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那兩隻眼睛可不止帶有殺氣,裏面可是有大講究,不過一般職業者可發現不了,就算髮現了基本上也都死了。”說起這件事,抱劍男子非常自豪,似乎這種發現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難不成你說的好處就是陪它一塊死。”姬遊釋看着碧眼幽狼準備的大招,心理直打鼓。

“陪它一起死的都是實力不足的蠢貨,我實力足夠,不用陪它。”

“你還沒說有什麼好處呢?”

“好處就是承受它臨終一擊的話,我們的眼睛就可以像碧眼幽狼一樣,看到精神力波動了。”

“什麼?看到精神力波動。那豈不是說術者的術法就逃不過你的眼睛了。”

抱劍男子的解釋,讓姬遊釋震驚異常,真是世界大了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啊!

“沒錯就是這樣。”

“它的臨終一擊就沒有其它講究?不會白白把這樣的好處送給你吧!”姬遊釋纔不會相信世界上有這麼好的敵人。

“當然有了,你看看它的眼睛,它的左眼叫幽眼,右眼叫碧眼,每隻眼睛中個蘊含了一種天賦神通。右眼碧眼中蘊含的就是送給動手看見精神波動的神通。而左眼則是一種詛咒,凡中左眼詛咒的人,不但一個月之內會非常虛弱,還會在其體內形成一種特殊的氣息標記,這種標記會吸引方圓千里的狼羣追殺,直至死亡爲止。”

“那豈不是說,以後你要隨時隨地面對羣狼的追殺了。”

姬遊釋聽完解釋之後有些驚恐了,光想想就覺得恐怖,一天到晚被羣狼追着跑,那估計除了死就麼有其它選擇了。

“不用,我早就準備了一張專門破解幽眼詛咒的魂圖,到時候光享受碧眼送給我的天賦能力就行了。”抱劍男子講到這裏,心思不由飄到南方。

他此次南下,是爲了去參加一場巔峯圍獵,如果能夠擁有碧眼的能力,那在圍獵當中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爲了得到碧眼這種能力,他準備的非常充分。

“原來是有備而來,行,我幫你激怒它,你只要保護我的安全就行了。”

瞭解了事情的起因結果之後,姬遊釋非常痛快的決定繼續幫忙。畢竟能幫這麼厲害的人物一點小忙,說不定什麼時候回報就超過預期了。

“那隻蹲在地上吃屎的碧眼狗,怎麼像死狗一樣不動了。難道把剛纔吐出來的口水又咽下去噎住了嗎?”姬遊釋句句帶狗,生怕碧眼幽狼不憤怒。

“可惡的小鬼,去死吧!都去死吧!”碧眼幽狼的眼睛開始泛紅了,它無法忍受一隻弱雞的侮辱,屈服強者,鎮壓弱者,是這個世界永恆的規律,被一個弱者鄙視,對碧眼幽狼而言,比抱劍男子殺了它更難受,所以它要把這個小鬼轟成碎片,不轟成塵埃。

一陣由精神力構成的魂文出現,這是碧眼幽狼給姬遊釋準備的瘋狂一擊。

“該死的人類,你們兩個竟然敢侮辱偉大的碧眼幽狼,你們都該死,你們準備好接受我的怒火吧!我一定要殺了你們,一定要。”姬遊釋的謾罵徹底激怒了碧眼幽狼。

魂文顯現,環繞在碧眼幽狼身體周圍,一枚枚魂文,晶瑩通透,猶如一顆顆精雕玉琢的玉石從碧眼幽狼的身體中鑽出來,越來越密集,最後這些魂文竟然凝聚成了一頭碧眼幽狼。

這頭碧眼幽狼如一塊塊萬年古玉拼湊而成,成型之後,迅速飛離本體,開始飛速膨脹,就像吹氣球一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漲到了十丈高。不說它身上的滂湃的精神力波動,光看龐大的體型,就足以讓人望而卻步了。

體型駭人的碧眼幽狼身上一現,由天魂晶石封鎖這片天地的魂文便開始閃爍起來,遙掛在天空中,延展出一道道晶瑩絲線,絲線縱橫相交,以鎮封這片大地的魂文爲核心,構成了一層密密麻麻網狀防護。

“看來它還挺不經激,幾句話就被你氣懵了,這是在自損修爲取我們兩個的性命啊!”

抱劍男子非常瞭解碧眼幽狼招數,一眼就看出了碧眼幽狼的打算。不過他一點也不緊張。抱劍男子的淡定,無形中影響了姬遊釋和無恥族長。

“不能等了,它這一招威力巨大,靠那幾枚魂文守護不住這片山林,要想保住你們兩個周全也很難。”

碧眼幽狼攻擊,第一次讓抱劍男子感受到壓力,爲了保護姬遊釋的安全,他不得不提前暴露自己的實力。

“該死的人類,給我去死吧!”

碧眼幽狼憤怒的衝着姬遊釋咆哮,它實在是恨透了這個侮辱自己的小鬼,它竟然說偉大的碧眼幽狼是一隻底下的狗,不可原諒。

十丈高的碧眼幽狼,猛然探下頭顱,張開近十米長的嘴巴,一口向姬遊釋他們幾個咬了下去。巨口未到,巨狼帶起的狂風先至,吹得真個森立的樹木嘩嘩直響。

“一會不要緊張,戰鬥可能會有些起伏,可我一定會保證你的安全,安心看着,”抱劍男子竟然一動都不動,反而還有心情回頭安慰姬遊釋他們兩個。

姬遊釋已經沒有心情聽他講話,左手捂着因爲震驚而不自然大張的嘴巴,右手指着抱劍男子的後邊,那張大嘴,已經,好了,現在沒有已經了,不對是那張大嘴已經把姬遊釋三人吞了下去,還連帶着地上一大塊石頭。

“嚎…”碧眼幽狼一陣狂嚎。

“卑微的人類還不是要死在偉大的碧眼幽狼口中,這就是你們辱罵本狼的代價,我要用你們的生命來平息我的憤怒。都給我去死吧!”

“嗡”的一聲,在碧眼幽狼的口中的姬遊釋,瞬間感覺整個世界都亮了起來,周圍充滿了去窮無盡的光芒,就像處在一間無影室內一樣,到處都是亮光,眼睛都被晃得睜不開了,這時候無恥族長猛然蹲在了地上,一把抱住了姬遊釋,有力的雙手把他牢牢的抱緊在懷裏。

抱劍男子看了一眼碧眼幽狼。本源之力隨即注入到手中寶劍之內。

“嗡”

寶劍一顫,瞬間碧亮,映照在劍身上的魂文,劍身上的魂文就像有了生命一般,男子手持寶劍,朝天一舉,手臂瞬間化作殘影,寶劍的身影消失,可卻憑空出現了一團綠【色】光影。 “破”

隨着抱劍男子一聲輕喝,綠色光影爆裂,密密麻麻的鋒銳劍氣,漫天飛舞,在碧眼幽狼龐大的身體中肆虐。

啪啪啪,一陣密密麻麻碎裂聲,接連不斷響起,構成碧眼幽狼的魂文,如同受到重擊的瓷器一樣,頃刻間碎裂無數。

失去了魂文支撐,巨大的碧眼幽狼頃刻間如雲海薄霧,在翻滾中煙消雲散,碧眼幽狼長時間醞釀的一擊,被抱劍男子輕易化解。

這一切來得快,去得也快,當無恥族長放開姬遊釋的時候,他們已經重新站立在地面上。

“嗷…”

一擊被破,受到反噬的碧眼幽狼跌坐於地,七巧流血,痛苦的慘叫起來。

它這含怒一擊是利用了構建精神世界的魂文才使出來的,抱劍男子一擊毀了它大部分魂文,重創了它的精神世界,讓其實力大損。


“你這個卑鄙的人類,竟然隱藏了這麼多的實力,原來你一直在戲耍我。”碧眼幽狼就這麼痛苦的匍匐於地,無力的謾罵着。

它失敗了,抱劍男子隨手一擊毀滅了它千辛萬苦凝聚出來的神文,在重創它的同時,也讓它清楚地意識到,自己與這個卑鄙男人的差距太大,根本不是其對手。

“隱藏實力,有必要嗎?只是你這個蠢貨看不出來罷了!”

惹火農女:狼性夫君太凶猛 你看看天魂晶石多聰明,可見你不僅實力差勁,腦子更是進水了。”

抱劍男子看了一眼安靜無比的天魂晶石,冷酷的告訴了碧眼幽狼,天魂晶石從頭到尾都沒有出手的原因。

“現在我要活剝了你的皮,來兌現剛纔的諾言。”抱劍男子說着,站在碧眼幽狼前方,準備動手。

抱劍男子原本的計劃是先把碧眼幽狼激怒,進而在戰鬥中不斷打壓,逼迫它失去理智,最終讓它絕望中用出捨命一擊。

可剛纔爲了保護姬遊釋不受傷害,他直接出手,一擊打殘了碧眼幽狼。

絕對的實力差距,讓碧眼幽狼陷入絕望,導致循序漸進的逼迫方式只能作罷,進而改用更加直接暴力的方式。

“小鬼,你來動手活剝了它。”抱劍男子扭頭對姬遊釋說道。

“這個,我的武技不好,剝皮這種事情,不如讓我叔叔來,他技術非常好的,能夠一刀剝出一張完整的皮子。”

聽完姬遊釋的話,無恥族長的臉色馬上黑了下來。

碧眼幽狼是被打殘了,可有句俗話說的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鬼知道已經半殘的碧眼幽狼還隱藏着怎麼樣的殺招!

在這種危險的傢伙還沒死徹底的時候,上去剝它的皮,這不是給它製造機會,讓他搞死你嗎?

“技術不好纔好,要是一刀把這傢伙的皮剝了,那它豈不是很快就能解脫了。我就是想讓你在剝它皮的時候多折磨它一段時間。”抱劍男子冷酷的說道。


抱劍男子的話,非常充分的暴露了他的意圖。

很明顯,他想用通過痛苦的折磨逼迫碧眼幽狼,讓碧眼幽狼在絕望的境地中主動用出捨生一擊。

“如果折磨它的話,很容易,我知道我一些更好用的酷刑,絕對能讓它生不如死,不過需要定住碧眼幽狼,還需要你一直保護我。”瞭解到抱劍男子的打算,姬遊釋第一時間給出了一個更加殘忍直接的方法。

“哦,你居然還懂得使用酷刑,有這麼好的方法怎麼不早說。”抱劍男子一臉驚奇的問道。

“那個也不算什麼酷刑了,不過是平時修煉武技時,自己瞎琢磨出來的一些能夠讓莽獸更加痛苦的方法而已。”姬遊釋一臉平淡的說道。

“是嗎?很好,把你所知道的方法全往碧眼幽狼身上招呼,我在一邊保護你。”抱劍男子走上前去,直接釋放出本源之力籠罩住碧眼幽狼,用事實行動支持着姬遊釋。

“可以。”

姬遊釋輕輕的點了點頭,亦步亦趨的來到碧眼幽狼身前。

在他還沒靠近碧眼幽狼。匍匐在地上的碧眼幽狼就對姬遊釋呲起了鋒利的獠牙,碧幽幽的眼珠更是閃着殺氣,恨不得一口把姬遊釋吞了的模樣。可在抱劍男子的壓制下,想要動一動都十分困難。

它現在對姬遊釋充滿了憤恨,如果有機會它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可惡的小鬼。不過它的精神力受損嚴重,空有一副兇狠的架子,沒有了與之相符的實力。

“一匹快要死了的老狗而已,再充裝兇狠也就這樣了,我會讓你慢慢體會到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姬遊釋仗着有抱劍男子保護,對着躺在地上的碧眼幽狼非常不屑的說道,把狗仗人勢的卑劣發揮的淋漓盡致。

看着姬遊釋激怒碧眼幽狼的姿態,無恥族長心中暗暗點頭。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碧眼幽狼高傲的心理弱點,並加以利用起來,非常難得。

“該死的人類小鬼,我恨哪!我應該在你進入森林那一刻就把你殺掉。這樣就不會有你這隻礙眼的蒼蠅在這裏了亂竄了。”在說出這些話的同時,碧眼幽狼的嘴角不斷溢出血絲,這是因爲它受的傷太重,強行催動精神力量遭到了反噬。

姬遊釋根本不理會碧眼幽狼,直接拔出無鋒長劍,對着碧眼幽狼的鼻子,淡淡說道“如果是平時,我會先找幾個拇指粗細的竹子,分別插進你的四肢動脈之中,先放出你體內三分之一的血量,讓你好好體會一下什麼叫做虛弱。”

“吼!”

聽到姬遊釋的話,碧眼幽狼掙扎着怒吼一聲,可怒吼缺少實力的支撐,除了聲音刺耳,沒有任何威脅可言。

姬遊釋如同沒有聽到一樣,不爲所動的繼續說道“接着,我會在你虛弱的無法動彈之時,用小刀,從你的下嘴脣輕輕剝開一個創口,順着這個創口,一刀劃到你的尾部。”

姬遊釋殘酷的語言,平靜的語調,徹底讓碧眼幽狼冷靜了下來,它在看向姬遊釋的眼神已經冰冷一片。

“不用這麼看着我,這只是第一步,剝皮。”

“放心,爲了不讓你那麼快的死去。在剝皮的時候,我只會把你身體的皮毛剝去一半左右。這樣做有兩個好處,第一可以控制因爲技術不好導致你血液流失速度不會太快,不同擔心半道死亡,第二便是半身的疼痛比全身疼痛更刺激。”

巨星洪澤

碧眼幽狼的兩眼幽幽,齜着牙,一口咬在了姬遊釋的無鋒長劍上,頓時鮮血直流,姬遊釋的話,讓它意識到,自己落在這個小鬼手中,定將是生不如死的結局。

姬遊釋果斷抽會無鋒劍,甩了甩劍上的鮮血。更加冷酷的說道:“在剝完你半身的皮毛後,下面要進行的便是割肉。”

“其實在所有環節中,割肉纔是一個真正考驗選刀的活,如果刀子太鋒利,你感受到的痛苦會大幅度降低,如果刀子太鈍,割起來會非常費力,最好是用哪種帶着幾個豁口的鋒利小刀,這樣割起來,既不費力,也會讓你在每刀的停頓中體會到什麼叫做痛徹心扉。”

“好小子,有兩下,不錯。”

抱劍男子心中無聲的笑了起來,姬遊釋的語言攻勢,堪比利器,讓他看到了摧毀碧眼幽狼意志的希望。

“不對,用帶豁口的刀子割肉時的疼痛不用該用痛徹心扉來形容,或許用創劇痛深描述更貼切。”

姬遊釋的講解,讓碧眼幽狼心中寒意大起,在抱劍男子的壓制下,絕望之感開始在他心中蔓延,似乎姬遊釋的講述,已經讓它看到了自己將要遭受的痛苦。

看着碧眼幽狼兩隻逐漸昏暗下去的碧眼,姬遊釋心中緊張不已,在這種絕望的眼神下,要是碧眼幽狼不採取反擊,那纔是怪事。

“割肉結束,便是抽筋,剔骨。這兩步可以分開進行,也可以同時進行,一般人喜歡分開,不過我喜歡一起。”

“一般人在做這兩步的時候會選用剔骨刀,這樣既方便又快捷。不過我不喜歡,因爲剔骨刀太大,很難讓筋、骨、肉真正做到分離,特別是分割筋骨的時候。我喜歡聽,用薄刀子在骨骼連接處分開縫隙的清脆聲響,這聲清脆的分離筋骨之聲,只有把刀運用到遊刃有餘的境地才能聽到。”

姬遊釋說完,對着碧眼幽狼露出一個殘忍的獰笑,道“相信我,在你經歷了放血,剝皮,割肉,剔骨,抽筋,這五步之後,定會後悔自己爲什麼還活着。如果你真能夠堅持到這一步,我將會在你身上試一下,我最新初創的招式——生死兩難,相信我,這一招用出來,我自己都害怕。”

“放血,剝皮,割肉,抽筋,剔骨,還有生死兩難,真實好手段,好啊!可惜,該死的人類,你是看不到了,因爲你該死,你們都該死,一起陪我去死吧!”

碧眼幽狼最終不斷吐着鮮血,在身體骨骼不斷斷裂的咔嚓聲中,竟然不可思議的站了起來。 滿臉鮮血的碧眼幽狼,碧眼幽暗,在抱劍男子的壓制下,最終決然的選擇站着死去。爲此,它在臨死前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它緞子一樣的皮毛,在強大本源之力的壓力中,崩開無數道細小的傷口,血流不止,體內筋頭盡斷,內臟攪碎,原本已經受到重創的精神世界徹底潰散開來。

碧眼幽狼用自己的生命爲代價,獲得了短暫的力量,可心中絕望的它,顯然已經不在乎這個。

“我詛咒你們兩個!”

碧眼幽狼滿臉鮮血,目露猙獰的盯着姬遊釋和抱劍男子,留下生命中最後一句,帶着滿腔怨恨發動了自己的天賦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