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肖華看到秦穆然手中的銀針以後,突然全身劇烈的震顫了起來。

「嗯?」

秦穆然看到肖華這個反應,也有點奇怪,但是畢竟是國醫聖手級別的,什麼樣的大風大浪沒有見過?

銀針迅速落下,刺入肖華的皮膚之中,勁氣注入,太乙神針,透心涼!

一道有如夏日裡的山泉般的涼意順著銀針蔓延向了肖華的全身,抑制住了他全身劇烈的震顫,隨後秦穆然再持著幾根銀針,依次刺入身上的穴道。

足足六處,昏厥過去的肖華,卻是在銀針刺入以後的幾分鐘后,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嗯?」

肖華的手指微微顫抖了下。

「我這是在哪裡?」

肖華聲音有些微弱,但是他的目光卻有了一絲的靈動,再也沒有剛才那般的無神。

「當時是在醫院了!」

秦穆然笑了笑。

「嗖!」

秦穆然手一探。頓時,在肖華身上的銀針被秦穆然在剎那間給收了回去。

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甚至眾人都沒有看到秦穆然是怎麼將銀針收回去的,銀針已經沒有了。

「秦醫生,這就好了?」

全美妍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秦穆然就這麼唰唰的來了幾下,就能夠將寒國棒醫們都治療不好的病給治療好了?要不要這麼假?

「嗯!你讓肖華先生動一動看看。」

秦穆然點點頭道。

「嗯?肖華先生,您試著看看能不能動?」

全美妍下意識地看向病床上的肖華,問道。

「動?怎麼可能!我怎麼動得了!」

肖華下意識地抬起雙手,揮舞著,拒絕地說道。

「肖華先生,你……….」

全美妍有些震驚地看著肖華,整個人都被肖華的舉動給嚇到了。

因為,原本不能動的肖華此時竟然已經能夠舉起了手來,這不就代表著已經醫好了嗎?

「咦?我能動了?我真的能動了?太好了!太好了!」

肖華整個人都開心了起來,迫不及待地便是從床上跳了下來,連鞋都沒有顧得及穿便是手舞足蹈了起來。

看著肖華整個人異常的興奮,在場的眾人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有人歡喜,有人愁!

顯然,此時,寒國棒醫這邊,金正泰,高秀恩,崔士元三人的臉色並不好看!

這一次,最終的賭注,他們還是輸了!

沒有想到,秦穆然的年紀看起來如此的小,他的醫術竟然會如此的高超。

坑人的中醫啊!

不是夏國一直流傳著一句話,老中醫,老中醫,越老越牛逼的嗎?有這麼年輕的牛逼中醫嗎?

不知道,這一句話,會坑害多少的人!

「呵呵,肖華先生,您還是停一會兒吧,你剛剛身體好了,現在不宜做劇烈的運動。」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肖華原本是不怎麼相信秦穆然的醫術的,但是現在,秦穆然的一句話,卻是有如聖旨一般,肖華聽到以後,立刻乖乖地回到了病床上面,生怕下一秒,自己又跟之前一樣不能夠動彈了。

那樣的感覺,肖華這輩子都不想要再感受下了。

「秦醫生,你真的是太神了,我這到底是什麼毛病啊!全身都沒有力氣動彈!是不是有什麼大問題?」

肖華想到自己之前的狀態,還是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其實沒什麼問題,你就是普通的暈針而已!」

秦穆然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尤其是寒國棒醫那邊的金正泰,高秀恩和崔士元都瞪大了眼睛。

暈針,這個他們寒國棒醫接觸的還比較少,但是暈針的狀態也不是這個樣子啊!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檢查不出來。

「秦隊長,暈針的癥狀會是這樣嗎?」

金正泰看著秦穆然,發起疑問道。

「暈針的癥狀倒不是這樣,不過,若是兩種癥狀同時出現在了一起,就是這個癥狀了!」

秦穆然故弄玄虛,吊足他們的胃口道。

「兩種癥狀?這怎麼可能?」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金正泰第一時間否定地搖了搖頭。

連暈針他們這群所謂的寒國棒醫的大師都沒有發現,現在秦穆然竟然說,除了暈針以外還有一個癥狀,這不是在活生生地打他們的臉嗎?這不是在證明著他們夏國的中醫厲害,而他們寒國的棒醫根本就無用嗎?

「怎麼不可能!」

秦穆然笑了笑,他要的就是需要金正泰他們這群寒國棒醫的所謂大師們站出來,這樣,中醫才算徹底的贏了,才算贏得光彩!

「肖華先生,你來寒國幾天了?」

秦穆然看著肖華問道。

「額…….」

肖華被秦穆然突然這麼一問,扳了扳手指,在回想著。

「三天!」

就在這個時候,全美妍肯定地說道。

「對!就是三天!」

肖華立刻贊同道。

「三天,那請問,這幾天,肖華先生是不是全身無力,沒有任何的食慾,還上吐下瀉呢?」

秦穆然看著肖華,接著問道。

「對!對!對!」

肖華聽到秦穆然這麼一問,連連點頭。

「我的天吶!你這都知道!真的是匪夷所思!」

肖華震撼地說道。

「我原本以為是吃壞什麼東西了,因為公務的繁忙,就吃了幾粒葯,就沒去醫院,但是沒想到這幾天病情越來越重,這才來了醫院!」

肖華解釋地說道。

「嗯!你那不是急性腸胃炎,你那是水土不服導致的上吐下瀉,再加上私人醫生給你打針了,你看到針暈針,就導致了你全身不能動彈!」

秦穆然將病情如實地說道。

「對!就是這樣,我看到針以後,就全身不能動了!醫生,你真的是太厲害了!」

肖華此刻彷彿變成了秦穆然的小迷弟。

要不是秦穆然,恐怕他不知道多久才能夠動起來,要不是他,自己就完蛋了! “這不是當初在苦兒河哪裏挖出的那塊墓碑麼?爲什麼他會揹着它?”

就當趙小川驚疑不定地打量着對方揹着的墓碑時,那男子動了。

他身子微微一沉,手中的鐮刀慢慢提起,橫在自己的胸前,一副防備的模樣。

趙小川呼吸動作一滯,雖然他只能看到對方的背影,但還是從他的身上感到一股壓迫的氣息。

“這股墓碑到底是什麼來路?爲什麼感受到它散發的氣息如此之強?”

趙小川腦中不知爲何冒出這麼一個念頭,而當他反應過來時,不由心頭一驚,不明白自己爲何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這股氣勢來自於墓碑,而不是神祕人本身。

“吼~”

一聲獸吼驚醒了趙小川,他猛然向前望去,發現石壁外的青銅雙蛇竟然又向着他們這邊撲來,只不過這次的聲勢更加的駭人。

只見青銅雙蛇全身鱗片閃躲着血紅的金屬光澤,一邊扭動着巨大的身體向着這邊行來,一邊張開大口噴吐着紅色的血霧。

那些血霧籠罩在它的四周並沒有散去,聚在它的身邊後,隨即化作無數只詭異的手掌,向着周圍擴散出去。

趙小川呆呆地看着那一隻只詭異的紅色霧氣構成的手掌不斷的將之前的白色幻影抓住,然後一道道拖進了青銅雙蛇兩張嘴中。

隨着時間的過去,青銅雙蛇周圍的白色虛影越老越少,而兩個蛇頭上的紫色瞳孔卻越來越亮。

隱約間,趙小川心中生了一個奇怪的念頭,不由遍體生寒。

“如果說之前青銅雙蛇吸收了學生們大量的血肉纔會變成如此龐大的身體,那麼現在吸收了這麼多學生的靈魂又會變成什麼樣的怪物呢?”

正當趙小川心中疑惑時,前方的男子猛然扭頭看向自己。

“你要做什麼?”趙小川立刻戒備的看着對方,沉聲問道。

“你在這裏保護我的老婆和孩子,不要出去,我去殺了這個鬼物!”

聽到男子的話,趙小川微微一怔,但隨即有種莫名奇妙的感覺。

“你的老婆和孩子?在哪裏?這裏不就只有一個怪人麼?還有你爲什麼主動去殺青銅雙蛇?”

男子說完後,便不等趙小川迴應,轉頭向着洞穴外面奔去,瞬間衝到青銅雙蛇面前,撩起鐮刀狠狠地砍在它的身上。

青銅雙蛇原本再吸收周圍的虛影,被捱了這麼一下後,兩個頭顱痛呼一聲,然後其中一隻蛇頭停止了吸收血霧,而另一隻蛇頭直直的衝向那名男子。

一時間男子和那個蛇頭纏鬥起來,時不時甩出身後的墓碑砸在蛇頭上,亦或是在地上翻滾着躲避着對方的攻擊。

趙小川看了一會兒後,便收回了目光,然後目光四處尋找起出來來,至於之前那男子說的事情他根本沒有考慮。

“百鬼夜行恐怕已經開始了,估計鬼璽已經出現,還有若曦一定不能那樣!所以我一定要出去!至於那名男子,對不起了!”

趙小川心中已經隱隱感覺到了那男子的真正身份,但還是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小樂,對不起,答應你的事情我可能要食言了!不過看起來他也不需要我拯救!”

趙小川的餘光掃過外面,發現那男子已經隱隱將那蛇頭壓制住,心中冒出這樣一個想法,然後加快了手上搜尋的動作。

片刻之後,趙小川站在石壁內看着周圍凌亂的房間,心中充滿了焦躁,因爲他根本沒有找到了出口在什麼地方。

“該死的,出口到底在什麼地方?爲什麼找不到呢?”

就在這時,趙小川靈機一動,想起了之前自己聽到的流水聲。

“沒錯,流水聲,只要找到流水的源頭,那就一定可以找到出口了!”

趙小川強壓着心頭的興奮,然後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側耳傾聽者,希望找找尋到出口。

一時間,青銅雙蛇的嘶吼聲,那男子發出的打鬥聲漸漸地在趙小川的思維中遠去,漸漸地一陣“嘩嘩”的流水聲傳入他的耳中。

“大概就是這裏!”

趙小川的步伐慢慢移動着,然後停了下來,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竟然走到了剛纔的石臺邊,而他的眼前正對着之前看到的照片。

趙小川看到照片上的三人臉上幸福的笑容,尤其是看到趙小樂的頭像,心中閃過一絲愧疚,但立刻凝神觀察起石臺周邊,找尋着出口的方向。

忽然,他眼神一凝,發現在石臺的背後隱隱約約有一道烏黑的木門,只不過因爲光亮和位置的關係他並沒有太過注意那裏。

趙小川連忙先跑到木門面前,想要推開他,可是路走到一半,只聽“咔嚓”一聲,他似乎踩斷了什麼東西。

趙小川低頭看去,發現地面上竟然放置着一大一小兩段被紅布包裹着的圓柱狀的東西。

“這大概是這男子的一些生活用品吧!”

趙小川腦中閃過這麼一個念頭,便不再做思考,因爲對於此刻的他來說,怎麼出去纔是最重要的。

“吱呀~”

趙小川推開了木門,一股腐臭的氣息撲面而來,而他的眼前一片漆黑,根本讓他看不清前方是什麼情況。

趙小川聞到這股腐臭,不由自主的捂住了鼻子,然後想了想,轉身跑到石臺前將蠟燭拿到了過來。

在這過程中,他腳下又發出一陣“咔嚓”聲,不過他還是沒有在意,而是將蠟燭拿到身前,打量着木門內的情景。

木門內,趙小川藉助微弱的燭光,看到一條陰暗、潮溼,一人多高的甬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在甬道左邊,一條水渠中的水正在嘩嘩的流淌着。

“看樣子這條水渠就是之前我聽到的那陣流水聲了!沿着這條甬道,大概就可以到達出口了!”

雖然甬道中的氣味難聞,甚至趙小川猜測會有一些蛇蟲鼠蟻的東西,但一想到自己馬上就可以出去,他心中還是有些興奮的。

“若曦,我來了!”

趙小涵回頭又看了青銅雙蛇和那男子正在打鬥着,心中默唸了一句,然後用手護着蠟燭,藉助微弱的燭光向着甬道內走去。

然而他並不知道,在他走後不久,一陣蒼老的咳嗽聲在空間中響起,緊接着,地面上的那個比較大的紅色布匹包裹着的圓柱體直挺挺的立了起來。 原來是水土不服加暈針,難怪檢測下來沒有任何的問題!

經過秦穆然這麼一點撥,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秦隊長,你的醫術,金某佩服!」

這一刻,哪怕是金正泰都不得不承認,秦穆然的醫術很是高超。

難怪以夏國一慣謹慎的態度,在夏國三大名醫都不在的情況下,會選擇秦穆然這個年輕人來帶隊,原來,秦穆然的醫術如此的高超。

也難怪這麼大年紀的劉逸仙也甘願作為副隊長,實在是因為秦穆然技壓群芳啊!

「呵呵,金先生,其實,一味的去追求一些有的沒的,反倒不如好好的研究下自己所擅長的,精益求精,這不更加有用嗎?」

秦穆然看著金正泰,淡淡地笑道。

「呵呵,這麼一大把年紀,反倒是沒有秦隊長這個年輕人看的透了啊!」

被秦穆然這麼一說,金正泰尷尬一笑道。

「不是你看不看的透,而是你忘記了成為一名醫生的初心。」

秦穆然毫不避諱地當著眾人的面說道。

「嗯?」

金正泰一愣,他沒有想到秦穆然會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一雙眼睛盯著秦穆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金先生,我看你也是醫學界的前輩,尊敬您,但是你的所舉所動,很難讓我感覺到你是一個醫學界優秀的泰斗級別的人物!寒國棒醫我知道,發展的歷史也很長,但是,咱們平心而論,棒醫,到底是發自於哪裡,棒醫之中的相關理論,來自於哪裡,你們所學到的那些技藝,最初的版本,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秦穆然知道這是一個好機會,看著金正泰說道。

「是……..」

被秦穆然這麼一問,金正泰愣在了原地。

不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說,而是金正泰的心裡很是清楚,從寒國棒醫的歷史成列館里看到的那些書籍,上面記載的文字,都是夏國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