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楓無需現在就冒險,在磨練一番,完全吸收之前那一塊龍肉之後,再去吞食,會好些。

之後,秦楓又割下幾塊,餵食給自己的控獸,不過並非所有控獸都有福消受,唯有那些荒獸,以及本就注重肉體的強大蠻獸才行。

像小紫就不行,雖然如今已是九品蠻獸,但吞天魔鼠不適合吃龍肉,只適合吞那顆仙獸靈核。

一夜過後,秦楓麾下諸多控獸再度進化,變得越發強大。

如墨雲豹、烏金猿、金雷鵬、巨魔熊、墮天青鵬、紫龍豹、天岩巨熊、狴犴等等,本就是高品蠻獸,如今達到了巔峰蠻獸,距離荒獸只有一步之遙。

而荒獸們則幾乎都增長了一品或兩品,進步神速。

原本體型碩大的冥龍,一下子縮水一大半,而肉體被秦楓與其控獸們吞食的同時,骨頭也沒浪費,被秦楓用來提升骨刃。

一整頭冥龍的骨頭全被吞噬,勉強達到了半成品天品奇寶,比之當初不可同日而語。

從最初的巔峰靈寶,一路成長到現在的天品奇寶,這骨刃不知吞噬了多少強大修者與靈獸的骨頭,極為不易。

秦楓對此愛不釋手,滿心歡喜。

秦楓再度啟程,數日之後,離開了荒獸棲息地,在蠻獸所在地再次開始了抓捕控獸之旅。

在那裡,沒有再遇到什麼特別的事,過了二十來天,秦楓終究是選擇了離去,準備回歸藍妖宗。

不過,剛欲離去,卻是被人攔下,沒想到天門的人又找上門來。

這一次,除了花姓幻靈修那兩位中級靈尊之外,又來了兩名三重天巔峰靈尊,一個擁有冰靈體,一個乃是風行者,戰力都足以比擬中級靈尊。

戰鬥陡然打響,秦楓有心想走卻有些困難,那名風行者可不是浪得虛名的,總能擋住他的去路,讓其他三人追上。

見狀,秦楓不得不全力迎擊,同時也升起了濃濃的殺意。

天門本就與他擁有不共戴天之仇,只是如今還未羽翼豐滿,見對方四大靈尊勢大,故而不願硬拼。

可現在難以脫身,便不再打算隱忍,先全力擊殺了這四人再說,讓天門哭去吧。

旋即,秦楓底牌盡出,一群控獸紛紛出現,藉助雙重增幅,實力更猛,又結成「四仙天羅陣」,圍殺向對方四人。

經過這二十來天的磨練,秦楓已然擁有荒獸之力,而那些臨近突破荒獸的控獸,有些也終於在這些日子的積澱下完成。

一瞬間,十餘頭荒獸撲出,擋住了修為最高的那名火靈尊,不求擊殺,只需抵擋。

其餘一干控獸則是緊盯著那名風行者,得到增幅后,不少高品蠻獸也是達到了荒獸之境,組成陣法聯手之下,卻是隱隱壓制住了對方。

秦楓獨戰二人,展露出恐怖的實力,各類秘法齊齊施展,又有威力大漲的囚龍棍、骨刃等寶物相助,頓時殺得對方二人心驚膽戰。

「既然你們執意找死,那我變成全你們!」秦楓目露凶光,滿是殺意。

魂煞劍展露仙器之威,濃濃的煞氣直撲而出,更是蘊含五種元素之力,為雷火風水光,一同運轉,相互融合,化為一種奇特而又毀滅力驚人的能量,轟擊向那名冰靈尊。

白虎虛影陡然閃現,擬人般地手持鼓槌,擂響戰鼓,與秦楓體內的白虎之心遙相呼應。

下一刻,白虎虛影伴隨著震天虎嘯撲出,爆發出仙獸之威。

僅僅一柄魂煞劍便是令得對手焦頭爛額,再加上秦楓的劍意、劍技,更是狼狽不堪。

令那冰靈尊更為鬱悶的是,引以為傲的寒冰之力非但不能襲擾秦楓,反而被他的「控冰術」所用,借之攻向花姓幻靈尊。

這控冰術自然是得自冰麒麟,每次都需要冰麒麟配合使用,這一次對方自掘墳墓,派來一位冰靈尊,讓其控冰術發揮到了極致。

片刻之後,秦楓大發神威,在分身的配合之下,將那糾纏數次的花姓幻靈尊一劍斬殺。

接著便是那冰靈尊,本來自信滿滿而來,如今灰頭土臉,最終更是逃脫不了被殺的厄運。

發覺這邊的變化,那名火靈尊與風行者紛紛大驚失色,再無戰意,皆欲逃離。

風行者在速度上有著太大的優勢,以他三重天巔峰靈尊修為,已然可以不憑藉任何外力,在低空短暫飛行,一瞬百里,比之一般的中級靈尊的速度猶有過之。

而那火靈尊則是修為最高者,達到了六重天靈尊,一群控獸想要留下他顯然極難。

秦楓與其分身分頭追擊,短暫的一瞬間,秦楓便是有所判斷,本體追向火靈尊,分身追擊風行者。

那風行者真的宛如一陣風,漸行漸遠,不過秦楓的分身也絕不簡單,「龍翔游天步」與「鳳舞九幽訣」一同施展,速度同樣驚人。

在肉身之力達到荒獸后,「鳳舞九幽訣」中的第二層步法「風雲幻變長空裂」已是修成,一步踏出,風雲變幻,撕裂長空,快到極致,又強猛無比。

這一步法不僅僅注重速度,也注重力量,擁有直擊天宇之力。

真要比速度,秦楓分身自然不是風行者的對手,不過靠著控獸阻擊干擾,又借著第一股衝擊的勢頭,分手衝到那風行者身後不遠處,將幻力提升到極致,幻境陡然展開,瞬間將其籠罩。 望著曲靜遠去的背影,莫如轉頭看向季末:「現在很流行交換日記么。」

季末微微點頭:「很流行。」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高一便出現了這樣的風潮。

甚至還有人將自己不好意思說出口的話,都寫在日記上,變相敦促自己的小夥伴幫自己將消息傳出去。

再往後,大家都開始在日記上寫一些虛情假意的恭維話,因此季末對這樣的行為一點都不感冒。

莫如用手肘撞了撞季末:「既然流行,你怎麼不和我交換日記。」

季末撇撇嘴:「你是說你那一柜子書么,你打算讓我看幾年。」

莫如笑的更加開心:「慢慢看唄,我天天寫,你堅持看,總有看完的一天。」

季末對莫如切了一聲:「有這個時間,我能不能看點正經東西去。」

莫如嘆了口氣:「*****盡量少看,容易上火。」

季末笑著錘了莫如兩下:「天天把自己活的像個老色批一樣,你能不能說點正經的。」

兩人又說了幾句話,季末才和莫如告別,轉頭向遠方走去。

與莫如分開后,季末的表情瞬間變得落寞。

她永遠不可能同任何人交換日記,第一她不可能寫,第二,就算她寫了,也不可能會給別人看。

除非她打定主意,準備幹掉那些與她交換日記的人。

她的人生閱歷就像是一本詛咒之書:誰看誰死。

望著季末遠去的背影,莫如緊緊抿起嘴唇:從語氣,神情,聲調上來看,季末似乎都不喜歡交換日記這個提議。

看來她這個小夥伴有很多心事啊!

季末獨自一人走到一個衚衕口停下腳步:她的表情有些糾結,是不是應該告訴莫如,曲靜曾經去過第十一階階梯。

莫如現在已經產生了警覺心,根本就不打算碰與第十一階階梯有關的事。

她若是再去引導,會不會顯得太刻意。

而且姓龍的那個神經病,已經將計劃設計的天衣無縫,只要他的計劃順利實施,莫如絕對過不去這個春節。

所以,究竟應該什麼都不做,讓莫如開開心心的活到春節。

還是應該側面引導莫如發掘真相,這樣或許會死的更快,亦或者會給自己找到一線生計。

其實要她說,當初就應該讓管心雲再加把勁將莫如送進精神病院。

最起碼,莫如在那裡還能好好的活著。

只要熬過了這個甲子年的最後一天,姓龍的還能再消停六十年。

想到這,季末苦笑一聲:莫如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竟然會遇上她這麼個心懷叵測的傢伙…

轉頭看向自己印在玻璃上的身影,季末忽然感到一種強烈的無力感:她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擺脫這種受人控制的命運,她為什麼要浪費自己的生命,陪姓龍的那個神經病玩。

就在季末暗自傷神的時候,玻璃櫥窗上忽然映出街對面的一個身影。

季末心中一驚,趕忙回頭看去。

姓龍的怎麼忽然出現了,那些殺手呢,趕緊一擁而上拿獎金啊!

見莫如和季末說完話,鍾離焱剛忙湊到莫如身邊:「回家吧!」

莫如笑眯眯的點頭:「好啊。」

見到莫如心情似乎很好的模樣,鍾離焱小心翼翼的試探:「其實你如果真的想交換日記,可以過來找我。」

從現在起,他會從頭開始補自己的日記,莫如隨時可以跟他交換。

看著鍾離焱的臉,莫如搖搖頭:「還是保持點神秘感吧。」

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隱私,她對走進鍾離焱的內心世界沒興趣。

就在這時,莫如忽然在發現遠處的樹叢中有一團黑漆漆的影子。

莫如下意識的握緊鍾離焱的手,用眼神無聲的對鍾離焱問道:「要過去看看么?」

看著莫如期待的眼神,鍾離焱毫不猶豫的點頭:「好!」

只要是莫如想做的事情,他都願意陪在身邊。

於是,兩人狀似不經意的向那邊靠近,誰料還不等他們走到那黑影旁邊。

一個胖乎乎的身影忽然從樹叢中跳了出來嗎,這人正是剛剛抱著日記本離開的曲靜。

此時的曲靜與之前的模樣更不相同,只見她雙目赤紅,臉上掛著與年齡不相符的兇狠。

莫如被曲靜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握著鍾離焱的手微微收緊,隨後嬌滴滴的說道:「好討厭啊,差點嚇死人家。」

同時還不忘用警告的眼神看著鍾離焱:別吐,因為我也想吐。

明白了莫如的意思,鍾離焱伸手摸了摸莫如的頭髮:「不害怕,我先送你回家。」

見曲靜不說話,只用一雙沒有感情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自己和鍾離焱看著。

莫如心中一凜,可臉上卻依舊帶著笑:「好啊,那人家要和奶茶。」

鍾離焱笑著拉緊莫如的手:「明白,再多給你加些珍珠。」

莫如聞言頓時笑的甜甜膩膩:「好啊!」

兩人一邊說一邊與曲靜擦肩而過,莫如一直注意自己的行動速度。

曲靜的狀態看起來非常不對,她真害怕自己哪一個動作不注意,便會引來對方的注意,進而將他們當成攻擊對象。

目送莫如和鍾離焱離開,曲靜的表情依然神秘莫測。

她的手指微微動了動,十根指甲縫中全部是黑色的泥土,以及一些被划傷的痕迹。

在她的手掌內側以及手指上,還有著幾道明顯的勒痕。

就在這時,曲靜耳邊傳來微弱的手機鈴聲。

曲靜扁起嘴,還真像那些人說的一樣,她真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

等電話鈴聲消失后,曲靜坐在路邊,開始一邊又一遍的撥打著一個電話號碼。

終於,手機響起提示音:「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關機,或不在服務區內…」

聽到這個消息,曲靜胖胖的臉上露出一絲滿意,只見她翻出手機簡訊,給剛剛那個電話號碼的主人發去信息:「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我們可是朋友啊,我求你快點把朋友圈的圖片刪掉吧!」

這條信息發出去的后,曲靜還不忘將信息轉給其他人。

隨後,曲靜認真的想了想,又發出了另一條信息:「我以後什麼事都聽你的,你把那條狀態刪了行不行。」

「求求你,你不要關機,快幫我把那條信息刪了吧。」

「你現在在哪裡,你告訴我,我現在去找你好不好。」 趙豪的神色一頓,像是沒有聽清秦風說什麼似的,沉着臉問道:「你說什麼?」

秦風冷笑了一聲,再次重複了一遍。

「什麼狗屁的千門,就算給我當門主,我也不稀罕!」

此言一出,全場震驚!

趙豪的臉色一下子黑的像是一張鍋底!

怎麼也沒想到秦風,居然會拒絕的如此乾淨利落,拒絕的話語會如如此難聽!

趙豪一噎,一時間竟然說不出半句話來。

根本就沒有想過秦風居然會拒絕。

千門八將之首,在千門當中享受的待遇位同少主掌門。

除了龍門中人之外,哪個大夏的武者不是擠破了頭想要加入千門當中,成為千門八將之一?

即便是龍門中人。

又怎麼可能拒絕的如此果斷,又說的如此難聽?

趙豪一時間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事實就這樣發生在自己眼前。

甚至此時此刻,秦風還一臉挑釁地看向了趙豪。

似乎根本就沒有把趙豪和整個千門放在眼裏。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姜麗華微微低頭,臉色瞬時陰沉下來。Next post: 是以,葉辰才能有這樣的速度。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