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媽咪呢?”可愛看着洛星辰。

“薇薇,可愛一向很乖的,就讓她先吃一點點好了。”說完,林珍妮不等洛星辰答應,直接吩咐侍者要了一份巧克力冰淇淋。

晚餐時分,餐廳裏的客人陸續增多。

伊莎貝拉端起了面前的紅酒,輕輕抿了一口。

一會,一個侍者左手端着一個托盤慢慢的走過來,托盤上面是一份巧克力冰淇淋。

林珍妮擡頭,猛地發現這並不是剛纔那位侍者。

也許是從聽過了洛星辰的哭訴,說方芸芸想要陷害她,不由得警覺。

侍者單手端着托盤,空出的右手先是有規律地在身側跟着腳步幅度輕微搖擺。

就在他走近餐桌的時候,他忽然摸向了自己的腰間。

他的動作很隱祕,卻被林珍妮看在了眼裏。

她猛地起身,動作敏捷,以及快的速度撲向了侍者。

侍者冷不防被撲倒,嘴裏含含糊糊地大叫,“救命……” 趕時間?趕什麼時間?

唐若甜一臉小白的看向顧雲擎,顧雲擎卻沒空回答她的疑問,快速給她化好妝之後,他拉她起來,“待會兒的事全都交給我,你一句話都不準說。”

什麼事兒?

顧雲擎到底要幹嘛?

jaj大樓。

顧雲擎駕駛車子剛到了jaj大樓,等候在大樓下的記者蜂擁而上,唐若甜愣愣的看着車窗外一臉瘋狂的記者,顧雲擎帶她來jaj做什麼?

顧雲擎眼角餘光瞥了一眼被嚇到的她,她回到他的身邊之後,膽子似乎小了很多,發生什麼事似乎都能把她嚇到。

“樑音事件逃避不是辦法,你和我必須得儘快露面。”他惜言如金,就說了這麼一句。

唐若甜側首看向顧雲擎,顧雲擎的意思是說,讓她當衆道歉?

可若是道歉的話,豈不是相當於當衆打臉?

就在唐若甜怔忡的時候,jaj的保鏢已經過來,把記者請到一旁,樓紹棠也已經露面,向記者說明,在jaj一樓大廳內召開記者招待會。

就在這個時候,顧雲擎已經護着唐若甜下了車,在保鏢的保護之下,進入了大廳。

寬闊的大廳內,人滿爲患。

比一年前,召開rt廣告發佈會的時候,人還要多。

唐若甜臉上不由得露出膽怯的表情,顧雲擎輕握了握她的手,淡淡道:“所有事情都交給我。”

唐若甜擡頭看向他的側臉,他面色如水,原本慌亂的心,就這麼沉靜了下來。

“雲爵,你和上官小姐的婚禮取消,是不是和唐若甜有關?”

“唐若甜是不是你和上官小姐感情的第三者?”

“樑音事件是唐若甜一手主導的,唐若甜人品低下,你和她複合是不是因爲孩子?”

記者一個個問題拋來,讓唐若甜的脣瓣抿成了一條直線。

顧雲擎的手摟住唐若甜的腰,臉上神情極爲淡漠,冰冷的目光掃過現場,在那目光的壓迫之下,記者安靜了下來。

清冷的嗓音在大廳內響起,“諸位,我今天召開記者招待會,就是爲了解開諸位心中的疑問。”

“關於和上官小姐婚禮取消的事,跟唐小姐無關。”他平靜的說道。

怎麼會無關?

半月前,上官敏月和顧雲爵之間的婚禮盛大,很多記者也都前去,親眼看到唐若甜出現在教堂,顧雲爵跟唐若甜離開。

氣氛凝滯起來,記者心中有疑問,卻也不敢說出口。

“事實上,那場婚禮是假的。”看到在場記者臉上的驚疑,顧雲擎又平靜的扔下了一個炸彈。

不只是記者心中有疑問,就連唐若甜也異常吃驚。

那場婚禮怎麼可能會是假的?

她知道如果自己沒有出現在那場婚禮上,顧雲擎絕對會娶上官敏月。

現在顧雲擎又說那場婚禮是假的!

這怎麼可能?

唐若甜快被自己心頭的疑問搞瘋了。

“雲爵,是不是你想要維護唐若甜,畢竟網上現在瘋傳唐若甜是破壞人感情的小三?”一個記者大着膽子問道。

“小三?”顧雲擎聽到這個稱呼,薄而性感的脣瓣勾起了一抹笑,“什麼小三?我和若甜從來都沒有分開過,從哪兒來的小三?”

從來都沒有分開過?

這是什麼意思?

記者互相交換了一眼視線,從彼此的臉上看到了同樣的疑問。

顧雲擎慢條斯理的說道:“我剛纔說過那場婚禮是假的,我和唐若甜根本沒有離婚。”

聽到這裏,原本安靜的現場一片譁然。

什麼離婚?

顧雲爵和唐若甜竟然沒有離婚?

那之前和上官敏月訂婚,唐若甜和關希辰訂婚,又在搞什麼?

這一對夫妻難道同時都學會騙人感情嗎?

“什麼?”摸不清顧雲擎究竟要做什麼的唐若甜,這個時候也驚呼出聲,難以置信的看着顧雲擎。

她和他明明已經離婚了,爲什麼他突然又說沒有離婚?

還有,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顧雲擎低下頭,看着一臉疑問的唐若甜,湛藍雙眸深處有着一絲淡淡的笑容。


“可全a市都知道你和唐若甜已經離婚了,雲爵你爲什麼會說唐若甜沒有和你離婚?那你這行爲豈不是對上官小姐造成了傷害?”記者問道。

“離婚的事我從來都沒有承認過。當初我和甜甜有一些誤會,甜甜把離婚證書寄給我,就以爲這算是離婚了。事實上,我們之間的婚姻關系還存在。”

唐若甜聽的一頭霧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初她的確是像顧雲擎說的那樣,直接把離婚證書寄給他了,她以爲依照顧雲擎的傲氣,絕對會立刻解除婚姻關系。

卻沒有想到……

看着她微微張開小嘴的樣子,顧雲擎眸中的笑意更深,不由得低頭吻了吻她的脣。

這樣一個親吻的動作,沒有任何的情慾,但是讓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深深的在乎懷中的女人。

“雲爵,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你說的是真的呢?”記者再次提問。

也許是顧雲爵想要挽回唐若甜的聲譽,故意說謊。

當初唐若甜告顧雲爵強暴的時候,當時顧雲爵的聲譽破壞到極點,那個時候,顧雲爵也沒有發表聲明說他和唐若甜並沒有離婚。

他說的話充滿疑點。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嗓音從記者身後響起,“如果我出現的話,能不能證明雲爵說的話是真的呢?”

所有記者都回頭,在電梯入口處,一道衣着鮮亮的人影出現在衆人眼前。

正是當初結婚事件的另外一個主角,上官敏月。

上官敏月妝容非常精緻,臉上的表情依舊高傲,她踩着三寸高跟鞋,搖曳生姿的走到了顧雲擎和唐若甜的面前,儘管她臉上的妝容精緻,卻還是能夠看出她臉上的疲憊和隱隱約約的恨意。

上官敏月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唐若甜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上官敏月含恨的眸光掠過唐若甜,最後落在顧雲擎的眸子有些哀怨,然後她轉過身,親暱的把手放在唐若甜的手臂上,一副好姐妹的親暱模樣,對着記者道:“我和雲爵當初的婚禮的確是假的。一開始雲爵就找上我,對我說明了目的,讓我配合他演戲,幫他把唐若甜重新追回來。所以,訂婚禮,結婚禮都是假的。”

這怎麼可能?

上官敏月爲什麼會說這番話?

唐若甜覺得自己都快要被疑問砸暈了。

“上官小姐,你怎麼可能會幫雲爵這個忙?誰都知道雲爵是你的夢中情人……”

上官敏月截下了那記者的話,笑的人比花嬌,“是啊,誰都知道雲爵是我的夢中情人,既然是夢中情人提出的要求,我當然不會拒絕啦。再說,雲爵對唐若甜這麼癡情,我就算是想要搶,也搶不回來吧。” 徐小帥查覺到了司馬明柏說話的語氣有些不對頭,一點親人見面時的親切感也沒了,而剛剛在說到小雅時候自己這表哥還是一臉的喜氣。

見小雅仍就不情不願的不肯開言叫人,司馬明柏徹底的板下了臉,對徐小帥一招手說道:“我們走吧…”什麼原因也不肯說就先拉開車門準備走人。

幾個月前二少因爲小媳婦沒打招呼就失終了N久一事獨自在四合院中暗自傷心,小雅來北京後就會時不時的來四合院中找自己說話,只是那個時候他一心想着自己那狠心的小媳婦,連帶着對小雅的態度也不是很好,可是小雅棄而不捨的照舊過來。

到現在二少要是再不明白那就是個傻了,要知道從那時起,小雅就沒再叫自己一聲“姐夫”過。

自己在小鷗家生活的時候小雅還小,叫自己明柏哥哥,膩歪在自己身邊也很正常,但是現在要是再這樣就有點不對勁了,但這是自己的小姨子,要考慮小姑娘的顏面又不能太過於明朗的說透,只能用冷待她的方法暫處理現在這個情況。

柯小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心中就有了這個英俊陽光男子的影子,每當身邊有男子找藉口接近時,總會不自主的拿這個男人出來對比。

她也知道自己這種念頭是不能要的,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

三姐消失了那麼久,明柏哥哥整日裏關在房中喝的爛醉,她看着就心痛,心中也恨上了自己的姐姐,那種想取而代之的念頭就象野草一樣瘋狂的在她的心裏生長着。

所以小雅平時非常低調,這些是和小鷗學的,就連一向來不喜歡養長髮的她,爲了更象小鷗一些也留起了長髮,而今天她的一身穿着,彈力緊身褲,紅色的皮夾克,高筒皮靴,長髮披肩也都是照着小鷗以前的打扮學樣的。

小帥看到司馬明柏放下臉,忙拉扯了一把說道:“柏哥,別這樣,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反過頭又對小雅說道:“快叫人啊,柏哥難得回來一趟,這也是你姐吩咐的一定要咐柏哥來看你過得好不好呢。”

不能不說小帥也是個腹黑的,稍一看懂其中的門道,忙出言替雙方解圍。

柯小雅強忍着傷心,但是眼中的霧水任人看着也是楚楚可憐,這讓四周看熱鬧的女生們覺得有點詫異。

徐小帥這時也是一個頭三個大,自己咋碰上了這難堪的事情,這幸虧是自己跟來了,萬一真有點啥,柏哥咋和嫂子交待啊。

“小雅,上車,中午帥哥帶你去外面吃頓好的…”說罷一隻手拉開後車廂門,而另一只手則拉過小雅往車裏推。

看着越聚越多的人,二少也明白再這樣僵下去對小雅印象不好,也擡腿轉向了駕駛員的位置邁去,而徐小帥則坐在了副駕駛位。

“柯小雅,等等我們?”車子剛發動,隨着尖銳的聲音跑過來正是小雅的舍友沈笑笑,而後面還跟着她的另外幾位舍友,每一個都是精心打扮了一番。

小帥眉眼一擡扭頭看向小雅問道:“你朋友?”

幾個女孩好象是商量好了一樣,一起圍在了車前,而沈笑笑和魯藍詩還一邊一個拉住了車門,那表情誇張到了極點。

“你們是誰,爲什麼要抓柯小雅。”她們跑出來的遲,剛巧看到徐小帥強行的把柯小雅推到車裏,於是先入爲主的以爲柯小雅是不願意的。

質問聲是沈小銳發出的,擋在車頭前的也是她,可是她卻沒有注意到拉着駕駛員車門的那個沈笑笑臉上的表情。

她們的宿舍在四樓,屋裏有暖氣,玻璃窗上有一層哈氣,遠遠的只能看見一個不是很清楚的身影,這剛跑出宿舍樓前,沈笑笑就看到了那個高個子長髮的青年走向了駕駛位,所以她第一時間的搶居了那半邊的位置,她可是把軍訓時都沒有使過的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

司馬明柏根本沒有理睬這幾個女孩,沈笑笑看着自己時那驚豔的表情他早就收在了眼底,不過面對沈小銳的質問,他到是感到了一點好笑。

徐小帥不明白對方爲什麼會問這樣白癡的話題,要知道這裏可不是只有她們幾個,抓人?搞瞎眯啊,眼睛沒長不能連大腦也白長了吧。

“小雅,告訴她們我是誰?”二少的話就象是稀有的珍寶一樣,一個字一個字的從他的嘴裏蹦出來,語氣中帶着幾分威壓。

“就是啊,小雅,快告訴她們我們是誰。”

柯小雅眼中的淚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轉,強忍着才沒讓那些珍珠落下來,只是她的表情讓幾個女生看得象是受了極大的委屈一樣。

安徽來的蒙玟性格比較豪邁,本來是抱着看熱鬧的勁頭才摻和進來的,這時候看到一項冷冰冰的柯小雅被人欺侮了,哪裏還能忍得住,一伸手就打開了後車廂。

“小雅,快下來,你不用怕他們的,就算是軍車又咋樣,這裏是大學,難不成他們還能不通過學校就隨便抓人啊。”

看到蒙玟又氣又惱的樣子,徐小帥覺得非常的滑稽,想笑可是不敢,忍得肚疼。

而柯小雅此時也相當的囧,忙解釋道:“蒙玟,開車那個是我三姐夫,這是我小帥哥,我姐夫的表弟。”

因爲車門開着,柯小雅的話幾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的,沈笑笑就感到頭頂着一頭的烏鴉在叫喚,羞得是差點沒找個地洞鑽下去,要知道她剛纔可是一個勁的衝着司馬明柏拋媚眼,人家可是連一個正經眼神都沒施捨給她,這下好了,丟人丟到大西洋裏了。

蒙玟的心裏素質還行,沒有被司馬明柏的長相給魅惑住,只是有點不確定的又問了一遍:“真是你姐夫?咋看上去還沒成年一樣。”

“噗哧”這回徐小帥可是真的控制不住的笑了起來,“柏哥,你長得面嫩不說,居然還有人說你是未成年…”

此時的司馬明柏那臉色可是相當的有趣,一會白一會紅一會青的,咋辦,那個女孩雖然說話不經大腦考慮,但也是出於關心小雅才這樣做的,他不能收拾這些女孩,可是對笑得抱腹的徐小帥總能下得了手吧。

收到了二少的怒目,徐小帥忙收斂了笑聲一縮頭不再吭聲。

看到其中一個女孩手裏還拿着飯盒,司馬明柏扭頭問向小雅:“她們是你的舍友對吧…”

柯小雅見司馬明柏態度變緩,忙應道:“嗯,這是蒙玟,那是沈小銳,含晗、魯藍詩、沈笑笑。”

“你平時和她們關係咋樣,有沒有人欺侮你?”二少問的大明大放,有一種明擺着有人欺侮自家小姨子,這做姐夫的就會替她找回場子。

一邊還捨不得把手移開車門的沈笑笑聽聲可是嚇了一跳,連忙看向柯小雅,生怕她說出自己下絆子的事情。

柯小雅原本就不愛惹事,能過的事一般都過了,在柯小鷗的教育下,對那種小姑娘之間無傷大雅的侵軋根本就不會去介意,所以也不可能因爲二少要替她出頭,就瞎說上一些有的沒的。

“沒有的事,我們寢室裏都很團結的。”

“那就好,這也到吃午飯的時候了,叫上她們一起出去吃個飯吧,小帥把位置讓出來,地方你知道的,你自己打車過來…”二少甚至都沒問別人要不要去就下了決斷。

而徐小帥面對二少的yin威心裏雖然不服但也無法反抗,只得悻悻的走下車嘴裏還嘟嚷着:“哪倆個跟我一起走…”

一共八個人,除了駕駛員之外,就算這些女孩再苗條也無法全擠在後座之上,而沈笑笑聽到二少的話當時就是心中一燦,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離着徐小帥最近的魯藍詩卻搶先佔居了副駕駛座。

柯小雅臉色一變,拉開後車門走了下去,走到魯藍詩身邊一把將她拉了下車去然後自己己擡屁股坐了上去,嘴裏還說道:“你坐後面去。”

“你…”魯藍詩氣得雙頰通紅連話也說不完整了。

“我姐不在的時候,只有我有資格坐在這裏,我要替我姐看着我姐夫,誰讓囂想我姐夫的女人太多了呢。”柯小雅說這話的時候絲毫也沒想過自己也是她嘴裏說的那種人之一呢。

沈笑笑見副駕駛位沒自己的份了,忙伸手拉了後車廂的門,搶了駕駛員後面的位置,同時心中還想着,雖然從沒聽柯小雅說過她姐姐的事,看這個男人的穿着打扮都是名牌,想來家境不會差,然在北京能開軍車的也肯定不是普通人,這個關係一定要巴牢了。

然她心裏還有一個想法,要這個男人真是高幹子弟,就算結婚了又能怎樣,這年頭離婚的可是大有人在,她可不相信憑自己這姣好的容貌和身材不能吸引住這個男人。再說了,柯小雅長得這麼漂亮,她那三姐說不定就是一個醜得無法見人的,要不然柯小雅咋從來不提她三姐的事呢?

(嘿嘿,柯小雅不是不提,而是想刻意的將自己這個三姐忘掉,原因就是這個三姐實在是太優秀了,與她在一起,小雅總感到自己的相當的差勁。)

沈笑笑心中的打算沒人知道,可是她卻忽略了一點,就是這個男人自己長得就夠漂亮了,難不成她沈笑笑還能漂亮過他?RS 聽力系統?

那自己昨天和剛纔經歷的一切,它不是都聽見了嗎?

夏冰傾一慌,下意識地伸手,去捂住自己的小腹。

“你做什麼?”夏雲傾問。