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經過一番激烈的戰鬥后,代表光明的火神祝融獲得了全勝。

浮遊活活被氣死,相柳則逃之夭夭,共工心力交瘁,無法再戰,狼狽地向天邊逃去。

共工一直逃到不周山,回頭一看,追兵已近。

共工又羞又憤,就一頭向山腰撞去,「嘩啦啦」一聲巨響,不周山竟給共工撞折了,共工也因為用力過猛導致一命嗚呼。

不周山一倒,大災難降臨了……

原來的不周山是一根撐天的大柱,柱子一斷,半邊天空就坍塌下來,露出石骨嶙峋的大窟窿,頓時天河傾瀉,洪水泛濫。

水神共工的神魂幻影覺得,後來的「水火不相容」的說法應該就是源於這場大戰……

「嗯,乾公子,這個夢境經常出現在我腦海里,所以我覺得,水神共工生前應該經歷過這些波折吧!」說到最後,水神共工的神魂幻影向乾昊解釋道。

「呵呵,水神所言不無道理,只是,千萬年前的事我沒有親身經歷過,也無法判斷真假,暫且就當一個個故事聽聽好了!」乾昊淡然應道。

眼看乾昊對自己的講述沒有多少熱情,水神共工的神魂幻影也就識趣地閉嘴了,本來它是想博得乾昊的關注,現在乾昊似乎並沒有什麼興緻,它可不想弄巧成拙。

雖然只是片刻的接觸和交流,乾昊通過察言觀色,卻可以看出水神共工正反兩面。

從正面來看,這水神共工勇敢堅強,敢於挑戰權威,具有自我犧牲精神和大無畏的英雄氣概。

但是從反面來講,這水神共工則性格暴躁,偏激任性,不計後果,怒撞不周山便是典型的例子。

如果單從傳說中的故事來說,夸父逐日,共工撞山,都是比較魯莽、缺乏頭腦的表現。

但是,仔細分析兩者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夸父逐日是為了他人,而共工撞山似乎更多的是為了發泄心中的怒氣!

總的來說,夸父是仁善且鋤強扶弱,而共工則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乾昊已經打定主意要將這些神魂復活,所以也要做好降服它們的準備。

雖然乾昊擁有讀心術,但是那讀心術一般只適用於人類,對於天神、妖魔鬼怪、神魂等卻是不夠靈驗!

此時此刻,乾昊也是有意對共工的神魂幻影不冷不淡,也好殺殺它骨子裡隱藏的傲氣和自以為是!

也就是片刻的沉默,常羊山入口處突然刮來一股暖風,緊接著空中下起了毛毛細雨。

乾昊眉頭微微一皺,蚩尤兵神也面露不悅,因為他們倆同時都想到了風伯和雨師,還沒露面就颳風下雨,這也太不懂禮貌了吧!

他們的猜測並沒有錯,的確是風伯飛廉和雨師屏翳的神魂幻影來臨了。

風伯和雨師的神魂幻影剛一露面,蚩尤便皮笑肉不笑地走上前去,拱拱手道:「二位來得也夠快的,而且剛一見面就送上了風和雨作為見面禮,這未免讓乾公子有些始料未及!」

「不不不,兵神您誤解了,您可一定要替我們向乾公子好好解釋一下!

按照天庭的規定,今天這常羊山是要有狂風暴雨的,為了能愉快地跟乾公子見面,我們暗中使用了法術,讓這狂風變成了暖風,讓這暴雨變成了毛毛細雨。


我們實在是不敢做得太過,如果連這暖風細雨都被我們逼停,那麼肯定會露出馬腳,然後驚動天庭。

真到了那個時候,恐怕我們的神魂也保不住了,下場很可能就是灰飛煙滅!」風伯趕緊解釋道。

「哈哈哈,原來如此,看來是我多慮了,純屬無解,純屬無解!」蚩尤恍然大悟,說笑間,指著旁邊的乾昊介紹道,「來,風伯雨師,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帥得一塌糊塗的年輕小伙便是我們未來的主子乾公子,快快上前拜見!」

「啊?拜見乾公子,眼前的風雨絕對不是我們的意願,而是天命不能違,還望乾公子不要誤解!」說話間,這風伯和雨師的神魂幻影皆是躬身施禮,聲音中有些發顫。

「呵呵,風伯雨師,你們剛才跟小尤的解釋我都聽得清清楚楚,我非常理解你們的用心!」乾昊笑言道,臉上看不出沒有絲毫的不悅。

「多謝乾公子理解,乾公子一看就是有度量能容忍的好人!」風伯和雨師的神魂幻影讚歎道,同時心裡也鬆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風伯和雨師心裡也在犯嘀咕:「眼前的年輕小夥子竟然稱呼蚩尤兵神為小尤,而蚩尤竟然對此稱呼也表現得很自然!要知道,這蚩尤兵神想當初可是可以跟天帝抗衡的強悍魔神,如今竟然對乾公子服服帖帖。不用多想,眼前的這個乾公子絕對是一個很有魄力的人物!」

刷!

暖風細雨的夜空中竟然突然亮起一絲透亮的光,而且距離乾昊等人越來越近,那光也愈來愈閃亮,恰似一顆可以飛行的星星。

此時此刻,為了避免淋雨,乾昊幻化出一個遮風擋雨的透明雨布懸浮在空中。

但是由於這雨布是透明的,所以並不影響乾昊等人對周圍異常現象的感知。

乾昊他們很快便發現了空中的亮光,也看到了飛速朝著他們奔來的星狀物,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魔星后卿?」乾昊嘀咕道。

「是的,乾公子,應該是魔星后卿的神魂幻影飛過來了!」蚩尤兵神趕緊做出回應,儘管他不確定這是乾昊在自言自語還是在向他詢問。

說話間,魔星后卿的神魂幻影出現在了乾昊等人的眼前,雖然幻影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依稀可見高大威猛的形象,並且渾身散發著一股擋也擋不住的戾氣。

「哈哈哈,后卿你竟然不是最後一個來到,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啊!」蚩尤兵神大笑著迎上前去。

「桀桀桀,得到兵神的好消息后,我哪裡還能按奈得住喜悅之情,我是拼勁全力從那該死的封印中鑽出來,你看我的神魂都快散架了,就等著復活重生,到了那個時候我再也不會回到那個封印之下的鬼地方!」眼前的魔星后卿的神魂冷笑著說道。

原來這個魔星是冒著神魂破碎的風險衝出了封印,此刻對那封印沒有怨念才怪呢!

「后卿啊,我知道你怨念深重,但是面對乾公子,你可一定要收斂一下你的戾氣,總是這麼殺氣騰騰的怎麼能讓人對你友好印象呢?」蚩尤兵神低聲提醒道。

「哦,對對對,我這復活重生還全指望著乾公子呢,乾公子絕對是我的貴人呢,我必須規規矩矩才行!多謝兵神提醒!」魔星后卿的神魂幻影頓悟道,那幻影也無法自控地來回飄忽晃動著。

「快快過來吧,后卿,眼前的這位帥氣逼人的年輕小伙便是你口中的貴人,也就是我們今後的主子乾昊乾公子!速速上前拜見!」蚩尤兵神指著乾昊繼續不厭其煩地介紹道。

「在下后卿的神魂拜見乾公子,能夠見到救世救難如菩薩般好心腸的乾公子,實在是我前世修來的福分!」后卿的神魂幻影激動地說著,同時盡量讓它那無法靜止下來的幻影擺動幅度小一點。

「哈哈哈,后卿不必客氣,你的怨念和戾氣我都能理解,畢竟當初黃帝的做法太令你寒心!不過,等你復活重生之後必須收斂起你的那些惡習,洗心革面,以嶄新的魔神形象面世!不知后卿意下如何?」話語間,乾昊是如此地心平氣和而穩重。

「乾公子,您儘管放心,只要能夠順利復活重生,您說什麼我都聽,這千萬年來我實在受盡了那些封印的禁錮和壓制!」后卿的神魂幻影回答地非常乾脆利索。

乾昊看著后卿那飄飄欲墜的神魂幻影,默默地點了點頭,他很清楚,如果兩天內不進行滴血復活,那麼這后卿的神魂肯定會自行分解,最終化為泡影而徹底消亡!

而後卿的神魂幻影又豈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當然明白,只是它不能表現得太急躁,以免讓乾昊對它產生戒備心理,在這個節骨眼上,它不想出任何差錯!

嗚!

一陣陰風吹來,一個長發飄飄的美麗女子的幻影在不遠處出現了,只是這女子的幻影似乎有些不太敢靠近乾昊等人。

蚩尤兵神眉頭微微皺了皺眉,但是很快便面帶微笑朝著那女子的幻影走過去。

「魃妹,別來無恙啊!快快到近前說話,外面有風雨,對神魂不利!」說話間,蚩尤客氣地招呼那個女子幻影。

「多謝兵神關照,可是我生前是黃帝的女兒女魃,並且一直跟您作對,您真的可以既往不咎嗎?」女魃的神魂幻影怯怯道。

「哈哈哈,魃妹這麼說就是多慮了!前世父母也不是你能選擇的,黃帝當初是你的父親,你不幫他難道會幫你父親的敵人蚩尤嗎?但是待你復活重生之後,就大可不必受到黃帝的牽制了,你將是一個新的魔神,與已故的黃帝沒有絲毫關係了!所以我願意看到本性善良的你復活重生!」蚩尤耐心解釋道。

「嗯,那就多謝兵神了,如此看來,的確是我多慮了!」女魃的神魂幻影輕聲應道。

「來來來,魃妹,我向你介紹一下,眼前這位帥氣迷人的年輕小夥子便是我們今後的主人乾昊乾公子,快快上前拜見!」蚩尤依舊熱情地介紹道。

「旱神女魃的神魂拜見乾公子!」說話間,女魃的神魂幻影也是畢恭畢敬地朝著乾昊施禮。

「呵呵,女魃不必客氣!」乾昊輕輕一笑,沖著女魃的神魂幻影應道。

如此一來,六大魔神的神魂已經聚齊,乾昊也沒有耽擱,當即在雨布之下便決定滴血復活這些魔神。

無名劍拔出,一滴滴鮮血溢出,六大魔神相繼吸入那血滴。

也就片刻的時間,上古六大魔神全部復活重生!

刷!

轟隆隆!

一道明亮異常的閃電出現,亮得有些刺眼,緊接著便是震天的響雷響徹整個常羊山。

要變天了!

乾昊等人迅速離開常羊山入口處,朝著常羊山山頂的石屋徑直奔去。

上古八大魔神,齊聚常羊山山頂石屋!

…… 刷刷刷!

轟隆隆,轟隆隆!


在乾昊等人飛奔向常羊山山頂的途中,又是幾道厲閃,緊接著便是震天的滾雷響徹整個常羊山……

由於他們頭頂的那塊雨布隨之前行,所以並沒有成為落湯雞,相反他們都很享受這種電閃雷鳴中狂奔的刺激感。

途徑古泉旁邊時,不約而同,刑天、蚩尤和后羿都忍不住沖著那泉水多瞅了一眼,畢竟他們的神魂曾經在這個古泉底待了千萬年!

可是,就在他們六目瞄向古泉時,泉水中間猛地竄出一個散發著瑩瑩光芒的白玉,而且這白玉竟然也朝著常羊山山頂的石屋飛去。

「嗯,白玉?」乾昊沖著那飛速直奔山頂的白玉詫異道,白玉竄出古泉水的瞬間便被他眼睛的餘光捕捉到了。

「是的,乾公子,是白玉,會飛的白玉!」刑天『蚩尤和后羿幾乎同時答道。

乾昊等人和魔神們都不再言語,加快速度緊隨著那白玉飛奔向常羊山山頂。

等乾昊他們來到山頂的石屋前,卻發現那白玉已經停在了石屋頂部正中間。

茲啦茲啦茲啦……

突然間,高空中一道異常明亮、形似銀蛇的閃電衝著石屋頂部猛地劈過來。

就在大傢伙以為石屋會頃刻間倒塌的時候,屋頂的白玉竟然出人意料地騰空躍起,徑直撲向劈頭蓋臉而來、凌厲異常的閃電。

白玉與空中的閃電正面觸碰,一時之間,白玉通體燃起烈火,閃電隨即便消失不見了!

緊接著,天空中下起了瓢潑大雨,乾昊等人和魔神們一閃身便進入石屋內部。

大傢伙剛剛在石屋內站穩,便發現那白玉竟然從門口直接飛了進來,眨眼間便停落在了乾昊的腳下。

吁!

乾昊倒吸一口涼氣,心中納悶至極,不知道這白玉究竟是什麼來頭,但是,短短几分鐘內發生的事,足以說明這是一塊靈性十足的稀世白玉。

還沒等乾昊主動開口詢問,這腳下的白玉竟然輕飄飄上浮,直到升高到與乾昊齊眉的位置,然後猛地飛速旋轉,熒光四射,很是唯美。

也就幾秒的功夫,白玉不見了,乾昊的眼前是一個溫文爾雅的白衣公子,容貌俊秀,風度翩翩。

「乾公子,讓您受驚了,實在是抱歉!」白衣公子雙手抱拳,沖著乾昊微笑道,面露歉意。

「呵呵,我並沒有受到驚嚇,何來歉意一說,公子想必是多慮了!請問公子尊姓大名,因何棲身於一塊白玉之中?」乾昊也拱手回禮,淡然回應道。

「哈哈哈,乾公子,我姓堯名順玉,堯順玉是也,糾正一下,我並非棲身於白玉之中,而是我本身便是一塊白玉,一塊融合了三大神魂的白玉!

而且我一直在古泉水中靜修,古泉中蘊含充足的天地靈氣,經過這千百年來的吸納融匯,我體內的三大神魂早已融為一體,成為了一個新的神魂。

由於新的神魂不同於普通神魂,且陰陽之氣皆充足,所以隨時都有復活重生的可能,但是時至今日仍然沒有復活重生!

也就是說,現在的我仍然是一個神魂幻影,只不過是一個可以以假亂真的神魂幻影,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我只是一個神魂幻影,他們往往以為我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大活人。

呵呵,當然,乾公子不是一般普通人,所以我相信您早已看出我只是一個神魂幻影而已!」白衣公子說到這裡,沖著乾昊笑了笑,張了張嘴,似乎還有沒說完的話,但是緊接著又閉上嘴巴,沒有繼續說下去。

「哈哈哈,堯公子,這麼說來,我為小天滴血加固頭顱,在古泉底部為小尤和小羿滴血復活,在常羊山入口處為其他六大魔神滴血復活,你全都看見了是嗎?」乾昊直言不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