的位置,就看到不少外門弟子聚集在一起嘻嘻嚷嚷的,不知道在討論什麼。她好奇的湊過去,見到一樣貌較為稚嫩的少年倒在地上,似乎陷入了昏睡中。

此人是年初剛剛入門的弟子夏華,跟小琪似乎還能熟悉。

所有的弟子見到秦艽,紛紛施禮后,閃開了一道路。

她來到了夏華的身邊,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他的鼻息,頓時感覺到不對勁。這個弟子雖然還活著,但是體內的靈魄卻不見了蹤影!

小琪眼眶通紅,看著鹿竹還在渾身顫抖。

秦艽立刻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小琪吸吸鼻子,一五一十的把方才發生的事情敘述起來。

今天早上,所有的外門弟子像是往常一樣聚在這裡練習。因為內門弟子都去聽早課,他們稍稍輕鬆了一些。

在訓練的過程中,山谷中突然飛出來大量的黑色的蝴蝶。一開始大家都沒在意,但是後來那個蝴蝶就落在了這個夏華的身上。

夏華本來想要將蝴蝶拍走,但是後來竟然停止動作,呆愣愣的看著前方。當蝴蝶飛走的瞬間,夏華就倒在地上暈倒了。

眾人都擔心的湊過去,發現他呼吸如常,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醒不過來。大家商議著要不要叫仙尊過來看看時,秦艽就來了。

小琪說完之後,一臉的擔心:「師姐,夏華為何不醒啊?」

「沒魂魄了。」秦艽簡短的解釋了一下,道,「你們去找仙尊,我現在就去山谷下面看看。」說完,她不等著其他人再說什麼,捏訣跳了下去。

山谷下面的霧氣比方才重了不少,但是煞氣卻感覺不到了。

她還在疑惑,就聽到耳邊傳來一陣詭異的笑聲。

秦艽警惕的轉頭,被一陣風刮的失去了平衡。她似乎看到了一抹青色的衣角閃過,隨後後背就被狠狠擊中,整個人從空中落了下去。

她慌亂的捏訣,本想召喚風來拖住自己的身體。咒語還未出口,她整個身體就撞擊在一個結界上停了下來。

秦艽摸著被撞到的腦袋,困惑的用手去摸隔絕了下面的那道結界。

她總覺得不對勁,方才紙鶴也是在這個地方停住的,琢磨著下面肯定有見不得人的東西。

秦艽將臉貼在結界上,就見到下面似乎有一道巨大的法陣。不少蝴蝶圍繞在法陣邊緣,可以明顯的看出來,有兩個魂魄平躺在法陣正中央!

「難道這兩個魂魄是要被煉成法陣?」秦艽皺緊眉頭,困惑的嘟囔道。

「我猜測應該是穿越者想要修鍊邪術,從而提升自己的力量。」一個聲音接話道。

秦艽點了點頭,似乎很贊同道:「這個穿越者不是省油的的燈,下一步不知道要如何做。」說完,她似乎反應過來什麼,一轉頭就看到了微微眯著眼睛的楚南星。

他捏訣做好了偽裝,身上穿著月牙色的外門弟子衣衫,嘴角掛著桀驁不馴的笑容。

看著秦艽困惑的眼神,他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似乎要勾人攝魄一般:「好巧啊,你居然也查到了這裡。」

「這麼說,你也是查到了什麼?」秦艽冷著臉問道。

楚南星嬉皮笑臉道:「昨晚回去房間,我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對勁。擔心外門弟子修鍊的時候,我出現會讓穿越者不敢使自己的陰謀,因此選擇了迴避。」

原來他不來修鍊並不是偷懶。

他用手敲了一下結界,道:「這個結界下面似乎有陷阱,要不要打開呢?」

秦艽想了一下,堅定道:「打開吧。」

得到命令的楚南星,當即用力拍了一下結界。隨後,整個結界就這樣裂開了。

本以為下面是法陣,沒想到居然是萬丈深淵。

楚南星使用法術想要托住二人的身體,沒想到曼珠沙華剛剛綻放就枯萎了。他摸著頭不好意思的對著秦艽笑笑,道:「師姐,你來吧,這裡好像沒法使用魔界的法術。」

「……」 海馬露出殘忍的笑,下令道:「【青眼白龍】,攻擊【冥府之使者-格斯】,開始你的復仇吧!」

「滅びのburststream!」

【巨大化】后的白龍將之前被破壞的怒火融入了這次的攻擊之中,翻倍后彷彿可以毀天滅地的一擊降臨在了【冥府之使者-格斯】身上,白色的洪流瞬間吞沒一切!

【貘良:4200→900lp】

有如心電圖的波動一般,上個回合剛將基本分從1000拉升到4200點的貘良,此刻的基本分再度大跳水,僅剩區區900點!

「哼,你那有如風中殘燭的基本分,就留到下個回合被我收割吧。」局勢在己方的大順風之下,海馬甚至口不擇言,主動給貘良上了個buff,「覆蓋兩張卡,我的回合結束。」

【海馬:3800lp,手卡1】

【青眼白龍】【def2500】

【青眼白龍】(巨大化)【atk6000→1500】

【蓋卡】x2

隨著海馬與貘良兩人基本分的高低發生變化,裝備了【巨大化】的【青眼白龍】攻擊力縮水到原本的一半,同時,貘良也迎來了他的第三個回合。

「不愧是海馬會長啊,真是一點也不肯讓我佔便宜,明明我上個回合好不容易才取得了一點優勢來著。」貘良狼狽地起身看向海馬。

因為剛才的攻擊所轉化到衝擊力,貘良被狠狠地打翻在地,手裡的卡片只差一點就沒能拿住,要知道這裡可是千尺高空來著,如果鬆開卡片任由它落入空中,就只有被狂風吹落到不知哪個角落的命運。

把手指搭在了卡組上,貘良抽出了一張卡片:「我的回合,嚯?我的運氣意外的不錯嘛。」

一邊說著,貘良將他剛剛抽到的卡片翻轉了過來:「最開始時被破壞的【紐特】、剛剛進入墓地的【冥府之使者-格斯】,再加上之前我用【天使的施捨】送入墓地的【地縛靈】,此時此刻,存在我的墓地中的【惡魔族】的怪獸剛好有3張!」

「嗡———」

一股莫名的陰冷向站在貘良對面的海馬襲來,雖然飛艇之外本來就很冷。

將手中那隻怪獸拍在決鬥盤上,貘良自信地說道:「將我墓地中的三隻惡魔族怪獸從遊戲之中除外,看仔細點吧海馬社長,這就是我的王牌怪獸!」

「【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

貘良的背後的天空突然像是沾上了一點墨跡一般,一道黑色迅速向四周圍擴散,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天空就有大半邊被染成了漆黑,黑暗甚至將貘良也吞沒在內,讓人怎麼也無法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黑暗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孩童的啼哭,只見一個藍色的光頭女性懷裡抱著一個人偶緩步走出,在其身後,貘良的聲音傳來:「海馬社長,上個回合你給我造成的傷害我可是牢記在心吶。【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攻擊那隻裝備了【巨大化】的【青眼白龍】!」

【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8☆/暗】

【惡魔族/特殊召喚/效果】

【2200/2800】

【青眼白龍】(巨大化)【atk1500】

隼人本以為【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這種看上去就邪氣凜然的惡魔族怪獸的攻擊方式應該會有些詭異和陰森,但是隨著貘良的下令,【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在隼人期待的注視下,居然隨手把自己抱著的那個孩童人偶給砸了出去!

屬實震撼隼人一整年。

但是作為面對攻擊的人,海馬卻相當的淡定,臉上的表情甚至有些譏諷:「蠢貨,【巨大化】這種雙刃劍一般的卡片的效果存在兩面性,這種事我怎麼可能會沒有考慮到?」

「連鎖你的攻擊宣言,打開我后場的蓋卡!」

不等【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的攻擊到來,海馬掀開了他上個回合蓋在後場上的卡片:「速攻魔法卡【非常食】,將【巨大化】送入墓地之中回復我1000點基本分,同時,沒有了【巨大化】的影響,【青眼白龍】的攻擊力恢復原狀!」

隨著【巨大化】的石板破碎,海馬的基本分瞬間向上漲了一截,而【青眼白龍】也因而重振雄風,面對砸到自己眼前的人偶,它輕蔑地張開了嘴將人偶接住咬碎。

【海馬:3800→4800lp】

【青眼白龍】【atk1500→3000】

「發生改變的,只有我場上的魔法陷阱卡而已,換而言之,你無法撤銷自己的攻擊宣言。」海馬冷笑著說道,「對付這種落井下石的小人可沒有什麼留手的必要,還擊回去吧,blue-eyes!」

「滅びのburststream!」

想著趁海馬的【青眼白龍】處於虛弱狀態將其幹掉的貘良自食惡果,【青眼白龍】張開了巨口,究極的噴射白光將他好不容易才召喚上場的【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破壞送入了墓地之中,基本分也受到了反傷。

【貘良:900→100lp】

「可惡,海馬那個傢伙還真強啊。」看見貘良的基本分跌落到了僅有100點,觀眾席上圍觀的城之內有些激動地朝貘良吶喊道,「喂,貘良!加油啊,不要被海馬這個臭屁的傢伙就這樣輕易打敗!」

「加油啊貘良!」

「不要認輸!」

杏子和本田也助威道。

跟他們三個人不同,隼人和遊戲早已察覺到了貘良身上的不對勁。此刻決鬥的人根本不是他們過去的同學,比起貘良,他們其實更想讓海馬贏。

隼人在看見【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被破壞之際,更是皺起了眉頭:「這下子糟糕了啊。」

跟貘良有過一次決鬥的他清楚,【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雖然是貘良的王牌怪獸,但是他的王牌怪獸的主要作用可不是用來攻擊,恰恰相反,【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被破壞之後,貘良的戰術才剛要展開。

隨著【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被送入墓地、自己的基本分跌落谷底,貘良反倒笑得愈發狂妄:「呵呵,呵哈哈哈哈,海馬社長,多謝你幫我把它送入墓地啊。」

「因為【暗黑人偶-妮可羅菲婭】被破壞送入墓地,我可以發動我手上的這張場地魔法卡,【暗黑聖域】!」

7017k 山村村郊,充滿著原始和自然氣息。

按照地圖位置來看,它大概位於村莊西側,別墅南方。

羅森利用猩紅色雙翼,飛快趕路,沒有幾分鐘就來到了海森伯格的工廠前方。

這裡似乎是一處祭祀之地,古色古香的山門旁屹立著兩尊雕像,一排排燭火石台陳列兩側。

他本不想停,準備直接飛往工廠。但是敏銳的視力讓羅森不小心看見了一些東西。

輕輕降落在地面上,他邁步向祭祀廣場中央走去,然後就此止步。

「保護傘公司的標誌?」羅森驚疑萬分。

廣場中央,是印有神秘花紋的圓形石雕建築,古老質樸,磨損嚴重。

而在它的正中心,一個深淺兩色的傘形標誌嵌在裡面。

如果給它們間隔染成紅色和白色,那基本和傘公司的經典標誌相差不大。

「這裡怎麼會有保護傘公司的標誌,難道那些怪物也是它們製造的?」

已知這個世界是大名鼎鼎的生化危機世界,一切亂七八糟的事情和傘公司扯上關係,好像也非常正常。

目前在沒有詳細資料情況下,也只能這樣解釋。

反正無論如何,這個標誌絕對和保護傘公司脫不了干係。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孫悟空完全不把黑熊精他們放在心上,說者無心聽者有意。Next post: 咔咔!橋面上的冰塊開始有了裂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