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建軍站在一旁,看著秦穆然和許明浩之間劍拔弩張,嘆了一口氣后,便是追著秦穆然離開了。

上了車,田建軍看著秦穆然,問道:「秦老弟,剛才你也太衝動了。」

「我衝動了嗎?我感覺我一直都心平氣和在說話啊!」

秦穆然沒覺得自己做的有什麼問題。

「可是你這不是明擺著告訴許家,你要找到許子顏嗎?這樣子許子顏只會越來越難找!」

田建軍皺了皺眉頭道。

「放心吧!許家敢這麼做,肯定是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許家的事情暫時別管,等新年過後,五年大比到來,到那時候,就是該許家頭疼的時候了!我就不信,五年大比,他許子顏還不會跟許家聯繫!這可是關係到整個許家存亡的大事!」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

「好吧!不過我會讓人監視許家的一舉一動的!」

許家出現這種事情,那就證明了許家一定有鬼,通敵叛國,這個罪,恐怕是板上釘釘了。

接下來田建軍便是開始調動關係,聯合國安一起調查許家的罪證,為過年之後,五年大比準備證據!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要徹底將許家拉下馬,讓他們沒有任何翻身的機會。

在這樣大是大非面前,田建軍沒有任何的猶豫!

要將一切罪惡,扼殺在萌芽之中!不能再容許許家猖狂下去了! 許家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是之前秦穆然萬萬沒有想到的。

許家英為了保護他背後的許家,真的做出了這樣的事情,而且還是以自己的死亡為代價。

「許老將軍,你做的這一切真的值得嗎?」

秦穆然在心中默默地問道。

車很快便是將秦穆然送到了盛康集團的樓下,隨後田建軍便是開著車回中海警備區去了。

秦穆然向著盛康集團走去,今天是個難得的日子,白羽,徐虎,周瀟,丁自苦等人都在,看到秦穆然來了,一個個也是連忙打招呼。

「今天你們怎麼都在?」

秦穆然看著眾人問道。

在他的印象中,盛康集團保安部那是輪崗的啊,這幾個人又是保安部各個小隊的隊長,基本是不會碰在一起的。

「老大,你不知道今天的事情?」

徐虎自從恢復了腿以後,用秦穆然的仿生支架越來越熟悉,現在再穿了個褲子,根本就看不出來他少了一條腿。

「今天有什麼事情嗎?」

秦穆然疑惑了。

「噗!老大,我們還以為今天你過來也是因為知道了梅里斯國際的總裁要過來才過來的。」

周瀟看到秦穆然這個神色,頓時說道。

「你說啥?梅里斯國際的總裁?!」

秦穆然生怕自己的耳朵聽錯了一般,瞪大了眼睛看著周瀟。

「是啊!而且據說這可是梅里斯國際說一不二的人物,還是一個超級大美女!老大,你怎麼運氣這麼好呢?我們剛剛還在糾結要不要告訴你,畢竟等你知道錯過了這麼一個大美女,還不得殺了我們?」

周瀟笑著說道。

「滾犢子!特么的梅里斯國際來,你不早點告訴我!」

秦穆然看到周瀟這賤賤的樣子就忍不住一腳要踢過去。

「我這不是告訴你了嗎?」

周瀟向著一側跳了過去,躲避秦穆然踢過來的這一腳。

「你特么要是早點告訴我,我就不來了,我肯定抓緊時間跑路!」

秦穆然一瞬間就想撒腿就跑。

周瀟等人聽到秦穆然這話都有些奇怪。

天不怕地不怕的秦穆然,除了怕陸傾城和秦霜難道還怕什麼人嗎?而且這個人還跟梅里斯集團有什麼關係?

當初梅里斯集團來的時候,秦穆然那個霸氣,他們還歷歷在目,這才過了多久,就這麼慫了?不符合秦穆然的氣質啊!

只是他剛想要跑路,當做不知道的時候,陸傾城卻是帶著莫輕舞還有其他的一些公司領導層面的人來到了一樓,正好看到了秦穆然。

「穆然。」

因為這麼多人在,陸傾城也不好意思叫秦穆然老公,只能夠如此稱呼道。

「額…..」

秦穆然的身體愣在了原地。

「那個,陸總。」

秦穆然轉過身來,臉上笑嘻嘻,心裡MMP。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自己準備跑路的時候到了,這老天爺是故意玩自己啊。

「一會兒梅里斯國際的總裁來跟我們談合作了,上次的事情正好你也在場,就跟我們一起吧!」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淡淡說道。

「啊?」

秦穆然裝傻充愣道。

「怎麼?你不願意?」

陸傾城看到秦穆然這異樣的神色,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

怎麼說現在你可是盛康集團最大的股東,說到底都是為你辦事的,你這個甩手掌柜當的也太舒服了吧!

「沒….沒!我可樂意了!」

秦穆然注意到陸傾城的不悅,立刻改口說道。

自從經歷了昨晚以後,秦穆然感覺,漸漸的有些鎮不住陸傾城了,這要是天天要交作業,那還不得涼了!

俗話說的好,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壞的牛,秦穆然即便身體素質再好,也吃不消夜夜笙歌啊!

「那就好,在這裡等著吧!」

陸傾城白了秦穆然一眼后,便是帶著眾人在盛康大廈的一樓等待著梅里斯國際的人。

秦穆然的心裡,那是多麼的期望伊芙蕾的車半路上出問題了,今天的活動取消啊。

真的很難想象伊芙蕾與陸傾城見面以後的場景。

智慧女神雅典娜VS冷艷總裁陸傾城?

可是,上天總是這麼喜歡跟秦穆然作對,他心中越是不想來什麼,偏偏什麼就來了。

就在他腦洞打開的時候,盛康大廈外,突然嘈雜了起來。

只見一行車隊行駛到盛康大廈的門前,便是停了下來。

最前面的一輛車,赫然是價值千萬的勞斯萊斯幻影,這輛車,哪怕是在中海都是不多見的。

車門打開,一個女人踩著高跟從車門裡走了出來。

棕色的長發散披在絨毛小夾克上面,纖細的長腿,一雙碧藍的大眼睛猶如藍寶石一般鑲嵌在精緻的五官上面。

這個熟悉的面貌,再次見到了。

「伊芙蕾小姐,你好!」

陸傾城看到伊芙蕾以後,也是被伊芙蕾驚人的樣貌所吸引,她臉上帶著笑容,走上前去,伸出手,說道。

「陸傾城小姐,久仰大名!」

伊芙蕾操著一口流利的夏國語,與陸傾城的手握在一起道。

「百聞不如見面,伊芙蕾小姐果然是貌美如花。」

陸傾城由衷地說道,哪怕她是一個女人,看到伊芙蕾以後也是有些震驚。

「陸小姐一樣很漂亮。」

伊芙蕾笑了笑,但是目光卻是瞥到了一旁的秦穆然。

秦穆然自然也是感受到了伊芙蕾的目光,只不過此時的他裝作一副吃瓜群眾的樣子,抬著頭,看著大廳里的吊燈不讓自己的目光與伊芙蕾接觸。

「陸總,我覺得我們還是先談正事吧!」

伊芙蕾見秦穆然故意不搭理自己,臉上微微一笑,說道。

「好!伊芙蕾小姐,這邊請!」

說著,陸傾城便是帶著伊芙蕾等人向著盛康集團的會議室走了過去。

原本秦穆然是想趁著這個時候溜的,可是陸傾城臨走前給自己的一個眼神,讓秦穆然不敢輕舉妄動了。

這個小妞,今天是怎麼了,怎麼就盯著自己不放呢?

開會這種事情對於自己來說簡直比跑五百圈還要累,現在偏偏還要逼著自己出席,真的是太過分了!難道是她莫非知道了些什麼?

不是吧?什麼時候女人這麼恐怖了?

秦穆然心中閃過無數的念頭,同時也已經做好了「受死」的準備,硬著頭皮跟著陸傾城他們一起前往會議室。 來到會議室以後,陸傾城和伊芙蕾所帶領的梅里斯國際的人員已經落座,在她的左手邊空著一個,而莫輕舞則是坐在空著位置的旁邊,很顯然,這個位置,就是留給自己的。

「穆然,你坐這裡!」

陸傾城看了眼秦穆然說道。

「好吧!」

秦穆然剛想裝作看不到,窩在後面就被陸傾城給點名了。

沒辦法,只能夠老老實實坐在莫輕舞的身旁。

「我說輕舞妹妹,為什麼這個會議要我來參加啊!」

秦穆然小聲地問道。

「秦大哥,你怎麼說也是公司的最大股東,這種關係公司利益的大會議,你怎麼可能不來呢!」

莫輕舞對著秦穆然說道。

「我…..我能把股份都轉給我媳婦嗎?」

秦穆然下意識地說道。

「那你得問嫂子了。」

莫輕舞道。

「…..」

「伊芙蕾小姐,人都到齊了,我們開始吧?」

陸傾城看著伊芙蕾,說道。

「好!」

伊芙蕾點點頭。

「這一次,梅里斯國際前來,是因為上一次我們之間產生了誤會,我代表梅里斯國際對盛康集團表示抱歉。」

伊芙蕾看著陸傾城認真地說道。

「伊芙蕾小姐,我們盛康集團接受你的抱歉,不過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能夠讓你堂堂梅里斯國際的總裁看上我們盛康集團?」

陸傾城盯著伊芙蕾,目光之中充滿了好奇。

不僅僅是陸傾城好奇,在場的眾人,包括跟著伊芙蕾前來的梅里斯國際團隊之中的人也很是不解。

盛康集團雖然在中海還算是小有名氣的企業,可是在梅根家族旗下的梅里斯國際眼中,就是真的微不足道了。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梅里斯國際的那個人盛氣凌人,不將陸傾城看在眼裡的主要原因。

只要他梅里斯國際放出話去,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像盛康集團這樣的企業會爬著要和梅里斯國際合作。

「我說我樂意,你信嗎?」

伊芙蕾微微一下,不多做解釋,但是她的目光卻是看向了秦穆然。

雖然這一眼,很快,可是陸傾城作為女人多麼的敏感。

伊芙蕾這個小動作完全都落在了陸傾城的眼中。

一股無名的醋味從心底有如滔天巨浪般地翻滾。

「哼!」

陸傾城心裡憋著一口氣,一腳直接踩在了秦穆然的鞋子上面。

「哎呦!」

秦穆然沒有想到自己會遭受這種無妄之災,疼的直接叫了出來,隨後又只能硬生生地忍著。

臉都因此漲得通紅。

「秦大哥,你怎麼樣了?」

莫輕舞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是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就知道他肯定不舒服。

「沒….沒事,不小心撞到了桌子腿,磕到了。」

秦穆然解釋道。

「你小心點啊!」

莫輕舞還就真的相信了秦穆然說的話。

陸傾城瞪了一眼秦穆然,秦穆然立刻心虛地不敢看著陸傾城。

伊芙蕾看著秦穆然這樣子,怎麼猜不出發生了什麼事情,在西方地下世界叱吒風雲的冥王哈德斯竟然還有這麼好玩的一面,伊芙蕾的臉上也是不由自主地綻放出了笑容。

冥王哈德斯吃癟的場面可不多見,這可不得好好欣賞下嗎?

「對不起,伊芙蕾小姐,我們秦部長讓你見笑了,我們切入正題吧!」

陸傾城對著伊芙蕾投以一個抱歉的目光,接著道:「這一次,我們希望能夠與梅里斯國際深度合作,將海外的經銷權交給貴公司。」

「我們這次來也是有這個意向,上次就是關於分成的事情出現了問題,這一次,為了補償你們盛康集團,也體現我們梅里斯集團的誠意,我們只要百分之十的利潤。」

伊芙蕾看著陸傾城,認真地說道。

「什麼?!」

伊芙蕾此話一出,頓時整個會議室都炸了。

盛康集團的人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同樣的,梅里斯國際也不敢相信這話是從伊芙蕾的口中說出。

要回到,伊芙蕾的能力,在梅根家族裡面都是享有盛名的,如果你因為她的美貌和年紀就小看她,那麼你將會輸的一敗塗地。

沒有人會比他們更加清楚伊芙蕾的實力有多麼強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